分卷阅读11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上 作者:紫月纱依

      存在,萧写意下令季萌常驻栖凤宫,为华卿安胎。后宫诸人听了,皆是无比艳羡,都说皇帝对华卿的宠爱,远胜当初的怡妃和慎贵嫔。要知道,怡妃可是皇帝的亲表妹,慎贵嫔又是生育了皇长子的,长此以往,等华卿生了皇子,皇帝说不定就要立太子了。

    纷纷扰扰的流言传到坤宁宫,尹婕妤不禁在顾微面前抱怨,说华卿真是太没规矩了,怀孕才两个月呢,就太皇太后的经书不抄了,每天的请安也给免了,真是不给皇后面子云云。

    顾微正在写字,听了尹婕妤的话睨她一眼,问她是不是闲得慌,要是闲着没事做,就回屋给元阳做衣服去。

    尹婕妤不敢再说什么,只好怏怏地退下,人家都要爬到他头上去了,皇后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呢,每次她听了太皇太后的话劝他,都会被他赶回屋,元阳的新衣服都要穿不过来了。

    顾攸见状,不禁捂嘴偷笑,这个尹婕妤,真是不找骂不高兴。说完就凑过去看顾微写字,并且发表评论。

    许巡带着季萌闭门研究了三天,确认栖凤宫没有任何问题,食材和水源正常,也没有什么不该有的无味香料。

    萧写意闻言松了口气,他就说嘛,栖凤宫的人要么是凤琪带来的,要么他是他特意挑的,肯定不会被人钻了漏洞。

    既然栖凤宫没事,那么重点怀疑对象就是慈宁宫了。为了不惊动太皇太后,影卫们的行动非常小心,花了好长时间才把许巡要他们搜寻的东西找齐。

    在栖凤宫静养三天,凤琪一切正常,除了害喜依然严重,离奇的腹痛却是没有再出现,于是萧写意深信,下手的人是在慈宁宫动的手脚。

    又过了两天,许巡告诉萧写意,慈宁宫的饭菜没有问题,倒是檀香,比普通的檀香多了两味料,是否对胎儿有碍,需要进一步判断。

    萧写意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他知道太皇太后不喜欢凤琪,可他没想到,她能狠到连他们的孩子都不放过。

    第008章:表妹

    对太皇太后,萧写意的感情一直都很复杂,不是单纯的敬也不是单纯的恨,具体是什么,他自己可能都说不清。

    十岁之前,萧写意只是一个普通皇子,是先皇诸多儿子中幸运活下来的两个之一。那时候的太皇太后对他,就是普通祖母对孙子的关爱呵护,彼此关系尚算融洽。

    和太皇太后交恶,是在萧写意登基后。他一直想不明白,先皇在位时太皇太后也没有表现出对权力过分的执着,怎么到了他登基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萧写意读书时候的伴读,以及他后宫嫔妃的人选,都是太皇太后亲自敲定。为了在太皇太后指定的伴读人选之外加上龙俊和凤琪的名字,皇帝很努力地进行了抗争,才得以勉强通过。

    可是到了万昌四年首次选秀的时候,太皇太后就没给过皇帝丝毫的选择自由。不仅皇后的人选顾微是她指定的,跟顾微同年进宫的陆昭仪和徐修仪,和顾家的关系也是非常密切。

    陆昭仪的父亲陆崇光,是太皇太后胞弟顾则的学生。徐修仪则是顾微的舅舅徐景元的长子,是顾微的姑舅表弟。太皇太后此举,意思再是明确不过,她要让下一任太子的人选,出在顾家,或者是和顾家荣辱相关的人家。后来,顾微和徐子期先后发生意外小产,陆莹莹又被打入冷宫。太皇太后一时没有合适的人选,又怕皇长子花落别人家,就把尹婕妤赐给了皇帝,也是尹婕妤命大,生的是个公主而不是皇子,不然凭着萧写意的纵容,怡妃和慎贵嫔她们几个,就能把她玩死。

    出于对太皇太后的不满,万昌七年第二次选秀的时候,萧写意默许了苏太后、卫太后,还有他的养母罗太妃往宫里塞人的行为。

    怡妃等人进宫后,宫中的局面正如皇帝所想的那样变得复杂起来。到了万昌十年,萧写意第一次出于个人意愿进行了选秀,那年进宫的只有一人,就是凤琪。对此,太皇太后非常不满,她以为在她作出让步允许凤琪进宫之后,皇帝也会把她准备的两位顾家旁系的女子选入宫中。不想萧写意竟然拒绝了,那是皇帝第一次明确表现出对太皇太后决定的反抗。

    就是因为背后有着诸多复杂的原因,萧写意从来没指望过太皇太后会喜欢凤琪。可这不代表他就能想到,太皇太后会不允许凤琪生下他的孩子。

    许先生,檀香里到底加了什么?你给朕查清楚。不到万不得已,萧写意不会相信,他的祖母,是一个想要害死他孩子的女人。

    看多了宫里的骨肉相残,许巡多少能明白些萧写意的心情,他再三向他保证,会仔细研究檀香的成分,绝不冤枉任何一个无辜的人。

    狂风,你确定这些檀香就是太皇太后宫里平时用的?会不会有搞错的可能?事到如今,萧写意仍在拼命寻找理由。

    启禀皇上,是的。狂风迅速回话,语气斩钉截铁,这些香是属下和暴雨分头取的,绝无差错。

    事关皇家隐私,狂风不敢大意,他和影卫中轻功最好的暴雨分头出击,从慈宁宫的库房、佛堂还有书房拿了檀香,再交给许巡。

    许巡带着季萌认真比对了这六份檀香的成分,得出的结论是,它们完全一样。

    行了,你下去吧。萧写意疲倦地挥了挥手,他有点搞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到底是希望那些香有问题还是没问题。

    挥退了狂风,皇帝继续在御书房处理奏折,没有凤琪的陪伴,他感觉颇有些不习惯。

    与此同时,被皇帝勒令留在栖凤宫休息的凤琪,终于在被迫躺在床上五天以后,突破了岸芷和汀兰的防守,争取到了在院子里散步的权利。

    饶是如此,当凤琪在院中的石凳上坐下,提出让岸芷给他把棋盘摆上的要求时,仍然遭到了无情的拒绝。

    殿下,许先生已经说了,你要静养,不可劳神。岸芷坚守职责,决不让步。

    凤琪想不明白,自己看看棋谱、摆摆棋盘有什么可劳神的,可他聪明地没有和岸芷发生任何争执。

    他很清楚,有萧写意在背后撑腰,岸芷和汀兰现在是不会怕他的,和她们争论,他没有赢的可能,还是省点力气做其他比较好。

    凤琪退而求其次,让岸芷给他拿本书来。岸芷想了想,确认凤琪让她拿的只是一本打发时间的志异小说,点头同意了。

    凤琪拿到书,翻看了不到两页,就有小宫女郁郁进来禀报,说是慎贵嫔带着大皇子来了,问他见不见。

    凤琪愣了愣,似乎有些意外慎贵嫔的不请自来,可他还是点了头,说是马上就出去,请慎贵嫔和大皇子稍候。大周后宫虽然男女皆有,可向来泾渭分明,除非是宫里没有男妃,不然按照惯例,都是女妃在东六宫,男妃在西六宫。除了给太皇太后、两宫太后以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