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上 作者:紫月纱依

      不舒服。

    萧写意哪里知道,顾微从来就没刻意教导过元阳,只不过是他写字画画的时候小公主喜欢在旁边看,还嚷嚷着要跟他学。

    顾微见元阳对读书颇有兴趣,就不时指点下她,想到什么教什么,反正元阳是公主,没人会对她的功课有要求,她学得高兴就好。

    小孩子学东西都是这样,你逼着他学,他心里不乐意,学起来事倍功半,可要是他自己想学,谁也不用逼,保准事半功倍,萧秋颜和元阳就是很明显的例子。

    凤琪居然还帮着卢若兰说话,萧写意更不高兴了,可他又不想和凤琪闹不愉快,干脆就换了个话题,怀瑾,等我们的孩子出世了,你亲自教导,肯定要比元阳强上许多。这样的话,他绕过长子,立次子为太子,也要理直气壮得多。

    陛下怎么知道就是皇子,兴许是公主呢?就凤琪的心意而言,他是更希望能生个女儿的,他不想宫里的局势变得更复杂。

    萧写意高深莫测地笑了笑,公主也不打紧,反正儿子的名字,女儿的封号,朕都想好了。他估计过不了几天,许巡就能诊出凤琪怀的是双胎了,而且还是最吉利的龙凤呈祥。

    陛下想到什么好名字了?凤琪笑着问道,心中却有疑惑。儿子的名字,女儿的封号,怎么没有女儿的名字呢,陛下该不是忘了吧。

    你猜呢?萧写意故意逗了逗凤琪,见他敛起笑容,方道:若是皇子,便叫秋然,若是公主,封号丹阳,怀瑾可喜欢?

    凤琪颔首,陛下厚爱,臣很喜欢。元阳之前,大周的公主都是要到出嫁前才能有封号,可是元阳出生后,萧写意不仅在她洗三时赐了名,更是破例在满月时就给了她元阳的封号。

    谁知到了自己这里,怀的是男是女还不知道呢,公主的封号就已经定好了,只是

    见萧写意没有要补充的意思,凤琪迟疑着问道:陛下,丹阳的名字呢?女儿还没出生,他就已经直接叫上了。

    萧写意东拉西扯一通,终于引得凤琪上钩,岂有不得意的,丹阳的名字啊,当然是留给你来取了。上一世,丹阳的名字就是凤琪取的,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真的?凤琪面露惊喜,虽然只是女儿的名字,虽然公主的名字除了录入玉牒再不会有派上用场的地方,可是能亲自给孩子取名,凤琪仍是感到莫大的荣幸,从他进宫的那一刻起,他就以为再没这样的可能,没想到萧写意居然给了他这样的机会。

    萧写意故意板起脸,摆出一副凶狠的表情,怀瑾,朕什么时候骗过你?

    凤琪受宠若惊,忙道:多谢陛下,只是臣惊喜来得太过突然,他短短瞬间哪能想出心仪的名字来。

    萧写意不甚在意地摆了摆手,时间还早,你慢慢想,朕不急的。两人讨论起孩子的名字,不知不觉就把卢若兰和萧秋颜给绕开了。

    过了两天,卫朗派去鹿城的人,终于接了韩修的师兄楚沐羽抵京。这一次,萧写意并不像许巡进宫时那样搞得偷偷摸摸,而是正大光明把人请进了宫。

    神草堂可不是普通地方,堂主薛君临更是天下闻名的神医,先皇在位时,太皇太后有次病重,宫中太医皆是束手无策,就是薛君临把人治好的。此后,他婉拒了先皇留他在太医院任职的请求,重新回了神草堂,先皇不但没有生气,还赐他妙手回春四个大字,牌匾至今挂在神草堂的大门上。

    薛君临本人没有出仕,可他的弟子却有拿着他的推荐信进宫的,在太医院混得还不错。楚沐羽是薛君临的亲传弟子,又是萧写意亲自派人请来的,待遇自然不比常人,因他双腿有疾,常年坐在轮椅上,萧写意还特地免了他的请安,就是见到皇帝,也只需点头致意即可。

    就在楚沐羽进宫的前一天,许巡终于分析出慈宁宫檀香的成分,添了两味料不假,可那两味料都是提神凝气的,对人体并无害处,便是孕夫,用了也不妨碍。

    这让许巡感觉不可思议,他给凤琪把过很多次脉,虽然异常的脉象极轻微,稍不留神就会错过,但是凭着丰富的经验,他还是能探出凤琪体内至少有两味药物的残余,一味是青艾、一味是紫茴,其中青艾就是添在檀香里的,不想青艾和白苏合混合,竟然起了安神的作用,而紫茴却没了踪影,莫非是他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与此同时,狂风告诉萧写意,慈宁宫用的檀香重新制过,这件事太皇太后是知道的,因为制香的方子是端贵侍呈上的,太皇太后用过很满意,太医院检验了也没问题,并非是他们猜想的那样,有人对凤琪在慈宁宫抄经时用的檀香动了手脚。

    徐子期,慈宁宫的檀香是徐子期制的,萧写意眉心紧蹙,仿佛被牵动了某根神经。

    他想起上一世,顾微去世后陆莹莹刺杀徐子期,行刺失败后引剑自刎,临死前拼命叫着徐子期对不起顾微。因陆莹莹谋害皇嗣在前,徐子期又在不久后病逝,萧写意当时没有在意她的话。

    他还记起顾微小产,性命垂危的时候季萌说过,皇后虽然误服了掺有红花的参汤,可分量并不多,不至于就到了小产的地步,除非从前就有隐患,否则绝不可能。

    尽管没有任何证据,可两世的疑点加起来,萧写意还是把注意力落到了徐子期身上。凝神片刻,他问狂风,端贵侍制的檀香,只有慈宁宫在用吗?

    狂风不假思索地道:回皇上,还有坤宁宫,端贵侍是皇后的表弟,两人的关系,素来亲密。

    亲密?萧写意勾唇冷笑,越亲密越好动手不是,他固然不喜欢顾微,可顾微当初掉的那个,本该是他的嫡长子,他说不心痛,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没有前世的记忆,萧写意印象中的徐子期,就是个很透明的存在。他万昌四年进宫,六年的时候有了身孕,因为是第一个孩子,萧写意非常高兴,就把徐子期的分位由从四品的充仪升到了正四品的修仪。可惜那个孩子没能保住,而和徐子期同年进宫的陆昭仪,却因涉嫌谋害皇嗣,被夺去封号,打入冷宫。

    徐子期本人不惹萧写意的讨厌,无奈他和顾家的关系太过密切,萧写意连顾微都不愿意搭理,更何况是他,不冷不热也就过了这么些年。

    综合许巡的分析和狂风提供的情报,萧写意可以断定,这件事和徐子期绝对有关,他甚至怀疑,不只是秋然和丹阳,就是顾微失去的那个孩子,也有可能是被徐子期害的。

    涉及皇家私密,许巡线索不足,一时分析不出缘由,楚沐羽进宫后,他便告知他已知的前因后果,两人共同探讨这个问题。

    旁观者清,楚沐羽提出一个想法,青艾和紫茴是分开下的,檀香里添了青艾,紫茴必然隔得不远,因为除了抄经,凤琪从来不点檀香。

    第010章:复仇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