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上 作者:紫月纱依

      明显跟不上凤鸣的升迁速度,凤家的内宅之事,一时让人头痛。恰好那年凤翔中了状元,凤鸣就给他求娶了相国卢之柏的幼女卢氏为妻,并在卢氏过门之后就让高氏将中馈交给她主持。

    凤家老爷子的算盘打得很精,有了能干的儿媳妇管家,他和儿子在朝为官,才能没有后顾之忧。果然,卢氏接手之后,凤家的家务变得井然有序,凤鸣对自己的眼光,得意非常,就是卢氏进门三年没有生育,他说起儿媳妇,都是好话不断。和凤老爷子的态度不同,凤老太太对卢氏这个媳妇是不太满意的。

    婆婆不喜欢儿媳的原因有很多,怕儿子有了媳妇就不要娘,算是最常见的一个。可在凤家,这个理由不成立,凤老太太不喜欢卢氏的最根本原因在于,她不太喜欢凤翔这个儿子。

    俗话曾说,小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凤老太太前面的两个儿女,凤翔和凤舞都被她的婆婆抱了去养,素来和她不大亲热,只有小儿子凤扬是她亲自养大的,感情自然不同。

    凤翔能干,年纪轻轻就中了状元,娶了出身世家、嫁妆丰厚的媳妇,凤老太太原本是很高兴的。她满心以为,长子已经有了前程,又有岳家的扶持,她多偏心些小儿子,并不为过,不料儿媳妇刚进门,自己就连住持中馈的权力都没了,更不要说多照顾凤扬一些,因此不仅不喜卢氏,就连她生的凤琪、凤瑶都不得她的喜欢。

    卢氏命薄,进门第四年才生了凤琪,本以为儿子好不容易有了,以后的日子就能好过了,不料却在生女儿的时候难产,勉强把凤瑶生下来就去了。

    凤翔是个长情的人,卢氏去世后,他三年没有再娶。家不可一日无主,卢氏去了,凤家的中馈自然重新由高氏主持,高氏不耐烦管些繁琐小事,就让新进门的小儿媳妇吴氏从旁协助。那时凤琪不到三岁,凤瑶更是还在襁褓之中,凤翔考虑再三,把女儿交给凤老太太抚养,凤琪却是亲自养在身边,仔细教养。

    依着凤翔的想法,卢氏孝满,他肯定是要再娶的,届时凤琪已经入学,不必叫人多费心,凤瑶一个女孩儿家,且有卢氏留下的大笔嫁妆傍身,只要新太太是个懂事的,就晓得该如何待她。

    岂料世事多变,弘熙十九年,最得先皇宠爱的六皇子萧容雅病故,年方三岁。先皇认定六皇子是被人所害,不顾太皇太后反对,大肆打击报复,牵连无辜无数。凤翔也被牵扯其中,他倒是没被贬官,却被赐了个男妻,还是个出身高门的贵公子,乃是反对先皇立六皇子为太子最强烈的英国公君毅的嫡长子,君绿川。

    英国公府世代武将,君绿川自幼学的是骑马射箭、兵书阵法,就算奉旨嫁了人,指望他教养儿女、住持中馈也是不现实的,凤瑶只好继续养在祖母身边。倒是凤琪,跟着君绿川,练了一身不错的武艺,萧写意的三脚猫功夫,在他面前完全不能看。

    前文提过,凤老太太偏疼幼子,她让凤扬的妻子管家,趁机中饱私囊,贴补家用。凤扬文不成、武不就,读了十几年的书连个秀才都考不中,只能捐了官,每个月白领俸禄,从来没去当过值。吴氏的父母挑中凤扬,那是看上了凤鸣、凤翔父子的本事,却没想到女婿那么坑爹,吴氏见丈夫靠不住,自是抓紧机会拼命捞钱,想为儿女打算。

    吴氏和凤扬有一子一女,女儿凤珊,只比凤瑶小两岁,两个女孩儿都是自小跟着祖母长大,平日的衣食住行,皆是相同。可到了说亲的时候,凤瑶是正二品要员的嫡长女,父亲同窗好友无数,上门提亲的人家络绎不绝,凤翔挑花了眼,才给她挑中了虞庆源。凤珊就不同了,凤扬只是个五品官,还是捐的虚衔,能看上她的人家,和看上凤瑶的,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吴氏不甘心女儿嫁的不如人,好容易打着凤琪的旗号,给凤珊挑了门亲事,安远侯府贺家。不过说的不是能继承爵位的长房,而是二房的嫡次子贺年。

    到了这一步,吴氏本该知足,不想给凤瑶和凤珊准备嫁妆时,她心里又不平衡了。虞庆源是虞家长房长子,凤瑶嫁过去是未来的当家主母,虞家重金下聘,再是正常不过,再说凤瑶有卢氏留下的嫁妆,又有凤翔的贴补,君绿川和凤琪的添妆,嫁妆丰厚些,也是无可厚非。

    至于凤珊,贺家子弟众多,贺年的婚事只能按规矩来办,三十二抬聘礼,五千两银子聘银,可谓中规中矩,绝对让人挑不出话来,只是和虞家的六十四抬聘礼,三万两银子聘银比起来,就显得很不好看了。凤家没有分家,凤珊的嫁妆自是由公中来出,吴氏想要女儿出门好看,到了贺家腰杆子硬,就把凤舞嫁人时的嫁妆单子翻了出来,想要当做旧例。好在凤老太太的脑袋清醒了回,把她骂得狗血淋头,凤舞是郡王妃,陪嫁丰厚理所应当,她的嫁妆,能被当做例子吗。

    吴氏不得已,只好把嫁妆的标准减了一半,这样也有六十四抬,外加压箱银两万两。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凤瑶的奶娘也不会看不过眼,谁知吴氏竟然胆大包天,嫌弃市面上买的金石古玩不好,想要偷换凤瑶的嫁妆,奶娘这才急了,劝着凤瑶找凤琪做主。

    卢家世代书香,卢氏嫁人时陪嫁的金银细软不多,书籍棋谱、金石古玩却是不少,吴氏要打这些东西的主意,谁能允许。

    待凤瑶把话说完,凤琪俊眉微挑,问道:阿瑶,你说这些,可都有证据?无论真假,此事涉及凤家颜面,他要查证、处置,都必须暗中处理。

    凤瑶面露无奈之色,摇头道:没有,我也是听奶娘说的。生母早逝,继母是个只会舞刀弄剑的侯门公子,和凤翔一样没事只会给她塞银子,别的全然不顾。凤瑶在凤家固然不会被人委屈,可除了奶娘和几个贴身丫头,也没什么可用之人,要不是凤舞不时把她接到邯郸王府,就是别家女孩儿都该会的管家理事,只怕都没人教她。

    凤琪颔首,意兴阑珊地道:这样啊,看来我们得回家一趟。敢欺负他妹妹,嫌命长是不是。

    回家?凤瑶被吓得说不出话,她没听错吧,凤琪说的是我们回家,犹豫甚久,她才呐呐道:大哥,你说什么?你要回家去。这怎么可能,除了皇后,宫里的嫔妃都是不能回家省亲的,只有从三品以上的一宫主位,家里有诰命的女眷,能够请旨进宫请安,可凤琪不喜凤老太太和吴氏,所以他们家一向没人进宫,她也是好几年没见过哥哥了。

    凤瑶的疑惑,凤琪了然,于是把话说得更清楚了些,对啊,我想回去看看,好几年都没回过家了。

    可、可是皇上凤瑶惊讶地不知该说什么,她想说,哥哥私自回家,皇上知道了会不高兴吧。

    凤琪笑着摇头,阿瑶,你放心,陛下知道的。要不是萧写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