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上 作者:紫月纱依

      日后会给他们一个交代。等到萧写意登基,如何解决君家的问题,太皇太后和皇帝发生了争议。

    太皇太后的意思很简单,让君绿川和凤翔和离,她亲自下旨,不让萧写意背负违背父道的骂名。可是萧写意不肯,在他看来,凤翔和君绿川的婚事是先皇赐的,现在太皇太后下旨让他们和离,不是明晃晃打先皇的脸吗,纵然不得先皇宠爱,萧写意还是不愿违背先皇的意思,他不允许他们和离。

    萧写意还有层心思没有说出来,他虽然年幼,却已经登基为帝,他的旨意才是至高无上的,太皇太后纵然是亲祖母,也不能凌驾于他之上,绝对不能。

    因萧写意执意不肯,太皇太后只得退步,由皇帝下了旨,允许君绿川的长子继承英国公的爵位。由此一来,先皇的旨意没有违背,君家也是后继有人,至于君绿川,没人想过,他的人生,将会从此困在后宅的方寸之地,再无解脱的可能。

    萧写意更不会想到,这件事会在日后,成为他和凤琪之间的阻碍,他做了很多的努力,都没能让凤琪摆脱这个心结。

    皇帝下旨之前,凤翔和君绿川徒有夫妻之名,并未夫妻之实。可为了英国公府的爵位不至于无人继承,从而被夺爵,他们不得已生下了君璃。

    君璃幼时养在凤家,刚满周岁就由英国公请旨封了世孙,六岁进学以后就是常年住在英国公府了,只有凤翔和君绿川还有两个弟妹的生辰,能回凤家来。

    正是因为如此,凤琪完全没有想到,他刚踏进君璃的屋子,就见君璃和凤琳都在。凤琪一直认为,生下君璃以后,君绿川是破罐子破摔了,不然哪里能有凤琳和凤琅兄妹两个的出生。

    大哥!君璃和凤琳异口同声。十二岁的君璃介于孩童和少年之间,有着变声期特有的沙哑嗓音,他可能不喜被人听到,因此声音很低,九岁的凤琳则是清朗的童音,音量明显压过了君璃。

    凤琪挑了挑眉,惊喜道:你们怎么都在?

    君璃从容应道:爹爹下午派人接我回来的,却没说是什么事。君绿川做事一向谨慎,君璃若是不在,他的院子有人住岂不奇怪,他趁机把儿子接了回家。

    凤琳欢脱地道:我听说阿璃哥哥回来了,我就过来了。君璃姓君,不入凤家的家谱,自然不用凤家的排行,凤琳凤琅叫他,都是直呼其名。

    君璃了然道:你是不想做功课,才特意过来的吧。凤琪进了宫,君璃不姓凤,凤琳是凤翔仅有的希望,对他报以重望,四岁就给他启了蒙,希望他能成为第二个凤琪。偏偏凤琳是个贪玩、跳脱的性子,读书静不下心,每每想方设法去偷懒,气得凤翔不行,打了好几回也无济于事。

    凤琳反驳道:我哪有,我做的功课比二哥多多了。凤琳口中的二哥便是凤扬的独子凤琛,那孩子今年十岁,是凤老太太的命根子,因怕他读书累着了,凤老太太特地跟他的先生打了招呼,让他布置功课的时候,轻省点儿,凤琳每次和他比较,心里都特别不平衡,他做的都有凤琛的十倍多了,为什么父亲还说他不勤奋,真是没天理。

    君璃气得没话说,和阿琛比,你也好意思。凤老太太那个教法,凤琛就是第二个凤扬,凤琳怎么能以他为标准呢。

    凤琳振振有词,那要和谁比?你吗?你的功课也不如我啊。

    君璃转身去看凤琪,大哥,你看琳琳,他都不听我的。君璃不考科举,学的都是兵书阵法,单论文章,不如凤琳其实并不奇怪。

    眼见两个弟弟争执不休,凤琪眼中笑意更盛,琳琳,别闹了,把你的文章给我看看。若是他还在家中,这样的日子岂不是每日都有,再说他若在家,凤翔何必狠逼凤琳,担心的还不是凤琳不成器,家业无人继承,他在宫中无人帮衬。

    凤琳从椅子上跳下来,拉着凤琪就要往书房去,却被君璃拦住了,琳琳,大哥很累了,我们不能吵他,让他早点回房休息。

    凤琳停下脚步,转身看凤琪,视线落在他平坦的小腹上,半晌方迟疑道:大哥,我能跟你一起睡吗?我好想你,我睡觉很老实,不会乱动的。

    第014章:隐情

    凤琳话音未落,君璃就忍不住笑道:琳琳,你睡觉若是能算老实,上月爹爹生辰我回家住,把我踹到床下的人是谁?君璃被外公接回英国公府时凤琳三岁,君绿川担心他们兄弟自幼分离,日后感情不洽,就每次君璃回家,都让凤琳跟他同吃同睡,起初倒也还好,两人起居都在一处,最近几次君璃却不肯了,说什么也要单独睡,可惜凤琳不依,非要和他挤在一处。

    凤琳气呼呼地鼓了鼓脸颊,用很不爽的眼神瞪了君璃一眼,不服气地争辩道:哪里是我不老实了,要不是你半夜爬到我身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我才不会踹你呢。言下之意就是,责任不在自己身上,明明是君璃睡觉更不老实的,总是睡着睡着就挪到他的身上,用他的肚子当枕头,他不舒服当然要反抗了,怎么能算自己的错。

    听着两个弟弟的争吵,凤琪无语望天,好笑道:你们不用分辨了,要留下可以,都给我打地铺去,要么就去别的房间。要是平时也就罢了,凤琪不介意和弟弟们挤一张床,就是他们爱折腾也没关系,可是现在不行,他的身体非比寻常,要是哪个小家伙半夜不老实,胡乱踹上两脚,后果不堪设想,他还是躲着他们点比较好。

    毕竟,萧写意让他回家是出于好意,虽然凤琪至今想不通,皇帝出巡一趟,回来怎么变得这么好说话,再不是像以往那样,固执己见,根本容不得他有自己的想法,甚至于他说宫里烦闷,他就让他到行宫休养,他不想去还允了他私下可以回家。萧写意既然信他,他就不能给他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尤其是这种说出去都嫌丢人的理由,更是要彻底杜绝。

    好吧,我们打地铺。君璃和凤琳对视片刻,略显委屈地同时点了头。两人心中,都对萧写意有着些许的不满,皇帝为什么要跟他们抢哥哥,真讨厌。

    虽说不能睡在一起,可是睡觉之前,凤琳还是坐在床边,扯着凤琪的衣袖让他讲故事。凤琪一脸宠溺的表情,笑道:你都多大的人了,自己看书不是更快,还要哥哥讲故事?

    凤琳嘻嘻笑着,撒娇道:自己看书没意思,我就喜欢听大哥讲,你以前出门回来,都给我讲故事的。凤琳说的是凤琪进宫前的事了,那时君璃在英国公府,凤琳和同龄的凤琛玩不到一块,可不就得缠着凤琪。凤琳性格活泼、言语伶俐,又是家中幼子,众人对他要求不高,凤琪在家时,对他也是十分宠爱,因而笑道:琳琳,你想听什么?

    凤琳想了想,认真道:什么都可以啊,比如宫里好不好玩,你每天都做些什么,有没有想我们,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