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上 作者:紫月纱依

      本就来得晚了,我们还是赶紧进去吧。他们两个是最后得到通知的,凤琪是男子,收拾出门算是快的,都是紧赶慢赶才到了衍庆宫,他就不明白,卢若兰哪里来的时间,重新梳妆打扮。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衍庆宫,进门又是一番见礼,谁让他们的份位,在这里是最低的。见此情形,萧写意在心里打定了主意,等龙凤胎出生,他就要给凤琪提份位,免得见了谁都要行礼,他看着不舒服,龙凤呈祥乃是吉兆,直接提到贵君好了,这样除了顾微,后宫再无人在凤琪之上。

    因为是家宴,卫太后便说了,大家围坐一桌,吃起来热闹点,因此除了几位皇子公主、世子郡主单独坐了一小桌,其他人全都围坐到了一张大圆桌上。卫太后居主位,左右两侧分别是萧写意和萧弦歌,萧写意往左依次是顾微、凤琪、卢若兰和卫清儿,卫清儿左边就是坐在萧弦歌右侧的长平王妃郑氏。

    说是家宴,可席上坐着太后和皇帝,谁能放开来吃,就是卫清儿平时伺候卫太后的时候多些,卢若兰也是个能说善道的,可是顾微都不说话,她们能说什么,郑氏更是埋着头一言不发,一顿饭吃得很是沉闷。

    倒是旁边小桌上的孩子们,吃得津津有味,元阳很有大姐姐的风范,见萧弦歌的儿子萧华泽吃饭不乖,不让奶娘喂,就恐吓他,吓得萧华泽乖乖拿起小勺子,自己吃了起来,就是洒在桌上的,比喂到嘴里的还要多些就是了。萧华泽的姐姐萧华浓见了,对元阳崇拜地五体投地,萧秋颜捂嘴偷笑,什么也不说。

    终于,卫太后受够了饭桌上的沉闷气氛,让人把孙子孙女都带了过来,还不准奶娘插手,要她的儿媳妇们自己接手。当然,萧华泽是她亲自抱着的,并没给了郑氏,郑氏照看的,是坐到自己和萧弦歌中间的萧华浓。

    萧秋颜走到卢若兰身边,发现左边是凤琪,右边是卫清儿,就挤到了卢若兰和凤琪的中间,因为比起卫清儿,他对凤琪稍微熟点。元阳的亲娘尹婕妤没有资格参加家宴,她就去找顾微,萧写意满以为她会坐到自己和顾微中间,谁知元阳抬首冲他笑笑,坐到顾微和凤琪的中间去了。

    于是乎,凤琪一个不留神,他左右两侧的人,就由顾微和卢若兰,变成了元阳和萧秋颜。

    大圆桌很大,多了四个孩子也不显得拥挤,可是左右都是孩子,他们自己握着筷子吃饭不说,萧秋颜用的还是左手,凤琪基本没法伸手夹菜了,因为无论他用哪只手,都能和人撞上。

    萧写意见状不禁皱眉,这两个小鬼,上来捣什么乱,连饭都不让人好好吃了,可是孩子们是卫太后叫上来的,他也不好再叫他们下去。

    就在萧写意为难之际,元阳和萧秋颜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两人不约而同做了同一个动作。

    华贵卿,妹妹想吃鱼。这是元阳,她给凤琪夹了一筷清蒸鲑鱼。

    华贵卿,弟弟喜欢吃豆腐。萧秋颜则给凤琪舀了一勺麻婆豆腐。

    他们的话分开说,听起来没什么,合在一起,效果就比较惊人了。都说小孩子的眼睛亮,能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有些人怀了孩子,还会专门找家里的小孩子来看,问他们是弟弟还是妹妹,据说很准,元阳和萧秋颜同时开的口,一个说弟弟,一个说妹妹,偏偏凤琪怀的还是双胎,其他人可能无所谓,卫清儿和卢若兰,可就笑不出来了。

    萧写意闻言大喜,他拿起公筷,分别给元阳和萧秋颜的碗里都夹了菜,表扬他们的金口玉言。两个小朋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吃得很开心,接着又帮凤琪布菜,嘴里口口声声叫着弟弟、妹妹,卫清儿和卢若兰听了,别提有多心塞。

    有了孩子们打岔,饭桌上的气氛热闹起来,卫太后很高兴,就是萧华泽在她怀里闹腾,她也不生气,不过萧华泽要是闹得狠了,元阳就会瞪他,他马上就老实下来。

    酒过三巡,凤琪说要更衣,暂时先离了台席,他怀着身子,卫太后也没说什么,萧写意用目光示意,让他小心些,凤琪点了点头。

    凤琪前脚离开,萧华泽就不小心把自己面前的汤碗打翻了,萧弦歌怕他烫到自己,眼疾手快地伸手一拂,汤汤水水全都淋到自己身上。

    卫太后看着不像样,忙让他下去把衣服换了,萧弦歌歉意地笑笑,赶紧撤退了。可谁知道,不管凤琪还是萧弦歌,都是一去就不复返,萧写意耐着性子等了会儿,觉得不对劲,就派人去看。

    欢喜领命而去,很快就回来了,说是没见着华贵卿和长平王,会不会是从后门出去了,萧写意马上气得拍桌子,说要亲自去看是怎么回事,卫太后有些坐不住,也说要去,其余人等自然奉陪。从衍庆宫的后门出去,是御花园边缘的一片林子,此时夜已深了,林子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萧写意和卫太后等人,打着灯笼从树下走过,毫无发现。

    一棵古老的榕树上,凤琪压低声音问萧弦歌,长平王,你说我要是把你从这里扔下去,陛下和太后娘娘看了会怎么想?

    萧弦歌哑穴被点,无法发出声音,只能愤愤地看着他。凤琪抿唇笑笑,接着又说,你不怕是不是,那我真的扔了?说着就要动手,萧弦歌拼命摇头,目光中流露出哀求之意。

    凤琪揪起萧弦歌的衣领,沉声道:不扔你下去可以,但我问你的话,你必须如实回答,否则的话萧弦歌不怕死,可凤琪知道,他有害怕的东西。

    果然,萧弦歌沉默半晌,还是点了点头,凤琪随即解开他的哑穴。

    说吧,为什么要这么做?在宫里,想要自己命的人很多,他们的动机,凤琪可以理解,可是萧弦歌,他们算是无冤无仇吧,凤琪完全想不通,他有什么理由要这么做。

    你是皇兄最看重的人,你死了,他会很难过。萧弦歌平淡无奇地说道,眼神没有焦距。

    凤琪哑然,他没想到,在萧弦歌的眼里,自己对萧写意竟然有那么重要,可是自己死了,就算萧写意悲痛欲绝,萧弦歌又能有什么好吃,凤琪百思不得其解。

    然后呢?凤琪又问。萧弦歌的目的,不可能只是让萧写意难过这么简单吧,凤琪根本不信。

    你死了,皇兄总要为你报仇吧。萧弦歌的表情,仍是一派平静。

    然后呢?凤琪还是这个问题,太久没用催眠术,他有点怀疑效果。

    萧写意为他报仇,第一个找的不就是萧弦歌,如果萧写意真的把他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萧弦歌这么做,不是找死是什么,凤琪想得头都痛了。

    你的仇报了,我的也就报了。萧弦歌说着笑起来,笑声有些疯狂,凤琪怕他引起宫里侍卫的注意,一记手刀砍在他的脖子上,萧弦歌直接晕了过去。

    此时,暴雨的声音从旁边树上传来,殿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