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上 作者:紫月纱依

      下,问完没有?

    凤琪点头,顺手把萧弦歌扔了出去,暴雨从树上跃下,半空把人接住,那我把他送回去了?

    凤琪也从树上下来,朝着暴雨挥了挥手,你去吧,不要被人发现。

    暴雨扛起萧弦歌就跑,径直回到衍庆宫,把人塞到床底下,萧弦歌始终没有清醒。

    凤琪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不慌不忙回了衍庆宫,正好碰到萧写意一行人回来。

    萧写意疾步走到凤琪面前,焦急地问道:怀瑾,你怎么会在这里?

    凤琪茫然地摇头,臣更衣出来,感觉有人跟着臣,回头看,却是什么也看不到,然后就被人打晕了,醒来就发现自己在林子里。凤琪说完抬手一指,指了个萧写意他们刚才没经过的方向。

    顾微若有所思,卢若兰眉心微蹙,其他人都是一派慌乱,这是衍庆宫,是太后的寝宫,华贵卿居然被人暗算了,真是可怕,到底是什么人做的。

    过了会儿,衍庆宫的小太监跑出来说,长平王找到了,他就在房间里,不过是在床底下,所以之前没有发现,众人更是惊慌失措,敢情萧弦歌也遇袭了,究竟怎么回事。

    出了这样的事,卫太后的寿宴只能提前结束,众人各回各宫。

    萧写意传来卫朗,命他加强宫里各处的巡逻,卫朗拱手领命,萧写意方回了栖凤宫。

    凤琪在栖凤宫的正殿坐着,显然是在等他,他见萧写意一进殿内,立即站起了身。

    萧写意把殿内伺候的宫人都打发出去,慢悠悠走到凤琪面前,沉声道:怀瑾,你现在可以跟朕说实话了,今晚到底怎么回事?

    在衍庆宫的后门遇上,凤琪说他更衣出来被人打晕的话,几乎没人相信。直到后来,发现萧弦歌也被人打晕,还塞到了床底下,众人方信了几分。

    萧写意则不然,只看表情他就看得出来,凤琪没有说真话,不过他没揭穿他,还很配合地陪他养了场戏,把众人瞒了过去。

    萧写意相信,凤琪会这么做,肯定有他的原因,所以明知宫里的守卫没有问题,他还是把卫朗叫来敲打了一番,安抚了后宫众人的心。

    盘问萧弦歌的事,凤琪并不打算瞒着萧写意。毕竟,他有让暴雨帮忙,就是他不说,萧写意只要问暴雨一声,也就什么都知道了,他还不如自己交待,换取个坦白从宽。

    陛下想听什么,臣如实招来。凤琪笑意盈盈,并不畏惧萧写意的严肃表情。

    你真是被人打晕的?如果真是那样,萧写意就要考虑狂风暴雨的影卫资格了,不过是在宫里,一个凤琪都保护不好,他养着他们做什么。

    不是。凤琪摇头,为狂风暴雨正了名,有人想动手来着,没成功,被我打晕了。他自己出手就能搞定的,不需要影卫出马。

    当时,凤琪如厕出来,的确发现有人跟着自己,他回头看,竟然是萧弦歌,就先下手为强,把人打晕扛到后面林子里问话去了。

    是萧弦歌?萧写意挑眉,他就说嘛,萧怀泽打翻那碗汤,时间有点巧合。

    嗯。凤琪点头。说实话,发现跟踪他的人是萧弦歌,他也很意外,他最开始怀疑今晚会做手脚的人,其实是卢若兰,所以才多留了个心眼,不料竟有意外发现。

    那你怎么把他塞到床底下去了?萧写意原本以为,凤琪要把萧弦歌套上麻袋,痛扁一顿的,没想到他那么有创意,直接把人塞床底下了。

    只有我一个被打晕,说起来可信度太低,有长平王作伴,就好多了。凤琪说的,不完全是实话,他是催眠术没用好,怕萧弦歌事后想起什么,才动手把人劈晕的。

    有没有打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萧写意让凤琪躲着萧弦歌,不是怕萧弦歌对他怎么样,而是怕凤琪打草惊蛇,弄断了线索,谁知萧弦歌自己找上了门,真没办法。

    有一点,但不确定真假。萧弦歌说的那个理由,凤琪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可他还是如实说给萧写意听了,说不定背后还有什么隐藏的秘密也未可知。

    听了凤琪的话,萧写意的眉头微微蹙起,他帮凤琪报仇,同时也就帮了萧弦歌报了仇,此话怎解,莫非是烟雨楼,萧写意灵光一闪,终于把两件事串联了起来。

    凤琪看到萧写意脸色的变化,忙问道:陛下,你觉得这话可信?

    萧写意颔首,可能是真的,我让顾傲接着查。烟雨楼主行踪飘忽,萧弦歌常年困在长平县,他们是怎么搭上线的,困扰了萧写意和顾傲好些天。

    说完今晚发生在衍庆宫的事,萧写意见凤琪满脸倦容,知道他这番折腾,也是累得不轻,就对他说,怀瑾,以后有什么事,让狂风暴雨去做,你就不要自己动手了。

    陛下,此事万万不可。凤琪愕然,影卫是专属帝王的,其他人无权使用,先前是在宫外,萧写意把人都塞过来了,他不用也是浪费,就让他们帮忙查了些事。

    回宫以后,除了今晚迫不得已,凤琪再没让狂风暴雨为自己做过任何事。

    就是今晚,也是暴雨主动跟上来,他才把处理萧弦歌的事拜托给他的,而萧写意刚才的话,分明是说狂风暴雨以后就专属他了,凤琪实不敢当,只得连连推辞。

    要说萧写意对凤琪有什么不满,就是每次想给他点什么,总是给的特别困难,不就是两个影卫吗,他身边还多得是,凤琪怎么就不敢接受了。

    想到这里,萧写意扬声道:有什么不可的,朕说可以,那就可以,你要是再不接受,朕就把他们两个逐出影卫,放到禁卫军的编制里。

    狂风怎么想,凤琪不知道,可是暴雨,向来是以影卫的身份为荣的,凤琪怕他当不了影卫心里难受,赶紧答应下来。从此,狂风暴雨就成了凤琪的专属影卫,狂风还好,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暴雨就不同了,自从正式跟了凤琪,活泼的本性彻底爆发,让凤琪突然有了一种,提前养儿子的感觉。

    卫太后原本以为,她的生辰过了,萧写意就要赶萧弦歌回长平了,谁知萧写意完全不提这茬,她也跟着装聋作哑,其实心里高兴得很。

    倒是萧弦歌,自己呆不住了,主动找萧写意请辞,萧写意还不乐意,非要留他多住几天,把萧弦歌给急得,住什么住,他不能再住下去了,不然就要露馅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