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中 作者:紫月纱依

      第032章:发现

    萧弦歌求去不能,神情怏怏地出了御书房,凤琪直到他的背影完全在视线中消失,方从屏风后面绕了出来,神色有些恍惚。

    那天晚上,他用催眠术从萧弦歌口中套了些话,虽然萧弦歌的理由有些疯狂,他想借萧写意的手,剿灭烟雨楼,可是初衷,却让凤琪震惊。

    他对萧写意,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以至于萧弦歌笃定,只要烟雨楼对他下了杀手,无论事成与否,萧写意都会置他们于死地。

    要知道,萧弦歌可是萧写意的亲弟弟,就算他们兄弟不睦,可是烟雨楼,不过是个江湖组织,若是萧弦歌请旨向萧写意提出,他绝不会置之不理,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谁知萧弦歌偏偏不那么做,他绕了偌大一个圈子,除了想要除去烟雨楼,还有就是想通过凤琪的死亡,达到沉重打击萧写意的目的。

    萧弦歌的原话是,这是他欠我的,他害我失去了最心爱的人,我要让他尝到同样的滋味。凤琪很怀疑,萧弦歌的做法是否会有用,他不知道萧弦歌爱的人是谁,可他知道,萧写意,他不爱任何人。

    是的,凤琪一直是这么以为的,萧写意谁也不爱。当然,他并不认为萧写意这么做有错,身为帝王,本来就没有爱上一个人的自由,先皇和姚贵君,就是最好的证明。

    凤琪八岁开始追随萧写意,在他对未来的所有设想里,他和萧写意都是在一起的,他是明君,他是贤臣,他治下的万里江山,有他些许的付出在里面,他就很满足了。

    凤琪从没想过,萧写意会对自己生出君臣以外的心思,可是他是君,他是臣,他的旨意既然下了,他就只有放弃抱负,放弃理想,奉旨进入深宫,从此龟缩后宫的一角。

    虽然心有不甘,可凤琪进宫后,还是本分地尽着他身为后宫君侍的职责,侍寝、承欢,这些他以往从来没有想过的事,在萧写意的半强迫下,他都做了。

    皇帝连续三个月夜宿栖凤宫,后宫怨声载道,无不艳羡华贵侍深得帝宠,没有人知道,凤琪比宫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更希望萧写意能换个地方去,不要再来打搅自己。

    入宫之前,凤琪没有服食能让男子受孕的丹药,入宫后也没对萧写意提起过。对此,萧写意耿耿于怀,他一直认为,那是凤琪对他的反抗,抗议他无端召他进宫的决定。

    事实上,萧写意只猜对了一半,从继承家业的嫡长子,到以色侍人的后宫君侍,凤琪的确没做好心理准备。而凤琪不愿服药的另一半原因则是,萧写意对他恩宠太过,引起了整个后宫的不满。仅是进宫当天,凤琪就在敬茶的茶水里,发现了好几种功用明显的药物,他不敢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假若有了孩子,他有没有能力护住他。

    毕竟,凤琪从小是读圣贤书长大的,后宅的争斗,真心不熟,能防过敬茶时的暗算,得益于凤舞的再三提醒,要是他自己,根本不会想到,后宫的争风吃醋,会凶残到这种地步。

    萧写意不管这些,他喜欢凤琪,就想凤琪为他生下皇子,将来封为太子,反正他没有嫡子,凤琪的出身足够,教养孩子肯定也不错,到时候一句立储以贤,谁都没有二话。

    于是,在萧写意的逼迫下,凤琪服食了特制的丹药,随之有了身孕。

    很不巧,凤琪被查出有孕的时候,萧写意出宫巡视河工去了,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恰在那个时候,太皇太后让凤琪给他抄写经书,便是他有了身孕,也没降低每天的要求。

    凤琪身边的岸芷汀兰为他抱不平,还说要想办法给皇上传信,不能让凤琪被人欺负。

    凤琪笑着打断她们的话,为太皇太后抄经,那是祈福,怎能叫做欺负,虽说太皇太后对经书的字数和字体,要求颇高,可他又不是完不成,最多就是辛苦点,何必惊动萧写意,届时徒增事端。凤琪始终认为,太皇太后是不喜欢他,所以不时给他找点麻烦,可她对他的孩子,绝对没有伤害之心,他在慈宁宫抄经,搞不好比在栖凤宫还要安全,再说还有顾微帮忙,他也累不到哪里去。

    凤琪没想到的是,太皇太后的确没有害他之心,可有些人,却借太皇太后之手,对他和孩子下毒手。要不是萧写意提前回京,揭穿徐子期的阴谋,凤琪相信,自己的下场,绝对会比顾微更惨。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凤琪改变了原先的想法,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对后宫诸人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念头,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他要先下手为强,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凤琪这个人有个优点,做事特别认真,小时候在宫里读书,太傅的要求是读一百遍,写一百遍,背一百遍。萧写意和龙俊往往就会偷懒,写一百遍他们会写,可看不见、摸不着的读一百遍和背一百遍,他们少说也要省掉一半,多的时候三分之二都有,只有凤琪,从不偷懒,每次都是老老实实三个一百遍,一遍也不会少。

    读书如此,其他事亦是,既然打定了主意,要一争到底,凤琪就会做好万全的准备。

    古语有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凤琪首先从自己的优势开始分析,他出身好,爹是户部尚书,姑姑是邯郸王妃,为儿子争储位的时候,不会有人拿这个说话。不过萧写意的后宫,出身不好的也没几位,除了尹婕妤是宫女上来的,其他都是世家子弟,要不就是跟皇帝沾亲带故,这一条,可以省略。

    除开家世不谈,凤琪觉得自己还能拿出手的,就是跟随萧写意的时间。进宫之前,他当了萧写意十年的伴读,两人每日朝夕相处,这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

    凤琪偶尔会想,萧写意这几年格外看重自己,是不是自己对他比较熟悉的缘故,不管萧写意和他说起什么,他都能陪他聊得下去,而宫里其他人,除了不得萧写意欢心的顾微,恐怕没有这样的见识。

    总之,在凤琪的思考维度里,萧写意喜欢他,或者说是爱他这种概念是没有出现过的。

    否则的话,那天听到萧弦歌的话,凤琪不会那么惊讶,他从来没有想过,萧写意对他的感情,会是喜欢。在凤琪的观念里,喜欢代表着两情相悦,这种东西,他和萧写意有吗。

    让他进宫,是萧写意的一意孤行,让他成为众矢之的,也是萧写意的不冷静造成的。身为臣子,凤琪必须忠君,所以他不会怪萧写意,而是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切。

    可凤琪真的不认为,萧写意对他的喜欢,和他看上的某本古籍,某把古剑,有什么区别,他把书和剑收藏起来的时候,也不会问它们的意思。

    萧弦歌的剑走偏锋,让凤琪不得不花心思去细想,萧写意到底做了什么,让人误以为自己对他那么重要。然后他就发现,最近的萧写意,好像真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