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中 作者:紫月纱依

      的不一样了,他学会了婉转,偶尔也会试着征询他的意见,而不是像往常那样,只要是自己觉得好的,就会一股脑给他塞来,也不管他是否能够接受。

    萧写意的这种变化,似乎是从他巡视河工半途折返回来开始的,路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凤琪犹在思索,突然听到了萧写意唤他的声音,忙道:陛下,什么事?

    怀瑾,你在想什么,朕叫你好几声了。这天,萧写意把凤琪带到御书房陪自己处理奏折,其间萧弦歌求见,凤琪就避开了,不料萧弦歌走后,凤琪就在走神,萧写意不禁有些好奇。

    呃,没什么,臣在想长平王的事。凤琪赶紧回过神来,回答萧写意问他的话,陛下,长平王还是急着要走吗?就萧写意目前掌握到的证据,拿下萧弦歌已经不成问题,可他怀疑萧弦歌还有同谋,就一直拖着,想等对方露出马脚,不想那人却是沉得住气,至今没有动静。

    萧写意轻轻点了头,萧弦歌和烟雨楼主的关系,顾傲已经查到了,他们是在萧弦歌就藩那年遇上的,具体过程不详,一度却是打得火热,就是萧弦歌的一双儿女萧华浓和萧华泽,也都不是王妃郑氏所出,而是萧弦歌为烟雨楼主生的,难怪当年萧弦歌急着要娶郑氏为妃,卫太后反对都没用,原来是为了打掩护,而不是真的一见倾心。

    凤琪面上浮起怅然的笑,长平王此举,当真是损人不利己。那天晚上套了萧弦歌的话,凤琪回头想了想,却是越想越不对劲,就算萧弦歌说的都是真的,他要自己死是为了萧写意不开心,那么他所谓的萧写意帮他报仇又作何解,直到萧写意犹豫地提出,萧弦歌的目的是想拖烟雨楼下水,凤琪才恍然大悟。

    萧弦歌让烟雨楼行刺凤琪,他针对的从来就不是凤琪本身,而是烟雨楼。因为萧弦歌晓得,不管事成与否,行刺之事只要发生了,萧写意就不会放过烟雨楼,萧弦歌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至于凤琪,他的死活萧弦歌并不关心,事情成了,那是最好的,不成也没关系,反正他还有后手在等着他。

    怀瑾,你是不是累了,是的话就去暖阁歇会儿,朕很快就好。萧写意历来喜欢凤琪伺候笔墨,可他眼下有孕在身,他也不想把人累着。

    凤琪默然颔首,他倒不是累了,而是萧弦歌的事,他不想再想,他说的话,让他心烦。

    萧写意从座椅上起身,拉起凤琪的手,怎么还不走,要朕陪你吗?凤琪垂首,沉默不语。

    第033章:病重

    不知过了多久,萧写意终于批阅完了今天的奏折。

    本来,有前世的记忆作基础,他处理这些事还是很快的,就算时隔多年,细节记不不清了,大体的走向还是有印象的。但是最近,萧弦歌的变数让萧写意想到了两件事。

    其一,这个世界不是一成不变的,从他重生回来那天起,很多事情的走向就已经不一样了,他不能老凭着记忆作出判断,会出问题的;其二,他所记得的,未必就是事情的真相,比方说徐子期给顾微和凤琪下毒一事,前世的萧写意就不知道。

    因此,萧写意做事更谨慎了些,处理很多事情的时候,都会从以前没注意过的角度重新去看,果然收获不少,就是效率稍微低下了些。不过有得就有失嘛,萧写意并不是很在意,能够发现从前没发现的问题,或者是把没做好的事做得更好,始终是好事一桩。

    萧写意站起身,伸个懒腰,活动了下酸痛的肩颈,缓步走进旁边的暖阁。凤琪睡了将近一个时辰,想来也该醒了,两人正好一起回去用晚膳,他特意让御膳房做了凤琪喜欢吃的菜式。

    可惜萧写意猜错了,凤琪没有醒,睡得还挺熟,萧写意走到榻前,都没惊醒他。

    萧写意抬手朝守在床边的宫侍摆了摆手,两个小宫侍就低眉顺眼地退了下去。微微笑了笑,萧写意在塌边坐下,伸手抚上凤琪的脸。回宫好些天了,他对凤琪的态度明显和以往不同,他不知道凤琪注意到没有,不过凤琪对他,倒是一如既往,温顺有之,恭敬有之,其他的,欠奉。

    面对这般油盐不进的凤琪,要说萧写意心里完全不介意,那是假话。堂堂帝王,都已经放低身段了,还换不来对方些许真心实意,半点不失落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萧写意和旁人不同,最糟糕的情况他都经历过了,眼下的小小挫折算什么,只要凤琪还在他的身边,他就有时间慢慢对他好,有机会让他转变对自己的态度。退一万步说,就是凤琪一辈子不会爱上他,那也没有关系,比起曾经有过的阴阳相隔,萧写意对现世的一切,已经很满意了。

    可能是感觉到有东西从脸上拂过,凤琪在睡梦中抬起手,拍掉了萧写意不听话的手。萧写意悻悻地把手缩回来,安分了不到一炷香的工夫,又悄悄伸了出去,这次的目标是凤琪的肚子。

    凤琪侧身躺着,小腹的凸起并不明显,萧写意的手轻轻放上去,他毫无察觉,只是嘴里嘟囔了句常人听不懂的话,就偏过头去接着睡了。萧写意被他吓了跳,以为凤琪要醒了,赶紧把手收回,刚缩到一半,就见凤琪又睡了过去,便放心大胆地把手放回了原位。

    凤琪虽然睡得熟,两个孩子却是醒着的,争先恐后和父皇打起招呼。

    萧写意的手刚触到凤琪的腹底,就感觉到一阵轻微的悸动。他瞬间觉得一股暖流涌入心底,这是他的秋然,这是他的丹阳,他们,就要回来了。

    胎儿的月份小,动了两下就没了动静,萧写意也不故意去闹他们,他看了眼沙漏,发现时间不早了,就轻轻拍了拍凤琪的脸,打算唤他起来吃晚饭。

    怀瑾,醒醒,该用晚膳了。萧写意的嗓音很温柔,连叫了好几声,凤琪才微微睁开眼,眼神很惺忪,一看就是还没清醒过来的样子。

    萧写意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凤琪,一时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凤琪听得他的笑声,茫然地转过头来,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萧写意强忍笑意,让人打来温水,拧帕子给他擦了脸。

    温热的帕子擦过脸颊,凤琪的神智终于清醒,他见萧写意要笑不笑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肯定犯了糗,可又不能让皇帝不笑,只好低下头,装作看不见。

    萧写意怕他着恼,在他脸上亲了亲,笑着问道:睡得这么熟,朕叫你好几遍都没醒,是不是晚上没睡好?你要实在困得很,我们先吃东西,吃过你再睡。

    萧写意问过季萌和楚沐羽,都说过了前三个月,孕夫会嗜睡、贪食,可是凤琪晚上睡得早,早上起得晚,白天还这么能睡,是不是有点过了。他准备改天再问问,要是太医说没什么,他就任着凤琪,他爱睡多久睡多久,不然的话,估计又是哪里不对了。

    凤琪轻轻摇头,浅笑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