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中 作者:紫月纱依

      码三五年内是不要想了。诚然,凤琪初进宫时并不想怀胎生子,他甚至连能让男子受孕的丹药都没有服食,可他愿不愿意是一回事,能不能生则是另一回事,经过这件事,凤琪对萧写意的后宫诸人,再也不敢小觑。

    萧写意登基后进行过三次选秀,第一次是太皇太后主导的,选了顾微和陆莹莹、徐子期,都是顾家的人;第二次是太后太妃们唱大戏,除了卢若兰是萧写意别有用心,苏聿、卫清儿和罗素心,分别和苏太后,卫太后还有罗太妃沾亲带故;只有第三次,凤琪是萧写意亲自看中的,而且这一年,进宫的只有他一人,可见萧写意对他的重视。

    因此,早在进宫之前,凤琪就成了众矢之的,有人想要趁他刚进宫,对环境不熟悉先下手为强,他完全可以理解。只是,下手的这些人里面,竟然包括卢若兰,这是凤琪之前没有想到的。

    进宫不过三年的时间,他温柔婉约的小表妹就变得如此心狠手辣,凤琪无话可说,只能感叹一入宫门深如海,从此佳人是路人。

    可惜凤琪不是卢若兰,要他主动对她下杀手,他暂时做不到,只能尽量避着她。

    而卢若兰一击不成,也安分下来,没有再给凤琪制造麻烦,可能是良心发现金盆洗手,也可能是养精蓄锐伺机而动,两人相安无事过了好几年。

    今年年初,凤琪诊出有孕,后宫诸人羡慕嫉妒恨,不一而足。

    凤琪晓得众人心思,也是百般小心,做好了各种应对准备,他防得最严实的,就是卢若兰。

    毕竟,萧写意目前唯一的儿子萧秋颜就是卢若兰生的,他要是生下皇子,给卢若兰造成的威胁最大。

    偏偏卢若兰就像没有这样的自觉似的,不时就派人给凤琪送点东西来,比如亲手做的特制糕点,亲手缝的婴儿衣物,凤琪不好拒绝,只得命人收下,该分的分,该锁的锁,从来没有碰过。

    凤琪搞不懂,卢若兰到底想做什么,她不可能笨到在这些东西上面动手脚,她也该猜得到凤琪绝不可能用她送来的东西,可她每个月照送不误,可谓乐此不疲。

    今夜,萧秋颜病重,卢若兰派人来请萧写意,凤琪有些惊恐地发现,从内心深处来讲,他是不希望萧秋颜好起来的。因为那样的话,卢若兰就没了依仗,再也不会没完没了地惹他心烦。

    原来,在不知不觉之中,他已经变成了和他们一样的人,凤琪眼中,有冷冽的光芒闪过。

    天光微亮,东方的天空现出一丝鱼肚白,两个孩子醒了过来,在凤琪腹中活动身体。凤琪的手抚上小腹,心中默默念到,宝贝儿,你们放心,爹爹会保护你们的,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们。

    夜里没有睡够,凤琪胡思乱想一通,在炕上睡了过去,再醒过来已是天色大亮。萧写意没有回来,他就是问岸芷,大皇子怎么样了,现在好点了吗?

    岸芷轻轻摇头,回道:不太好,说是药都灌不下去,皇上差点还想停朝的,被皇后劝住了,现在是皇后在永和宫守着,太皇太后和两位太后也都急得很,都在各自宫里拜菩萨呢。没办法,萧写意的儿子实在太少,就只有独苗一根,但凡出点什么意外,就是全军覆没。

    这么严重?凤琪皱眉,能让萧写意动了罢朝的心思,萧秋颜的病情,可见不容乐观。

    嗯,是的。岸芷连连点头,压低声音说道:奴婢听永和宫的人说,孙太医和莫太医根本看不出大皇子得了什么病,他们都说,大皇子有可能是被人岸芷的父母是当年卢氏的陪房,她跟卢若兰身边的嫣红,有点沾亲带故的关系,两人经常互通有无,互相打探消息。

    你说什么?岸芷的声音实在太小,尤其是最后那句,几乎就是消声了,凤琪根本听不到。

    岸芷左右看了看,确定里外都没人,方靠近凤琪一些,在他耳边把方才的话重新说了一遍。

    听清岸芷的话,凤琪眉头紧锁,岸芷,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些话,以后不要再说了。巫蛊之术,乃是后宫的绝对禁忌,每次出现,都会引起一番血雨腥风,故而凤琪不许岸芷多说。

    岸芷本就是听人说的,凤琪听了不喜欢,她也就不说了,反正不是他们宫里的事。

    栖凤宫这边,有关巫蛊的话题被打住了,可是永和宫,萧写意刚下朝就被卢若兰缠住了。

    皇上,太医已经没有办法了,我们就试试吧,试了也许没用,可要是不试,秋颜就要撑不住了。卢若兰哭得花颜失色,全无平时高贵端庄的形象。

    萧写意则是眉头深锁,最擅长小儿科的太医们都束手无策了,请个江湖术士来就能有用,他才不信,这不是病急乱投医是什么。

    孙英思,莫鸿正,你们再给朕看清楚,大皇子究竟得了什么病?萧写意不信鬼神之力,再度逼问两位苦命的太医,希望他们能想出有效的办法来。

    孙英思和莫鸿正双双跪下,磕头道:皇上赎罪,微臣学艺不精,真是看不出大皇子的脉象是怎么回事。病因都找不着,自然开不出对症的方子,萧秋颜上吐下泻了大半天,都有些脱水了。

    皇上,既然太医没用,你就依了慎贵嫔吧。卫太后不知何时也来了,身边还跟着卫清儿,不过卫清儿今天没跟卢若兰过不去,她陪在卫太后身边,一句话都没有说。

    母后,你怎么来了?萧写意没想到卫太后会亲自过来,赶紧迎了上去。

    卫太后右手虚抬,示意他起来,皇上膝下就这么个儿子,听说病得不轻,哀家怎么坐得住,自然要来看看。和萧写意不同,卫太后对鬼神之力,向来是很敬畏的。

    母后也赞同慎贵嫔的意思?萧写意没想到,卫太后还有支持卢若兰的时候。

    卫太后点了点头,劝说道:其他人皇上信不过,请国师过来看看总是可以的,万一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早点发现早点除去,孩子也能少遭罪。

    话止于此,萧写意不再说什么,立即派人去请国师了尘大师,既然卢若兰坚持,卫太后也赞成,就遂了她们的意吧,萧写意此刻,已经是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想法了。

    大周重视佛学,每代国师都受人追崇,现任国师了尘大师已经是八十高龄,据说佛法精深,能开天眼,只是近些年,已经少有出关,皇室上次请他出面,还是萧写意登基时的事情了。

    了尘大师住在京郊的枯禅寺,从皇宫过去,快马加鞭只要半个时辰,卢若兰一看萧写意肯派人去请了尘大师,立即返回萧秋颜的病榻前,口中念念有道,不知在说些什么。

    卫太后就是过来看看,虽然萧秋颜病情凶险,但萧写意听从她的话,派人去请了了尘大师,她也就放了心,叮嘱几句就带着卫清儿走了,只说了尘大师来了,派人跟她说一声。

    顾微来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