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中 作者:紫月纱依

      ,陛下有旨,我怎能不遵,你们都别说了。萧写意对他好,是萧写意的自由,可他身为君侍,却没有恃宠而骄的资格,这两个小丫头,想得太简单了。

    岸芷汀兰低头不语,凤琪又问,你们哪个跟我过去?凤琪出门,岸芷汀兰是一定要留一个下来的,吉祥的性子太软,只他一个,实在叫人不放心。

    汀兰没说话,岸芷抢先道:汀兰去吧,今天我看家。凤琪想了想,之前几天都是岸芷陪他出去的,今天换了汀兰也好,省得她们天天闷在宫里,也是无聊。

    收拾妥当,凤琪带着汀兰一干人出了栖凤宫,岸芷先把染血的古琴收好,又把凤琪换下来的衣服和自己的手帕拿包袱卷起来,叫小宫女拿去丢了,她估计上面的血迹,是洗不掉的。

    凤琪到了御书房,萧写意正忙得不可开交,就叫他过去帮忙,先把折子分类。

    结果两人同时看到对方手上包着的绷带,萧写意的在左手,凤琪的在右手。

    陛下,你的手怎么了?

    怀瑾,怎么伤着手了?

    两人异口同声,语速都是又快又急,说完不禁都愣住了。

    诧异片刻,萧写意和凤琪分别把受伤的原因说了,萧写意当即决定,今天的晚膳,鸡血、鸭血、猪血,每样都可以上一点,凤琪听了笑得乐不可支,差点直不起身体。

    然后两人分工,处理起奏折来,凤琪负责分类,把那些全是废话的,或者六部就能处理的,单独放到一边,剩下的再由萧写意批阅,这样速度就快了很多。

    快到晚膳的时候,太皇太后派人过来,说请华贵卿去慈宁宫,她有话要问他。

    萧写意问是什么事,当初抄经出了意外,凤琪再没去过慈宁宫,太皇太后突然传话,他有不好的感觉,来人不肯说,只说是太皇太后的意思,要华贵卿尽快过去。

    凤琪便道:既是如此,臣就先过去,不能让太皇太后久等。萧写意是免了他的请安没错,可太皇太后指明要见他,他可没有不去的理由。

    第035章:狂乱

    凤琪到了慈宁宫,只见太皇太后、两宫太后还有顾微都在,每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

    硬要区分的话,太皇太后脸上明显写着愤怒二字,卫太后则是担忧混合着害怕,可见在他来之前,慈宁宫发生了一些事,苏太后的表情最平静,有点事不关已隔岸观火的意思在里面,最后就是顾微,他看上去最从容,以至于凤琪根本看不穿,他此刻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臣凤琪,给太皇太后、母后皇太后、圣母皇太后、皇后殿下请安。在座各位都是长辈,要不就是顶头上司,凤琪老老实实跪下,挨个磕头请安。

    言罢,就没人出声了,太皇太后不说话,苏太后和卫太后不敢说话,清心殿内,安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没人叫起,凤琪自然不敢起来,只能继续跪着,可他想不通,这几位特意招他过来,就是想要自己罚跪的,太小题大做了吧,他们任何一位想这么做,一道口谕就够了,犯不着这么麻烦。

    沉默片刻,顾微左顾右盼一番,见其余三位都不吭声,不得已开口道:华贵卿有孕在身,不必多礼,起来说话吧。凤琪谢了恩,赶紧起身,双手垂立两侧站好。

    顾微擅自发言,太皇太后有些不开心,斜斜睨他一眼,但是没说什么,她转而看向凤琪,肃然道:华贵卿,哀家今儿特意叫你过来,你可知道所为何事?

    凤琪轻轻摇头,老实回答道:臣不知,请太皇太后明示。

    太皇太后又看顾微一眼,缓缓道:阿微,还是你来说吧。

    顾微颔首,随即问道:华贵卿,大皇子昨日夜里突发重病,你可知晓?

    凤琪不假思索地道:臣知道。

    顾微又问:你是何时知晓的?

    凤琪回道:陛下昨夜歇在栖凤宫,慎贵嫔派人来请陛下,臣当时也在。

    顾微闻言笑笑,转头看了眼身侧的两位太后,以及她们身后不远处随风动了动的帘子,方继续道:也就是说,在永和宫传来大皇子生病的消息之前,你一直和陛下在一起,是吗?

    是的。凤琪点头道,他的目光顺着顾微的视线转了圈,隐约猜到了些事情。

    皇祖母,华贵卿昨夜和陛下在一起,敬事房肯定也有记录。顾微似乎很满意凤琪的回答,侧身向太皇太后说道:既是如此,他就不可能再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

    太皇太后皱眉,似是在思考顾微说的话。突然,清心殿左侧的帘子被人掀开了,卫清儿怒气冲冲地走出来,卢若兰跟在她的身后,神情有些尴尬,根本没有正眼去看凤琪。

    卫清儿径直走到顾微面前,匆匆请了安就发难道:皇后的意思是,华贵卿有皇上作证,便没法下手毒害大皇子,是吗?很显然,顾微和凤琪的对话,卫清儿和卢若兰都听到了。

    顾微挑眉,悠然道:怡妃,这话是你说的,本宫可没这么说。

    卫清儿撇了撇唇,蛮不在乎地道:可你就是这个意思,何必拐弯抹角的。说完转身去看卢若兰,不屑道:臣妾就是这样的性子,有什么说什么,藏不住话,若有冒犯之处,请殿下见谅。不像有些人,明明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却还装模作样的,臣妾看不过去,替人抱个不平。

    卫清儿说的有些人,自然是指卢若兰了,她微微抬头,看了眼凤琪,眼神出奇地平静。

    顾微没有理会卫清儿的无理,淡然道:没有结论的事情,怡妃不要妄下定论。

    怎么会是妄下定论?卫清儿不服,高声嚷嚷道:写有大皇子生辰八字的巫蛊娃娃,可是从栖凤宫搜出来的,就算不是华贵卿做的,肯定也是他让人做的。

    卫清儿言之凿凿,顾微听了失笑道:怡妃,东西是在栖凤宫发现的没错,但是不是华贵卿做的,本宫自会叫人调查,就不劳你费心了。这个卫清儿,她是故意在装傻吧。

    有什么好查的,明空大师不是说了,他为大皇子驱了阴邪之气,下蛊之人必遭反噬,除了巫蛊娃娃,你们不是还搜出了沾血的古琴,华贵卿的琴,除了他自己,别人不能碰吧?

    凤琪静静听了半晌,总算明白这个下午发生了些什么事,萧秋颜被人施蛊,重病不起,明空大师为他做了法,解了蛊。顾微为了彻查此事,命人搜查六宫,结果就在栖凤宫找到了不知何时被人埋下的巫蛊娃娃,还有他午后弹琴时伤了手沾了血的古琴,兼之明空大师说过反噬的话,卫清儿就认定他是害萧秋颜的人了。

    太皇太后听够了顾微和卫清儿毫无意义的对话,拍案道:华贵卿,事情你都听到了,能给哀家一个合理的解释吗?巫蛊娃娃怎么回事,琴上的血又是怎么回事?太皇太后沉浸后宫几十年,虽然不喜凤琪,但是施蛊害人,还给自己留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