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中 作者:紫月纱依

      样的话。

    暴雨眼珠一转,详说道:陛下这几日,性情特别暴躁,动不动就骂人、摔东西,乾安宫的小太监,都被拖出去好几个了,我问了问,犯的那都不叫事儿,皇上以前不是这样的。

    障眼法,无论是萧秋颜被人下蛊,还有所谓的巫蛊娃娃,通通都是障眼法,卢若兰的目的,是萧写意的半碗血,只有佐以帝王之血,他们施下的蛊,才会这般灵验。

    想到这里,凤琪再无犹豫之色,他立即吩咐道:暴雨,你马上出宫,去枯禅寺请了尘大师。记住,是了尘大师,其他人都不要,他要是不肯来,你就把人扛过来的。

    暴雨并不明白凤琪这么做的含义,不过他已经是凤琪的人了,他怎么吩咐,他照做就是。

    记下了尘大师的名字,暴雨匆匆就要出门,凤琪又问他狂风在哪里,现在特殊情况,他们应该不会轮换休息。暴雨抬手一指上面,狂风就潜伏在坤宁宫,虽然顾微看起来对凤琪不错,他们也是不敢错眼的,最基本的保护职责都尽不到,他们就可以去死了。

    凤琪就让他出去的时候把狂风叫下来,暴雨疑惑着去了,一脸的想不明白。

    皇后去紫宸殿了,你快跟过去,我怕陛下对他不利。萧写意身边肯定还有其他影卫,但是他们的职责只是保护萧写意,他伤害别人,他们不可能出手的,凤琪突然有很不好的感觉。

    暴雨出宫了,属下不能再离开殿下。狂风性格固执,坚守岗位不肯擅离职守。

    你真不去?凤琪无奈,对付狂风这种性格的人,他从来没什么办法。

    狂风摇头,他很想说,那天萧写意和凤琪在屋里争斗的时候,他已经做好出手的准备了,就是凤琪没有下手劈晕萧写意,他也会做同样的事,他现在要保护的人,是凤琪,只能是凤琪。

    没有商量的余地?凤琪还不肯放弃,继续和狂风打着商量。

    殿下在哪里,属下就在哪里。管他东西南北风,狂风是咬定青山不放松。

    少时,凤琪拍案而起,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在哪里,你跟到哪里。

    是的。狂风单膝跪下,双手抱拳,坚持之前的说法不动摇。

    那我们走吧,去乾安宫。凤琪是在没办法了,只能使出杀手锏。

    顾微从暗室出来,就去了紫宸殿,萧写意先是不肯见他,后来见他执意守在殿外,方传他进去。

    皇后,你到这里来做什么?不知道后宫不能干政吗?萧写意的语气很冷,就像极北的冰山。

    顾微打从进宫的第一天起,就没被萧写意客气对待过,早已习惯如此,他平静地回话道:臣求见陛下,不是为了前朝的事,而是后宫之事,请陛下定夺,算不得干政。

    后宫之事,你处理了就好,何必问朕。萧写意心烦意乱地回了顾微一句。

    顾微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萧写意的表情,谨慎道:可是臣拿不定主意,只能请陛下定夺。

    萧写意更烦了,他倏地站起身,冲着顾微吼道:你是皇后,后宫的事要是管不好,朕不介意换个人来管。废后的话都说出来了,可见萧写意现在的心情很不爽,而且全无理智。

    顾微闻言也不生气,只淡淡问道:臣斗胆问一句,陛下想换谁来代替臣的位置,华贵卿么,他还被你关在暗室,房间又黑又冷,说不定都撑不到皇子出世,他就

    闭嘴,你给我闭嘴!顾微冷眼看着,提到华贵卿三个字的时候,萧写意的表情明显一变,变出说不出是纠结还是扭曲,总之很反常,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不是华贵卿的话,那就是怡妃了,或者是慎贵嫔,她们也不错顾微继续试探,他发现,萧写意只对华贵卿几个字有反应,至于怡妃和慎贵嫔,他就当做没听到。

    我让你闭嘴,你听到没有!萧写意从书案后面走下来,走到顾微面前。很显然,顾微之前的举动激怒了他,他想换个方式,让顾微安静下来。

    御书房的屋顶上,看着萧写意毫无创意的动作,凤琪傻眼了,这是什么诅咒,萧写意一天到晚没事掐着人脖子玩,先是他,再是顾微,他不掐死一个,不甘心吗。

    随即转身看狂风,顾微不是凤琪,落到发疯的萧写意手上,绝无生还之机,狂风犹豫片刻,不知道在想什么,等他终于想通,从梁上一跃而下,却被两个人挡住了。

    惊雷,闪电,你们让开。风雨雷电,四大影卫,以前一直是狂风居首,直到他跟了凤琪,惊雷才坐上头把交椅,不过他们四人的交情,始终都是很好的。

    那两人同时摇头,即便他们知道狂风对萧写意没有恶意,可他要阻止萧写意的行为,他们也不能允许,因此双双挡在他的前面,不允许他靠近萧写意。

    皇上的情况不对。狂风三天之内看了萧写意两次失控,他相信这不是偶然。

    我们的职责是保护皇上。惊雷坚守原则,寸步不让。

    我也是。萧写意这种不正常的状态再维持下去,肯定是要出事的。

    雷哥,风哥的话有道理。闪电比较理智,他赞同狂风的观点。

    这三个人犹在纠缠不清,凤琪眼看顾微就要被萧写意掐死了,不得已从梁上跃下,硬是运起功力,用没受伤的左手,把顾微从萧写意的魔爪下救了出来,扔到安全距离以外。

    怎么又是你?有了凤琪顶岗,萧写意不再纠缠顾微,他步步朝着凤琪走来。

    陛下,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明知萧写意神志不清,凤琪还是忍不住开口。

    凤琪纯碎是在拖延时间,他希望狂风早点和惊雷、闪电吵完,不料萧写意听了他的话,竟然停了下来,他双手抱头,脸上露出极为痛苦的神色,似乎在挣扎着什么。

    此时,三位顶尖的影卫高手已经达成共识,见萧写意情形不对,同时飞身过来,萧写意猛然抬头看着他们,眼神竟有几分清明,保护华贵卿还没说完,就喷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陛下,陛下变故来得太快,众人根本没有反应,只有凤琪,就在萧写意的身边,扶住了他倒下来的身体,脸上全是彷徨之色。直到此刻,他才终于相信,萧写意真的把他看得很重。

    顾微也回过神来,一边示意凤琪快走,一边大声唤人,说皇上吐血昏倒了。

    与此同时,狂风携着凤琪,跟惊雷、闪电一起,迅速在紫宸殿内消失了,有萧写意的那句话,他们倒是没有争议了,在皇上醒来之前,所有影卫,都听从华贵卿的指挥。

    凤琪也不扭捏,赶紧给他们分派了任务,盯紧萧弦歌和卢若兰,必要时把人拿下。

    皇帝吐血昏倒,这可不是小事,太皇太后和两宫太后闻讯匆匆赶到,太医院轮值的太医也全部到了,一一诊脉过后,全都傻眼了,皇帝的脉象很正常,根本看不出任何毛病。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