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中 作者:紫月纱依

      扎了萧秋颜的手,却不扎她的,不由有些急了,伸出自己胳膊嚷嚷道:老和尚,还有我的,我的她也要救父皇,弟弟不害怕,她也不怕。

    了尘大师安抚地摸摸她的脑袋,随即换了根针扎下。见了尘大师施法验看,顾微心中升起些许期盼,秋颜的血不能用,元阳应该没问题,可以用做药引。

    很快,了尘大师就有了结果,他看着顾微,神情凝重地摇了摇头。

    顾微大惊,迟疑片刻方道:大师,会不会搞错了,云儿不可能的。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了尘大师双手合十,念道:皇后若有疑虑,还得尽快查清,小皇子和小公主的血都不能用,解蛊的药引,只怕有些麻烦。

    顾微茫然无措地回头看太皇太后,不安道:皇祖母,云儿整天待在坤宁宫,足不出户,这怎么可能?能取到元阳的血,岂不说明她身边的人,大有问题。

    太皇太后很冷静,她笑着朝元阳招了招手,元阳就懵懂地跑到了她的身边,她不明白,母后之前明明很开心的,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她做错什么了吗。

    云儿,把手伸出来,给曾祖母看看。太皇太后笑着对元阳说。元阳不懂怎么回事,可她还是乖乖伸出了手,太皇太后让人挽起她的衣袖,只见胳膊上面,有道长长的伤口。

    顾微立即扑过来,一把抱住元阳,迭声道:云儿,你的手什么时候伤到的?

    元阳使劲摇头,什么也不肯说,顾微急了,转身道:来人,把尹婕妤带过来。

    什么事都不让她做,就是照顾元阳的生活起居,她居然还能搞砸,顾微对尹婕妤,彻底没有语言了,那是她的亲生女儿,是她下半辈子的依靠,她怎能如此不经心。

    大周的公主和皇子一样,开府后是可以接生母出宫奉养的,因此后宫的嫔妃们,只要不是特别有野心的,对女儿和儿子都一样看重,出宫荣养,那是何等的福气,何必拘泥儿子家还是女儿家。

    母后,不要怪尹婕妤,不是她的错,是云儿自己不小心伤了手的。元阳抽抽搭搭开了口,其实她并不像瞒着顾微,只是尹婕妤哭着求她,神情实在可怜,她忍不住,就答应了。

    不管是谁不小心,受了伤怎么不告诉母后,这么长的伤口是要太医开药的,不然以后留了疤,可就不好看了。虽然养在顾微身边,元阳对尹婕妤还是很有感情,生怕她被责怪。

    尹婕妤说,要是母后知道她没照顾好云儿,以后就不让她待在云儿身边了,所以母后,对不起!元阳抱着顾微的脖子哭起来,顾微轻轻拍着她的背,小声安慰着。

    在元阳视线之外的地方,顾微漂亮的双眼,危险地眯了起来。原来,除了萧弦歌和卢若兰,这件事尹婕妤也有份,看来她是不能再留在元阳身边了。

    两个孩子的血都在下蛊的时候用过,太皇太后的脸色变得很不好,除了元阳和萧秋颜,萧写意最亲的人就是卫太后和萧弦歌,可是这两位,看情形也不乐观。

    正想着,萧弦歌也到了紫宸殿,他见太皇太后、两宫太后和顾微都在,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太皇太后什么也没说,直接让他和卫太后验了血。

    结果不出意料,卫太后和萧弦歌的血也是下蛊时用过的。太皇太后眼前一黑,生母、胞弟、儿女,还有萧写意本身的血都用上了,这般阴狠的蛊术,还有解法吗。

    大师,如果没有药引,陛下中的蛊术能解吗?卫太后和萧弦歌暂时被分开押在偏殿,两个孩子也被带到暖阁休息,顾微硬着头皮问了了尘大师。

    阿弥陀佛!了尘大师缓缓摇头,语气平静地开了口,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纵然贫僧的功力在下蛊之人之上,可没有药引,也是不成的。

    稍远一点的血亲可以吗?顾微抱着一丝希望问道,质量不够,还可以数量来凑,萧写意的叔伯子侄,姑表姨表,人数颇为可观,要是了尘大师点头,他全都可以弄来。

    下蛊的时候,陛下的生母、兄弟、儿女的血都用上了,解蛊就不能差得太远,人太多也不行,血缘隔得远了,派不上用场。其实,皇室有哪些成员,了尘大师是知道的。

    没出生的孩子可以吗?顾微病急乱投医,连凤琪肚子里的双胞胎都算上了。

    可以。了尘大师掐指一算,点了头,但是可能不够。顾微立马让人回坤宁宫请人。

    此时,凤琪已经在狂风暴雨的陪伴下回了坤宁宫的暗室,好在铺盖枕头都是换洗一新,他躺着养神也还凑合,就是心里烦乱不堪,担忧萧写意那边的情景,根本睡不着。

    暴雨见状,自告奋勇跑去乾安宫帮他打听情况,不多时就回来说了了尘大师为萧写意解蛊,但是药引不够的事,凤琪心神一震,突然偏头看着暴雨,看了好一会儿才把视线挪来。

    殿下,你一直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暴雨疑惑地摸了摸,才想起自己带着面罩,干不干净都没有关系,于是更困惑了,他的面罩,没什么可看的啊。

    不是,我就是担心陛下。凤琪低着头,神情晦暗不明。

    暴雨笑着安慰他,殿下,你放心,陛下不会有事的,他是好人。

    先前说到太皇太后,了尘大师才说了要用小半碗血,这个分量,成年人肯定没关系,小孩子也能凑合,大不了就是过后多补补,可是尚未成型的胎儿,他们全身也就只有这么点血吧,凤琪不敢再往下想,他害怕自己担心的事情,会变成事实。

    凤琪半躺在床上发愣,没过多久,顾微派来请他的宫人就到了,不过他们没说什么事。

    到了乾安宫,顾微把大致情况跟凤琪说了遍,内容跟暴雨说得差不多,太皇太后没说话,只用期许的眼神看着他,那眼神太过沉重,以至于凤琪根本不敢正眼看,偏头避开了。

    大师,为陛下解蛊要用到两个孩子多少血?凤琪听到自己这样问了尘大师,然后他看到,太皇太后和顾微的脸色都变了,变得慌乱和不安,显然他们也想到了某些事。

    阿弥陀佛!了尘大师如实回道:除非陛下还有别的血亲,否则就是两命换一命,只怕也不够。凤琪神情不变,脸色却是变得雪白,脚下几乎站立不住,顾微见状伸出手,扶住了他。

    除了下蛊的这几位,萧写意哪里还有别的血亲,先皇去了十四年,他的兄弟们,还有早夭的儿女们,也都投胎转世了,不然太皇太后和顾微,会只把指望放到他的身上吗。

    乐平,乐平长公主。猛然,顾微想到一个名字,惊喜地叫了出来。

    凤琪的眼神也亮了起来,他们怎么忘了,萧写意还有这么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如果有她在,他的一双孩子,是不是就能保住,凤琪盯着了尘大师,死死地盯着。

    了尘大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