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中 作者:紫月纱依

      师的下一句话打破了他们的幻想,有了长公主,还是不够,除非还能再有个人,不然的话如果他没算错的话,皇上还有位血亲尚在人世,有他和长公主两个,就差不多了。

    我知道了。凤琪低下头去,再不说话,他能说什么,说不管萧写意了,显然是不可能的。可是他的孩子,他们经历了那么多的危险坚持到现在,他却要被迫拿掉他们,他舍不得。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顾微黯然,他就是本能地想到了两个孩子,可他没想到会是这样。

    除非是太皇太后只说了三个字,就轻轻叹了声,那个孩子就算还活着,他们也找不到他。

    除非什么,凤琪耳尖地听到了这几个字,然后他就想到了他和暴雨在凤凰山谷的一夜,巧合的生辰,巧合的外貌,凤琪心里,再度燃烧起了希望。

    谁知,了尘大师再度提醒道:不知乐平长公主现在何处,若在京城便罢,若不在,必须请她尽快回来,皇上中的蛊术很深,最多只能拖七天,再长就来不及了。

    七天是从哪天开算?顾微追问了尘大师,乐平长公主过了年就去了关外,说是要去追夫,一去就是小半年没有音讯,几天时间把她找回来,谈何容易。

    皇上中蛊那天。顾微惊呼一声,什么都顾不得,转身就吩咐人找长公主去了。到了今天夜里,萧写意被人下蛊就是四天,短短三天,怎么找得回来乐平长公主。

    凤琪原本以为,他只要能说服暴雨,可能就有希望,可他没想到,乐平长公主能不能赶得回来还是个问题,几度心绪起伏,他再也支撑不住,软软向后倒去,被身后的宫人扶住了。

    太皇太后无声叹了口气,这就是命,随即命人把凤琪扶到偏殿,又传了楚沐羽过来,不管乐平能不能赶回来,凤琪的孩子都不能出事,因为萧秋颜,注定是和那个位置无缘的。

    太皇太后已经想好了,乐平能回来,凤琪的孩子就要牺牲,萧写意的命比什么都重要。可乐平要是回不来,下任的皇帝,就是凤琪的孩子,萧秋颜和萧怀泽,想都不要想。

    凤琪醒来之后,太皇太后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他。她说,了尘大师说了,只是两个孩子,全身的血都不够用来当药引,所以这两个孩子的命运,就落在乐平身上了。

    凤琪的心,突突跳得厉害,他明白了,除了萧写意,没人知道暴雨的身世,就算是怀疑都没有,不然的话,何必等乐平呢,有暴雨和两个孩子的血,照样能救萧写意。

    如果他不把真相说出来,而乐平也在三天之内回不来,他的孩子就能保住了,只要不是两个公主,他的长子,就是下任的皇帝,而他就要代行监国摄政的职责。

    这个诱惑太大了,大到凤琪根本无法拒绝,他甚至不用像卢若兰那样殚精竭虑,他什么都不用做,他只要安静地等着,把这三天熬过去就可以了。

    乐平长公主远在关外,三天时间不要说回来,能不能找到她都不好说,凤琪坐在萧写意的床前,拼命告诉自己,他不能心软,过了这三天,他就什么都有了。

    可是,让萧写意去死,这是凤琪从来没有过的念头,哪怕他这一生的命运,都是被他强行扭转的,他也从来没有过,想要萧写意去死的想法。

    这个人,不止是他的夫君,还是他的君王,是凤琪从八岁的时候,就发誓一生要忠于的人,为了萧写意,他连命都可以不要,所以他能毫不犹豫为他挡剑。

    陛下,你告诉臣,臣该怎么办?如果用凤琪的命,能换回萧写意的命,他什么都不会想,他会直接去做,他也许不爱萧写意,但他愿意为他去死。

    凤琪握着萧写意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陛下,你知道吗?孩子这几天动得可欢了,他们很顽强,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还在努力活着,臣舍不得他们

    凤琪犹在萧写意的榻前喃喃自语,顾微不知何时进来了。这几天,朝上的事情都是他在顶着,好在顾则的门生遍天下,顾君谦又是正二品的吏部尚书,朝中重臣还算给他的面子。宫里则是太皇太后一手控制,卫太后、萧弦歌、长平王妃、卫清儿、卢若兰和尹婕妤都被单独软禁起来,只等事情了了,再和他们算总账。

    还是没有乐平长公主的消息吗?凤琪没有回头,他听到了顾微的脚步声。

    顾微先是摇头,发现凤琪看不见才说了句,暂时没有。他很好奇,凤琪现在是希望乐平能回来,还是回不来。虽然是暂代,可是万人之上的感觉,真的很美好。

    凤琪不再说话,他在迟疑,自己要不要去试探暴雨,如果他说了,而乐平回不来,他的孩子们,就要没命了,他舍不得,可他要是不说,萧写意就要没命了,他同样舍不得。

    第038章:手足

    时间不急不缓向前走着,第五天很快就过去了,凤琪什么也没有说。

    第六天,乐平长公主仍然没有消息,顾微来看萧写意的时候,神情颇为复杂。

    转眼到了第七天,在萧写意的寝殿守了三天不曾离开的凤琪潜开宫人,独自走到寝殿后面的院子,在凉亭中的石凳上坐下,他坐了很久,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良久,凤琪像是想通了什么,他的脸上露出释然的笑容。

    没有让人扶持,凤琪缓缓起身,扶着隔着衣物也能看到凸起的小腹慢慢回了寝殿。

    他在床前坐下,薄唇微启,陛下,臣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了。臣先是你的臣子,再是你的君侍,身为臣子,忠君当为首要,其他的,不过是臣的私心罢了,臣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凤琪绝对不会想到,萧写意其实是醒着的,早在他挣扎着说出保护华贵卿几个字的时候,他就醒了过来。只是之后了尘大师来了,怕他气血翻涌,伤了身体,就封住了他全身的经脉,让他维持着昏睡不醒的状态,所以萧写意虽然不能睁开眼睛,不能说话,但是他听得见,他们在他床前说的每一句话。

    最开始,萧写意的态度很坦然,旁人不知暴雨的身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乐平和尚未出世的两个孩子身上。萧写意自觉前世亏欠秋然和丹阳良多,并不期望乐平如期归来,若他大行,秋然就能继承大统,有凤琪在,监国摄政之事他并不担心,丹阳有父兄疼宠,想必也能过得喜乐安康。

    谁知后来,凤琪在他面前提到了暴雨的名字,萧写意闻言怔住,随即意识到,凤琪可能是猜到暴雨的身世了。萧写意顿时好奇起来,如果乐平不能回来,凤琪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他是舍不得孩子,还是舍不得他。其实,萧写意自己也明白,这个选择很难,无论选了哪边,都会让凤琪痛不欲生,可他就是好奇,在凤琪的心目中,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之后两天,凤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