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中 作者:紫月纱依

      在的做法和当年的先皇一样,为了救更重要的人,他们必须舍弃自己的孩子,他们别无选择,他无声地点了点头。

    暴雨又问:我娘不要我,是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在了,我和我爹就会任人刀俎,他爱我爹,他也爱我,他不想看到我们那样。那么殿下你呢,你爱陛下吗?

    暴雨是很聪明的孩子,凤琪讲得透彻,他也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窍门,可他还是这么问了。

    他是我的王,是我很早就发誓要追随的人,我不能看着他死,不能与其说凤琪是说给暴雨听的,不如说他是说给自己听,只有这样,他才能说服自己,他的做法,是对的。

    殿下,我明白了。暴雨没有再问,因为他知道,凤琪已经看清自己的心了。

    凤琪和暴雨说的每一句话,萧写意都听到了,听得百爪掏心,满眼纠结。他真想叫住凤琪,让他不要这么做,如果秋然能登上皇位,如果凤琪能一展抱负,如果丹阳能顺遂一生,他真的不介意自己就这么死去,反正他的人生也是赚来的,就算是他赔给他们的好了,但是他发不出声,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该说的都说了,暴雨也没什么不良反应,凤琪就要着人去请太皇太后和顾微,被暴雨拦住了。

    殿下,我的身份,不能由你说出来。太皇太后对凤琪,本来就有偏见,要是他在三天前说出暴雨的身世,那是居功至伟,可他拖了三天,太皇太后不怀疑他的居心,她就不是顾家的人。

    凤琪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暴雨,没关系的,她要怎么想都可以。反正他也不打算留下了,太皇太后要怀疑,就由得她去,只要他不在宫里碍她的眼,其实也没什么影响。

    殿下,真的不行。凤琪想走,暴雨知道,可他更知道,萧写意不会放他走,尤其是在失去两人盼望多时的孩子之后,他怎么可能允许,凤琪远离自己的身边。

    我不说,还有谁能说呢。暴雨的身份在宫里是绝对的禁忌,他本人更是不能开口,不然不知道还要牵扯出多少风波,凤琪想不出自己之外,还有更好的人选。

    我去找了尘大师,让他说不就好了。暴雨灵机一闪,突然道。反正众人都以为他神机通天,三界之内没有不知道的事,能推算出先皇还有儿子流落民间,也不稀奇吧。

    凤琪略加思索,点头同意了。太皇太后等人都以为,了尘大师是看破天机,自己进宫来的,却不知道,他是暴雨请来的,他老人家的法力,没到玄乎其乎的地步。

    夜色降临,华灯初上,仍是没有乐平长公主的消息,这已经是第七天的晚上,暴雨也去找了尘大师了,等到了尘大师跟太皇太后说了,一切就再没有转圜的余地,凤琪坐在萧写意的床边,双手叠放在肚子上,满脸尽是不舍的表情,过了今夜,他就要失去他们了,永远。

    阿微,还是没有蓉儿的消息吗?太皇太后问顾微,乐平长公主的全名,唤作萧玉蓉。顾微不安地摇了摇头,了尘大师说过,最迟今夜子时,他们必须为萧写意解蛊,不然就来不及了。

    天意,这是天意。太皇太后喃喃道,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她随即严肃吩咐顾微,若是皇上大行,你必须要把华贵卿照顾好,衣食住行,样样精心,来不得半点马虎。

    顾微垂首回道:孙儿明白的。卢若兰和萧弦歌联合弑君,萧秋颜看在皇子的份上,可能还能留下条命,萧弦歌全家,为萧写意陪葬是必然的,皇位的继承人,可不就得落到凤琪的肚子上,若是生了儿子,不管一个两个都好办,大不了抱一个出去养,要是都是女儿,整个宗室为了过继的事情,不知会闹成什么样。

    太皇太后看了顾微的神情,摇头道:阿微,你不明白哀家的意思。

    什么?顾微茫然不解,倘若萧写意真的不治,皇位能不能留在英宗皇帝这一支,希望全在凤琪身上,他自会让人好生待他,务求平安产子,皇祖母为何认为不妥。

    太皇太后轻轻叹了口气,阿微的性子,真是不适合这座深宫,她要是不在了,他该怎么办。

    沉默良久,太皇太后缓缓道:阿微,华贵卿的出身,你应该很清楚的。

    顾微默然颔首,凤琪出身书香世家,祖孙三代都是进士,他本人还是万昌九年的探花,日后若是由他摄政,想必令人放心。顾微这番话一说,太皇太后的脸,立即全黑了。凤琪摄政,朝臣自然放心,凤家更放心,可是顾家呢,顾家的第三代,本就没人从科举出身,再让凤家占了先手,那还得了。

    阿微,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太皇太后急了,打开天窗说亮话,华贵卿的皇子固然重要,可华贵卿的命,是万万不能留的。凤琪能摄政,难道顾微就不行,顾家在朝上的力量,比凤家只强不弱,凤琪眼下怀着孩子,精力肯定不足,顾微趁机把前朝后宫整顿一番,到了凤琪生产的时候,要做点什么,岂不轻而易举。

    皇祖母,这样不行。顾微连连摇头,他不是笨蛋,只是素来行事光明磊落,从未行过阴狠之事,太皇太后这般留子去母的后宅常见做法,他连想都没有想过,所以才会如此惊讶。

    为何不行?太皇太后厉声道:阿微,人是会变的,华贵卿眼下对你恭谨,可是等他的儿子登上皇位,他就会嫌你,嫌整个顾家碍了他的眼,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不然就来不及了。

    不会的,不会,我们不会走到那样的地步。顾微拼命反驳,他没有办法想象,自己害死凤琪,再抱着他的儿子监国摄政的情景,那样的事,他做不到。

    阿微,你看宫里现在,若不是哀家还在,你以为两位太后会那么平和,这还是她们娘家不强,她们本身也不摄政。你和华贵卿不同,你们从小都是读圣贤书长大的,学的就是如何辅佐君王,你们背后还有强大的家族,就是你们不争,也会有人要你们争。届时,皇上会偏心的,只会是他的生身之人。

    不会有那一天的,皇祖母,你相信我。太皇太后担心的问题,顾微其实想过,可他唯一想到的由自己摄政的可能就是凤琪生了两个公主,他们从宗室旁枝为萧写意过继嗣子,他再以嗣皇子嫡母的身份摄政,要是凤琪的儿子,为防止两人出现不同政见,他宁愿退避。

    太皇太后似是累了,低声说道:阿微,还有四五个月的时间,我现在不跟你争,你慢慢想,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你的决定。不管顾微怎么想,太皇太后都已经决定了,在生产的时候除掉凤琪,顾微下不了手没关系,她来做就是,到时候,小皇帝嗷嗷待哺,顾微不可能不出来管事。而顾微想的却是,无论如何,他都要保住凤琪的命。

    此时,突然有人来报,说了尘大师求见,说是有要事禀报,太皇太后立即命人请了进来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