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中 作者:紫月纱依

      。

    了尘大师是得道高僧,真正的慈悲心肠,做事从不拘于世俗,暴雨求他之事,他不假思索就应了下来,只要能达到救人的目的,过程可以少伤害几个人,他求之不得。

    于是了尘大师就说了,他掐指一算,陛下还有手足尚在人间,只是身份未明。

    太皇太后立即就想到了当年扔掉的那个孩子,她想过先皇可能会有后手,但是让人把孩子扔了以后,她就再没管过,是死是活,那都是他的命,她看不到,就当做不知道了。

    谁知到了此时,那个孩子却成了萧写意的最后一线生机,太皇太后忙问,那人如今身在何处。

    了尘大师说,具体的他不知道,但能感到就在陛下身边,隔得很近。皇帝身边的人,侍卫和太监都是身份明确,做不得假,只有影卫,是后宫没有资料的,搞不好混在里面。

    一群人浩浩荡荡杀到乾安宫,了尘大师装模作样算了算,就把暴雨算了出来。

    太皇太后看到暴雨面具后面的那张脸,眼眶立即红了,这分明就是先皇年轻时的长相啊。了尘大师给暴雨验了血,果然没有问题,太皇太后顾不得其他,忙命人把打胎药端了上来。有暴雨在,他们就不用等萧玉蓉了,比起一个几个月后才可能出生的男婴,皇位上坐着的人是萧写意,才是最稳妥的。

    打从暴雨出门,凤琪就安静地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可此时见了那碗黑漆漆的药汁,心中仍是极度不安。他端起药碗,正要准备喝下去,就听到有小太监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

    乐平长公主回来了,长公主回来了!

    凤琪的手抖了下,药碗摔到了地上,摔个粉粹,他没听错吧。

    第039章:公主

    万昌八年,卫国公世子龙俊迎娶永安侯褚子荣的嫡长女褚若华为妻,龙褚两家的联姻在当时的上京城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两家都是世袭勋贵不说,婚事还是皇帝亲赐,褚大姑娘的第一抬嫁妆,也是皇后赏下来的,如此殊荣,新皇登基后还是头一份,不可谓不引人注意。

    就在卫国公府热热闹闹办喜事的同时,甘泉宫内,十三岁的乐平长公主萧玉蓉正扯着萧写意的衣袖,哭得抽抽噎噎好不可怜,皇兄,他们现在是不是在拜堂了,你为什么不帮我,呜呜

    萧写意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妹妹,虽然心疼也只能柔声安慰道:蓉儿,你想要别的什么,皇兄都能给你,可是龙俊和褚大姑娘的婚事,是皇兄亲自赐下的,君无戏言,你可明白?

    我不要别人,我就要龙俊当我的驸马。萧玉蓉不甘心地抽泣着,试图能够打动萧写意。

    先皇子女缘薄,生了六个皇子只养大了两个,公主的情形和皇子差不多,生了三个挂了两个,唯一长大成人的,就是乐平长公主。萧玉蓉的生母罗太妃是萧写意的养母,两人自幼在一处长大,感情极佳。萧写意登基后,萧玉蓉找他要什么,他从来没有反驳的,都是要什么,就给什么。

    只有这一次,情窦初开的小公主羞涩地告诉皇兄,她有了看中的驸马人选,要萧写意日后为她指婚,却是没能得到满足。从小放在掌心疼爱的妹妹有了喜欢的人,萧写意的第一反应是想砍人,然后才是好奇,谁家小子这么有福气,竟然被他的宝贝妹妹看中了。大周没有驸马不能议政的规矩,尚主,尤其是尚了得宠的公主,对仕途来说,那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萧玉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出了龙俊的名字,萧写意顿时觉得脑袋一懵。

    为什么要是龙俊,为什么这个时候才跟他说,就在上个月,萧玉蓉和罗太妃在江南游玩的时候,他刚为龙俊和褚家姑娘赐了婚,人家婚期都选好了,就在今年九月。

    皇兄,有什么问题吗?萧写意久久不说话,萧玉蓉不安地问道。萧写意稍加犹豫,还是把实情告诉她了,萧玉蓉运气不好,她看上的驸马,已经和别人有了婚约,而且请他赐了婚。

    萧玉蓉咬着下唇,半晌方道:只是订婚算什么,就是成了亲,还能休妻呢。此话不假,对皇家的公主来说,驸马爷是任意挑的,远的不说,就是宣宗年间,还有金乡公主看上已婚的驸马,愣是把人家的原配休了,再自己嫁过去的,再说龙俊和褚若华只是订婚,并没有成亲,更是没有关系。

    萧写意轻轻摇头,蓉儿,你这话说得太迟了,龙俊和褚家姑娘,的确还没成亲,但是他们的婚事,是朕赐的。萧玉蓉傻眼了,愣愣地抬起头看着萧写意,隔了好久才无声地哭了出来。

    萧玉蓉不算任性的公主,知道龙俊和褚若华的婚事不可更改,也没找过他们的麻烦,最多就是在他们成亲当日,抱着萧写意哭了个稀里哗啦,眼泪鼻涕糊他一身,硬生生废了件常服。

    萧玉蓉年纪小,不要说萧写意,就是罗太妃都没觉得此事算什么,过两年等她长大了,说不定就有了更喜欢的人,反正萧家的公主出阁晚,十七八岁嫁人都算早的,过了二十再嫁,也不稀奇。

    让人没想到的是,从那以后,萧玉蓉再没喜欢过任何人,罗太妃要为她选驸马,也被她以各种理由拒绝了,萧写意这才明白,萧玉蓉对龙俊的感情,可能不是小孩子的喜欢那么简单。

    虽然是父母之约、媒妁之言成的婚,可龙俊和褚若华都不是挑剔的性子,两人男才女貌、门当户对,小日子过得十分和美,真可谓是琴瑟和鸣、鹣鲽情深。

    婚后第二年,龙俊夫妻有了儿子,第四年又添了女儿。可惜褚若华生女儿的时候难产,尽管太医尽了全力,勉强保得母女平安,仍是留下了遗症,女儿不满百日,竟然撒手去了。

    褚若华意外去世,萧玉蓉死灰复燃,直接杀到龙俊面前告白。龙俊没有拒绝,只说自己要为亡妻守孝三年,暂时不谈婚事。罗太妃闻言气极,公主下降,那是何等的殊荣,她们不嫌弃他是死了老婆的鳏夫,算是很看得起他了,他竟敢拒绝,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萧玉蓉劝住了想要收拾龙俊的罗太妃,她说她愿意等,等他孝满。

    三年期满,龙俊滞留关外不归,萧玉蓉等不及,自己追去玉门关外寻人了,龙俊如何肯跟她回来。事实上,龙俊从来没有想过要尚公主,三年前的那番话只不过是推辞之说,他以为萧玉蓉对他只是一时兴起,时间长了自然就淡忘了,等萧玉蓉选中心仪的驸马下降,他再寻房家世适合的继室也不迟。

    不料萧玉蓉心意坚决,见他逾期不肯回京,竟然亲自追到了边城。龙俊要说完全不感动,那是假话,可是萧玉蓉,真的不是他需要的妻子类型。毕竟,龙俊是卫国公府的世子,他上有父母要人奉养,下有儿女要人教养,不仅如此,世子夫人还是龙家的宗妇,要主持国公府的中馈。这些事,世家的千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