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中 作者:紫月纱依

      ,也是她成了圣母皇太后,而不是罗太妃。

    卫太后就算不能像喜欢萧弦歌那样喜欢他,也不用把他当做不存在吧。

    后来,萧写意渐渐明白了,卫太后为什么对他们兄弟如此区别对待,就是因为萧弦歌。

    这不是说有了萧弦歌的替代作用,卫太后就忘了萧写意,而是萧弦歌,他似乎很害怕萧写意抢走卫太后对他的关心,从小就处心积虑挑拨他和卫太后的关系。

    萧写意刚知道自己身世的时候,偶尔会偷偷去看卫太后和萧弦歌,可是萧弦歌每次见了他,都会莫名地哭闹不休,卫太后忙着哄小儿子,自然没空和大儿子交流感情。

    萧写意看得出萧弦歌不喜欢自己,还特意进行了自我检讨,下次再去看他们,就记得给萧弦歌带礼物了,他以为弟弟和妹妹一样,有好吃的哄哄就行了,谁知卫太后反而不肯见他了。

    那时候的萧写意并没有多想,他以为卫太后是在避讳他和罗太妃的关系,不管怎么说,他总是在甘泉宫长大的,就是罗太妃生了女儿和他有了嫌隙,他也不该背着她和生母亲热。

    于是,萧写意主动减少了去储秀宫的次数,他不想给卫太后和萧弦歌带去麻烦。

    直到先皇驾崩,萧写意登基,两宫皇太后并立,卫太后母凭子贵,母仪天下。

    登上皇位以后,萧写意不再吝啬对卫太后和萧弦歌的好,他想他们现在没有什么需要避讳的了,他是九五至尊,他孝敬生母、疼爱胞弟,任谁都挑不出错处来。

    可萧写意没想到的是,卫太后对他仍然是不冷不热,甚至还不如苏太后和罗太妃亲切。

    萧写意顿时明白过来,卫太后从来就没在避讳,她是真的对他这个儿子不在意。

    萧写意不甘心,他不信天下真的有母亲能无缘无故就对亲生儿子无动于衷的,这背后肯定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萧写意把任务交给了影卫,他让他们去查,查明真相。

    影卫办事很有效率,不到一个月结果就出来了,而且是前因后果,清晰明了。

    正如萧写意猜想的那样,他刚被抱走的时候,卫太后很是伤心,白天不敢表现出来,晚上做梦都是念着儿子的名字,明知他用不上,还亲手给他缝了好多小衣裳。

    如果没有萧弦歌的出生,卫太后对萧写意,绝不会有后来那般复杂的感情。

    萧写意两岁的时候,卫太后生了萧弦歌,其实以她的份位,就是提升了也不够格养孩子,但是当时的后宫,没有合适的高位嫔妃能养孩子,先皇就特地开了恩,允许卫太后自己抚养萧弦歌。

    有了萧弦歌,卫太后对萧写意的思念被冲淡了,她开始一心一意抚养小儿子,至于那个生下来就被抱走,可能连自己的身世都不知道的大儿子,则是变得不再那么重要。

    即便如此,卫太后对萧写意,也没有任何不良的情绪产生,最多就是不那么想他罢了。他们之间关系的转折,出现在萧写意得知身世,主动找上储秀宫的时候。

    失落多年的亲生儿子找上门来,卫太后又惊又喜,心里还有丝隐约的得意,罗昭仪地位比她尊贵又如何,还不是帮她养了儿子,是她的就是她的,谁也抢不走。

    卫太后能这么想,萧弦歌却不行,他不喜欢萧写意,一点都不喜欢,他总觉得这个哥哥跑回来,是要和他抢母亲的,他不要,母亲是他一个人的,谁也不给。

    为了不让萧写意达成目的,萧弦歌开始在卫太后耳边说萧写意的坏话,从最开始直来直去的抱怨,到后来有意无意的挑拨,萧写意送他吃的,他还趁机装过病,各种手段都用上了。

    一边是自己亲手养大的儿子,一边是一出生就被抱走的儿子,卫太后的心偏向何方,再是明显不过。再说她对萧写意,本身还是有些心结在的,怕他对罗太妃比对自己更重视,偏偏萧写意生性纯孝,对生母示好也从来不会忽视养母,叫卫太后看了心里不禁吃味,等到时间长了,就是萧弦歌不再挑拨,她对萧写意也没了好感。

    得知萧弦歌曾经做过的那些事,萧写意怒不可揭,却又无可奈何,他能拿萧弦歌怎么办,人家不过是背着他在卫太后面前说了几句似是而非的话,并没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他就是要罚他,都没有理由,说不定还会被卫太后拦着,所以等萧弦歌满了十六岁,萧写意就不顾卫太后的恳求,把他打发到了长平县,整整六年都没让他回来。

    到底是自己的亲兄弟,只要他不在卫太后跟前挑拨离间,萧写意并不打算找萧弦歌的麻烦,这次让他回来过端午节,也是想着他前世老实了半辈子,想给卫太后一个念想。

    不料萧弦歌早就包含祸心,只是苦于从前没有机会,他回京就跟卢若兰勾结起来,直接使了大招,就是萧写意提前有所防备,也是险些中招,人仰马翻闹了一场,才把大局稳定下来。

    带暴雨来到昭陵的前夜,萧写意去看了萧弦歌,告诉了他自己的决定。

    皇兄福大命大,臣弟真是自愧不如。萧弦歌懒洋洋地躺在软榻上,见了萧写意也没起身请安,从这两天的待遇来看,萧写意似乎没有要他命的意思,他也无所谓,就这么凑合活着。

    你真以为朕不会杀你?面对萧弦歌有恃无恐的表情,萧写意笑容平静。

    臣弟贱命一条,皇兄想要尽管拿去,臣弟绝无多话。萧弦歌说的是实话,从他遇上厉维,成为他的禁胬那天起,生和死,对他就没有什么区别了。当然,能在死之前给萧写意找点不痛快,顺便再能把厉维除掉,那是最好的,所以卢若兰找上萧弦歌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就同意了,无论成败,他的目的都达到了,烟雨楼已经被剿灭了,不是吗。

    你不怕死,朕杀了你有什么意思?萧写意挑眉笑笑,把他和凤琪折腾成这样,萧弦歌想死,没那么容易,他会让他生不如死,后悔之前做过的每一件事,不然的话,他的气顺不过来。

    既然如此,臣弟谢过皇兄不杀之恩。萧弦歌缓缓坐起,摸了摸自己已经有些凸起的小腹,萧写意杀不杀他又有什么区别,厉维死了,他没了解药,这个孩子的生辰,就是他的死忌。

    见萧弦歌全无兴致,萧写意不禁有些意兴阑珊,他扬声问道:你就不想知道,朕是如何处置你的?独角戏唱着不好玩,萧写意迫切需要萧弦歌的回应,他想看到他后悔的表情。

    皇兄想说就说,何必卖关子?萧弦歌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既然不杀他,萧写意还能有什么选择,放虎归山不可能,剩下的就是软禁了,再狠一点,那就是圈禁。

    母后多次在朕面前提起,她就我们两个儿子,你按祖训就藩,常年不得回京,想让朕把你调回来,朕每次都回绝了她,想来真是有些不孝。萧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