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洛水东流 下 作者:过时不候

      草的主意,倒令他心有所动。城东南这一片稻田已到了可收割的时节,他便要这一方田地,化作坑杀猛虎的陷阱,眼下要做的,不过是再撒一把饵料。

    一时对着案上地图勾画良久,却仍觉不全然安心。这一段筹谋,若在从前,他当自信绝无差池。只是如今一个赵慎叫他屡屡失算,且不单是计谋,是连人心也叫他看不准了。裴禹搁了纸笔,踱步走到帐门前,不由微感烦躁。

    这时李骥恰好掀帘进来,正撞上裴禹站在门前,倒惊了一跳,忙道:先生是要出去?

    裴禹微一摇头,转而向回踱去。李骥捧了一卷纸笺与他,轻声道:西京太师处发来的。

    裴禹听这话,瞬时肃正了神色,接过来拆开。李骥只见他面上不见喜怒,又知这必是要紧密事,忙垂首退了一步到一旁。一时听裴禹道:我没什么吩咐的。

    李骥低声打了声是,便要退下。却见裴禹笼了纸笺在袖中,突然又问道:陆攸之的事,你办得如何了?

    李骥一时顿觉头皮发胀。他那日应下这事时便觉勉强,只是迫于当时的情势不敢反驳罢了。何况这位先生面前,他何时又敢开口反驳?这事除了一个程绩再没别的见证,又要他如何查明。半晌只得开口道:是我太愚边说边暗想,自己早厚起脸皮不在意被责骂蠢笨,况且若自己事事摆平还要先生做什么。

    一时也不闻裴禹答话,头上便微微渗出汗来。转念又自行安慰道,先生这一生除了对太师真心敬重,对旁的人只恨不得都压服在手下,他遇难事顺势认怂总是好过较真死撑。源长就是想不明白这点,以致到如今人都死了还不安生,未尝不是因为在裴禹眼中太不驯服的缘故。自己这样的平凡人物,也不指望一世有多大作为,只想过得逍遥舒心。想来少时的心气早在这一年年见看着战乱凄惨时消磨没了,只觉乱世中人人朝不保夕,一世争强好胜又如何?裴禹信佛求心安也不知是否真当灵验,倒不如学老庄游戏人间更相宜。

    他自知是没眼界的人,此刻亦是笑人更是自嘲。一径正胡思乱想,突然听见裴禹道:你不必再查了,陆攸之必然还在赵慎军中。这事我自有处置。

    李骥听这话,倒惊得一怔,半晌道:先生如何这样说?

    裴禹冷笑道:挖取战壕这样阴损少见的招式,不是他在城里,赵慎如何知道拿长沟来应对?

    李骥道:可从前又没见过谁人破解,源陆攸之怎么知道?

    裴禹看他一眼道:你不记得?

    李骥赔笑道:不知记得什么?

    裴禹道:那翼城的老者讲说破解之法时,你们几个后生都在。见李骥仍面露惑色,不由哂道,是了。难为他那时的年纪,便知道将这些事听下,到今日竟还记得。

    李骥前后却已明白了七八,着实亦感惊诧。心中道,陆攸之这样行径,必是已经投敌;可为何还要大费周章,闹一出假死的戏出来?是陆攸之为了活命如此,还是赵慎是许了他什么?思来想去,心道不管为着什么,只怕这几年间陆攸之心里早就松动,这一番才被这么轻巧就赚得反正。人心难测,人人皆觉得陆攸之与赵慎有家仇,当最是可放心稳妥,谁知竟有如今。忽又想起当年裴禹送陆攸之去洛城前,当着众人冷脸撂下一句修德养性,好自为之,倒像对今日之事是早有预感一般;可既然那时已觉不妥,又何必劝太师放了陆攸之去呢。这二人当年一个刻薄冷厉,一个闷不做声,种种龃龉纠结,他这样近旁看着,也不全说的明白。

    想来他与陆攸之少年相交,也算投契。如今陆攸之不但是背主,也是叛离师门;从此与他再没可说。李骥心中摇头,再暗暗觑向裴禹,只见他神色淡漠,眼中却透着狠冷戾气,不由脊背亦是一阵发凉。

    第35章:楛矢何参差

    八月初,西燕军派兵于洛城外东南向水田内收割稻米。

    尉迟远与裴禹登上附近一座山头,只遥看军兵站在水深及小腿的田中挥动镰刀,还不时有人直起身高声谈讲。尉迟远道:往日只见收麦子,不想却也千里迢迢来这里收起稻子来。

    裴禹微微一笑,又看了一时对两旁道:叫他们再热闹些,这样安静,别是等整块田收完了,城里也还看不见。

    一旁有人笑道:这样大一块水田,就算埋头紧干,也够忙上数天,监军倒不必担心这个。

    裴禹笑道:我是怕将士们割顺了手,倒真以为是为了抢这点粮米了。

    尉迟远在旁道:可也说哩,不知城内可会有人来?监军说要赚赵慎出城,可真有把握?

    裴禹道:这阵前的事,也是靠猜人心,也是要赌几分运气。如今城里见我们在这里收粮食,必是呆不住的。可他打量要从我们这手底下抢下这块宝地,寻常手段怎么能成?况且遣人在这田中收割,周围需要警戒;粮食运回城区,也需靠马匹。如此算来,也只能出动骑兵。将军跟赵慎打了这许久交道,怕也将他的为人揣摩出几分,我是赌他此番必会亲身出马。

    尉迟远听了,笑道:是了,他来倒不可怕,怕的是他不来。

    正说着,忽然听洛城城头上一阵擂鼓声响,众人纷纷道:有动静了!

    裴禹亦循声注目,口中道:不急,传令伏兵,好生待命。

    众人见这埋伏设下,等着赵慎出来;可过了半晌,鼓声稀止,却又再不见动静。裴禹道:不可松懈,提防他的疑兵诡计。

    过了一时,忽然又闻鼓响,且见城门开放,有军兵涌出,看势便是向这边呐喊冲杀过来。众人道:这是才真要来了。

    水田中军兵丢下手中物什便收缩队形作势要撤。尉迟远忙道:叫伏兵都稳住,不见敌军不得擅动。

    一时埋伏在这一周山丘树丛中的西燕军兵,个个大睁两眼,严阵以待。

    洛城东面城头上,赵慎以指节敲了两下垛口城砖道:恐怕是有伏兵。

    孙武达道:如何这样说?

    赵慎道:若是你在田中抢粮,听得城内要出兵,你当如何?

    孙武达恍然道:是了,头一次击鼓,田内割稻的士兵不见慌乱;再佯出兵,他们不持兵器转身便要溜,若不是早准备旁的图谋,又如何这样稳当。

    赵慎道:且你看他们割下稻米来,就随地一推,可见意头不是真在抢收秋粮。转头对卫士道,叫城下收队回来。

    孙武达随赵慎向城下去,边行便道:且看一两日,带他们松懈了再杀出城?

    赵慎道:为何非要去?我倒不想动。

    孙武达道:可便任由敌军把粮收了?

    赵慎笑道:凭恁的给他们?且要把他们做佃客用一遭,要他们出工出力,却收不得粮去。

    孙武达听这话,也大约猜出赵慎的意图,便道:派哪一部准备?也好将军要出兵时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