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

洛水东流 下 作者:过时不候

      琮于是开口道:监军说起军心此时的军心是什么,监军却可真知道么?

    裴禹笑道:想来我是不知的,你却知道?

    王琮心道此时必得赌上一把,便大声道:军心思归!

    裴禹忽然抚掌笑道:好!

    王琮竟没想到他如此,也不知是为何叫道,倒愣在当场。只听裴禹道:你只说军心思归,是问了谁的?说罢向座下一扫,众人顿觉脊背一阵寒凉,裴禹转而看向尉迟远,笑道:尉迟将军怎么说?

    众人又是一片肃然,王琮、李允盯着尉迟远,只等他一句话掀了裴禹的脸面去。却听尉迟远捋着胡须笑道:我也不知这话从何来说。

    这一句出来,众人心中便也都有了数,只李、王二人瞠目结舌如呆傻了一般。裴禹见他们举止,只是冷笑。他今日如此言辞决绝不给退路,便是昨夜已与尉迟远谈得妥了。军中众人畏难而厌战,这意头却也是有的,可此间这二人只以为振臂一呼便可得百应,也着实是错打了主意。

    裴禹道:你二人自己说来,惑乱军心当如何?

    李允已是慌乱,只道:我二人何曾惑乱军心?

    裴禹道:你如此惊慌,怕是也明白这该是什么下场。转头道,绑了,今日便用这二人祭旗!

    王琮心里却还明白些,他原本有恃无恐,便是觉得眼下凭着尉迟否极重病的局面,裴禹如何也该忌惮着尉迟扈;可这三言两语,自己便要丢掉脑袋,不由叫道:主将还不曾说话,你便行军中杀伐,是一向太嚣张惯了!一厢向着尉迟远道,将军!见尉迟远只做不闻,又向裴禹道,你,你有何生杀之权?

    裴禹看着他只冷冷道:太师赐我全权,这你敢不认么?

    这一句出来,众人倒皆是一震,亦是此时如梦方醒:太师即便染病,终究也只是染病。一时闻得细微窸窣之声,原来是众人皆暗暗正衣挺背,端正了坐姿。

    卫士上来缚了二人,李允只觉大势已去,已是半身瘫软;王琮却犹在挣扎,兀自叫道:我等不过是卜卦,如何就成了惑乱军心!他一时也不知叫什么好,忽而又大叫道,当时在场的,也不止我二人!尉迟中将军和闵彧也在!

    他二人当时拖了这两人来,请尉迟中自是为了试探尉迟远,而叫了闵彧,却便就是为了拖人下水。此刻他想起这段,如抓了救命稻草一般。裴禹唇角微微一抿,只扫了尉迟远一眼。

    尉迟远端然道:阿中是将这事报了我的,当时还对我说,这样的事需得严惩不可轻纵。他这一句轻飘飘便脱了干系去。王琮忽而大笑道:那闵彧将军是对谁证了清白的!

    闵彧本只是默默,却不想此时却被捎带上。他是给裴禹送了信的,可背后向上官报同侪行事,这事如何说来?尉迟远方才话中以兄弟间的称呼提及尉迟中,便也是提尉迟中撇清。王琮拿这事咬他,也是存着多少刻毒恶意。他只觉两旁人皆在看他,面上不由涨红。

    只听裴禹道:闵将军倒是没与我报过这事,转而看尉迟远。尉迟远玩味一笑,道,我也不曾听得他来说什么。

    闵彧听了这话,心中却骤然松快。只听王琮犹自嚷叫既如此,若论监军的话,他便也是脱不开干系的!不由一笑,抬头道:我心中只当这事荒唐,便未留心,却未想到是助了这二人的糊涂。转而向王琮道,将军若是攀起我而自觉冤枉,将军领什么罪我便陪了。

    裴禹摩挲着指节看着王琮道:闵将军所部是日日在都在操演的,你攀诬他与你一般畏敌怯阵,却是找错人了。

    王琮大笑道:我心知你偏袒于他,他即便不是同罪,也是包庇!

    裴禹听得偏袒二字,倒微微瞬目,看了王琮一时,道:司刑官,又道,包庇者,按军规当如何?

    一旁有司刑官道:责军棍四十。

    裴禹微微点头,道:惑乱军心者斩,包庇者杖责。大战之前,也当好生整一整军纪。又道,把王琮李允押到辕门去,闵彧带到帐外行刑。

    帐内一时肃静,王琮的喊叫亦戛然而止,直被拖了出去。一旁诸人相互看看,皆有些不安。闵彧受责,实在出众人意料。当今的皇室虽只是尉迟否极的傀儡,但帝后毕竟也还是帝后。闵皇后的母家又是关陇大族,当年皇帝登基,为了争得关陇贵族支持,在尉迟氏威压下将故皇后遣进寺中出家,另立闵氏为后,经此亦可见闵家在西京的煊赫荣耀。此时即便不讲闵彧是外戚皇亲,也是正经的望族子弟,前番尉迟远也不过是说了两句重话。现在裴禹人前给他这样的重责,也是够不讲情面。

    赵慎手掌在青追鬃毛间摩挲,再向后,便触到马肋下的长弓。其时箭筒中自是空无一物,赵慎唇角微动,忽而摘下长弓擎在掌中。

    裴禹微微侧头,他只见那青年将军扔了拄杖,似极小心的将周身承重移在未伤的一条腿上,立稳了片刻,忽而展臂拉开了长弓。裴禹亦不知赵慎瞄着什么,只见浩荡东流的洛水,从他面前一径而过。

    这一刻,情怀恋恋,天地沧桑。

    正文完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