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处女宫~蓓蕾蜜溢的百合少女(H) 作者:泽野翔序

      《处女宫~蓓蕾蜜溢的百合少女~》   原作:mini    作者:泽野翔序  曲  距离毕业还剩两周

    第一章  不可思议的转学生

    第二章  与小雪共度相处

    第三章  千千的烦恼

    第四章  秋穗的心情?

    第五章  少女的祈祷

    终  章  离别的季节

    制作:flywind

    序曲  距离毕业还剩两周

    距离毕业还剩两周

    哈雷路亚、哈雷路亚。

    眷顾着众生的天父啊。

    恳求您守护皈依在您名下的迷途小羊们。

    ……然·而。

    汝不可犯奸淫……。

    当有人打你的左脸,连右脸也转过来给他打……。

    …………老实说这实在是做不到。

    毕竞,我们正处于充满好奇与探求欲的年纪。

    请您宽恕罪孽深重的小羊们……。

    在天花板挑高的偌大礼堂中,五百多名少女井然有序的排着队伍。

    少女们全穿着长袖衬衫系上红丝带,搭配着黑色连身裙组成的制服。

    她们的视线全集中在前方的礼坛上,一袭黑色西装打扮的学院长舆数字教师及修女们全站在上头。架设在坛上的银色十字架受窗户透进的阳光照耀,反射出璀璨的光芒。

    这里是圣玛丽亚学院。

    当初成立时只是单纯作为培养修女的修道院使用,之后增设一般性质的教育设施,再加上众多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将掌上明珠送进来就读,使得这里逐渐转型成名门千金学校。逐渐的,富裕阶层的家境门坎也消失,现在在这里就读的学生几乎清一色是一般水平家庭的子女,不过学院原来庄严清静的氛围并没因此减损分毫。直到今天在学校寄宿的院生仍占了大半,学院特有的脱离俗世的印象仍如同当初般没有任何改变。

    友原春菜也是这里的其中一名学生。

    小康家庭出身的她是住校生。成绩普通。长得虽算可爱但还不到特别突出的程度。长度达胸部的柔软黑发与红色丝带相互辉映,走随处可见的普通少女。

    ‘毕业生,起立——’

    清澈的声音发出口号。混杂在同班同学中,一脸老实坐在铁椅子上的春菜,在听到这阵令原本寂静的礼堂更显静默的声音后,稍微缩了缩脖子。

    发口号的人是安洁拉修女。在众多修女中她对学生的管教是数一数二的严格。

    对信仰虔诚的奉献态度及适合眼镜的知性外貌,使得她受到许多学生憧憬,然而相对却也是她令学生畏惧的理由。春菜舆同学们私底下给她起了个‘绝对零度’的外号。

    学生朝着安洁拉修女的方向看,接连从座位站起。春菜也和其它人一样站起身来,并在心中发出叹息。

    (为什么学校这么喜欢做彩排呢。虽说是毕业,也就只是升到高一级的学部而已。可是……正因为这样,像这种有特殊意义的活动不是更该办得更让人觉得感动才对吗?)

    光只是走进礼堂的部分就已经重复练习了三遍。好不容易开始典礼后,又是学生代表致词、致毕业生祝词、唱校歇、学务报告,领毕业证书……等,所有步骤反复又反复的演练个不停。众人正忙碌于毕业典礼的彩排中。

    (到底要什么时候才结束?而且如此一再反复下去……等真正毕业典礼时原本感动的情绪不早都被消磨殆尽了?难道大家不会这样想吗?还是说会这样想的就只有我而已?)

    春菜左右扫动眼神观察同学的表情,同时也发现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自己。她轻轻缩了下肩膀,又重新把视线拉回正前方.彩排最花时问的就只有进场部分,接下来的流程全都很快。

    领毕业证书。导师一位位喊着学生的名字,被叫到的学士要答有。春菜看着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漫不经心的听着唱名。再过不久就要叫到春菜的名字了。

    (感觉好怪。明明距离毕业典礼只剩下两个礼拜说。)

    突然间礼堂内传出咕一嚷,春菜抬起头,只见一位修女与春菜的导师走下礼坛.他们的行动引起礼堂内一阵阵的窃窃私语。

    ‘所有人都安静——’

    稍微松弛的气氛又在清澈的噪声中再度紧绷。是安洁拉修女。

    ‘院长与高桥老师临时有事必须回教职员办公室处理。正式典礼时不会这样,现在由我来临时代替唱名。那么……从座号十二号开始……友原春菜。’

    春菜内心怦咚跳了一下。尽管如此她还定轻吸一口气,抬起头来应答.‘有。’

    声音很快消失在沉静的空间内,接着又是安洁拉修女与其它学生互动的声音。不过,春菜根本就没把这些放在心上。

    (我的名字已经被点过……在真正的毕业典礼之前都不会再被叫到了……)

    念头闪过脑海的同时,不知为什么心里竟觉得有点落寞。伴着费解的思绪,春菜两眼出神的看着礼坛上的安洁拉修女。

    ‘毕业典礼的彩排到此全部结束。’

    随着这句话说出,之前一直鸦雀无声的礼堂各处立刻传出放松的喘息声。然而安洁拉修女并没立刻就让春菜与学生从礼堂中解放。

    ‘最后我有些话要告诉各位。再过不久就要毕业,此刻正是最容易落入感伤气氛的时期。有些人会升到学院的高等部,另外也有些人将会离开校舍。与过去同甘共苦的朋友分离或是面对陌生的新环境,都将带给你们考验……这种时候需要的应该是能因应考验的坚强信念,而并非用来排解不安的行为.’

    安洁拉修女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扫视着在场所有学生。

    ‘排解不安的行为?’

    春菜不由得歪了歪头。其它学生也私底下议论纷纷。这时安洁拉抬起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又继续说下去。

    ‘最近学院内的风纪似乎出现了点问题。由于毕业的影响,或许你们之中有人会认为就算不继续学习,或是做不道德的事情也无所谓。各位现在都处于身心正在成长的重要阶段。当然,这也同时意味着这段期间走最不安定的时期,很容易由于一时的情感诱惑而走上错误的道路。为了让踏入歧路的人回到正道上……我们也安排了某种强制的处理方式。’

    (某种强制的处理方式?该不会是……拷问吧?)

    安洁拉的话让春菜联想起上课时学过的关于魔女审问的事情.(应该不会吧……。现在还有人会把人倒吊起来或是放火烧吗……不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