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处女宫~蓓蕾蜜溢的百合少女(H) 作者:泽野翔序

      智惠在检查桌子后总是会将找到的东西全摆在讲桌上,好让隔天早上到达教室的学生们能趁着老师看到前把自己的东西拿回去。可是现在讲桌上并没有任何物品。春菜松了口气,准备走向自己的座位翻找抽屉。

    春菜的脚步就在这个时候僵住。

    原本以为没有任何人的教室里,靠窗的桌子上有一位少女正坐在那里。

    少女的黑发绑成两条马尾,肌肤有如陶瓷般冰冷白皙。

    春菜并不认识她。一瞬间她还以为眼前的走具陶瓷娃娃。

    少女没有看向春菜.只走静静看着手上的书。窗外夕阳在她脸上杂出薄薄的淡红,美得教人不住为之吸引。不过,当春菜把视线移到她手上的书时,她的心差点没跳出来.(啊、那是、那是……那本书是……)

    有着精美封皮,约笔记本人小……正是春菜要找的,描述桂舆佐织的故事的那本书。

    (为、为什么、她会在看那本书……)

    内心陷入极度混乱的春菜发不出声,只能茫然的看着少女。此时少女微微抬起头,将视线转往春菜看来。

    ‘是你的书吗?’

    少女拿起书本问春菜。更加混乱的春菜直觉想摇头,可是身体却不听指挥,反而不断的对地点头。

    ‘是吗。’

    少女脸上浮现一丝笑容.

    ‘不、不是的,这个、我……这、这、适本书、并不是我的……这个、那个……’

    无论如何都不希望让人知道那书是自己的。看着拼命想否定的春菜,少女站起身来慢慢走向她。

    白皙纤细的手指,搭上春菜的肩膀。

    ‘这本书不是你的吗?’

    ‘是、是啊。没错。这不是我的书。’

    ‘是吗。那么……’

    细长的双眼微眯,少女缓缓贴近春菜的睑。

    ‘这书我要了。’

    粉红色的唇张动,若有似无的嗓音掠过耳际。在这之后,柔嫩的触感覆上了春菜的嘴唇。

    (唉、唉、唉唉?)

    春菜先只是眨眼,接着双眼大大瞠开。

    眼前看得到的只是洁白的肌肤与纤长的睫毛。比起这些更让人震撼的是嘴唇上强烈的触感。

    (这、这个是……这该不会是……)

    春菜已经无法继续思考。心跳的鼓动在她耳际不停怦咚作响.伴随着这波鼓动,在夕阳笼罩的教室内,春菜动也不动的接受少女的吻……。

    第一章   不可思议的转学生

    制作:flywind

    发布于轻之国度-轻小说论坛:.lightnovel./—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这天晚上在宿舍房里,春菜整个人趴倒在床上。

    到底是怎么回来的已经完全没印象了。为了找那本书而去教室,在里面过到一位素未谋面的少女,又被她亲吻……之后的记忆一片空白。

    (我竟然和不认识的女孩子……接吻……)

    春菜出神的用指尖摸着嘴唇,手指感受到唇辩的柔嫩。记得当与此相同的柔软物体覆盖在上头时,那感觉就像是陷于梦境之中。

    (那会是……作梦吗?当时的事。是真的发生过的吗?)

    适是春菜的初吻。想起唇上的那股柔软,就连带忆起少女陶瓷似的白皙肌肤、细长的双眼、以及粉红色的柔唇。

    春菜暂时静下心来,思考亲吻的事情究竟是否是现实。可是想半天就是没有一个结论。

    ‘啊~我已经搞不清楚了啦。不管了,今天还是先睡吧.’

    放弃思考的春菜换上睡衣后钻进被窝里。甫一闭上双眼,不知名少女带有冷艳感的白皙脸庞立刻浮现出来。春菜紧闭双眼,尝试将少女的影像赶出脑海。尽管她希望能在抵抗中入睡,偏偏就是怎么样也睡不下去。到头来又和昨天一样睡眠不足的耗到第二天清早。

    隔天早上,带着缺乏睡眠的沉重脑袋,春菜走出宿舍前往礼堂。

    学院的一天从在礼堂举行的晨问弥撒开始。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向神祈祷。

    搞拒睡魔的诱惑做完弥撒后,春菜总算开始有些清醒的脑袋想起了书的事情。

    (那本书……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被她拿走了呢?)

    之前忘得一干二净的事情,一旦想起来就忍不住让她冷汗直冒。

    (那位女孩子到底是谁?到底怎么回事?看她穿着和我一样的制服,应该也是学院里的人吧。可是那张脸我完全没有印象……。她把书拿走到底。是想干什么?)

    ——那就给我吧。

    想起少女的话,春菜发出小小的叹息。

    (如果她私底下偷偷看不让其它人知道的话……可是那是秋穗特地送我的书……还是得找到她向她把书要回来。但我又不希望被其它人知道那本书是我的。再说要是我拿着那种书被老师或修女发现的话……说不定真的得面对安洁拉修女所说的某种强制处理方式……)

    平日很难得思考的脑袋现在正全力在运转。

    (唉……。我该怎么办才好……)

    但结果还是没做出任何结论,春菜踏着沉重的脚步走向教室。

    ‘早安啊,春菜同学。’

    才刚走进教室就有人打招呼。转头看过去,校内头号情报通早阪真正站着在窃笑。真的个性是不喜欢被束缚的那型,也因此常破坏规矩惹得班长生气.‘真同举早。’

    ‘你怎么看起来一副很想睡的样子。’

    ‘咦……啊,走有点啦……。昨天晚上也睡得不是很好……’

    ‘昨天‘也’?春菜同学你该不会有什么烦恼吧?’

    ‘没有啊。我……我才没有在烦恼什么事呢~’

    看真凑过来观察自己的脸,春菜立刻慌张的摇头并后退一步。她不希望被真看出心中有难以言喻的烦恼。

    ‘哦~没有烦恼却睡不好,该不会是失眠吧?’

    ‘或、或许吧.那个、你看嘛,距毕业只剩下两个礼拜不是吗?或许是心里紧张才会睡不好吧~’

    真用她看来远比实际年龄成熟的忧郁眼神盯着春菜瞧,然后吐出一口气后闭上双眼,将一只手放在春菜的肩膀上。

    ‘心里紧张啊。像这种时候就该设法改变心情。’

    ‘改变心情?’

    ‘是啊……唔呼呼~’

    放在春菜肩膀上的手加重力道,真贴在她耳旁轻声开口。

    ‘春菜同学,要不要试试看跟我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