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处女宫~蓓蕾蜜溢的百合少女(H) 作者:泽野翔序

      ’

    话说到一半被打断后就持续保持沉默的小雪询问。春菜从这句话就知道她已经有意思要参加了。

    听小雪这么问,真双手抱在胸前想了一会儿。

    ‘这个嘛,以现在的人数来看……玩国王游戏怎么样?’

    ‘国王游戏?’

    ‘对。大家一起抽号码签来决定谁是国王谁是大臣。抽到写着国王的签的人就是国王,其它人则全是大臣.大臣必须完全遵守国王的命令。唔呼呼~,不过以我们来说,或许该称为女王游戏还比较恰当。’

    ‘哦……。好奇怪的游戏.’

    ‘别这样说嘛,等千夏同学当国王时,就会知道这游戏多有趣了。’

    一面安抚着千夏,真从自己桌子里抽出一整把的铅笔。

    ‘那大家现在就开始抽签吧。’

    真握着铅笔其中一瑞。这些似乎是她运用上课时间削成的签。看着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签条,智惠当场愣住,其它人则感慨的看着那些铅笔,然后各自伸手取走其中的一根。

    ‘现在所有人手上都有签了吗?拿到国王的人要让大家知道自己是国王哦。’

    听真这么说,大家立刻看向手上的签.春菜的签上写的是数字1。

    ‘嗯~……我的是写着数字……’

    ‘啊、春菜不可以啦。抽到数字的人不能说出来.自己知道就好。’

    ‘是这样吗?’

    ‘没错没错。好了,那谁是国王?’

    ‘不是我。’

    ‘我也不是国王。’

    ‘佐仓木学姊你呢?’

    ‘我的也是数字。’

    虽然大家回答得七零八落的,不过看样子全部的人都是抽到数字。

    ‘哎呀呀。这么说国王是……啊,是我啦。’

    ‘唉……早阪同学走国王……’

    看看握在手上的签条,真又露出窃笑。智惠不安的缩起身子。真眯起眼看向周围,把签条当成指挥棒般左右晃动,慢慢走到春菜等人面前。

    ‘那现在国王要下命令了。首先走6号,我要你去抱7号.’

    ‘唉?’

    听到真命令式的语气,春菜等人面面相觑。

    ‘游戏规则是所有人都要遵守国王的命令。不过国王一开始不会知道自己命令的人个别的号码是多少。好啦,那么谁是6号谁又是7号呢?快点招认然后照国王的命令动作吧。’

    接在真像是哼歌般的说话声之后,千夏与薰怯怯的举起手来。

    ‘哎呀,原来是千夏同学与薰同学啊.那么6号现在开始抱7号吧。’

    ‘……既然是游戏规则那也只好遵守了。可是只有你可以命令其它人不是很不公平吗?’

    ‘别那么心急嘛。等到对所有人都命令过了,大家就可以重新抽签,然后再决定谁是国王。说不定接下来就换你当国王啰?千夏同学。’

    ‘就算你这么说……要是刚刚有柚到国王就好了……’

    抽到6号的千夏颇有微词。她双手绕过抽到7号签的薰肩膀抱住她的身体。

    ‘呀嗯~,佐仓木学姊……人家好高兴哦。’

    薰脸上荡出红霞,嘴里还发出娇声。

    ‘唔呼呼~,看样子这次真正占到便宜的人并不是我而是薰同学呢。那么接下来……’

    真又接着下达别的命令。问题是她的命令尽是些舔手指、轻咬耳垂之类的亲密动作。因为这只是游戏,大家还是乖乖的照做,然而在一旁看着这些行为的春菜。心里头却开始出现微妙的情绪。

    (唔嗯~。总觉得……我们好像正在做相当不应该的事情……)

    莫名的烦躁正逐渐占据胸口。这就像是在看桂与佐织的故事时那种很想看却又不能看,但又忍不住想继续看下去……的心情是一样的。正好就在这时候真喊到了春菜的号码。

    ‘接下来1号要摩擦5号的脸颊。’

    (唉、唉?1号不就是……不就是我吗……。那……那5号……5号是……)

    再度确认自己的号码无误后,春菜看着其它人想知道5号是谁,刚巧小雪的视线也朝向自己望过来。小雪看了看手上的签轻轻开口。

    ‘……5。’

    ‘还等什么?春菜同学你是l号吧?快和5号的小雪同学摩擦脸颊啊。’

    真在一旁督促着下命令。

    (怎、怎么会?这、这样我很伤脑筋的……。真同学你不要下这种命令啦~)

    摩擦脸颊本身并没什么大不了,而且也算不上是什么色色的行为,这点春菜也很清楚。跟之前木实咬智惠耳垂的情况比较起来,这命令还算是比较轻松的。问题是实行的对象竞是小雪,春菜心里头五味杂陈。可是既然大家都照命令做了,春菜自然没有不遵从命令的道理。虽然内心很想哭,春菜还是忍住,一步步朝小雪身旁走去。

    ‘川濑同学,你忍耐一下就好。’

    小雪默默看着春菜的脸,然后向地点点头。春菜把脸移向小雪的脸颊,战战兢兢的把脸贴上。

    (啊……好柔软……)

    乍看下像陶瓷的白皙肌肤带点冰冷,同时又无比光滑,此外还拥有陶瓷不具备的柔嫩触感。

    (皮肤好漂亮……)

    她视线忍不住集中在眼前的肌肤。脸颊稍微往前可以看到小巧挺拔的鼻梁,下方粉红色的樱唇正不疾不徐的发出呼吸。

    (这张嘴唇曾经覆盖在我的嘴上……)

    摩擦脸颊并感受脸上那股推扯感的春菜心想。

    (只要一点点。只要稍微移动一点点角度,这张唇就会再度与我的嘴唇接触……就和那时候一样……)

    当时接吻的触感一下子全鲜明的复苏,春菜的心又跳得更快了。不晓得小雪有没有感受到这份悼动,万一被她发觉的话该如何是好,春菜对此感到不安,摩擦脸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可以了。到此为止。’

    (总算结束了……)

    放下心的同时,却也有种像是全身没入地面无从依靠的感觉。而且明明就热得发烫的身子,此时竟涌起足以令人发抖的恶寒,性质相反又矛盾的感觉贯穿全身.是贫血。连续两天都没睡好。再加上反复连续的紧张,春菜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己到达了极限.‘咦、咦咦~?’

    就连出声的人走自己都感觉不出来。春菜身体晃了一下后整个人瘫跪在地上。

    ‘春菜学姊?你走怎么了?’

    ‘……春菜同学?’

    ‘喂、喂、春菜~’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