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处女宫~蓓蕾蜜溢的百合少女(H) 作者:泽野翔序

      ‘大姊姊!’

    朝自己喊叫的声音即刻变得模糊,视线也在转瞬间黑暗。春菜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等春菜恢复意识,已经是当天傍晚的事情.

    (咦?咦咦咦?)

    春菜对于自己目前正躺在宿舍房间床上的情况还无法掌握,她眨了眨眼,突然间木实的脸进入她视线中。

    ‘大姊姊、大姊姊你没事吧?’

    光凭声音和表情就晓得她现在非常担心。可是春菜直到此时还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她只是愣愣地看着木实。

    ‘咦?啊?木实?我……咦?怎么回事啊。这到底……’

    ‘大姊姊你都不记得了吗?你突然昏倒了。’

    ‘咦?我昏倒了?’

    ‘是啊。大概走感冒了吧,老师说过这阵子流行性感冒正在蔓延.’

    ‘是、是这样吗?可是、感冒……真的是这样吗……’

    ‘是啊,就是感冒没错。’

    昏倒的真正原因绝不会是什么感冒,春菜心里很清楚。可是听木实充满自信的语气,身体还真的无端感觉有些虚冷.(或许真的是感冒吧……)

    身体似乎还有点发烫,已不想多做争论的春菜于是含糊点头。

    ‘走啊,我想我一定是感冒了.’

    ‘嗯。像这种时候就要好好保暖,而且也得多休息才行哦,大姊姊。’

    ‘我会的。’

    ‘等一下我就拿稀饭过来,在这之前你就好好睡吧。’

    ‘我知道了。木实谢谢你。’

    ‘嘿嘿嘿~,不用道谢啦.我只是想看到大姊姊有精神的样子。’

    听到春菜道谢,木实脸上不禁露出腼腆的笑容。

    (啊~、木实这样子实在是好可爱哦~)

    有个仰慕自己的学妹,春菜感到心头暖烘烘的,脸上也不自觉浮出笑容,感觉比刚刚有精神多了。看到春菜的情况似乎转好,木实有点犹豫的开口。

    ‘啊,对了。那个……大姊姊……’

    ‘什么事?’

    ‘是这样的。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是关于白魔术的……’

    ‘关于白魔术的…….你是不是又发现新的魔术想要实验了?’

    ‘嗯,是啊。’

    ‘唔~、之前那次变聪明的白魔术失败的经验还没让你得到教训啊?’

    ‘那个、那是因为材料没有凑齐的关系啦……。要是有找齐的话相信绝对会成功的。’

    ‘还说绝对会成功呢……这次又是什么白魔术?’

    ‘能知道谁是自己心目中最重要的人的魔术。可是……不管我怎么找就是找不到四叶苜蓿……’

    ‘……那个我有。’

    ‘唉唉唉!是真的吗?大姊姊~’

    ‘真的啊。你帮我拿一下书包好不好?’

    春菜撑起身体向她拜托,木实立刻慎重地用双手捧起故在床铺旁桌上的书包,将它提到春菜面前。春菜拿出放在里头的学生证,取出夹在学生证内袋里的白色纸包。她把纸包披在床上摊开,里面是一株四叶苜蓿的压花。

    ‘这是之前我和秋穗一起找到的。’

    ‘哇、哇、好棒、好厉害哦。大姊姊好厉害哦,这是真正的四叶苜蓿耶~!’

    木实双颊发红,欢欣鼓舞的叫着。春菜轻轻微笑,抬起头来看向她。

    ‘木实这个送给你。’

    ‘唉……可以吗?’

    ‘嗯。’

    ‘哇,,大姊姊谢谢你!’

    春菜将四叶苜蓿重新包好,交给高兴得快要飞起来的木实。木实脸带灿烂的笑容将纸包抱在胸口。

    ‘成功的话要告诉我哦。’

    ‘嗯!我会连大姊姊的份一起占卜,大姊姊就等着看结果吧.那么我先走了,大姊姊你要好好休息哦。’

    木实头点个不停,踏着轻快的脚步走出了春菜的房间.(哈哈,木实真的是好可爱哦,怎么样都百看不厌~)

    春菜笑着目送木实离去,关上门后重新躺回床上阖上双眼。托木实的福现在心情轻松多了。怀着对可爱学妹的戚谢之情,春菜又重新进入梦乡。

    不晓得又睡了多久,突然问春菜倏地一下转醒。

    睁开眼皮,房间内漆黑一片。罩着窗帘的窗户可以朦胧看到有微弱的光线透进,不过那似乎是街灯的照明,即使隔着窗帘也感觉得出现在走晚上。

    ‘嗯~、现在几点了?’

    带着残留的睡意撑起身子,春菜转头想确认时间……的同时却吓得全身僵硬.在一整月黑暗中,竟然飘浮着一张灰白色的脸。

    一瞬间春菜还以为她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她赶紧闭上双眼.可是等她再度害怕得张开眼时,竟发现那张灰白的脸正浮出微微的笑容。

    (咦?)

    总觉得那张笑容似乎曾经在哪里看过,适时她才发现原来那是川濑小雪的脸。

    ‘……川濑同学.’

    正因为她皮肤特别白,在刚睡醒的春菜眼里才会像幽灵似的。

    ‘不要吓我嘛。既然来了至少先打声招呼也好……’

    ‘我不想吵醒你……’

    面对口气略带苛责的春菜,小雪平淡的回答。

    (不想吵醒我?难道说她一直在这里等着我醒过来吗?)

    或许安静的站着不出声是小雪表现她关心的方式吧。想到这里,春菜心里不免对她有些歉意。

    ‘川濑同学真是对不起。你是不是特地在等我起来?’

    小雪只是点点头没有出声,然后她指着一旁的桌子小声说道。

    ‘稀饭……’

    ‘咦?’

    ‘……已经冷掉了。’

    ‘你说的稀饭……是不是就是木实帮我准备的那一份?可是为什么川濑同学会……’

    ‘我在走廊遇到她,就代替她端来了。’

    ‘唉……’

    ‘和我擦过脸颊后你就突然昏过去……’

    小雪的说话方式谈不上有什么感情成分可言,不过还走可以听出她正在担心着自己,春菜内心不免有些喜悦。

    ‘谢谢你为我担心。’

    ‘没什么……’

    看见春菜低头行礼,小雪立刻做了一个浅短的回答,同时还别过头去。不过她并没有离开床边的意思。春菜看到小雪的反应后歪着头思考。

    (对了,现在只有我们两个。这正是好机会,快趁现在问她书的事情吧。)

    ‘嗯,川濑同学……’

    ‘什么事?’

    ‘走关于昨天的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