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虐爱后宫 作者:梦回双子宫

      ☆、受尽凌辱

    “知道现在爷要做什麽?”那为头的男人一手按住柳冰後背,一手只在她惨白的脸上划来划去。

    “要……要……”被这等姿势按在桌上,柳冰只觉如坠冰窟,周身上下无一处不在疯狂地颤抖,拼命咬牙仍是说不出话。

    “还没学乖?!兄弟们!把那个小娘皮也给我扒了!好好瞧瞧到底哪个小娘皮的屁股更俊些!”那男人一连串命令惊得柳冰几乎昏厥过去,惊惧之下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嘶声喊道:“别!!不要!我错了!!大爷,我错了!!现在大爷要玩我的屁股!求大爷细细地玩我的屁股!”

    话未喊完,人已被那男人狠狠拎了起来,“啪啪啪啪”连抽了四记耳光,口内不耐烦地骂道:“小贱人,你最好给我记住教训!大爷的耐x" />可是有限的!”

    再次将柳冰按在桌上,那男人大声道:“贱人,继续给我说!屁股也给我扭起来!”

    柳冰此时哪里还敢违拗半句,听得命令,只得咬紧牙关,一面不住重复著“求大爷细细地玩我的屁股”“求大爷细细地玩我的屁股”,一面强迫自己当众扭动著一丝不挂的屁股。

    “扭得不错啊!真是是皇上新册封的美人呢!”“难怪如此排场!”……

    柳冰和如雪早在慕容风汐那里听说了这姬氏,回头看时,只见一个高挑身材的美女,带著8个陪嫁丫鬟前呼後拥地进了g" />门。

    那姬美人今日打扮得更是贵气,身著一领游凤飞金的大红衣裙,环佩叮当,长长的裙摆直拖到g" />门之外,後面的采女们生怕踩中,只得停步等候。高高堆起的云鬓上更是玉钗金钿bsp;/>满,娇俏的脸上满是骄傲得意之色。就连身後的8个陪嫁丫鬟也是个个花枝招展,衣饰奢华,比慕容风汐的穿著还要华丽几分。

    姬美人脚下不停,目光却不住地打量著已进g" />门的采女们,忽地眼波一闪,瞥见慕容风汐淡妆素裹站在采女之中,姬美人快意地扬了扬嘴角,浓妆豔抹的俏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加掩饰的嘲弄,缓步走了过来。

    “哟,这不是光武将军的女儿慕容大小姐麽?皇上封你何级啊?告诉你,我可是皇上钦点的美人!”姬氏趾高气扬地说完,一双眼便高傲地开始扫视著周围。

    四周采女们见她目光扫过,忙知趣地蹲身行礼,请安问好声响成一片。

    姬美人满意地一笑,目光回转时,却见慕容风汐依旧面色平静地婷婷而立。眼中透出一丝惊异,姬美人又向前逼进一步道:“怎麽,还不行礼?慕容风汐!你要知道,进了这g" />门,娘家的门楣地位都是其次,g" />中品级才是最重要的!哼,如此没有规矩,看来皇上选中你,也不过是念在你祖上的功劳而已!”

    姬美人身後的教引嬷嬷听她如此出言无状,早惊出了一身冷汗,忙上前低声道:“美人,这是後g" />,身为嫔妃不可妄评圣上言行……

    教引嬷嬷一语未完,姬美人已转头怒喝道:“闭嘴!这几不清泪水汗水血水还是鼻涕,湿乎乎地淌了满脸。

    众采女木塑泥雕般直挺挺跪在地上,几个胆小的早“嘤”地一声晕了过去。

    火盆仍然一吞一吐地燃烧著,那热度仿佛烫在所有采女的心上。

    赏桃花都是一双,朱颜的另一半屁股终究是逃不过的。

    烙铁很快便又通红起来,一个嬷嬷毫不犹疑地从火盆中抽出它,向著朱颜的另一侧臀峰又是狠狠一按!

    “呜──”被堵住嘴的惨叫声音不大,却凄厉得令人心悸。朱颜长长地呜咽了一声,终於彻底晕了过去。

    “娘娘,她晕过去了。”掌刑嬷嬷略带不忍地回道。

    “晾刑。”丽妃依旧娇豔无比地笑著,用温柔如水的声音吐出两个字。

    两个嬷嬷同时颤了一下,随即深深叩首,抬起绑著朱颜的刑凳,一个一个从采女们面前走过,每走过一人便问:“你可看清楚了?”

    那刑凳送到慕容风汐面前时,风汐只觉那刺鼻的焦r" />味连龙诞香都掩不住,再看那触目惊心的烙伤,禁不住身子一软,险些坐倒在地。

    一只手及时而至,无声无息地托住了她的腰。侧目时,却见柳冰深深低著头,一只手稳稳伏在自己腰间。

    “……看清楚了。”慕容风汐死死咬住“咯咯”作响的牙关,勉强发出不成调的回答。

    一语未完,却见朱颜已醒了过来,目光空洞地瞪视著地面,似是对眼前的羞辱毫无感觉。

    直到所有采女都看过,丽妃这才命掌刑嬷嬷将朱颜抬了下去,目光扫视一周,果见众采女个个手脚发颤,深深低著头不敢仰视。

    “以後再有失仪者,以朱颜为例!”幽幽地吐出一句话,丽妃声音不高,却让跪在地上的所有人都是重重一颤,整整齐齐磕头道:“是,娘娘!”

    丽妃笑得更加妩媚,密长的睫毛掩映在狭长的丹凤眼中,一双纤纤玉手轻掩著唇,真个是风情万种,但却无一人再敢抬头欣赏。

    “都起身吧,两位贵人,四位美人随本g" />进去拜见太後娘娘。”被众g" />女、太监簇拥著,丽妃舞蹈般挥了挥手,转身向孝慈g" />走去。

    “是,娘娘。”六人同时行礼答应,端木岚和慕容风汐才要举步,姬美人已经兀自迈步,抢在两人前边。

    慕容风汐和柳冰对视一眼,均是暗暗摇头──初入g" />便如此招摇,以後难免会引火焚身。

    转目看向端木岚时,只见她微微低著头,安安分分地走在姬美人身後,丝毫没有露初半分不悦之色,不由得暗自佩服她城府之深。

    进到孝慈g" />正殿,那服侍丽妃的众太监、g" />女便大半留在了殿外,只有2个贴身g" />女随行。反倒是姬美人穿著大红衣裳,前呼後拥带著8个陪嫁丫鬟,加之走在众人前面,裙摆又长,其她人只得远远相随,竟大有排场盖过丽妃之势。

    见丽妃进殿,殿内品级较低的嫔妃们纷纷起身,目光却都不由自主落在姬美人身上。

    丽妃察觉出嫔妃们眼神诡异,回头看时,眼神中顿时透出一丝森冷,冷笑道:“这位妹妹美貌无比,却不知是谁家的女儿?被封何级啊?”

    姬美人见众嫔妃都瞩目於她,心中得意非凡,又听丽妃夸奖她容貌,也不深想便回道:“谢丽妃娘娘夸奖。妾身姬氏绯媛,是姬太尉的女儿,皇上钦点的美人。”

    “钦点的……美人?妹妹好高的品级。”丽妃妖豔一笑,殿上嫔妃禁不住全都掩面笑了起来。

    原来这孝慈g" />,只有嫔以上品级的後妃才有觐见资格,其他人无特旨连进殿的资格都没有。这姬美人却拿“美人”品级来炫耀,当真是难堪至极。

    姬美人被众人当众耻笑,脸登时红透,正不知如何是好,忽听丽妃已收了笑容问道:“姬美人,你可懂得身为美人,按照g" />中祖制,应该有几人服侍啊?”

    听了这句,姬美人才察觉到丽妃的不悦,偷眼看时,只见丽妃神情肃穆,眼神森冷,不由得想起刚刚朱颜的下场,立时打了个寒噤。

    “怎麽不回答本g" />?”丽妃慢条斯理地坐到右手侧位上道。t

    “两……两人……”姬美人磕磕巴巴地道。

    “明知是两人,你还带这麽多丫鬟入g" />,难道是对皇上封你的品级不满足?”说到最後一句,丽妃声调陡高,声色俱厉。

    “妾身……妾身……”刚刚还得意非凡的姬美人,此时直吓得双膝一软,早“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噤若寒蝉地俯首下去。

    ☆、未来的皇後(後g" />sp虐恋文)

    第十四章 未来的皇後

    丽妃冷哼一声,才要说话,忽听後堂一声:“太後娘娘驾到──”

    “太後万安!”满殿妃嫔立即齐齐起身行礼。

    “起身吧。”太後扶著个g" />女的手缓步而来,目光亦是先落在姬美人身上:“这是怎麽了?”

    “这……这……”姬美人本以为躲过一劫,才要站起,此时见太後亲自过问,膝盖一软,早又跪回地上:“这……这多出来的丫鬟,原是……原是……家父孝敬给太後娘娘的,特地著我带进g" />来的。”

    “哦?”太後淡淡一笑,慢慢走到正中主位上坐了,方道:“原来如此,也算姬太尉忠心耿耿,他这份礼哀家收了。前边这六个丫头,以後就跟著哀家吧。”

    太後话音未落,姬美人左边的婢女不禁惊呼出声:“小姐,我……”

    一语未完,早有一个老嬷嬷箭步而出,一记耳光狠狠打了下去:“放肆!皇太後殿上,谁准你一个奴婢说话!”

    那婢女被打得一个踉跄,哪里还敢再说,双眼通红地看著姬美人。姬美人迟疑片刻,终究不敢驳回太後之意,只得勉强道:“红绫,以後要好好服侍太後娘娘。”

    丽妃见她主仆二人情景,知道点中了姬美人最亲近的奴婢,便冷然一笑道:“姬美人,丫鬟也献过了,你是不是该回到自己应该站的位置上去了?”姬氏又是一抖,忙不迭失地退到慕容风汐和端木岚身後。

    此时殿上众嫔妃方才得见姬氏身後的贵人美人们,目光却都是不由自主停在慕容风汐身上。

    太後半靠著椅背,见了这般情景,眼里无声无息地闪过一丝不悦。

    “妾身端木岚,拜见太後娘娘。”端木岚册封在慕容风汐之前,自是先上去拜见。

    “岚儿啊,”太後微微坐起,丝毫不掩饰宠爱之意,指著自己左手边的位子含笑道:“来,近哀家这边坐著。”

    太後此言一出,殿上嫔妃们个个面面相觑,坐在右边侧位上的丽妃更是不由自主脸色一变!

    那左手侧位,是除了太後主位之外殿上最尊的位置,三年来连丽妃都不曾坐过,说直白一点,那是留给皇上的发妻──未来的皇後的!

    今日太後竟公然如此行事,难道是在暗示什麽……

    众妃嫔各怀心事,目光已纷纷从慕容风汐转向端木岚,眼神俱是颇多忌惮。

    “太後和诸位娘娘面前,岚儿不敢。”端木岚再次行礼,谦恭地推却道。

    “什麽敢不敢的,哀家叫你过来你就过来。”

    “是,岚儿遵命。”端木岚终於款款走上前,终於在众嫔妃的瞩目之下,坐到了丽妃上手。

    丽妃此时面如死灰,虽然还挂著一丝极勉强的笑意,长长的指尖却已经嵌入了掌心。

    慕容风汐头虽低著,目光却也不由自主瞥向那无比尊荣的位置,心中万分不甘。

    “岚儿,”太後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殿上异样的气氛,拉著端木岚的手笑道:“在这里不必拘礼,以後你就每日来哀家这儿,同哀家一起进膳吧。”

    众嫔妃又是一惊:当今皇帝侍母至孝,每日三餐都会尽量到孝慈g" />陪母亲用膳,太後如此安排,分明就是让端木岚以後能和皇上朝夕相处……

    慕容风汐此时几乎站立不稳,看著在太後保护下微笑的端木岚,竟忽地感到一种刻骨铭心的恨意涌了上来。

    “柳妃,”太後转向左手第二位坐著的一名妃子:“岚儿以後就住在你的章台g" />吧。”

    按照这g" />内规矩:嫔以上的後妃经册封之後才可以有自己的寝g" />,成为一g" />主位。低等g" />嫔都是住在高等妃嫔的g" />内,由各g" />主位统领。主位娘娘可以对本g" />的低等g" />嫔进行训诫教导,对违反g" />中礼仪的还可以施罚,权势极大。

    这被太後点名的柳妃亦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妃子之一,她所住的章台g" />就是取“章台柳”一词中的相思之意。

    柳妃出身极低,父亲只是个六品府尹,而且从小生母去世,被寄养在叔父家中。直到三年前新皇登基,遣散大批旧日g" />女,後g" />急需充实,破格将送选秀女的官吏等级降到六品,年已十八岁的柳妃才被从叔父家接回,送入京城待选。

    入g" />不到三年时间,柳妃已由美人晋为贵人,由贵人晋升为嫔,去年又晋为妃,是後g" />中晋级最快的嫔妃。皇上对她的恩宠可见一斑。

    “是,太後。”柳妃见太後如此安排,哪里还敢小觑端木岚,当即站起身来,用清脆悦耳的声音道,“岚妹妹,以後有什麽需要尽管开口就是。”

    “是,多谢柳妃娘娘。”端木岚亦知柳妃在後g" />中的地位,忙起身端端正正地见了礼。

    待太後安顿好了端木岚,慕容风汐亦早调整好情绪,款款向前行礼道:“妾身慕容风汐,拜见太後娘娘!”

    “平身。”太後垂眸看著慕容风汐,目光温和,似乎并不见什麽芥蒂:“汐贵人,那日受的刑伤可好些了?”

    慕容风汐心头一颤,却不敢表露分毫,只是规规矩矩行礼道:“谢太後娘娘关心,风汐已经好多了。”

    “是吗?”太後微微一笑:“哀家却是不放心,过来,让哀家看看。”

    看看……

    慕容风汐惊恐地抬头,却见太後端庄地微笑著,似乎并没有要起身之意。

    难道要在这殿上解衣褪裙……

    慕容风汐只觉一阵冷意瞬间流遍全身,颤抖地站在殿上,一时间竟茫然不知所措……

    ☆、唯有牡丹真国色(後g" />sp虐恋文)

    正悚惧间,忽听身侧一个清朗的声音道:“回太後娘娘,奴婢日日料理贵人的伤,贵人确实已经大好了,请娘娘放心。”

    ──竟是柳冰。

    那柳冰开口时,太後身侧的嬷嬷早一个箭步蹿了上来,狠狠一掌打过。

    谁知柳冰却刚好俯首行礼,那嬷嬷力道使空,自己反倒踉跄了两下,再欲打时,柳冰却深深俯首在地并不起身,那嬷嬷只是无从下手。

    直至回完了话,柳冰方端端正正抬起头来,才一抬头,面上已不出所料结结实实挨了一记耳光,只听那嬷嬷怒喝道:“今日的奴婢怎地都如此放肆!”

    “请太後恕罪,奴婢失礼了。”柳冰眉眼弯弯地回话,似乎面上肿起的指痕都随笑颜都化为了绝美的笑纹。

    太後却是噎住,深深地看了柳冰一眼方转向慕容风汐道:“既然好了哀家也就放心了。皇帝x" />子不好,你今後要小心服侍。”

    “是,太後。”慕容风汐长出了一口气,此时方觉冷汗已流遍全身。

    “汐贵人就住在丽妃的风华g" />吧。”太後瞥了一眼丽妃,眼中闪过一丝幽芒。

    丽妃却兀自发呆,直到太後点到自己的名字方怔怔地缓过神来,勉强笑道:“汐妹妹,即是住在姐姐这儿,有什麽不满意就对姐姐说,姐姐一定帮忙。”

    “多谢丽妃娘娘。”慕容风汐深深行礼。

    下剩的美人就简单多了,太後将姬美人和婉美人安排在静嫔的青鸾g" />,凝美人和绮美人安排在和妃的安和g" />。然後幽幽道:“给贵人、美人们赐坐,陪嫁奴婢们下去吧。”

    柳冰和如雪行礼随众退出,被引到一侧偏殿等著。

    如雪举目看时,却见侧殿内三三两两站著许多g" />女,想必都是等候妃嫔们的。

    侧殿後方正对著一个小花园,却有几棵樱花树,正是落花时节,纷纷扬扬飘然而下,飞满了整座院落。

    柳冰站在窗前,纤瘦的背影迎著清风,微微仰著头,一侧的脸颊上指痕宛然,湖水般的眼睛却浮起浅浅的涟漪,一波一波地荡漾开来。

    “……很疼吧?”如雪站在她身侧,心中忽地升出一阵说不出心痛,分明都是十几岁的少女,柳冰肩上却似乎总是比她多承担了许多……

    “没有啦!”柳冰转过来看著她,笑得没心没肺的。

    “若冰……”如雪忽然不知道如何开口,声音低低地道:“你身上的伤……好些了麽,听说……那次你受了不少苦……”

    “只是被打了几下而已,练武的,哪个没挨过几下打。”柳冰又是一笑,伸手在她眉心一点:“总是皱眉会很快变老的!”

    如雪无言。

    自从那日从那魔窟逃出之後,慕容风汐和如雪看著浑身是伤的柳冰哭得几欲昏厥,柳冰却一直无所谓地笑著,只是上药的时候会说:“出去出去!不要偷看啦!”

    其实如雪知道,柳冰所受的不只是身体上的伤……

    这个女孩啊,到底默默承受了多少呢……

    “如雪如雪!”忽然听到一连串的叫,回神时却见柳冰大为不满地看著窗外:“刚才风起时花瓣好美,你却在发呆,真是浪费!”

    如雪摇了摇头,幽怨和郁结似乎真的不适合眼前这个女孩呢……於是也微笑著转换了话题:“咱们的包袱还寄顿在广仪门那里,不如趁此时去取来,一会儿也好安排。”

    “也是,”柳冰挠了挠头:“只是进来时低著头,都不记得路径。”

    如雪见不远处站著两个穿青著绿的g" />女,便过去福了一福道:“请问两位姐姐,我想取回寄顿在广仪门的行装,不知该怎麽走?”

    那穿青的g" />女才要开口,身旁的绿衣g" />女却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又上上下下将如雪打量了一番方道:“从这里一直向东走,然後向北一拐便到了。

    如雪忙道谢:“多谢姐姐指点。”

    柳冰本是懒洋洋地站在如雪身後,此时却忽见那穿青的g" />女眼中透出一丝异样,不由心中一动,笑道:“如雪,还是我去吧。”

    如雪却没察觉出异样,笑道:“好啊,取了东西直接回风华g" />去便是。”

    柳冰答应一声,转身便投东来。心内左思右想却想不出什麽不对。

    正思索间,却觉愈往东来,g" />女太监们渐渐稀少,直到後来竟不见了一个。柳冰迟疑止步,四周看了看,虽然无人,但却打扫得极其干净,雕梁画柱也极致j" />工,竟不下於孝慈g" />周围。

    下意识地觉得不对,方欲退回时,忽见右边有一大片牡丹花丛,柳冰平生最爱牡丹,不由得心中欢喜,一时兴起,便直奔花丛而去。

    此时正是牡丹盛放的季节,这一簇牡丹皆是民间少见的名贵品种,不知被谁刚刚浇灌过,花瓣上带著点点水滴,在阳光下娇豔伸展绽放。柳冰不禁开怀,低头轻轻亲吻那微微颤动的花瓣,只觉得一阵清香沁入心脾,令人怡然忘我。

    柳冰自幼生长於凌霄花间,日日与花草为伴,藉此修身养x" />。此时被这清香所袭,终是难以抑制这份畅怀,轻轻

    挽动衣袖,翩然起舞。虽无音乐,但这一招一式,皆出自凌霄花间绝世武学,只见得衣袂飘飞,流畅翩然,朵朵牡丹在她旋转的衣袖边萦绕,绿叶颤颤,花朵盈盈,仿佛与她呼应。

    舞过了一套,柳冰轻轻拂去汗水,方欲离去,却忽闻一声朗笑:“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今日方信而有之!”

    柳冰回身看时,却见一名眉目俊朗的男子不知何时在花丛一侧负手而立,不禁惊讶道:“是你!”

    ☆、邂逅皇帝(後g" />sp虐恋文)

    柳冰回身看时,却见一名眉目俊朗的男子不知何时在花丛一侧负手而立,不禁惊讶道:“是你!”

    竟是那日在芙蓉树下追风筝时所遇的少年,不,应该说介於少年与青年之间,那周身上下已透出成年男子的风神气宇,剑眉星眸,英俊飒然。此时正含笑站在花丛前,嘴角微弯道:“柳冰。”

    “你怎麽在这里?”柳冰诧异地看著他,却见他一声习武装束,英气勃勃,不禁兴致大起道:“原来你是g" />里的侍卫?传说中的大内高手!来,过两招吧!”

    那男子被她一连串的话说得愣愣的,等到缓过神来柳冰已经娇叱一声“看招!”纤纤玉手早攻到了眼前。

    “就这点程度?”被攻击的人微微挑眉,极是潇洒地躲开这一击。

    “我是怕吓到了你!”柳冰轻笑一声,双掌齐出,穿花之蝶一般攻了过来。

    那男子初时并不尽力,几招过後只觉柳冰功力醇厚,招式更是j" />妙绝伦,不由兴起,一招招还击开来。

    柳冰初时亦是浅出几招以为玩笑,未料数招之後只觉眼前这青年招式沈稳,大开大合,竟颇有名家风范,不觉也渐渐拿出真才实学。

    两人俱是武学高手,此时越打越惊,均觉对方是自己平生未遇之对手,不知不觉都用上全力,直震得周围牡丹轻摇,那清新的香气就更加馥郁地飘散出来。

    初始尚见两条人影穿行於花丛之间,渐渐竟只见两道快如闪电的光影。直打了两盏茶时候,忽听“砰”地一声,却是两人在半空中对了一掌,两个身影乍合便分,都稳稳落在地上,默契地不再出手。

    “痛快!”两人俱是觉得这场比试畅快淋漓,不禁齐齐脱口而出。然後又都惊讶地看了对方一眼,再次禁不住一齐大笑。

    “大内高手果然不同凡响。”只觉全身都舒畅,柳冰深深吸了口气,钻进花丛中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

    “承让了。”那男子远远看著她,只觉深深的话的时候,你们都要尊称姑姑,如果再对我不尊重,就别怪我责罚的尺度重!都听明白没有?”

    知道这是g" />中旧规,不敢违拗,柳冰等人齐齐行礼答应。翠儿被打了一记耳光,显然是惧怕至极,忙跟著深深行礼。

    碧柔扫视一圈,见几个人都是服服帖帖,这方十分得意地转身去了。柳冰等人也回慕容风汐屋内伺候,彼时丽妃早已回去了。

    方才进屋,翠儿便“扑通”一声跪下,爬到慕容风汐脚边,一五一十地将方才之事讲出,声泪俱下地求慕容风汐做主。

    风汐面色沈重地听完,也不禁落下泪来, />著翠儿的头幽幽叹道:“这都是我无能,跟著我,让你们受委屈了。”

    柳冰和如雪此时心里难过,方欲说话时,却见红绫已先跪下道:“主子言重了。奴婢既然跟了主子,便心里眼里只有主子,没了自己。委屈二字,折杀奴婢了!”

    事出意外,几个人谁也没料到红绫竟会在此时说出此话,都是暗暗诧异,那翠儿见她如此说,不觉涨红了脸,怏怏站起身来。

    慕容风汐最先缓过神来,站起身双手扶起红绫,回头命如雪道:“取两套钗环来,赏给红绫和翠儿。”

    如雪忙去取出,分送至她们手中,又柔声道:“你们放心,在这g" />里你们是最早伺候贵人的。只要你们尽忠侍主,以後主子自然不会亏待你们!但是如果你们胆敢作出对不起主子的事来……”说到话尾,语气已渐渐严厉。

    红绫和翠儿接过赏赐,见钗环分量沈重、打造j" />致,面上均有喜色,又听如雪如此说,忙跪下齐声道:“奴婢一定尽忠侍主,绝无二心!”

    慕容风汐点了点头,又向红绫道:“从今日起,你改名白萱,以後就是我慕容风汐的人了。这其中之意,你可懂得?”

    红绫目光闪动,人却跪得更加庄重:“主子改名之意,奴婢深铭於心。”

    主仆几人正说间,忽又有杂役g" />女上来传报:“启禀贵人,章台g" />大侍女惜兰求见。”

    这一语却是满堂皆惊!

    在这g" />里无人不知柳妃和丽妃是死对头,这惜兰既是章台g" />的大侍女,必是柳妃的心腹,看来柳妃是有意想要拉拢慕容风汐。

    慕容风汐心内挣扎了半晌,终究不敢得罪柳妃,只得缓缓坐下道:“让她进来吧!”

    半晌之後,却见一个颇为俏丽的少女躬身垂首而入,带著两个小g" />女深深行礼:“奴婢惜兰,拜见容贵人!”

    见她温柔和顺,执礼甚恭,慕容风汐暗生好感,方欲让她们起身,却听见丽妃的声音已经从门外传了进来:“哎哟,妹妹这里好生热闹!”

    ☆、派系之争(後g" />sp虐恋文)

    “妾身拜见丽妃娘娘!”

    “奴婢拜见丽妃娘娘!”屋子里的人全都敛容行礼。

    只见丽妃穿一身蓝色贵妃服,妆容极为雅致,摇曳著身姿走了进来。一进门,便娇笑著挽起慕容风汐的手道:“好妹妹,不必多礼,快起来!”

    柳冰立在後面却是心中雪亮,定是有人通风报信,丽妃是来抢人的。

    果然,丽妃挥手示意她们起身,娇声道:“哟,这不是章台g" />的大侍女惜兰嘛,什麽事儿竟跑到我这风华g" />来了?”

    “回丽妃娘娘、汐贵人:奴婢是奉柳妃娘娘之命,将特别准备的礼物送给汐贵人。恭喜汐贵人晋位,祝贵人如意!”惜兰更不加掩饰,大大方方命小丫头捧上礼盒。

    各g" />主位们送给新晋贵人的礼物早已上呈太後审阅,太後已经分配下来。现在这份“特别准备”的礼物,笼络之意是再明显不过了。

    慕容风汐秀美微蹙,方要开口,丽妃已抢过了话头:“看来柳妃还真是有心,不知送的什麽好东西给汐妹妹,本g" />倒真要开开眼界了!”

    惜兰无奈,只得转身打开礼盒,笑道:“物件粗" />鄙,怕不入娘娘凤眼。”

    礼盒之中,一套纹绣著各色祥瑞图案的大红g" />衣,一套打磨j" />致的首饰,俱是g" />中难得的上品。尤其是礼盒正中的一支玉簪,玉质纯净,雕琢细致,只是静静躺在那里,已是晶莹玉润,让人忍不住想举手触 />,显然是价值连城。

    “啧啧啧,真是难得的上品玉搔头,柳妃还真是大方。” 丽妃说著缓步走过去,用葱g" />般的手指轻轻捻起了那支玉簪,在眼前晃了几晃,忽地失手,竟直直从指缝间滑了下去!

    “叮咚”一声,碎玉四溅,破碎的玉身在灯火下显出一种凄惨迷离的美。

    “!……”屋里的人倒吸一口冷气。

    “哎哟,本g" />竟然失手摔坏了这麽个好东西呢。”丽妃“咯咯”一笑,却转向慕容风汐道:“不过巧得很,姐姐我也给汐妹妹准备了两件礼物,恰巧也是一套衣裳和一套首饰,内中也有这麽一g" />玉搔头呢!”

    慕容风汐明知她是故意失手,却不动声色地温婉行礼道:“汐儿多谢娘娘赏赐。”

    惜兰亦是不动声色地等她们说完,方端端正正跪下,高捧礼盒道:“汐贵人,虽是少了一件礼物,但这礼物是我们娘娘的一片心意,还望贵人莫嫌菲薄。”

    慕容风汐忙温婉道:“汐儿不敢。”

    才要接时,却见丽妃身子一横,挡在了惜兰和慕容风汐之间:“汐妹妹还真是来者不拒呢,不过姐姐我今日倒真是很想知道:汐妹妹到底更中意哪一g" />的礼物呢?”

    慕容风汐微微一震,万没想到丽妃竟会如此公然地逼迫她做出选择,面上却仍佯装不懂,微笑道:“娘娘们的厚赐,汐儿感恩无地,不敢有所偏好。”

    “哼!”丽妃听慕容风汐如此回答,脸色渐沈,厉声道:“喜欢便是喜欢,不喜欢便是不喜欢!今日汐贵人若是愿收本g" />之礼,便当立即将柳妃之礼退回!汐贵人如若不喜欢本g" />之礼,这g" />中新晋贵人美人无数,本g" />也不愁无门可送!”

    见她如此蛮横,慕容风汐只得赔笑道:“娘娘赏赐,汐儿求之不得,晚些时候自当前去拜领。”

    丽妃面色稍缓,又哼了一声,方道:“那麽汐妹妹是不是该请惜兰姑娘将柳妃的礼物带回去了?”

    慕容风汐此时脸色苍白,如果退了柳妃的礼物,无异於当场同柳妃撕破脸。柳妃如今圣眷正隆,万不是一个贵人能得罪得起的。

    再看那惜兰并两个小g" />女,更是固执地跪在地上,高捧著礼盒,低了头一言不发。

    慕容风汐暗暗吸气,终是横下心道:“汐儿入g" />匆忙,物件所带甚少,正需要衣裳首饰。柳妃娘娘的赏赐,汐儿却之不恭,就厚颜收下了。”

    一语未了,只听“砰”的一声,丽妃面色铁青,一掌重重砸在桌上,目光如刀锋般盯在慕容风汐脸上。

    惜兰却笑著行礼道:“多谢汐贵人赏脸。我们娘娘早就说过,汐贵人是有眼光的人,定会中意我们章台g" />的礼物!如此,奴婢告退了。”

    好个厉害的丫头!

    一句“有眼光的人”直气得丽妃浑身发抖,a" />脯起伏不定。

    慕容风汐此时虽是害怕,却只得赔笑上前,深深行礼道:“丽姐姐……”

    “哼!汐贵人客气了,本g" />可不敢当!”狠狠打断了慕容风汐的话,丽妃拂袖而去。

    看著盛怒而去的丽妃,慕容风汐知道这次终究还是得罪了她,不仅身心俱疲地叹了口气。

    地下几个奴婢更是心情沈重,各自想著得罪一g" />主位之後的悲惨生活,不由得面面相觑,无一人敢多说话,屋内压抑无比。

    “白萱、翠儿,你们先下去歇著吧。”空寂的屋子里忽然传来柳冰清脆的声音,众人抬头看时,却见她仍是微笑著,眉眼弯弯的。

    白萱和翠儿闷闷地行礼退下,柳冰却笑嘻嘻道:“喂喂,主人,如雪!我今了这半句,脸上却忽地红了,低下头羞怯怯地摆弄衣带。

    如雪已知慕容风汐衷情於皇上,此时见她这般模样,坏心地凑上去低声道:“小姐你说,皇上今晚会不会召幸你呀?”

    “如雪!”慕容风汐此时脸上早红若晚霞,当即被转了身子不再理她。

    “琪妈妈不是说了麽,新人入g" />前三日,皇上一般是不召幸的。你这妮子,现在就开始关心起这个了,是不是也想……”柳冰也笑嘻嘻地凑上来。

    “人家都是为小姐打算的,你你你……”如雪顿时也红了脸。

    沈闷的氛围终於缓和下来,慕容风汐却对著墙壁,不由自主想著皇上那英俊的面容,还有至今悬空的皇後之位,心下暗暗立誓,蓦地转过身来道:“如雪、若冰,随我去见丽妃娘娘。”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