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送命大理寺

退婚狂妃:嗜血... 作者:梅霏竹(书坊)

      <!--go-->

    花楼割舌案引起了殷都的高恐慌,就连皇上殷政都被惊动了,不为别的,就为传言是魅诗琪找人做的。

    作为魅府大小姐,有着高贵的血统,羡慕的身份,宠爱的父亲,却在花楼**,当场悔婚,这让以礼治国的殷政很不待见。

    可不待见却也是功臣之后,先帝对魅家先祖感恩,特赐丹书铁卷,下旨后代孙不得治罪于魅家。

    此时的魅家功高盖主,战功赫赫,深的民心,殷都的姓提到魅家人人不赞魅将军为大殷朝的守护神。

    只是,魅将军钟情于自己已过世的妻乐琴,再不续弦,就连通房侍妾都没有,这样魅将军只有独女魅诗琪。

    魅诗琪生的玲珑剔透,却有一双断掌的手纹,人人叹息这魅家怕是要毁在魅诗琪手中。断掌可是克,自己的生母已被她克死。

    幸得当初在庆功宴上宇洛和魅魄玩笑间,跟魅魄定下了指腹为婚的亲事,谁知魅诗琪生下来竟是断掌。

    因此宇甫被传言定会因为魅诗琪英年早逝,现在又被残花克的人退婚,宇甫个字早就成为殷都姓的闲谈。

    更值得一说的便是,殷都的唯一公主殷逸竹倾心于宇甫更是全城皆知,早已不再是秘密。

    现在魅诗琪闹出退婚,狠狠打了殷逸竹的脸,她倾心的男被残花克的人休了,让她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怎么受得了此侮辱。

    殷逸竹便将花楼割舌案告诉了殷政,希望他能找出凶手,安定殷都的人心,说魅诗琪的人大有人在,这明摆着是警告。

    于是殷都皇宫金殿之上,一个威严洪亮的声音响起“殷卿,花楼割舌案传的沸沸扬扬,而此案最受益的便是魅诗琪,你对事有何看法?”

    一个中年男穿着一身黄袍笔直的坐在金黄的龙椅上,眼睛直直的盯着地上的魅魄。

    “启禀皇上,涉及小女,老臣理应避嫌,老臣相信皇上的圣明,定将此事查个水落实出,还小女清白!”魅魄不卑不亢,从而应答,心中确定这事跟魅诗琪无关。

    如果真是琪儿做的又何妨,那些人罪有应得,毁我魅魄爱女的清白,不知是何人出手这么快,究竟是帮琪儿还是害琪儿。

    “好!不愧为我大殷朝的战神,公私分明,朕定还魅家一个公道!大理寺去查这案!”殷政脸上洋溢着笑容,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老臣多谢皇上!”魅魄心中却忐忑,大理寺是专案皇亲的案,这花楼案虽涉及琪儿,刑部处理即可,皇上这是昭显对琪儿的宠爱,实则是把琪儿推到风口浪尖上。

    魅魄虽不想让魅诗琪有更多的殊荣但也不能拒绝殷政的好意,谢过皇上后便退在一边,不在吭声。

    大理寺官员梁卿立刻下跪接旨“老臣遵旨!”

    梁卿实在是没想到会皇上由此一举,把这烫手的山芋扔给自己,本想着应该是刑部的人查办此事,这真是棘手。

    这件事办的必须想个折中的办法,两边都不是自己可以得罪的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公主这是借此机会整魅诗琪。

    殷政环视一下,眼神炯炯有神,话语带着不容反抗的威严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众人双膝跪地,声音洪亮响彻整座金殿“恭送皇上!”

    殷政便起身,离开龙椅,迈着矫健的下朝,一点也不像这个年龄的脚步。

    朝堂上的消息立马传进了殷逸竹的耳朵,殷逸竹咬牙切齿道“父皇对她真是殊荣,竟然让大理寺操办此事,快赶上本公主了!”

    侍婢符合着殷逸竹的话,“就是,一个残花克的人也配得上大理寺审理!”眼睛愤恨的看着远方,替她家公主不值。

    公主的心可全在宇公的身上,可这宇公却被这个残花克的晦气人占着。让自己公主不能如愿。

    “哼!走我们去找母妃!”殷逸竹拧了拧手中的手帕,便朝魅妃的宫苑走去。婢女紧跟在殷逸竹的后面。

    宇甫在得知消息后,嘴角微微上扬,心中笃定公主定是把这件事告诉了皇上,不然皇上也懒得管花楼割舌案。

    魅诗琪你让本公颜面扫地,本公让你命送大理寺。

    竹阁内,一个黑衣男像风一样的出现,“属下参见主,皇宫送来消息,皇上将此事交给大理寺!”

    “这绝对是竹儿的手笔!”书桌前的男人一身黑色劲装,银色面具下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扬,敢动他的女人,竹儿你让皇兄失望了!

    “主,公主插手!这下不好办!”风继续说道。很担心公主把主给惹毛了,就惨了,自己已经受到教训。

    “把那些东西丢给大理寺。”银色面具里那如星辰般的眼神炯炯有神看着地上的人,手中的书啪的一下被偌大的手掌压在下面。

    “是!”风干错利的回道,又向风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去。

    魅魄回到家中便向魅诗琪的房间走去,虽然今天早朝让魅魄心情不好,还是想着看看自己的爱女,皇上插手,不担心是假的。

    魅诗琪正在让下人在打秋千,大小姐的生活安逸,没有前世的奔波,她可以静下心好好享受生活。

    魅魄见到魅诗琪正在兴高采烈的招呼着下人打秋千,刚刚的阴霾一下散去,见爱女这么有情致,自己也不能扫了爱女的兴,一切都是她好他就好。

    魅诗琪见魅魄过来,便撒娇道“父亲在孩儿的笑话!”魅诗琪对打秋千这种事很是笨拙,以前从未做过,这样指手画脚的反而给下人添了不少麻烦。

    魅魄被魅诗琪逗笑,爽朗的笑声响彻在小小院内,“我的琪儿说笑,父亲怎么会取消琪儿!”

    魅诗琪血红的眼眸,睁着大大的巴喳巴喳的看着魅魄“父亲可让孩儿做捕快?”

    “这.”魅魄开始犹豫了,女儿这样抛头露面好吗?夫人临终前的遗言.

    魅诗琪就知道魅魄会不同意,不过她有办法,随即又在魅魄的怀里蹭了蹭,“父亲.好嘛!好嘛!”

    .

    ...

    ...

    第7章 送命大理寺在线阅读

    <!--over-->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