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独幽魔琴奏流水

退婚狂妃:嗜血... 作者:梅霏竹(书坊)

      <!--go-->

    殷逸竹捧着独幽琴走在殷政的面前,双膝下跪,低头“父皇,皇儿请父皇恩准,将独幽名琴赐给表姐,让她献上一曲。”说完,殷逸竹嘴角上扬,心中算计。

    这殷都谁人不知魅大小姐魅诗琪才华横溢你,却未得到母亲乐琴的真传,偏偏对琴一窍不通。

    而这魔琴独幽,没有下血契,将不会被弹琴人所控制,反而会吞噬其心智。

    魅诗琪本公主看你这次怎么过这一劫!

    “好!恩准!这独幽本就是你母妃的宝物,竹儿有权利赠给别人。朕早闻琪儿才华横溢!今日有机会听听琪儿的琴艺!哈哈!”殷政开怀大笑,等待着魅诗琪的弹奏。

    “皇上!”魅妃有些担心地叫道。别人不知,她可知道,琪儿没得到乐琴的真传,不通琴艺。这竹儿是将琪儿置于死地。

    再说这独幽是琪儿的母亲乐琴赐予她,临终前交代不能当诗琪碰着独幽。

    “怎么?爱妃!不想让琪儿一展才华!”殷政浓浓剑眉一挑,很是不满。

    “皇上!臣妾只是觉得琪儿这孩单纯,从未出过魅府,未见过这么大的场面,一紧张扫了皇上的雅兴!”魅妃在皇上身边蹭了蹭。

    皇上被自己疼爱的妃这一举动,刚刚的阴霾一扫而光“没事!琪儿未必像你所说!”

    魅妃当心地看着魅诗琪将独幽接过去,今天怕是避免不了了。大嫂,本宫怕有负于你了。叹了口气!

    魅诗琪硬着头皮结果殷逸竹的独幽。只见栗壳色底间朱红漆,鹿角霜灰胎。那滴血的红黑色简单看一眼,便慑人心智。

    琴面桐木斵,琴底梓木斵,冠角、岳山、承露由硬木所制。翠玉琴轸,琴徽疑为瑟瑟徽。

    通体断纹较多,有蛇腹断、牛毛断、流水断、龟背断、梅花断。栗壳色底间朱红漆,鹿角霜灰胎。龙池、凤沼为圆形。

    魅诗琪心中暗道,好一把名为独幽的瑶琴,不愧是魔琴。单单看一眼变慑人心魂。殷逸竹怕是看上这一点,才舍得把这千古名琴给她魅诗琪吧!

    殷逸竹你为了致死我魅诗琪,可真够下血本的。魅诗琪那血红的瞳眸下尽是阴狠,尽然有人想让她出丑,那就让那人失望之。

    殷逸轩看着魅诗琪手中的独幽魔琴,剑眉紧皱,随即剑眉舒展,不知再想什么。

    风看着魅诗琪手中那把魔琴,那可是人人敬而远之的魔琴,一不小心就会送你。魅小姐你确定你要弹。

    魅诗琪想好弹什么曲,便微微欠身,温柔大方地说道“皇上小女献丑了,如有得罪之处还请皇上见谅!”

    “朕准你无罪!”殷政一脸期待,他还真好奇魅魄的女人称殷都第一财女儿魅诗琪,究竟才艺到了何种境界。

    魅诗琪一个转身,将独幽放在琴案上,细白如葱,修长的手指幽雅地轻抚独幽,袖口的淡蓝色的牡丹,轻轻贴抚着独幽。

    笔直身躯穿着一身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青竹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就像不理世俗杂事,清幽无污垢,没有被防尘所侵染。一如那水中的风荷,清雅于尘,不沾染点滴的霭蒙。

    殷逸轩看着这样的魅诗琪,喉咙不由滑动,她今天美的脱俗,便心猿意马,随即小腹紧缩。殷逸轩暗骂,该死的女人就会勾他的心魂。单单看到这样的她,便这般难受。

    铿!铿!铿!魅诗琪调了调音色,变开始弹奏高山流水这只被世人所传颂的名曲。

    高山流水遇知音,魅诗琪心中暗道,这异世应该没有伯牙与钟期这两人吧!小女就偷偷借你一段琴曲,让小女过了此关吧!

    弹的不好,你们两位老人家变见怪,实在是小女不通琴艺,怕侮辱了两位大名,小女在心里默默道歉。

    开始,时声调较舒缓,音色很柔美,像白云飘过天际,留下些飘飘渺渺的痕迹,又似迎风微拂的柳枝。

    众人便不在说话,开始仔细听魅诗琪的曲。有人想让魅诗琪出丑,有人则是纯属对琴艺的痴迷。

    后曲渐渐转为优美、明快的格调,就像许多线条一样的流水,合着鸟儿的欢唱虫的鸣叫而缓缓留下、圆润而细腻,让人陶醉。

    铿的一声,琴声如阴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呼啸,时不时夹杂着一只灵鸟在风雨中的尖叫。

    众人的心,随着那阴霾,紧紧逼近,脸上露着紧张的气色,就像在及其努力地冲破重重阻力。

    铿,又一声,琴音急转一个清越似灵鸟的啼叫声一样冲破了黎明前的黑暗,像刚刚经过千山万水的阻隔终于汇集成一支跳跃的音符,有着冲破阻力的自豪。

    随着琴音的急转,众人的脸色也变得放松,露出了已久的喜色。

    尔后,流水渐深,如细丝般润物无声,似乳燕呢喃,如蟋蟀低吟,然后融会成一个旋涡,越游越远.

    凌月阁大殿内一片寂静,人们静静地沉醉在这琴声中,回味无穷。

    “啪!啪!啪!”一个掌声响起打破了这寂静的大殿。

    “啪!啪!啪!”随着一个人的鼓掌,所有人被这琴声所惊醒,跟随着掌声开始不断的鼓掌。

    魅诗琪结束了最后一个音符,优雅的从独幽名琴上离开,转身看向皇上殷政,微微欠身,脸上带着浅笑,血红的瞳眸显得更加妩媚“让大家见笑了!”

    殷逸竹看着众人的反应,眼睛直直盯着魅诗琪,不敢置信,咬牙切齿道:“表姐真是深藏不露!”

    魅诗琪转身看向殷逸竹,微微笑道“公主过奖了,小女这些琴艺不足挂齿!”

    “朕看这琴艺不用在比了,怕是没人比的过琪儿了!哈哈!赏孤独公主和琪儿各一杯琼浆玉液”殷政看向皇后,爽朗的笑声传遍了整个凌月阁,今天真是大开眼界。

    “是,皇上!臣妾这就去!”皇后起身微微欠身,向外走去。

    殷逸竹死死盯着魅诗琪,父皇竟然赐予她琼浆玉液,自己都未曾享用过。

    殷逸轩这下站出来,一身的寒气逼散开来,让人不由地打颤,死死地魅诗琪,伸手直指向魅诗琪.

    ...

    ...

    第17章 独幽魔琴奏流水在线阅读

    <!--over-->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