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调教老婆的日常(H) 作者:我爱吃冰棒

      林风起身向马鞭走去。而莫安黎感觉到他的起身,内心更是不安又不舍,“老公,求你。。。”

    “自己滚到床上去等老子。”林风头也不回冷冷地吩咐,而莫安黎听了这话,只以为林风终于要操干自己,赶紧忍耐着身上的不适到了床上,生怕又惹得林风不悦。

    而林风拿起马鞭,回到了床前,看着翻腾不断的美人,心中有不舍,却又知道自己必须教训他,隐隐地又有一丝兴奋。

    作者有话说:搞事搞事,吃肉吃肉

    ☆、2、老婆真的不干不行(被狠狠虐打的屁眼和小肉棒 2)

    而满心期待乖乖在床上等林风回来操他的莫安黎看到他手上的马鞭,终于彻底慌了。

    他摇着头往床的角落里缩,“老公,不要。。求你”说着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作为家里的小皇帝,莫安黎一向是在家里作威作福惯了的,而二十四孝老公林风也从来宠着他。就连在床上,林风也是一向温柔,照顾着他的感受,除非是自己高兴了答应随便让他玩才会出现被操的下不来床的情况。

    而今天的林风丝毫不温柔,这都算了,现在他居然拿来了马鞭,那马鞭还是莫安黎亲自替他挑来送给他侄子的呢!

    莫安黎吓得眼泪止都止不住,他的身上穿着白色的t恤,下身是简单的休闲裤,看着就是一个初入大学的男孩子,而现在却被一向疼爱自己的老公这样蹂躏。

    林风看见他吓成这样,还哭个不停,瞬间就心疼了,只恨不得将手里的鞭子扔掉。可是想想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在网络上喊着爱谁了,平时也拼了命的撩骚,虽然知道他没有别的意思,自己也还是不高兴,和他说了,他每次都积极认错,却从来不改。这样让他撩多几次,说不定真撩出个什么意外。

    想到这里,林风的心又冷硬了下来。

    他对着空气甩了甩马鞭,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吓得莫安黎更是往角落里缩。

    “滚出来,自己脱光。”林风冷漠地说。

    “老公,求求你。。饶了我这次”

    “不出来脱我就回公司了”威胁他。

    “不要!呜呜。。我脱。老公罚我呜呜。。”说着莫安黎一边将自己的t恤裤子都脱掉,一边缓慢地向床沿移动。

    “内裤。”还是不带一丝感情,听着林风这样的的声音,莫安黎更慌了,颤抖着手将内裤也一并扯下,跪坐在床沿看着林风。

    林风将马鞭扔在床上,莫安黎还暗喜了一秒,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

    却只见林风拿起他的t恤将他的两只手牢牢绑在身后固定在一起,让他无法挣扎,而后拿来床头柜的眼罩将他的双眼蒙起。

    突如其来的一片漆黑,而双手又被牢牢绑在身后,床上还有让人神魂俱骇的马鞭,对黑暗和接下来的事的强烈恐惧不安,让莫安黎更加凄厉地叫了起来:“老公,风哥。。求你了,疼疼小黎吧,呜呜呜风哥。。”

    “马上就让你疼。”话刚落入耳中,莫安黎嘴里又被塞入了一团布料,让他连说话也不能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原来是林风想着,听不见他的声音,更加能狠下心来,便将自己的内裤塞入了他口中。

    听见马鞭划过空气的呼啸声,莫安黎还没反应过来,胸口便传来一阵剧痛,掺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快感。原来是下定了决心的林风第一鞭便毫不留情地抽在了他的乳头上。

    “呜呜。。”莫安黎被抽的全身都颤抖起来,而搔痒的屁眼却又迟迟得不到满足。在剧痛的驱使下,莫安黎倾尽全力将自己缩成一个虾米,脸朝下保护着自己的乳头。

    “啪”又是一鞭,这次却是打在他为了保护乳头而高高翘起的屁股,一道艳丽的红痕留在他的屁股上。林风一边为了教训他,另一边却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施虐欲,只想将这个美人抽得在床上翻滚,再也不敢四处撩骚。

    “呜呜呜”莫安黎拼命将自己往床里压,将屁股往里缩。

    可是忽然一只大手狠狠分开了他的双腿,“啪”的一声狠狠甩在他的股沟,而鞭尾不偏不倚地抽在他的屁眼,那个小洞仿佛受到了惊吓了,红艳艳的,还不停地一张一合收缩着。

    “痛还是爽,骚货,屁眼动成这样勾引谁?嗯?”看到他这样,林风更气了,高高举起马鞭,又是一下精准地落在屁眼上。

    “呜!”哪怕是堵住了嘴巴,也能听出其声音的凄厉。莫安黎的眼泪几乎将眼罩都弄湿透了,可是林风却毫不手软。

    殷红的乳头,细嫩的腰侧,光滑的背,娇软的大腿内侧,挺翘肥腻的屁股,那个让林风无限销魂的小洞,一处都没有放过,通通印上了艳丽的鞭痕,而在纯白的被子中徒劳翻滚的美人,则让林风越加残暴,鞭子也挥得更加狠辣。

    而莫安黎早已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徒劳地试图将自己缩起来,能护住一处是一处。

    可是总有一只有力的大手,无情地将莫安黎的身体打开,好让自己的鞭子抽在想抽的地方,划出想要看到的痕迹。

    狠狠地抽了他好几十下,莫安黎被虐打得全身都是艳红的鞭痕,虽说没有皮开肉绽,却着实痛得很,更别说林风专往敏感的地方打,打得他又痛又痒 。

    看着莫安黎连哭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在床上时而大力时而细微地翻滚着,一边承受着马鞭带来的剧痛,一边却又要抵御后穴的骚痒。

    这样的一个美人,不仅是自己的,还被自己玩弄成这样,唉,林风心想着,应该差不多了,他总算学到教训了吧。

    这样想着,林风手里的鞭子便停了下来。

    “呜。。”感受到了林风的转变,莫安黎不禁向他发出渴求怜惜的声音。

    林风将他的双手解开,眼罩取下,嘴里的内裤也替他拿了出来。

    “呜呜,老公。。小黎错了,饶了小黎吧。。呜呜”刚一解放,莫安黎便赶忙向林风认错讨好,刚才林风毫不留情的鞭打真的让他又痛又怕。

    “骚货,最后一下,自己躺床上,用手把腿拉开。”林风却毫不退让,好不容易狠下心,自然要一次教个够本。

    听见这个姿势,莫安黎立马便猜到了林风要抽哪里,吓得强打起精神,想往外面跑。

    林风却丝毫不拦他,“我说了最后一下,你要跑就跑,后果自负。”

    想到林风可能真的狠下心回公司去,莫安黎只好哭唧唧地回到了床上,颤抖着手将自己的双腿拉成m字型,露出了他尚带青涩形状漂亮的肉棒。

    那肉棒之前由于身体主人被抽打的剧痛萎了下去,而停下来之后又因后穴的骚痒而微微挺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