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调教老婆的日常(H) 作者:我爱吃冰棒

      完的莫安黎怎么受的住这样的对待,他大声地尖叫呻吟了起来:“不要了林风,停下。。”可是他这挣扎的力道被林风轻而易举地镇压了,他狠狠按住莫安黎,直把他磨得水流不止。

    “宝宝不要了?怎么水流那么多,前面也硬了。”林风低声逗他,“看老公多听话,你说不准动就不动。”

    莫安黎为了摆脱被他压着磨敏感点的境况,只好改口,“老公,操我,随便老公操,不要磨了。”

    “呵,”林风低声笑着,“没睡醒就被小猫缠住了,老公现在想尿尿啊。”

    “啊。。不要,林风你给我滚出去!”

    林风不顾他的挣扎,将他死死按在身下,肉棒又开始在肉穴里狠狠抽插了起来,一边在他耳边说道:“老公射给小猫好不好,嗯?精液射给你,尿也射给你。。”

    “啊唔,不要,风哥。。。呜呜”

    林风忽然加快了速度,更加凶狠地操弄起来,而莫安黎一边承受着来自后穴的欢愉,一边又惧怕着林风在体内射尿,只觉得快感更加让人抵挡不住了,他只能一边上面流泪,一边下面流水。

    林风也感觉自己快忍不住了,一手搂着莫安黎,一手玩弄着他白嫩而又布满鞭痕的臀肉,下身顶撞得更加凶狠。

    “。。唔啊!”莫安黎在他的操弄下又一次射了出来,内壁紧紧地搅得林风也憋不住了,于是将自己往这后穴的深处送去,狠狠地射了出来。

    “啊!!”滚烫的液体冲击着刚高潮完的肉壁,让莫安黎又一次深陷情欲的狂潮中无法自拔。而对尿液的不满让他哭唧唧地咬着林风的肩膀,“不要尿,呜。。坏林风。。。”

    高潮完的林风又恢复了好男人本性,好脾气地任他折腾任他咬,将自己从肉洞里拔了出来,知道不把人哄好的话,他能闹个天翻地覆。

    于是林风引着莫安黎的手往他自己后穴探去,哄道:“宝宝自己摸下,没有射尿,只有精液,别哭了,老公逗你呢。”莫安黎将信将疑地将摸到的混浊液体举到身前细看,确实只有腥白的精液,终于止住了哭声,转而变为心头火起!

    “林风你这个混蛋,敢耍老子,你是不是想死!”他恶狠狠地叫道。

    林风把张牙舞爪的美人拉入怀中细细地亲吻着,说道:“我倒是想在小猫的洞里射尿,可是我怎么舍得啊,嗯?”

    莫安黎趾高气昂地说,“想也不可以想,你这个色胚!”

    他窝在林风的怀里,享受着他一下下细腻的亲吻,而耳边只有林风无奈而宠溺的低笑声。

    作者有话说:把肉放了,不要饿坏了我的小黎。这章是温柔的肉啊,听说点击关注可以快速找到老司机yooo

    彩蛋是真~射尿play ,还很长哦~(纯洁的围笑

    ☆、4、虐爱办公室小助理(跳蛋、放置play,被脚蹂躏)

    4.虐爱办公室小助理(跳蛋、放置play,被脚蹂躏)

    话说大三的暑假那么无聊,林风总算哄得老婆答应来自己办公室随便干点活,以免虚度光阴,毕竟他可是二十四孝好老公。

    ?

    林风坐在办公桌后看着搬了一张桌子进来的莫安黎,从开始他就没静下来过,一直这里动动那里撩撩,整整两个小时,林风交给他的那份简单的文件都还没翻出来。

    “宝宝!”虽然叫得亲昵,但是林风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怒意,“再给你30分钟,把文件给我弄出来,不准糊弄!”虽然让他做事不是重点,但是不能让他养成不认真的态度,林风想着,我可不能养出个熊孩子。

    ?

    30分钟很快过去,林风过去验收莫安黎的成果,看着文件上东一块西一块的翻译,彻底黑了脸。

    “解释。”林风把文件甩回莫安黎的桌面。

    莫安黎却毫不畏惧,“嘻嘻,风哥就坐在我对面,看见你就痒了,怎么可能翻译得出来嘛~”

    ?

    呵,这个工作态度,林风彻底黑了脸,他冷笑道,“那么骚,嗯?小骚货,要老子给你止止痒?”

    看着林风的表情,莫安黎终于感到有些不对,不敢撩了,“老公我马上弄,十分钟就能翻好!”说着便伸手,然而林风拿起桌面的文件就扔了出去,说,“把你早上非要带的跳蛋拿来,老子给你止痒!”

    莫安黎瑟缩着不敢上前。

    ?

    ?

    “啧。”林风不耐烦地扯掉领带,一秒完成了精英变禽兽的过程,大步走过去将莫安黎抽屉里的跳蛋拿出来将往他嘴里塞去,“给老子舔湿,待会儿吃苦的可是你。”莫安黎的吓得只得乖乖地含着。

    林风又转向他的衣物,粗暴地将美人剥了个精光,便将他强行放在了他无所事事的空桌子上,让他跪趴在桌子上。

    “唔唔,”莫安黎发现了情况似乎大大的不妙,越发地不敢反抗,他可知道林风是那种生气了他越反抗便罚得越狠的人,现在乖乖的,最多被跳蛋玩玩,反正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吃午饭了,总会放过自己的。然而事情却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

    却见林风将莫安黎放在桌子上便取出了他嘴里的跳蛋,狠狠地往他后穴塞去。“啊!!”莫安黎后穴虽说骚浪,却一直紧得让林风销魂不已,现在没有丝毫的润滑也没有前戏便被塞入了跳蛋,让他痛得尖叫出了声。

    林风却并不管他,将跳蛋稳稳地放在他的敏感点,打开到了最高档便转头向书架走去,冷冷的声音伴随着他的脚步声传来,“尽管叫,外面都是人,反正你那么骚,也不怕人听见。”莫安黎却吓得噤了声,虽然外面有人很可怕,但是更可怕的是林风的独占欲,要是被别人听见自己那么浪,只怕要被他玩的一个礼拜都好不了。

    ?

    林风来到书架前,随便拿本证书取下了上面的缎带。这次绝对不能轻易让小骚货射,每天都浪得跟饿了几辈子似的,做事态度还那么差!老干部林风越想越气,脸色也越发的阴沉。

    林风拿着缎带回到莫安黎的身边,将他狠狠地翻了过来,便对他已经高高挺立的青芽动起手来,“骚货那么快就硬了,很爽?”他仔细地用缎带束住莫安黎的根部,确认不会绑坏了他,却也绝对射不出来,“那么硬一定很喜欢这个跳蛋了,和它玩会儿吧。”

    ?

    莫安黎想着草泥马跳蛋放我前列腺上能不硬吗,却也不敢出声反抗。

    而林风则转身回办公桌准备继续处理自己的文件,忽然他发现莫安黎的桌子有点小,只怕他会掉下来,那就有些危险了。于是他冷声喝道:“自己滚到老子脚边来。”

    莫安黎只得小心翼翼的下了桌子,向林风走去。可是他知道必须得夹紧屁眼里的跳蛋,要是掉出来,后果绝对不是自己承受得住的。本就被放置在前列腺的跳蛋被他用力地夹着,在他的走动中折磨得更狠了,仿佛有千百张小口在自己肉洞里面吮吸,直教他被情欲折磨得喘不过气来,可是前面的肉棒却被林风紧紧地绑住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