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调教老婆的日常(H) 作者:我爱吃冰棒

      ,狠狠地搅弄了两下。

    林风回来的时候莫安黎一边哭一边在床上颤抖着,他又忍不住伸出手向那个洞摸去。中间撑开了那么大一个洞,自己两根手指甚至可以自由出入不碰到他,林风用手指摸了摸他,又有水流了出来。

    “操,宝宝真是骚得没边了?”莫安黎睫毛动了动,并没有力气答话。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房间里莫安黎不堪折磨一直小声啜泣着,林风看着更加心痒难耐,真恨不得让他继续狠狠哭才好。

    30分钟的时候林风终于把扩阴器拿了出来,那个小嘴颤抖着缩小了一些,却仍然有一个小黑洞合也合不拢。林风知道这是正常现象,既需要喝药保养,也需要不断训练,到时候更有弹性就怎么操都不会出血了。

    林风把老婆抱起跨坐在自己身上,早就硬如炙铁的阳具向那张一开一合等待投喂的小嘴插去。

    刚进去就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里面又热又软,还没有以往那么紧,却由于刚被扩张完而拼命地不断咬合着,“天啊…想爽死老公吗,骚货!”

    “嗯啊…”怀里的莫安黎终于感觉到了一丝安全感,下身又被细细地操弄,忍不住像小猫一样在他的胸肌上一舔一舔的。

    林风被他舔得脑子都快被欲火烧没了,狠狠一巴掌甩在含着自己阴茎的屁股,“给老子咬紧。”

    “嗯…啊!”莫安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挨打,带着哭腔的呻吟里满是委屈。

    “咬紧宝宝,把你的洞缩回去,不然老公不客气了。”说着在抽插的同时又是一掌拍在了臀肉上。

    早已不清醒的美人哭得更凶了,只得拼命收缩自己的小穴,一边努力取悦深埋在自己身体里的男人。

    “宝宝,努力点,不然老公真的要用电击给你缩了。”林风一边舔着他的耳朵,一边残忍地说道。怀中的美人似乎听懂了,又或许是吓到了,更加拼命地咬紧自己的小穴,直把其中的男人爽得快要冲顶了。

    林风不再说话而是专心地在肉洞里冲刺着,毕竟自己早就欲火焚身了,同时那双罪恶的大手还不忘记一掌又一掌地甩在娇嫩的臀肉上,房间里除了性爱的响动和喘息,更清脆的是一下又一下掌掴在臀肉上的声音。

    只可惜被凌虐的美人却早已神志不清,只会傻乎乎地一边拼命收缩自己的肉洞,一边却往罪魁祸首的怀里躲。

    在林风一下又一下的肆虐中,莫安黎的身体越来越敏感,后穴也咬得越来越紧,终于在他又几次毫不留情地冲撞中射了出了,“啊……呜呜”小美人一边射还一边哭,就连下面的小穴也快恢复了之前的紧致。

    而被他的高潮所刺激的林风则粗暴地含着他的乳头玩弄,大掌却越发残暴地挥在他的嫩臀上,含糊不清地命令道:“咬紧…骚货……”终于他在越来越粗重的喘息中射入小猫的肉穴深处。

    林风把自己的小猫紧紧地搂在胸前,粗重的呼吸声就响在他的耳边,而怀中的小猫依然在怀中啜泣着。

    林风疼爱地把小猫抱在怀里回味了一会儿,就抱着他去浴室清理了。

    清理完回到床上的莫安黎终于回过了神来,抬脚就要踹他,却被下身的不适气得又哭闹,林风慌得不行:“宝宝,别哭了,老公给你按摩,来。”

    “滚,就是你把我弄成这样的,呜呜,你个混蛋。”

    林风无奈苦笑,但还是坦白地告诉他:“宝宝别哭了,都是老公的错,但是这个扩阴器…呃……”

    莫安黎恶狠狠地说:“什么!你还想怎么样!?”

    林风摸了摸鼻子:“咳咳,老公也没办法,但是小猫太紧了,有的时候还出血,必须好好调,咳训练一下…这个扩阴器最少三个月…隔一天一次。”说着眼神飘忽不敢看小猫的表情。

    “林风你…”林风赶紧把小猫按进怀里堵住他的嘴巴,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

    作者有话说:看完冰上的尤里勇维党表示好想操教练啊啊啊啊啊。

    好想开篇番外写3p。

    彩蛋如果我说不污相信你们也不信(捂脸

    下章甜甜的~

    乘客们请有序上车

    ☆、7、心满意足的林风 巨甜!(肉棒喂食、被自己尾巴操坏猫咪play)

    时值盛夏,正是热的不得了的时候,可是也迎来了林风的生日。

    莫安黎早就准备要送礼物给林风,可是却迟迟决定不下来送什么,每日都缠着林风问他要什么礼物,闹个不停。林风被吵得头疼却着实没有什么想要的,只好由着他闹。

    ?

    今天的莫安黎依旧在作死的康庄大道上狂奔着。

    他整个人都黏在了林风身上,在他怀里蹭来蹭去,手也不老实地狂摸别人的胸肌和腹肌,“风哥,你说你要什么啊,你说嘛,快点说啊…你不说就是不给面子我!不给面子我就是不爱我!不爱我就是…”

    “……”林风一边享用着怀里美味的肉体,一边却真真确确的魔音贯耳,只得再一次说,“老公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只要是小猫送的我都喜……”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嘴里的话便硬生生地咽了下去,再也说不出口,而是贪婪地盯着怀里蹭个不停的小猫,眼神里闪着诡异的狂热。

    真的好像猫啊,他想。

    ?

    莫安黎正在他怀里蹭得全身发热,上下都散发着亟待疼爱的信息。他的手越发不安分地解开了林风的衬衫,上嘴就是又舔又咬的,从腹肌到胸肌,再到乳头喉结,舔个不停。

    然而最厉害的是他一边舔还能一边叨叨逼,直把林风弄得又爽又想死。

    听到林风话说了一半,他不解地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嘴里还含着别人的乳头吸个不停。

    “操…”被他的舔舐和眼神刺激到,林风把作妖的美人提了上来,一巴掌甩在那摇个不停的屁股上,“小骚货还没断奶?老公可没奶给你喝。”

    “嗯啊…那你刚刚要说什么嘛…”被拉了上来,美人干脆转向咬他的喉结。

    ?

    “咳咳,”林风不敢直视他,“老公想在生日那天…如果有一只可以任我玩弄的小猫咪的话那真是太好了。”

    “那样风哥会很开心吗?”莫小猫歪着头看他,眼睛还一眨一眨的,林风简直要被他萌得生活不能自理了。

    他狠狠把小猫按在身下,拉开他的腿便把自己埋了进去,连招呼都没打一声。

    “噫~~林风你这个人好脏好脏的,太急色了…”莫安黎埋怨他。

    林风换了个姿势,让他坐在自己腿上,一边环着他的腰凶狠顶弄着,一边在他耳边重复,“生日那天有小猫的话老公一定会非常满意的。”

    “嗯…嗯啊~那就勉为其难答应你了。啊啊啊!!轻点,太深了…要被老公操坏了…老公,继续…继续疼小黎…嗯啊再重一点”

    ?

    在林风生日的前一天晚上,莫安黎听话地把自己全身从里到外都洗得干干净净就早早上床睡觉了。大坏蛋说从零点开始自己就是他的猫咪了,可是自己那时候应该还在睡觉呢,莫安黎不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