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老婆是个小妖精(篝火晚会被色狼摸屁股,跳脱衣舞勾引生气的老公)

调教老婆的日常(H) 作者:我爱吃冰棒

      终于趁着在外面老婆不好发作的机会干了个爽的林风,扶着腰酸背痛的小猫继续回海边玩。

    “林风你个贱人,放开我!”被折腾了一番的莫安黎脾气暴燥的很,张牙舞爪地挣开了他往篝火跑去。

    虽然心中有不满,吃饱喝足的男人也不再拦着他,由着他去疯了。但还是慢慢地跟了上去,防止自家小猫又招蜂引蝶。

    林风看着篝火堆旁,莫安黎跟着大队伍愉快地又跳又闹,嘴角也忍不住扬起,露出一个痴汉笑:我的小猫真可爱!

    莫安黎本来跳的正欢,却突然发现自己旁边的那个男人,总是有意无意的往自己身上碰,他不悦地侧过身,想离这人远一些。

    “啊!”一只大手居然趁着他转身的时候包住了他的屁股,还狠狠地揉捏了几把!

    一直紧紧盯着小猫的林风当然也看见老婆被人占了便宜,大步向这边走来,一副要干架的样子。

    而那个色狼见事情败露,惊慌失措地转身就跑,海边熙熙攘攘的人群,加上暗沉的天色,居然让他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林风整张脸都黑了,而莫安黎也没有了玩乐的兴致,两人便往酒店走去。

    酒店里。

    洗完澡的林风板着脸不愿意说话,他当然知道这不是老婆的错,但心里还是有些不开心,这小骚货的脸也太招蜂引蝶了,而本身又是个瞎撩的主。

    不敢和老公洗鸳鸯浴,怕中途就被正在气头上的男人搞死的莫安黎坐在床边,小心地觑了觑林风的脸色,这独占欲极强的男人果然不愿意搭理他。

    莫安黎本想赶紧去洗澡,晚上用身体讨好这个男人,可现在的情形看来,说不定又要被罚。

    想到上次自己在办公室只不过大声浪叫了一下,还不一定有人听到呢,居然被他罚得晕过去,小穴养了好几天才消肿。

    而且这次自己本来答应在海边随他怎么干的,结果…根本没有履行…风哥肯定早就气得不行了,要是不把他哄好,指不定怎么玩弄自己呢……

    想到前几次的经历,莫安黎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绝对不要!

    看看身上的衣物,计上心来:勾引他,绝对要让风哥忘掉这件事!

    林风烦躁地拿出烟,想抽一根压压火气的时候,听到老婆期期艾艾地唤了一声:“老公~”

    抬头就看见莫安黎倚在门边,双手正缓缓地将自己的t恤撩起,半截细瘦白嫩的腰线随着他的动作而逐渐进入他的视野。

    莫安黎的眼神似乎在迷离,又好像在死死盯着他,诉说着想要男人操死他的愿望,让这个被他折磨得欲求不满了好久的男人眼睛都红了。

    林风只觉得他的眼神里似乎有钩子,勾得自己不仅移不开目光,连心都痒了起来。

    正在烦躁中的林风忽然深觉有趣地笑了笑:勾引我?

    便想起身将小猫拉过来好好操弄一番,然而刚起身,就被拦住了。

    “老公那么急着过来嘛?难道不喜欢看小猫……”手指终于将t恤拉高卡在了乳头上方,“跳脱衣舞,不喜欢嘛?老公~”

    粉嫩的乳头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几乎立马就被刺激得硬了起来,在白嫩的胸膛上艳得出奇。

    林风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重新在床边坐下,示意他继续跳,或者说,继续脱。

    莫安黎妖媚地笑了笑,倚在门边扭着腰,伸手摸上了自己小巧的乳头,“痒~风哥……这个坏乳头想被老公咬一咬吸一吸~最好还可以——被大肉棒操一操~”说着,便捏住那乳头狠狠揉了几下,最后狠狠拉出再弹了回来!

    “呀啊啊~老公~~乳头被老公操得好舒服,还想要啊呜呜……”

    男人不说话,随着他的手指一起视奸着那两颗奶头。怎么那么平?一定是因为这几天都没有尽兴玩过,今晚一定要好好地吸一吸它们,给小骚货止止痒,让它们肿得又红又大。

    t恤终于被完全脱下随手丢到了一旁,莫安黎的手沿着锁骨一路滑下,扫过骚乳和细腰,带领着男人的目光一起侵略自己,终于来到了那条短短的沙滩裤。

    扭着胯做着夸张勾引动作的小骚货并不急着完全把它脱下,而是将它拉下一半卡在自己的胯骨,露出纯白的小内裤。

    “坏裤子太难脱了呜呜,如果风哥在就可以帮我扯下来了~”朝男人抛了几个媚眼,莫安黎撒着娇。

    纯白的内裤将露未露,清纯得色情无比!上身却一丝不挂,胸前的红果硬得如果小石子一般,引人采撷。

    这只猫仿佛大写的妖精二字,勾得人根本把持不住!林风动了动腿,想把掩饰一下自己腿间的凸起,毕竟他还没有看够。

    仿佛看透了他的想法一般,莫安黎笑了笑,终于将沙滩裤全部脱掉,只剩一条纯白的棉内裤包裹着微挺的性器和白嫩的翘臀。

    笔直的长腿微微张开,他的手带领着男人在自己的大腿内侧巡视了一番,甚至隔着内裤摸了摸那已经开始吐水的青芽。

    “啊~”莫安黎遗憾地看着内裤前方湿了的一片,“怎么这个坏阴茎已经开始吐水了呀~风哥,小黎后面的小穴有没有流水呀,脱了内裤让风哥检查一下好不好~”

    林风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美景,喘气声越来越粗,连胸膛都大力地起伏起来。他自我欺骗地想着,一定是这几天在海边吃得太燥热了,不然自己怎么会觉得鼻血都快流下来了。

    他粗哑着声音回应:“脱!老子给你检查那个骚洞流水了没有!”

    于是莫安黎终于将纯白的棉内裤也脱了下来,跪在地上扭着屁股向他爬来。小美人缓缓地爬上了床自己将腿拉开,露出粉红的肉穴……

    他犹嫌不够诱惑似的,忽然伸出一根手指,带领着林风的目光在自己私处游移着:粉色的肉茎,白嫩的大腿,挺翘肥腻的臀肉,还有最下方的,最深处的,那个已经开始张合着流水的小屁眼——

    “流水了吗~老公~”

    林风盯着那个一张一合的小嘴,只想狠狠把自己硬得不行的大肉棒喂进去,根本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肯定没有流水~要老公碰了小穴才会流水的,小黎最听话了!”莫安黎嘴里乖巧地说着,心里却暗暗着急。

    还不够!莫安黎咬咬牙,还不够,要让风哥忘掉今晚自己被别人摸过,不再生气了才可以!

    于是伸出中指在那后穴沿着股沟滑了几圈,男人的目光死死地追着他的手指,看那肉穴被刺激得扑哧扑哧地吐出更多淫水,那手指忽然直起狠狠地插了进去!

    “啊啊~老公,呜呜,被老公插得好爽,不够啊,要更大的,要老公的大肉棒来干小猫~”饥渴的小猫咪并不能被手指满足,眼神恳求着一旁的男人来帮帮忙,给自己的小穴止痒。

    林风被刺激得眼都红了,大手一伸将老婆拉入怀中,急切地含住他的唇亲吻着,手上狠狠地在那被别人摸了的臀肉上打了几下。

    “你勾引我!小猫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勾引我…”男人吻着他的唇,含糊地控诉着,声音中还含着一丝委屈,“我明明要生气的,怎么可以这样——小猫犯规!”

    莫安黎不予作答,伸出小舌头勾引着,果然男人很快上勾,急切地将那粉嫩的软肉吸入嘴中品尝,再也顾不得吃飞醋。

    小猫为了让男人彻底忘了这事,更是下了一剂猛药,他软软地舔着男人的耳朵,乖巧地说着:“风哥~老公~今晚把小黎的洞插坏掉好不好,随便老公怎么干,干到昏过去,干到失禁……只要老公喜欢~”

    终于彻底被情欲和下半身操控的男人再也顾不得生气,扯掉浴袍就往老婆身上压去。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