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狠狠惩罚乱吃醋的老婆(含着跳蛋打屁股到高潮,哭着认错求操)

调教老婆的日常(H) 作者:我爱吃冰棒

      莫安黎对于这次海边之行有一点很不满意!不,应该说他对林风成天瞎几把吃醋的行径已经不满意很久了,他觉得大家都是男人,有话直说不就好了,非要吃醋,简直智障!

    直到现在,他终于知道吃醋是真的可以把人气炸的!!

    中午他俩一起在海边的餐厅吃饭,莫安黎在位置百无聊赖地等着:风哥怎么点个餐要那么久……

    林风则在柜台耐心地为嘴刁的老婆探寻美食,服务员是个年轻秀丽的女孩子,眼前的客人帅得充满男人味却还那么温柔,与他同行的是又个男的,他应该没有女朋友。

    小女生忍不住红了脸,愈加热情了几分,不断地创造新的话题,极力地介绍着海边的特色食物,在客人下好单后更是暗示性地在他的背上摩挲了一下,脸红得更夸张了。

    林风赶紧接过钱收回手,回身向座位走去,果然自家小猫的脸都憋红了,恶狠狠地瞪着他。

    我的天,林风内心哀嚎,老子什么也没做啊!

    果不其然,莫安黎从那时起再没给过好脸色,不仅气嘟嘟地瞪他,还残忍地拒绝男人的求欢。

    莫安黎坚持不愿意让那个和女生纠缠不清的渣男林风碰,已经整整两天没有让他插了,每天盖着棉被纯聊天。

    林风:……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这天晚上,莫安黎翻来覆去地就是睡不着:小穴痒死了,好想要老公操进来,狠狠在小穴中磨一磨大肉棒~可是一想到他那天……莫安黎决定还是自己夹紧小穴,才不要让大混蛋插!

    林风看他那动来动去脸泛潮红的样子也知道他是痒的不行了,大手体贴的环上他的腰,微硬的肉棒隔着裤子在他的股缝顶弄着:“乖小猫,我的宝贝儿……痒得厉害?张开腿让老公搞一顿就舒服了——小猫猫乖乖,把腿张开,我要进来~”说着说着,竟是自娱自乐地在莫安黎耳边唱了起来,“老公还没有试过直接操到小猫潮吹呢,今晚把小穴玩到喷水好不好…”说着还在猫耳朵旁吹着气,竭尽所能地勾引着他。

    正在醋海中畅饮的莫安黎却更气了,一天到晚对着老子就只会搞搞搞,操操操,怎么不去找你的大胸美女啊,混蛋!

    于是恶狠狠地推开他,然而身体却没有他的脾气那么争气,下面的小穴从前天晚上就没有被玩弄过,真的好痒了,一张一合地吐着淫水,夹都夹不住。

    而林风自然也发现了,坏笑着凑了上来,被老婆晾了两天的他张嘴就是黄腔:“小猫的骚穴那么欠操,一定很痒了?乖乖张腿,老公给你插一插就不痒了。”

    莫安黎恶狠狠地别开脸去,既不想便宜了林风,也不愿意委屈了自己,居然伸手将床头的跳蛋抓来,张开腿就往那粉嫩的后穴插去。

    平日里根本不够看的跳蛋今日终于得到了重视,那饿了许久的骚穴甫一接触到震动的跳蛋,便紧紧地咬合起来,流出更多淫水的同时将跳蛋更往深处吸去。

    莫安黎生怕气不死林风似的,嘴里更是放浪地呻吟起来:“啊~啊~好舒服,唔啊啊~跳蛋好棒呀,好舒服,干得小黎爽死了~还要~”说着便想将跳蛋调的更快一些。

    林风在他刚往自己后穴插跳蛋的时候就整个人都气疯了:还把不把他当男人了,真以为自己是死的!?当着自己老公的面用跳蛋来满足那个骚穴!?

    他眼都红了,老婆平日里骄蛮还爱撒娇也就算了,现在莫名其妙就生那么大的气,还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更悲惨的是,根本不给操,情愿自己拿跳蛋搞都不让自己插!?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林风沉下脸来,深沉的眼睛紧盯着他,做出了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莫安黎!你到底想怎么样,说不说!”

    他喘着粗气努力控制自己,理智告诉他:小猫不听话就要教,不可以总是罚。

    “不用你操我,”莫安黎火上浇油,“跳蛋已经操得小黎很爽了,你去找你的女孩子,跳蛋比你厉害多了~操得小黎好舒服唔啊~~”

    林风清晰地听见了脑海中名为理智的那根弦断裂的声音:老子要把这骚货往死里弄!妈的!!

    林风一言不发地抓过莫安黎按在自己大腿上,招呼都没打一声,扬手就往屁股打了下去!

    “啊!”吃痛的小猫发出一声急促的短叫,他早被主人不知打过多少次屁股,罚得比这个更狠的也多了去了,这点痛算得了什么,但是…此时自己的小穴里还有个震动着的跳蛋啊!!

    林风对他的哀叫置之不理,冷笑着说:“喜欢跳蛋对吧,老子今天让跳蛋操死你。”话音刚落,大手再无怜惜地大力拍打在白嫩的臀肉上,不过几下,本就挺翘的臀肉就已经肿起布遍掌印,而男人的手却只是握住那两团肉揉捏了几下,满意地听见身下人的啼哭之后,反而打得更狠了。

    本就放在肠道深处震动的跳蛋被大手打得一次又一次地抵在前列腺摩擦震动,平日里那个地方被林风用大肉棒磨两下,快感就会让莫安黎完全受不了,更何况此时被震动的跳蛋正抵着那里蹂躏。

    莫安黎被折腾得口水不受控制地流着,那张被情欲控制的小脸淫乱无比,泪水和口水四处都是:“不要打!!啊啊~跳蛋拿出来啊风哥,小黎好痛~呜呜,好爽,要爽死了,不要再罚了,跳蛋拿出来啊!!不能再进去、不要磨前列腺了,求求主人呜呜呜,啊啊,小猫要死掉的~”

    林风手上终于稍有收敛,口中却冷冷地问:“要跳蛋操你?不让老子搞,对吧?”

    “要老公操啊,呜呜呜~老公操死小黎,不要磨了,跳蛋拿出来,不要跳蛋了,要大肉棒插进来……啊啊啊!”

    又一次大手和跳蛋搞上高潮的莫安黎尖叫出声,小手本能地将前面的小孔完全堵住,不敢射出精液,后面的淫水却流得愈加汹涌。

    林风见他不敢射精,心中怒火总算有所平复,手上却仍不放过他,手指捏着那两颗奶头大力地拉来扯去,手掌也不顾那乱蹬的两条细腿硬是屁股上又扇了几巴掌。

    “居然高潮了,小母猫那么骚?嗯?是不是太久没被老公罚了,那么不听话?”说着又心头火起,竟是分开那已经红肿的臀肉,对着股缝和小穴狠狠地打了几下,把那跳蛋推得越发深入,小美人抖得越来越厉害——

    “洞痒了就知道叫老公干你,你老公硬得要炸了都不肯张开腿?”“啪啪啪”又是几掌。

    “以后还敢不敢乱吃醋了!敢不敢不给老公操了,你这只骚母猫!”

    “三天不罚,你都快把天给拆了!”

    “老公~好痒啊呜呜,打得小黎好痒,要让老公的大肉棒操……求求老公,骚穴再也不敢不让老公操了~啊啊啊!不要打了,痛…痒呜呜……小猫要老公插死算了”小美人被大手牢牢地按在男人的大腿上,毫无反抗之力地被男人掌掴着,伴随疼痛而来的却是让人羞愧无比的情欲,一阵高过一阵的浪潮更是让他意乱情迷,只得断断续续地说出淫荡的话语博取男人的怜惜。

    听到想听的话的林风总算停了下来,修长的手指深入将跳蛋取出,原本被堵在里面的淫水失控地流出,沾了林风一手。

    男人抹了一把淫水凑到唇边色情地舔了几下,“不让老子搞,嗯?”手上又是一巴掌。

    “不要打了~老公怎么操都可以,呜呜…小黎错了,求求老公操一操小穴吧~”生怕还要被罚的莫安黎讨好地将脸埋入男人裤裆磨蹭着。

    “今天老子要操到你那个贱穴潮吹,求饶也没有用。”男人凑到他的耳边残忍地说……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