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猥亵醉酒的少年

调教老婆的日常(H) 作者:我爱吃冰棒

      不仅将乳头咬得又红又肿,还要操坏你的骚穴林风饿狼一般盯着眼前毫无防备的肉体,心里犹豫着到底吃不吃。虽然今晚是有些生气,但这迟早是自己老婆啊,万一现在吃了,他觉得自己是个只想要他的肉体的大色狼可怎么办!虽然,肉体也很诱人……

    最终林风盯着那两颗暴露在微凉空气中的粉嫩乳头以及那双长腿,还有自己刚才忍不住摸了好几把的屁股,狠狠地咽了咽口水,告诫自己:我就舔一舔那两个奶头,在穴口蹭一蹭,绝对不插进去!

    将莫安黎那那乱摆的双手控住,痴汉林风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将一颗红果含进了嘴里,犹如吸奶一般重重地吮吸几下,咬一口然后松开,再继续吸,犬齿时不时地扎进乳肉里,让身下的人儿瑟瑟发抖。

    胸口传来的陌生又刺激的快感让莫安黎几乎哭出来,“啊,不要吸奶头啊~小黎是男孩子,不可以玩奶头呜呜……好痒好疼,不要再吸了~”被灌得迷迷糊糊的小猫软绵绵地抗议着,却不知他那又骚又软的声音让男人更加地兽性大发。

    林风仿佛与那颗奶头较上劲了一般,下嘴毫不留情,不仅用牙齿叼着它拉扯、旋转,更是时不时咬上两口,在奶头上磨一磨牙。

    初次被拐上床的莫安黎很快就在快感下溃不成军,淫荡地要求着男人另外一个奶头也要照顾到:“右边的奶头也要吸~啊啊~好舒服,不要只玩左边啊呜呜,右边的小奶头要痒死了~疼一疼小黎嘛~”

    林风听了他骚浪的话却皱紧了眉头:那么骚?难道真的跟人搞过了?虽然他并不是说非要自家老婆是处男,但一想到这白嫩的身子有可能被人捷足先登过,心中还是抑制不住的愤怒。

    自己盯得那么紧居然都没用!?

    男人嘴上终于换了一边的奶头蹂躏,身下的小猫果然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声。

    林风不悦地看着他,伸手往藏在大腿深处的骚穴摸去:虽然干燥紧致,却已经迫不及待地一开一合,亟待有又粗又硬的东西进去疼爱它。

    男人终于抬手一掌掴在挺翘的屁股上!

    “啊~不要打啊呜呜……”吃痛的莫安黎扭动着想逃脱男人的控制,却拉扯到了被男人叼在嘴里的乳头,疼痛让他哭得更厉害了。

    “啧,”林风终于还是怜惜地松开了被自己咬的又红又大的奶头,转而去亲吻他的泪水,“别哭了小宝贝儿,老实回答哥的问题,就让你舒服些……”

    胸前几近破皮的骚乳终于被放过,被酒精烧傻了的莫安黎哭哭啼啼地搂住男的的脖子,往他怀里靠,想把自己的奶头藏起来。

    林风好笑地看着他的动作,大手往他腿间探去,手指温柔地在肛口转着圈圈:“这里,被其他男人操过没有?”

    “嗯……啊~”肛口被手指玩弄,初次尝到这种快感的莫安黎控制不住地发出呻吟声,然而这不合时宜的呻吟却让男人妒火中烧!

    林风猛地将一根手指完全插入了干涩的甬道中,甚至弯曲搅弄了两下:“谁操过你了,小贱人!”

    “啊唔!疼啊呜呜……”莫安黎哭泣着想脱离男人的大手,却被强壮的肉体死死地压在了身下。

    “说!这个骚穴被谁搞过?”林风下手毫不留情,甚至再度咬住了那已经不堪折磨的乳头。

    “呜呜……没有啊~没有被别人插过的,求求风哥轻一点,呜呜,痛~”

    林风皱眉,到底有没有?看他这骚穴紧成这样,估计是没被人搞过的。终于将在屁眼中肆虐的手指拔了出来,林风强忍着将自己硬得不行的肉棒插入莫安黎腿间摩擦着:“乖宝贝儿,今天不操你,给我听话点!”

    听到今天不能挨操,莫安黎反而不乐意了:“要插嘛~呜呜,小穴好痒的~”

    听了他这话,林风眼都红了,握住小猫的肩膀问:“我是谁!让谁插你?”

    “风哥~啊啊,要风哥操我嘛~快点插进来啊,呜呜,痒死小黎了~”

    林风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伸手拿过床头的润滑剂匆匆开拓几下,就要往里插,然而他忽然想起什么,又停了下来。

    “想要吗,自己来。”

    “啊……唔?”莫安黎迷糊地睁眼看他,见男人真的没有要动的意思,只得从男人怀里出来往他身上爬,握住了那早就抵在自己大腿内侧的凶器。

    握在手里才发现那东西实在大得恐怖,而且,最少也有18厘米吧……这样的东西,插进小穴里,会要了自己的命的!

    可是贪婪的小穴实在痒得厉害,莫安黎最终还是忍不住握着它抵着自己的骚穴慢慢往下坐。

    “啊!太大了呜~”才刚开了个头莫安黎就尖叫着要下来,那个龟头实在太大了,才进去一点儿就是撕裂般的疼痛,自己会被操死的!

    “啊~不行~太大了~小黎不要了~”莫安黎扭动着妄想逃离男人捏住他腰的大手。

    “都到洞口了你说不要就不要?骚货!”说着强行将他往下按,终于将大肉棒完全送入了那朵有血丝渗出的小雏菊中…

    林风完全插入之后就亲吻着哭闹个不停的小美人,待他终于没那么疼了之后才狠狠地享用起来。

    “啊啊~太快了,轻一点啊!不能再进去了,呜呜……啊~啊~轻一点吧求您了~呜呜……啊啊~要射了!!啊呜,停一下啊,不要那么快~”第一次被插小屁眼的莫安黎很快被操得射精了,浑身无力的他却依然被男人固定着享用,只得气若游丝地求饶。

    林风捏着他的腰上下顶弄着,“叫老公,叫老公就轻点。”

    “呜……”莫安黎懵懂地望向他,“老公,轻一点嘛~”

    男人被他勾得眼都红了,下身忽然抽插地越发用力:“轻一点!?你个小骚货,老子今天要把你这个骚穴插坏!”竟是就着插在里面的姿势将小美人按在了床头,抵着靠背插得又深又狠!

    “啊啊!不能再进去了啊~要把小穴插穿了~呜呜……”莫安黎哭唧唧地摸向肚子一个小小的凸起,几乎是崩溃地求饶着:“呜呜啊~风哥不要再操了好不好,都插了那么深了,小黎的肚子都要被操破了呜呜……”

    林风双目充血地看着他做出这色情无比的动作,下身的抽插猛得似乎真的要将他插坏一般:“叫谁风哥,嗯?操你的人该叫什么,骚货!”说着大手再度将那两颗被他玩得瑟瑟发抖的奶头捏入手中,旋转拉扯,更时不时上嘴狠狠地磨几下牙,巨大的阴茎插在肠道深处恶狠狠地抵着前列腺来操,逼得肠道狠狠咬合妄想赶出入侵物,实际却是让施虐的男人更加爽快。

    “老公~是老公啊啊!不要再深了啊~坏了坏了啊啊轻一点~求你了老公~啊啊啊!!”

    伴随着他的浪叫,那已经高潮了好几次的小肉棒再度颤抖着吐出了精液,沾得林风的腹肌全是白浊。

    林风也不介意这些,温柔地亲吻舔弄他的唇舌,安慰射完之后整个人软在了他怀里的小猫咪,下身的动作却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下下不留情面,操得怀里的小美人几近痉挛,才在肠道深处射出滚烫的精液。

    “唔啊~”被精液烫得稍稍回神的猫咪恳求着大灰狼,“不要插了好不好呜呜……明天再插,下次再插,老公呜~坏掉了,小洞要被插穿了啊……”

    林风抱着小美人起身,插在他的小穴里慢慢向浴室走去,期间莫安黎又是一顿好哭,直到打开温热的水,林风才舍得缓缓将肆虐了一晚的大肉棒拔出。

    看着自己射在里面的精液滴滴答答地顺着腿根往下流,林风忍不住又含住那两瓣红唇吮吸了一番:“乖宝贝儿,老公爱死你了!”

    被干到神志不清的小猫以为他还要继续操自己,只哭着恳求老公明天再干吧,今天再也受不住了~林风笑着把他抱回床上的时候,看着怀中小猫的可爱模样,心中满足无比,同时,他也想好了明天该怎么哄骗这只骚浪的小猫咪。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