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一些耽美肉文的集合(H) 作者:佚名

      ......嗯啊......爸爸你弄得我好爽......快......”李苗本就重欲,又得偿所愿,忍不住

    催促起李明义。

    李明义眼睛里闪过一道光,没想到自己儿子居然这么贪欢。

    “骚宝贝,平时没有人插你是不是很难受?等爸爸的大鸡巴等了很久了吧?”

    “是啊......爸爸快给我......”李苗毫不掩饰娇吟出声,打从醒来看见李明义干进他身体里他就

    抛却了所有伦常,只追逐快感,因此毫不扭捏的扭腰摆臀,在李明义身下异常逢迎,小穴绞 的欢快。

    李明义被他骚浪的状态撩的大鸡巴坚硬如铁,一下一下重重干进穴心,次次见底,两颗大囊 袋拍在臀部啪啪作响。

    “你想要以后爸爸天天插你吗?你是不是想代替你离开的妈当爸爸的媳妇?爸爸成全你......乖

    媳妇,叫老公!”李明义想到当初高中恋爱怀孕就匆忙结婚生下了李苗最后却嫌弃他一穷二白 而离开他的前妻,现在他不但身家上亿,身边围绕了许多美女,但是李明义却一个也看不上 了。他的注意力早就被他的宝贝儿子夺走了。想到这,李明义下身越发用力了,千的李苗呻 吟不断。他从小养到大的宝贝,再辛苦也不曾让他受过苦的宝贝,此刻正在他身下娇艳的绽 放:李明义想,就算自己宝贝不来勾引他,他迟书 香*门-第-若 颜、整理首、发早也会忍不住下手。谁让宝贝越来越好看,

    与其交给不知底细的人手上福祸难测,李明义宁可守着宝贝一辈子:

    “啊哈......好、以后我就是爸爸的老婆......嗯啊......老、老公再进来些!”

    听到李明义这么说,李苗兴奋不己,小穴也越发痒了起来,不禁再度扭腰迎合着李明义的操 千,小嘴也寻找着李明义,不停的在他脸上唇上亲着。李明义跟儿子交换了个缠绵的吻,下 身却抽插的越发用力,房间里一时间只听见李苗爽浪的呻吟及啪啪声。

    李明义望着身下被自己操的神魂颠倒的儿子,亲了又亲,“好老婆,老公要操翻你,操的你离 不开这大宝贝!来,再叫的好听点,我就操的深点!”

    “啊......给我给我......爸爸......啊哈、好老公操死我吧......嗯哈......啊......”李苗毕竟年纪

    小,快感堆积的很快,又在李明义的言语刺激下,几乎瞬间达到了高潮,射了李明义一 手。

    高潮时的小穴紧绷,让大鸡巴寸步难行,李明义爽的不行,强烈的快感直冲脑门,李明义的 眼睛瞬间通红,大鸡巴大抽大插用力的操干着身下微微颤抖的小穴。

    李苗自己玩了一次,又被李明义毫不留情的一通操干,发泄了两次已经有些疲倦了,但是李 明义却在兴头上,一次也没发泄过,大鸡巴依然坚硬无比,甚至顶到了穴心,酥麻的感觉很 快又席卷而来,李苗大声的呻吟起来。

    “啊    爸爸慢点......嗯啊......”

    “骚老婆,慢点你能爽么?”

    李明义笑喘了下,将大鸡巴抽出来,将他翻了个身,让他跪趴在床上,不待李苗抗议,又重 重捅了进去。

    “啊......好深......啊哈......”李苗尖叫了声,肠道瞬间绞紧,李明义低喘了声,粗长的鸡巴顶

    到了肠子里,温热的肠道像是无数张小嘴紧紧吸附这大鸡巴,绞的一道快感直冲脑门,激的 李明义差点缴械投降。

    他气恼的拍了下儿子的臀部,他还没干爽呢,怎么能就这样交差。于是他决定给儿子一点小 教训。

    李明义将大鸡巴抽出来,又缓缓插进,随即又极快的抽出来。李苗刚刚习惯了李明义深猛有 力的操千,突然这么不上不下的,小穴里顿时一阵麻痒,他睁着一双充满水汽雾蒙蒙的大 眼,费力的扭头看向李明义,不满道,“爸爸......啊哈......小穴好痒......嗯啊......快进来、操

    我啊......”

    李明义望着儿子被干浑身上下绽放着艳丽的颜色,大眼水汪汪的盯着他,充满了娇嗔,下面 的小穴不老实的一阵阵的收紧,整个人看起来既纯情又淫荡,这种矛盾的反差美不胜收。他 喉头一阵翻滚,凑过去亲了下他的唇,喘笑道,“骚宝贝,叫声好的,老公就给 你!”

    李苗被李明义操的骨子里淫性大开,早就不记得什么伦常,嘴里忙一叠声的叫着,“爸爸, 好爸爸......好老公......快给骚老婆......啊哈......捅的深点......嗯啊......再重点......”

    李明义爱极了儿子这般骚浪的模样,小臀部扭得,还会自主追逐着大鸡巴,李明义又浅浅抽 插了一阵,勾的李苗不断呻吟。之后便也不再吊他,精干的腰身瞬间加快速度。他边抽插边 低下身沿着脊柱亲吻着儿子的背部。儿子被他养的身娇肉贵的,一身皮肤细腻柔滑,让他爱 不释手。

    顾念儿子初次承欢,李明义也没玩什么花样,光是快速的深入浅出的抽插就够李苗承受了, 他千了几百下,又把儿子翻过来抱在腿上,由下而上深深的抽插。

    “啊啊......好深......好爽......老公要干死我了......嗯哈......小穴要被老公操坏了......啊

    哈......”李苗爽的神魂颠倒,前面的小东西没有任何抚摸下又自己挺立起来了,随着李明义的

    抽插在两人腹间不断摩擦,马眼不断渗水。

    后面的小穴己经湿漉漉的不成样子,李明义加大力度撞击,一下一下顶到穴心,爽的李苗逼 出生理泪水,他不住的摇头,嘴里呻吟不断,腰肢颤抖的几乎没有力气,全靠李明义大手撑 着,不断耸动着。

    “啊......爸爸......老公......快......嗯啊......再快点......操的深点......哈啊......小穴好痒......好

    舒服......老公好棒......”

    李明义正值壮年,都说男人三十猛如虎,他如今也才三十四,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对儿子 又心念已久,那根大鸡巴不知疲倦的捣着小穴。

    “嗯哈......啊......爸爸......唔老公顶的好深了......小穴好舒服......用力......啊哈......操死我吧

    爸爸......”李苗被插的理智全无,只凭本能感觉,呻吟着说着淫言荡语。

    李明义亲亲他汗湿的脸,分出一只手捻着儿子胸前两粒小乳头,低喘道,“操死了爸爸就没有 老婆了,宝贝舍得离开爸爸吗?”

    李苗摇头,眼角应景滑落一滴泪,“啊哈......不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