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一些耽美肉文的集合(H) 作者:佚名

      静好。

    两年后,李明义在机场送走了儿子;

    想到要有一阵见不到面了,父子两在机场的厕所里吻得难解难分,最后还是李明义意志力强 大一点,放开了儿子:

    两年间,李苗抽长了些个子,但是依然纤瘦,经历了粗糙的变声期,现在的嗓音清透低哑。 李苗眼睛通红的看着李明义,黑亮的大眼里雾气蒙蒙,“老公......我舍不得离开你......”自从

    两年前那场彻底谈心后,李明义就让李苗在外面喊他老公,不再喊爸爸了。

    李明义又何尝舍得分开,这次送走儿子,最快也要一两个月无法见面,两人自从在一起之 后,还从未分开过这么久。李明义心头酸涩,但是为了以后能长久在一起,此时的分别是必 须的。

    他又紧紧抱了下儿子,嗓音发哑道,"宝贝,别哭,最多两个月,等我安排好这边的事,我就 去见你好吗? ”

    他公司还有事物没处理完,虽然从两年前就开始着手处理,但是这个正在上升期的公司,卖 了又舍不得,他跟宝贝以后的日子还得靠着公司赚钱呢。他只好不断挖人来培养,目前还被 一堆事纠缠脱不开身,不然他也想送宝贝去加拿大看他安顿下来才放心。好在他找了一个可 靠的人来照顾宝贝,否则还真的放心不下。

    "听话,乖,我会尽快过去找你。别哭了,哭红了眼老公要心疼死。”李明义将儿子脸颊边上 成串的泪珠都吻掉,边低低的哄着。

    又说了许久话,才将依依不舍的儿子送上了飞机。

    望着飞机拔起而起,高高升入空中,李明义的心仿佛也被带走了;

    站了许久,他才出机场回公司:

    为了尽快去跟宝贝团圆,他目前还有很多事要奋战。

    但是他相信,不远的将来,一定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挠他们在一起了:

    三

    不小心被爸爸吃掉了

    叫我小肉肉

    林小飞,16岁普通青少年,被死党忽悠伪装成成年人去新开的酒吧“欢场”happy。其实现在的酒吧虽说是未成年不得进入,但是现在的十六岁少年,哪里还看得出稚气的影子,林小飞和死党身高早都过了175,看上去就跟个成年人也差不了多少了。

    第一次进酒吧,必须没什么经验。林小飞的死党小荣是个老手,帮林小飞点了杯长岛冰茶,毫不犹豫地跨入舞池跟着大部队一起群魔乱舞了。

    林小飞一个人坐在吧台边上,有些局促不安。他一口一口的喝着酒试图冲淡心里的一些焦躁,毕竟在今天之前,他的唯一身份只是一个好学生。酒吧狂乱的重低音每一下打到他心里都像是被锤子小小地敲击了一下,空气中到处散发着夹杂着一点酒味的汗味,那时候林小飞还不知道,欲`望差不多就是这个味道。

    旁边忽然来了一个男人,看着三十多,好像是刚跳完舞过来喝酒。他一眼就看出了林小飞的局促,笑笑在他耳边大声问道:“第一次来?”

    “嗯……你好,我叫林小飞。”他有一些单纯,别说不能轻易和陌生人说话了,就连在酒吧里是不能随便说自己的真名这个江湖规矩都不知道。

    男人被他的单纯整笑了,打了个招呼又叫来一杯酒:“我叫john,这杯我请你,算是交了新朋友。”

    john长的不算差,看着像个白领,但是身材有点壮,所以气质颇有一些侵略性。林小飞没有拒绝,他也不知道怎么拒绝,只说了声谢谢就喝了起来,没有发现john眼中诡异的光芒。

    喝了酒之后,他觉得有些头晕,想着可能是自己不胜酒力。可是晕眩越来越明显,不但头晕还有些热。照理说不应该啊,酒吧的冷气是打的非常足的。

    “你怎么了?喝多了?我扶你上洗手间吧?”john关心地半扶住他,不被碰到也还好,一被碰到,肌肤像被电了一下又像被刺了一下,林小飞很难受,又无法说出到底难受在哪里。浑身软的像没有骨头一样,任凭john扶着他走过人群往酒吧后面的洗手间走去。

    事到如今,再少不更事的林小飞也知道他可能是着了道了,这种浑身像被火在烧的感觉绝对不是醉酒那么简单。如果是平时他还能反抗一下,可现在别说反抗,他连发出求救的声音都显得很困难。

    john并没把他带进洗手间,而是在洗手间门口的拐角处就把他压在墙上吻了上去。这是林小飞第一次和人亲吻,不管是同性还是异性。他直觉不太喜欢,可是现在他的身体太需要和人接触了,只要是被碰到就像又冰块缓解了他体内的一丝燥热。

    “唔……”john显然很有经验,牙齿被轻易撬开,舌头被肆意地缠绕顶弄,林小飞连呼吸都不太会了,只觉得被越吻越难受,他想叫却叫不出来,只能拼命扭动着身子迎合男人的攻击。

    “我最喜欢你这种没经验的小处男了,今天让我帮你开苞吧。”john猥琐地笑着,手从衣摆下边伸进他的上衣里,捏到他的乳尖。

    “啊……”简直像被刀砍了一样的刺激,john冰凉的手让林小飞觉得又热又冷,冰火两重天,被摸到的地方立刻起了鸡皮疙瘩。

    他现在脑子一片空白,只想着对方再摸他多一点,让他能不要那么热,不甘心刚缓解燥热的吻就这么中止了,他主动抬头凑过去唇想继续那样激烈的亲吻。

    电光火石间,本来在他身前的男人被人大力地抡了出去。

    “我`操……谁他妈坏我好事。”来人的力气特别大,他一个180的大男人一下子就被拎倒了不算,落地的力量让他屁股直接碎成两瓣一样疼痛。

    “我劝你不想死的话快点滚。”男人的声音低低的,很沉稳,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心头一紧,无法控制的就害怕,像是他的威胁随时会成真。

    “妈的,让你给你就让给你。下次咱们走着瞧。”john站起来揉揉屁股,跌跌撞撞的跑走了。漂亮小男孩多的是,还是别招惹暴力肌肉男的好。

    林小飞对于发生的变故并不知道多少,他头脑还混乱着,软软地抵在墙上,他觉得热,又没人亲他摸他,他只能自己伸手隔着裤子摸着燥热的源泉想让自己舒服一点。

    “小飞你醒醒,你怎么来这种地方,你给我起来!”男人的声音失去了冷静,像是在暴怒,可是动作却很轻柔地把林小飞拉了起来。

    “唔……爸爸?我……不知道……好难受……”林小飞反应过来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的父亲,可是这并不能改变他现在极度渴望被人触碰的欲`望。所以他就着被父亲拉起来的姿势,搂住了他的脖子。

    “爸爸……我难受……你亲亲我……”在男人错愕和震惊的目光下,林小飞两眼一闭,将唇凑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