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如狼(大叔受+NP) 作者:万灭之殇

      如狼(大叔受+NP) 作者:万灭之殇

    分卷阅读23

    他的确是喜欢费尔德,但不意味着费尔德也会喜欢他,或者换一种说法,不会因为喜欢他就和他上床。

    费尔德是个正常的男人,正常的男人是不会和男人上床的。

    可是他快疯了,药物流入了身体每个部位,发狂似的燃烧着情欲的火焰,洪水猛兽般的啃噬着他残存的理智,只怕再继续下去不管眼前的人是谁,他都会撕开自己的衣服迎上去……

    「我没事了费尔德,我想自己睡一会儿。」连声音,也开始变得有些不一样,仿佛沾染了些许诱人的甜腻。

    「没事?你这叫没事?」费尔德拿着一杯水走了过来,冰冷的手放在了周墨烫的可怕的额头上,「上帝,你怎么这么热?」

    回应他的,是男人因舒服而从喉间低沉而出的呻吟。

    二十三-夜色迷情(中)

    「周墨?」费尔德显然被男人的反应震住了,有些惊讶的望着仅仅因为自己触碰就呻吟出声的男人。

    「好热……」男子冰凉的手所带来的快感让周墨难以忘怀,他要更多……更多!不够,还不够……

    突然伸出手抓住了费尔德的手,周墨呢喃着:「好热……好难受。」

    「这样舒服点了吗?」遵循本能,费尔德下意识的握住了男人滚烫的手,另外一只手把杯子放在了床头柜上后开始温柔的抚摸着男人滚烫的脸颊,炙热的温度从指尖处传来,仿佛吸铁石一样紧紧吸住了他的手指。

    在不只不觉中,流连在男人面颊上的轻柔抚摸开始向下滑去,顺着脖颈到了紧紧扣着的衣领处。

    这样的轻抚,不但没有减少男人的难耐,简直就是火上浇油一般燃烧得越发可怕,周墨觉得自己快被烧死了,费尔德停步不前的手让他有些难以忍受,为什么不继续向下,更加用力的抚摸?

    男人紧紧抓着费尔德手,引导向自己的衣襟之内,冰凉的手贴在炙热的胸口,让男人再次轻启双唇溢出无法压抑的呻吟。

    费尔德像是吓到了一般突然把手从男人的衣襟内抽了出来,大步跑进了房间的浴室里。

    费尔德你真是疯了,居然会因为一个男人的呻吟起了反应,当着这么欲求不满吗?!

    上帝啊……

    男子捧起冰凉的水一次次泼洒在自己身上,可突兀的下方依然没有退缩的意思,此刻饱受煎熬的不只有周墨一个。

    一直缩在浴室里并不是个好主意,但费尔德实在缺乏走出去的勇气,直到外面传来男人轻微的抽泣声,男子才意识到现在不是闹别扭的时候,周墨需要他的帮助。

    不过当费尔德跨出去看到床上的男人时,脚步怎么也挪动不了了……

    周墨已经难以控制自己的欲望,理智被烧成了灰烬,他躺在床上紧紧皱着眉头,低头粗重的喘息着,好像在忍受着极为可怕的痛楚。

    刚才还整齐的衣服此时早已经不成样子,衬衫的纽扣散落在床旁,敞开的衣领下呈现玫瑰色般的艳丽肌肤,盖了一层薄汗的肌肤在灯光下好像染了蜜一样,仿佛……仿佛午夜里一朵沾了露珠的花,浓艳而蛊惑,散发着魅惑的馨香。

    而此时的男人更用他的双手摩擦着自己敞露在外的赤裸肌肤,一遍遍的,却依然不满足,湿润的眼里映出站在旁边的费尔德,周墨直勾勾的将自己的欲望投射过去,期盼似的望着费尔德。

    「上帝,你怎么了?」费尔德已经不知道这个夜里说了多少次「上帝」了,可无论多少次也无法表达他此刻复杂的心情,他在颤抖,只是看着周墨,他就觉得自己无法抑制的颤抖,一种可怕的欲望开始在他心底浮现,他想狠狠上前吻住这个男人,狠狠的让男人在自己身下啜泣。

    这个想法,疯狂而不可思议。

    但人的欲望本就是千奇百怪又永无止境。

    费尔德深深吸了口气压制住自己荒唐的想法,拿起盛了水的杯子想喂男人喝下去,床上的男人并不领情,突然伸出手抓住了费尔德,盛满水的杯子被打落在地上,咕噜噜的滚朝了一边,而与此同时,男人已经把费尔德向下拉倒。

    费尔德压在了周墨身上,或许从周墨触碰他的那一刻,他深藏着的欲望就像决堤的黄河,一发不可收拾……

    「唔——」最开始主动的人是周墨,他紧紧搂住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有些青涩而迫切的吻着男子性感的嘴唇。但很快局势发生了转变,费尔德好像一瞬间从优雅的绅士变成了最原始与粗野的猛兽,拉着男人的头发迫使周墨仰起头来承接暴风雨一般的深吻。

    男子的舌头像一把利剑插入了男人的口中,强势的掠夺一切,一次次的探入让周墨难以呼吸,只能紧紧抓着男子的衣服。

    虽然没有和男人做过,但接吻无论是男人女人都一样,费尔德强势而高超的吻技很快让周墨陷入了一种既被动又渴求的境地,男人的双腿自然分开缠在了费尔德腰上,有些迫切的摩擦着彼此的肉体。

    费尔德感受到了来自周墨的暗示,在欲望面前,他早就把彼此都是男人的概念扔到了九霄云外。

    他就像一头疯狂掠夺猎物的猛狼,一吻结束后坐了起来,有力的双手毫不客气的撕开了男人仅剩着的衣服,就好像撕布条一样,将所有的遮盖物都扯碎丢到了一旁,而周墨依然还因为刚才的吻而有些缺氧的闭眼喘息着。

    或许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勾引」,会引来多大的一匹狼,而这匹狼也将会毫不客气的把猎物里里外外吃个干净。

    分卷阅读23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