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2

如狼(大叔受+NP) 作者:万灭之殇

      如狼(大叔受+NP) 作者:万灭之殇

    分卷阅读52

    着自己的脖颈看,那眼里就跟要喷火似的。

    周墨低头一看,脸一下子就热了起来,那道鲜红的吻痕从领口处冒出一半来,男人赶忙把衣服领子拉高遮了起来,却不知道这一举动对一些人来讲更像是在遮掩。

    「好吧,既然陆先生这么坚持,那周墨,以后依然由你负责这个产品。」

    突然听到费尔德的话,周墨那感觉就像是从天堂坠入地狱,果然还是没有办法拒绝大客户的要求啊。

    「不过——」费尔德又拉长声音笑着加了一句,「为了表示我对这次合作的重视,今后我会和周墨一起与您探讨产品的相关问题。」

    「——是吗,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总觉得这句话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周墨松了口气,有费尔德陪着,想必陆华天也不敢对他怎么样了。男人又看了眼费尔德,后者却已经大步走出了会议室……

    嘴角一丝苦笑,那个人是在帮他,还是迫不得已做出这样的选择呢?

    周墨啊周墨,你果然又在胡思乱想了,对方这么做只是巧合而已,那家伙刚才不是还当众骂你了嘛,你还是在发疯的想着那家伙在听到你的告白会喜欢上你吗?

    够了——别在乱想了!

    「哼!」男人出神之际,背后忽然传来一声冷哼,紧接着身体就被夹在了会议桌与陆华天之间。

    「这里是会议室,不是你能乱来的地方。」周墨冷冷说道。

    「看来我昨天没能满足你啊,」透着火气的冷漠声音让男人有些禁不住的轻颤,陆华天继续说道,「周墨,真是看不出来你骨子里这么贱……」

    「闭上你的狗嘴,」周墨突然一把推开了陆华天,冲男子骂道,「我就是他妈的贱才会让你这只蠢驴骑,你咬再敢靠过来,我现在就一脚废了你!给我滚!」

    说完话,立刻飞速的离开了会议室,走出去的男人一边因为看到陆华天被自己骂的愣住的样子而偷笑不已,一边又暗自拍了拍从刚才就一直急速跳动的心脏。

    只怕再待一秒,他就软下来了。

    而会议室里的陆华天在看到男人大步走开后不由苦笑了声:「哼!这个男人……」就像一只对大灰狼挥舞着小蹄子的大羔羊。

    四十八-证明你爱我

    那天会议之后,费尔德还真的跟着周墨一起去和客户商量事宜了。

    只是气氛总感觉有些不大对劲,表面上都认真谈着公事,说着哪个产品还需要修改,哪个产品已经可以投入生产,可言语间的微妙依然让周墨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或许最难得的是费尔德和陆华天,都用着高雅的单词说着暗讽对方的话,简直是让自负英文不错的周墨倍受打击,人比人,当真气死人。

    「周五晚上是为庆祝合作而举办的鸡尾酒会,周墨也一定会来吧?」轻呷了口浓郁的皇家锡兰红茶,陆华天摩擦着瓷杯说道。

    「嗯。」这种鸡尾酒会,是每个人都想去的吧,既有能和本公司上层熟识的机会,又是扩展人脉的绝佳时机,所谓酒会,就是这个功能。

    但对周墨来说,人脉多不多都无所谓,他迟早都会回国。

    「那这一次,想必费尔德先生也会带着您美丽的女友出席吧,」陆华天轻声笑道,「您应该多谢格蕾丝小姐,如果不是她极力向我推荐您,我想也不会有今天的合作,她真的非常关心你呀。」

    周墨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费尔德,后者依然保持着不冷不热的微笑,优雅的搅动白瓷杯中的锡兰红茶:「陆先生误会了,我和格蕾丝只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并不是恋人关系,倒是我听说您家中有一位贤惠的妻子。」

    「呵呵——」靠在藤椅上,陆华天交叉着双手笑道:「不,我从三年前离婚后就一直是单身。」说话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周墨。

    周墨挑了挑眉,看他干什么,难不成要告诉他陆华天在为他守身?这姓陆的结婚离婚都和他无关,葬礼的话他倒是很乐意去参加。

    「周墨,你也是单身吧,」陆华天把话锋转向了男人,「不过都三十多了,不想成家吗?」

    「周墨的话只要在我手下一天,就没结婚的机会,」周墨刚想开口就被费尔德给抢了话,后者笑着用手按住了男人放在桌上的手,有些霸道的说道,「我不会让他将宝贵的工作时间费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

    这算是什么话?总觉得有深层的意味藏在字里行间,周墨只是礼貌性的笑着,然后抽回了被费尔德压着的手。

    无论费尔德最近怪异的表现暗示着什么,都——和他无关。

    谈完事后,陆华天看着周墨被费尔德拉上了车不由皱了皱眉,冷哼一声后坐上了自己的车,打了一个电话:「查出周墨现在和谁住在一起没?」

    「哼——」收回了电话,男子沉默的发动了汽车,那天在周墨脖颈上看到的伤痕绝对不是他印上去的,而以周墨那闷骚的性格也不可能在被自己强暴后就去找其他男人,陆华天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动了手脚。

    而那天男人回去后,又遇到了什么事情……

    脑海里闪过那日男人压抑痛苦的绝望眼神,陆华天心口不由一紧。

    「我自己可以回去!你要带我去哪儿?」出了餐厅就被费尔德给拉着强行塞进了车子里,周墨冲费尔德说道。

    「现在还早,」关上了车门,费尔德快速的发动了跑车,一边开车,一边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

    「如果是公事以外,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周墨僵着一张脸说道,那样子看上去像是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

    「你是个同性恋?」盯着前面的路,费尔德突然说道。

    这算是什么问题?周墨嘲讽似的笑道:「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我是一个同性恋,你们美国人认为的恶心人。」

    听到周墨自嘲的话,费尔德才偏头看了眼有些生闷气的男人,但很快又转了过去,以平淡的口吻说道:「好像只要和我在一起你就会很生气,我是不是让你觉得很讨厌?」

    「我没有那个胆量大厌恶我的上司。」事实上这听着不是滋味的话正说明了周墨对费尔德讨厌,而此刻周墨心里更是把费尔德骂了个遍。

    「费尔德你就是个不开窍的混蛋猪,做完就跑的猪,不敢承认现实的猪,一直气我的猪,天天在我眼前晃的公猪!四处勾引女人的发情猪!」

    「呵呵,你比刚来的时候越来越放得开了,当初你可是不敢对我说这样带刺的话,」费尔德笑了起来,

    分卷阅读52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