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9

如狼(大叔受+NP) 作者:万灭之殇

      如狼(大叔受+NP) 作者:万灭之殇

    分卷阅读79

    ,那灯光  下闪着淫靡色彩的肉体让他刚刚平息了欲望的内心再次燃烧起灸热的欲望来,欲望竟开始又有抬头的趋势。

    相比猩红发色男子的急躁,另一个则是一直舔舐着男人的身体,玩弄着男人的下身,不急于发泄他的欲望。

    细长的手指狠狠插入男人的后面,隐约听到男人颤抖的声音却更加激起了他变态的施虐欲,男人所有的反应仿佛都是他胜利的果实,显示着他的强大与威力,让他更加的陷入畸形的欲望之中。

    「真紧啊,是不是想我插进去呢?」手指快速的在火热中出出进进,银蓝发色的男子吞了吞口水的说道,「就这么杀了你还真是舍不得,你也不想死吧,好好服侍我们的话,就让你多活长一点。」

    「我们绝对会让你欲仙欲死的,哈哈哈!」男子大声笑了起来,又一次塞进一根手指。

    「妈的,你能不能快点!」猩红发色的男子已经没了刚才的冷静,整个人被欲火所包围,他想上了这个男人,狠狠的刺穿他!

    「给我好好吸!」捏着男人的下巴,猩红发色的男子再次逼迫男人张开嘴巴来含入他的丑陋欲望,「别动也不动的跟个死人一样!」

    朝周墨脸上拍打了几下,男子喊道:「快动!妈的!」

    「唔——这才像话。」感觉到柔软的舌头吸裹着他的欲望,男子舒服的闭上了眼睛,沉迷于欲望深渊的他没有看到男人微微睁开的眼睛中所射出的绝望。

    绝望,犹如死亡。

    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了,还会怕什么呢?

    当一个人什么都不怕了,什么都不管了,这个人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啊啊啊啊——」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屋子里,猩红的血水流淌白色的地面,污浊而可怕。

    「妈的!妈的!」男子哭耗着倒在了地上,捂着他几乎被咬断的下身,狠狠瞪着跪在地上眼神疯狂的男人,「杀了他!杀了他!」

    银蓝发色的男子被眼前可怕的一幕所惊呆,看着自己的胞弟捂着血淋淋的下体倒在地上打滚,他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暴怒的吼道:「杀了你这个贱人!」

    男子猛然拎起旁边的椅子狠狠朝着男人的脑袋砸下去,后者向前一跌避过了椅子,但双腿却结结实实的被椅子砸到,剧烈的疼痛让男人有些眼前发黑。

    周墨吐出一口血水,疼痛几乎麻木了他的神经,他颤抖着躲避着男子的狂暴殴打,身体上一次次的被人踢打,他蜷缩着身子,一双染了血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地上打滚的人。

    他要杀了他……

    仿佛出自于本能,男人突然大喊一声一把推开银蓝发色的男子,怒吼着朝地上的人跑过去,抓起地上碎了的椅子木条狠狠扎进了猩红发色男子的腹部。

    喷涌的血水溅了他一脸,也短暂的唤醒了他的理智。

    他杀人了?

    周墨颤抖着望着手里沾血的木头。

    「妈的贱人!」身后一声怒吼让男人颤了下,他本能的回过头去,迎面而来的是一把冰冷而锋利的刀刃,顺着他的额头,撕破他的面孔……

    七十四-拯救一颗心脏

    一颗心脏,仿佛要立刻冲出胸膛一般急速的跳动着,「嘭嘭嘭」的一次次强烈冲击着陆华天的理智与胸膛。

    他的唇紧紧的抿着,整个人简直就像是从荧幕里走出来的特工,绷成了一条直线,仿佛只要轻轻一拉,整个人就爆发了。

    开着兰博基尼跑车的男子,那双握着方向盘的手像一对钳子,紧紧的扣着方向盘,手背上突兀着一条条青筋。

    黑色的跑车,在白色的风雪世界里划过沉寂的风暴。

    「妈的不要命啦!」

    跑车疯狂路过的地方,总会引起其他司机的谩骂。

    是的,他真的是不要命了,疯了一般的驾驶着汽车。

    额头滴落的汗水,是紧绷的神经,是他冒着怒火的双眼,也是他几乎跳出胸口的恐惧。

    唯一值得庆幸的,或许就是当初在男人的手机里安了定位系统。

    陆华天望着眼前越来越近的豪宅,丝毫不顾及那扇大门口站着的保镖,就像没有看到那些人一样,发动了马达,朝着前面冲了过去。

    血,漫了他的眼。

    嘴里满满的是铁锈味,说不清是谁的血,可却是那么的肮脏。

    半张脸血肉模糊,男人倒在地上微微抽搐着,好像一只快要不行了的大羔羊,雪白的毛发不复存在,只有遍体鳞伤,只有污浊的血液与不明液体染了一身。

    颤抖着的嘴唇努力呼吸着最后一口空气。

    剧烈的疼痛已经成了麻木,再多的痛也抵不过内心的崩溃。

    如同咆哮的河流,在瞬间冲破堤坝,失去了理智,忘却了一切。

    男人用他没有受伤的右眼望着那个趴在猩红发色男子身上的人,那个不停咒骂着自己的人,那个刚才用刀几乎杀了他的人,那个在自己弟弟身上又补了一刀的人。

    他听着那个银蓝发色的男子对着死去的人说:「安心去吧,我会替你杀了这个贱人的。」

    「少了你一个人,我分到的财产也会更多了,呵呵。」银蓝发色的男子笑着,抽出了插在弟弟胸口的刀子扔到了一旁,哐当一声落在了男人的视线范围内。

    染着血的利刃,残忍的让人怵目惊心。

    男人用着最后一丝力气撑起他沉重的身体,没有任何考虑的抓起旁边带血的利刃,向着男子扑过去。

    他看见了那人惊讶的神色,而后在自己的利刃中变成了愤怒的恐惧。

    「砰——」随着重重的一声门响,屋子里的人也都倒在了地上。

    「周墨!」嘶声力竭的怒吼拉回了倒在地上几乎昏迷的男人的视线,男人睁开他被血染的一片猩红的眼望着从门口像他冲过来的男子。

    他试着张了张口,却没有办法发出声响来,不是不会说话,而是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厚厚的黑色大衣从男子身上脱下来包裹住了他赤裸而遍布伤痕的身体,一丝温暖沁入他冰凉的皮肤,驱散了些许死亡的灰色。

    「杀……杀了人。」他杀了人了,他杀死了人!

    周墨嘶哑的声音从喉咙里支离破碎的流泻出来,黑色的头发混着血液黏在了他苍白的脸上,空洞的眼神让抱着他的男子心痛的无以复加。

    陆华天摇着头轻声道:「我们走,没事的,都没事了,一切都会好的,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男子挣扎着不去看男人脸上可怖的伤痕,他想杀了这里所

    分卷阅读79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