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9

如狼(大叔受+NP) 作者:万灭之殇

      如狼(大叔受+NP) 作者:万灭之殇

    分卷阅读89

    个懦夫没有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直到现在所有事情都好了才出现,未免太晚了吧!」

    「周墨,那你的意思呢?是让费尔德离开,还是看他最后一面?」从米莱口中说出的话,似乎无论选择前者或者后者,都暗示一个事实,费尔德与周墨已经没有了将来,一丝希望的曙光也没有。

    「让他滚!」陆华天冲着管家吼道,他没有冲出去把费尔德砍成碎片已经够好了,难道还要让那个人渣进他的房子不成?

    他绝对不会再让周墨受到那混蛋的一丝伤害,更何况现在周墨的情绪才稳定不久,贸然相见的话,也不知道周墨能不能受得了。

    最后一个理由,才是陆华天真正担心的。

    「这件事情,我和你都没有资格去管束,」米莱看了眼陆华天后又对着周墨缓慢的说道,「周墨,这一关你躲不了的,费尔德就是你的心病,中国不是有句话叫‘解铃还是系铃人’吗?无论这一次他来的目的是什么,我想这是解除你心病的最后也是唯一一个机会了。」

    米莱继续说道:「不过最后的选择,还是要看你的意思。不用考虑我和陆华天的感受,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我们都不会介意,我们担心的只是你而已,我想你明白的。」

    在听了米莱的一番话后,陆华天闷哼一声没有说话,只是等待着男人的反应。

    而陆华天的心里,其实也基本猜到了周墨的选择,这个倔强的男人一定不会选择逃避的,尽管内心有所挣扎,但最终,周墨还是会选择和费尔德见面。

    而事实,却也是如此。

    「我出去一会儿,晚上就回来,」周墨对着两人示以安抚的笑容,「等我一起吃饭啊。」

    他咬问个明白,他也想知道,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费尔德会对他说什么……

    男人走出了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陆华天与米莱,陆华天在男人走后有些不满的对米莱说道:「你明知道你说那样的话,周墨一定会去和费热的见面的,为什么要让那个混蛋再次看到周墨?活该他后悔一辈子!」

    重重一锤,陆华天的怒火宣泄在沙发上。私 享家 论坛

    米莱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说道:「我很惊讶,为什么费尔德还会过来,我以为……他一辈子也不会出现在周墨面前了。可现在的情况,大概就是所谓的命运吧,你和我是无法改变的。」稍微停顿后,米莱压着声音说道,陆华天,有一件事情我想我还是如实告诉你比较好,这件事情,是关于费尔德的。」

    八十四-遗憾

    在没有看到费尔德之前,周墨曾经无数次的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幅幅两人见面的画面,他想过要绝情的痛斥费尔德,告诉这个男子他受到了多么可怕的伤痛而为什么声称爱着他的费尔德却不曾出现过,他也想过费尔德会有自己的苦衷,或许是被家族囚禁,或许是其他他想不到的原因。

    周墨想了太多太多两个人见面的情景,甚至连对话都曾经在脑海中串过一遍,然而正如每个人对将来的设计一样,真正到了现实里,一切的静心设计在面对命运时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或许周墨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此时此刻两个人平静的会面。

    就像两个隔了一堵透明墙的熟悉陌生人,安安静静的互相看着,没有争吵,没有解释,没有了话语。

    存在于空气中的,只有彼此的沉默。

    费尔德率先打破了这种诡异的安静,再次出现的男子和之前似乎没有多大变化,只是整个人显得比以前稍微瘦削了些,本来合体的衣服挂在身上竟有些宽松的趋势。

    但那声音,却一如既往的温柔而低沉:「最近好吗?」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难住了周墨,他该回答什么?是带着讽刺的说:好!我好的不得了!没有你费尔德我周墨同样可以活的更好;还是满是悲痛的怒视对方:好?怎么可能好呢?我毁了容,差点瞎了眼睛,你说这样的我是不是很好呢?

    无论是哪一种,都可以多少发泄一下男人内心的不平衡,也能轻易的用言语报复费尔德,却也可以伤害到对方。

    「还行。」男人沉闷的说了两个字。

    有些事情真的只会在心里想想,要真说出来的话,其实也挺少。

    男人不由暗骂自己的心软,可即使对方不是费尔德,结果似乎也不会有多少变化。

    「他们对你好,我就放心了。」费尔德站在了男人的左侧,总是时不时的偏头去看曾经的爱人,男人偶尔被风吹起的头发下,是若隐若现的疤痕……

    冬天的空气真的是很冰冷,吸进肺里,扎在心上——心痛。

    「放心什么?」男人深深吸了口气,故意用冷漠的语气说道,「费尔德,你来如果只是纯粹找我聊天的话那你现在可以走了。」

    「你恨我,是吧?」其实这个问题,已经不用周墨回答费尔德就知道答案了,换作他站在周墨的立场上,他也会恨死自己的。

    周墨咬了咬唇以沉默作为回答,费尔德见状后继续说道:「我只想看看你,没有其他意思,更不奢望你原谅我。」

    「我这副又丑又邋遢的样子你也看到了,不知道有没有满足你的自虐欲?如果看够了,那你现在可以走了。」周墨慢慢的有些生气起来,费尔德的平静让他十分不舒服,男人转过了身子背对着费尔德。

    「陆华天和米莱很爱你,会保护你,他们也很勇敢,相比起他们,我费尔德真的是个孬种,呵呵,」一番自嘲后,费尔德又移步走到了周墨的左边,「今天以后,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周墨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难道你除了这些,就没有其他的话想对我吗?一点点的解释都没有吗?」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多的解释也于事无补,是我的错就是我的错,即使解释了又能怎么样呢?我费尔德配不上你,和你在一起只会给你带来灾难。」费尔德叹了口气。

    「那你干嘛还要回来?为什么不消失的彻底一点?」周墨冷冷看着费尔德,曾经突然消失,现在又突然出现,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仅仅是一个人站在他面前,周墨能相信些什么?既然费尔德什么表示都没有,那为什么又要出现?私享家:sixiang-jia.

    这要让周墨怎么接受费尔德现在的这种态度?

    男人在一顿大吼之后猛的转身大步走开,身后响起了费尔德着急的喊声「周墨!」男人像是没听见一般的越走越快,而后面的人追来的脚步

    分卷阅读89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