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御宅屋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

    分卷阅读4

    打个架而已......你别告诉我,你从来没干过架啊!"

    陈安居被他粗鲁的动作扯得头皮很痛,咬着嘴唇闪避起来,得到这种回应的武志杰总算高兴了点,强行拦住对方的肩膀,"好了好了!我不会再打你了,只要你不再骂我,我们扯平了好不好?"

    陈安居怒视着一脸温和无辜表情的家伙,很想向对方大吼──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扯平?

    在行使过那么严重的暴力行为之后,非但一个道歉都没有,还企图跟被打的人建立友谊?有没有搞错啊!狼和羊能够做朋友吗?它们根本就不可能平等相处吧!

    这种随时都要担心会不会被对方伤害的相处里,怎么可能产生任何真正的沟通?对方卑鄙的用上了要挟和威逼的手段,竟然是叫自己"陪他玩",简直幼稚、浅薄、无知、可笑到极点!

    但是他只敢在心底这样狠狠地咒骂,无论出于对暴力的恐惧还是因为被对方抓住了秘密,任何一点都能让他保持沉默。

    下午放学以后,陈安居自己给家里打去了电话,说今天要去同学家吃饭。他不想父母发现他身上的伤,所以回家了也不能使用药水,只有在外面先弄好再回去。

    但想到要跟武志杰一起去对方家里,他无法压制心中的忧虑和害怕,早就听说武志杰父母很少回家,如果再跟那个暴力狂单独待在没人的地方,自己还会遭受怎样的对待?

    武志杰看他打完电话,早就窜过来揽住他的肩膀,他面色苍白的跟对方一起慢慢走出学校,心里只想远远逃走。

    坐在车上的时候,武志杰还故作亲密一直跟他说话,他实在没有回话的欲望,对方说十句他才表情冷淡的回一声:"哦......"

    8

    到了目的地之后,武志杰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但竟然忍着没有当街发作,而是动作强硬的把他推进电梯。

    在相对狭小隐秘的空间里,即使还有其它几个人,武志杰也不再伪装和善,伸手在陈安居腰上用力一掐。

    本来腰上就有伤,被这么一掐,陈安居顿时惨叫出声,其它几人都吃惊的看过来,他只好极力忍住疼痛紧紧闭上自己的嘴,但身体已经开始微微的发抖了。

    武志杰恶劣的继续掐他,只是用的力气小了很多,看着陈安居极力忍痛的表情,一路上被对方冷淡的不快都得到发泄,这小小的报复让武志杰身心舒爽。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楼层,武志杰半抱半扶的把对方带出电梯。陈安居眼睛睁得很大,回头看着徐徐关上的电梯门,险些对陌生人叫出"救命",脚步也定在电梯门口不愿挪动。

    "你要干嘛?叫别人来救你?我又不会对你怎样!"武志杰消下去大半的气愤又被对方夸张的表现给挑起来了,"快走啦!别磨磨蹭蹭......小心我打你!"

    被武志杰吼得软掉了半边身体,陈安居自暴自弃的放弃了抵抗,被对方一路拽到家门前,很快打开门后再将他一把推进去。

    "怎样?这房子还不错吧?以后它是归我的......"武志杰带着一点虚荣向陈安居夸耀属于自己的财产,"你干嘛站着,去坐下,我打电话叫吃的!"

    呆呆坐在又大又软的豪华沙发上,陈安居并着脚的姿势一直没换过。等到武志杰打完电话回身看他,觉得那种僵硬的姿态和表情都很好笑,于是很轻松的挨近他坐了下去,想要跟他聊天。

    "喂,陈安居......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你可以跟我讲。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呃,那个倾向的?你都这么大了,有没有跟人上过床?"

    陈安居震惊又厌恶的往旁边挪去,根本不愿开口回答这侵犯隐私的无礼问话。

    "喂!你这算什么?快回答我!小心我打你哦!"武志杰烦躁的挥起拳头在对方脸前晃。

    "......你......你到底想怎样?"陈安居拼命忍耐想要哭的感觉,努力鼓起勇气故作冷静的望着对方。

    "我哪有怎样?只是跟你聊天啊!快说!学校里这么多男生,你肯定有喜欢的,他是谁?"

    "我......你不认识他。"陈安居万分无奈的敷衍起来,脸色难看到像又被打了一次。

    "哦?那么说就是有喽!我说......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女生?一次也没有跟女生约会过?你真奇怪......男生到底有什么好的?你怎么会看上他们呢......女孩子多好,又香又软,有前有后的就更火辣了!"

    "......没有。我不知道......"陈安居木偶般机械的回答。

    这种程度的回应已经可以让武志杰不觉得无聊,开始对着心不甘情不愿的谈话对象吹牛,大谈自己的花钱史、泡妞史、打架史,所有值得夸耀的"优点"都被他放大好几倍。

    陈安居被迫听着他讲了好久,送外卖的小弟才摁响门铃,看着那个可怕的暴力男去门口签收,陈安居终于暂时可以喘口气。

    9

    由于这个月的钱都花得差不多了,武志杰今天叫的外卖只是便宜而普通的便当。把它们提进去放到餐厅桌上,武志杰有点不好意思的叫陈安居,"喂,过来吃饭吧!今天只有我们两个,菜就马马虎虎了。"

    陈安居隔着很远的距离回答,"你自己吃吧,我不想......"

    武志杰一下子就变了脸色,冲到客厅大力拖起对方,"你嫌菜不好是不是?还有钱我也不会请你吃这种啦!快陪我去吃饭,否则小心我......"

    陈安居被他抓得踉跄了一下,身体的各个伤处传来一阵剧痛,只好怀着恐惧用力点头,嘴里也吓得惊叫起来,"我吃!你放开我!"

    武志杰松开了手,满意的看着对方慢慢走去餐厅,动作僵硬的坐在了餐桌旁,自己也赶紧跑过去坐下,给陈安居分好餐具,甚至还笑着招呼对方,"快点吃吧,待会我给你看我的历年收藏!你肯定会喜欢的......"

    陈安居小口小口的咽下食物,其实一点胃口都没有,简直像受刑一样吃着味道并不差的便当。

    武志杰是早就饿了,狼吞虎咽的吃着已经习惯的那些食物,间中居然还有闲暇讲话,"你都不问......我的收藏是什么?"

    陈安居保持着良好的家教,根本不在吃饭时说话,只勉力压制着厌恶的心情摇了摇头。

    "你真无趣!呵呵......你难道从来没喜欢过?快点吃完,我带你去看!"

    陈安居实在吃不下,勉强逼自己随便

    分卷阅读4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