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御宅屋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

    分卷阅读5

    吃了几口,就推开便当盒小声说,"我真的吃饱了......"

    武志杰好象不信,看了他几眼才摇头叹息,"你吃这么少,难怪长这么矮!以后多吃点,跟我一起跑步!包你很快长到我这么高,呵呵,搞不好还可以打倒我哦!"

    陈安居默然撇了一下嘴,对这个暴力男无话可说,自己接受的教育是打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那只是低级野蛮的犯罪行为,就像这个暴力男对自己所做的......对方难道认为是完全正常的、男生之间的日常玩乐?那就太过分了。

    满腹的不甘和鄙夷都不敢表露出来,陈安居被对方以热情的姿态强行拉进卧室里。武志杰的房间就跟他本人一样浅薄低俗,到处都堆着花花绿绿的卡通漫画,还有些封面是大胸女郎的色情杂志,配上房间里乱七八糟没有扔掉的垃圾,陈安居第一个感觉就是──不堪入目。

    "哈哈!我的宝贝收藏很多吧!全是原版的!这里还只是一点点哦,另外有个房间里全部都是,你要去看吗?"带着炫耀和讨好的眼神,武志杰兴致勃勃的拉起对方的手臂,在陈安居痛叫出声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好象忘记了什么事情。

    "啊......忘了给你擦药,等等哦!我去拿......"不等陈安居反应过来,武志杰已经跑出了自己的卧室。

    世界终于再次清静了......

    陈安居深深的叹着气坐在对方电脑前的椅子上,以手指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这个超出他年纪的、老成忧郁的动作被他做得很熟练,可见他早就习惯了用这种大人的解压方式来安抚自己。

    10

    可惜临时的安逸很快又会被打破,没过两分锺,武志杰聒噪又可怕的声音再次飘进,高大的身躯也冲了进来。

    手里拿着药油的武志杰看起来减少了几分攻击性,不由分说把陈安居推去床上坐着,还伸手给对方解开校服外套上的钮扣,"快脱掉!"

    陈安居被吓得整个人往后缩,双手牢牢拉紧自己的外套不肯松开,"你要干嘛!我......我自己来就好!"

    武志杰愣了愣才"噗"的一声笑出来,"你才是干嘛咧!你也太敏感了吧!我又不是你这种人!"

    陈安居还是惊恐而防备的看着他,并没有任何信任的表现。武志杰有点尴尬的向对方吼,"快脱!否则我打你!"

    他低吼的同时已经开始撕扯对方的衣服,在陈安居被牵扯到伤处的痛叫声,很快就成功扒光了对方的上半身。

    陈安居坐在床上一直向后退,慌乱的神情和无助的眼神更能刺激武志杰捉弄对方的欲望,干脆抽下自己腰间的皮带扑上去,把对方的手腕严严实实绑在身前。

    陈安居裸露的上半身伤痕很多,那都是武志杰上午留下来的,因为没有处理过,又经过了好多个小时,所有的青紫痕迹都完全显现出来,但没有伤到的那些皮肤却是白皙而平滑,看起来质感非常的好。

    武志杰不知是出于好奇还是恐吓的意图,伸出手指轻戳对方身上没有伤到的一小块皮肤,看到对方瑟缩着望向他的眼神,他刻意在对方胸前那个小小的红点附近摸了一把,对方战栗的反应更令他兴致高昂。

    "哈哈,好玩......你真有这么敏感?我这里就没什么感觉......你跟女孩子好象哦!她们这里都是敏感区......会爽得不得了。"

    "武志杰......你放开我!你到底想干什么......"陈安居的声音已经抖得不像话,脸也因为巨大的羞耻和憎恶而红透了。

    "没有啦......帮你擦完药就会给你解开,你乖乖的别动,我不会打你!"武志杰若无其事的拿起扔在床上的瓶子,熟练的把药油倒在掌心,以毫不温柔的动作在对方身上一阵揉搓,那火烫和疼痛的感觉让陈安居一边闪躲一边呻吟起来。

    "哇......你不要叫得这么淫荡......好象我真的对你做了什么一样。"武志杰坏笑着继续用力揉搓,刻意逼着对方叫得更大声。

    "你......你住手......很痛......"陈安居用被绑住的双手去推在自己身上乱搓的手掌,这种完全被动的身体接触感觉太难受了,不但是生理上有所排拒,连自尊也被侵犯。

    并不是自己太过敏感......对方确实是个危险又暴力的家伙,而且老是刺探那些很隐私的话题,这太不对劲了。

    虽然他没有跟其它同龄的男生过多接触,还是觉得对方这种表现根本不像个只爱女生的异性恋,他是喜欢男生,但绝不肯这样被一个同性骚扰,而且还是一个自认为直到不能再直、却以卑劣的手段和心态来戏辱他的人渣。

    武志杰没有半点被讨厌的自觉,还在理直气壮干着自认为正确的事,双手不怎么老实的帮陈安居擦完药油后,仍然迟迟不肯解开对方手上的束缚,反而盯着陈安居赤裸的上身发呆。

    11

    陈安居更加感觉到危险的临近,以变了调的声音说出刺激的话,即使会再次被打,也好过被眼前这个人渣做出更过分的事,"武志杰!你赶快放开我!你......你才更像同性恋!赶快放我回家!我要回家!"

    武志杰果然震惊的睁大了眼,身体立刻弹跳着挪开,"你乱讲!我才不是!恶心死了!"

    "那你就放我走啊!要不然你想干嘛!"

    武志杰犹豫着伸出手放在对方被皮带绑住的手腕上,看到对方眼底那点希望和欣喜突然反应过来,脸上不安的表情转为恶意的笑容,"嘿嘿,你是想用激将法?我看起来那么笨?我管你怎么讲!反正......反正你就要陪我,让我高兴了你才能回家!"

    本来要为对方解开束缚的手向下滑去,又快又急的扯开对方的裤扣,撕扯着整条裤子用力往下扒。陈安居不得不拼命挣扎起来,不自由的双手却没有什么抵抗之力,在两人体力悬殊的一阵纠缠中,长裤被撕破成了好几条。

    陈安居高声的质问已经带着哭腔,并着双腿蜷缩成一团努力躲向床里面,"你到底要干嘛!滚开!救命......"

    武志杰也没想到那条裤子一下子就能扯破,手里拿着破碎的布条发呆,对方过于激烈的大叫却唤回了他的注意力。

    他掉转视线看向眼前,对方好象马上就要哭出来了,两条紧紧并拢的长腿是不见阳光的白皙,稀疏的汗毛软软服帖在光滑的皮肤上,真是一副蛮刺激的画面......

    他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唾液,犹如梦游

    分卷阅读5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