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御宅屋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

    分卷阅读6

    般爬近对方的身体,颤着手指在对方纤细修长的小腿上轻轻一摸。对方立刻猛力一缩,被他触到的皮肤战栗着浮起小小的颗粒,这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敏感而产生的变化让他更加口渴。

    "你......"武志杰吓了一跳,自己的声音竟然变得有些沙哑,清了清嗓子才继续开口,眼神中闪动邪恶的光芒,"你想回家是不是?我会让你回去的啦,只要你......呃......"

    他说着毫无意义的话,一时拿不定主意自己到底要怎样,想了一想才压低声音凑到对方耳边说:"把内裤脱掉,我只要看看就好......"

    陈安居不敢置信的睁大眼,双手更加护住自己全身最后一件"衣服",用带着泪意的鼻音含糊低骂,"滚开......变态......你再敢乱来,我......我报警......抓你......"

    武志杰听着对方毫无威慑力的话,真的觉得很有趣,半玩笑半认真的沈下脸向对方低吼:"听话!快脱掉!不然我给你脱哦......我会撕烂它,让你干脆裸奔回家!"

    陈安居又被他吼得抖了一下,挡在身前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武志杰得意的笑,"哈哈,你这是叫我来帮你脱喽!"

    武志杰只用一只手就轻易举高了对方被绑在一起的双手,另一只手直接快捷的拉下了对方的内裤。

    被拉到膝盖的裤子可怜兮兮的卡在腿弯处,双腿间软垂的东西颜色很粉嫩,一看就知道并没有经过太多的抚弄。

    12

    "哈哈......你真小!"武志杰没能忍住自己恶劣的取笑,还故意伸出手指去拨弄它,陈安居扭动了几下身体,只换来他大力的捏紧,空前的疼痛和羞辱使得陈安居当即哭了起来。

    陈安居即使哭泣也是安静的,并没有发出刺耳的哀号,只是很小声的抽噎着,眼睛也死死的闭上了。武志杰这时才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刚才那种取笑所有的男生都受不了吧。

    "呃,对不起啦......其实你也不算很小......我也只比你大一点而已......你别哭嘛......"从来只有在床上才会对女孩子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但无声抽泣着的陈安居看起来跟女生差不多可爱,武志杰鬼使神差的心软了,试图用在床上哄女生的话来安抚陈安居。

    陈安居却不像女生那么好哄,完全不理踩他道歉的话。武志杰很没诚意的哄了几句,逐渐觉得不耐烦,在对方腰上使劲一掐:"别哭了!一个男人哭什么哭!不过就是脱了你裤子而已!男生哪个没有被同学整过啊!"

    陈安居低低的痛呼了一声,还是看都不看他一眼,也一个字都不愿意跟他讲,只哽咽着用自己被绑的双手努力拉上内裤。

    武志杰被对方不理不睬的态度搞得很不爽,刚才那点心软的感觉也消失掉,冷笑着抓住对方的手就往胯下塞,"陈安居,你别说自己没弄过!弄给我看,我就让你回家!不然今天你就在这睡!"

    陈安居使劲抽着鼻子,带着满脸泪水仇恨的瞪他,嘴唇抖得几乎说不出完整的话,"你......你......变......变......"

    "快点!照我话做!不然我马上用手机给你拍照!就发去学校的网站!"武志杰马上从自己裤兜里摸出手机来,作势要对着全身裸露的陈安居拍照。

    "啊──别拍......我......我做......"陈安居哭得更凄惨,整张脸都皱做一团,身体拼命闪躲着手机的镜头,整个脑袋也耷拉下去,手却慢慢放在了自己的胯下,握住那个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任何反应的东西。

    武志杰这才把电话扔去旁边,悠闲的盘着腿坐在床上,"好了,你快弄......什么时候弄完,我什么时候借你裤子穿回去。"

    陈安居抖个不停的手表现出极大的愤怒和羞耻,但还是听从他的话,握住那软嗒嗒的话儿迅速捋动起来。

    用了很长的时间,它仍然一点变化也没有,陈安居脸上的泪水和汗水糊住了额前的头发,除了强烈的屈辱和恐惧,另一种耻辱也渐渐涌上来,他的手因为疲劳而酸痛不已,身前还是没能有任何硬挺的迹象。

    武志杰也知道,这种情形下换了自己都未必能硬起来,本来就是刻意恶整对方而已。在一直盯着对方的过程中,他一边享受报复的快慰;一边意识到自己好象有哪里不太对劲,啊......他竟然一点也没感觉到恶心。

    最后陈安居的手已经酸到抬不起来,低泣着倒在床上近似崩溃的叫起来,"呜呜......人渣......变态......你干脆杀了我吧......"

    13

    那一个晚上,陈安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坐过的车走过的路都陌生而怪异,像是身处在另一个冰冷扭曲的世界。

    浑浑噩噩的顺着街道走回自己家门口,呆呆的站了好久才调整出比较正常的表情,摸出钥匙想要插进锁孔,手却抖得把它掉落在地上,这时候眼泪才又流出来,蹲下去捡起钥匙抱住自己的头。

    那个变态始终没有放过他,他自己实在没办法做到那种屈辱又猥亵的事,武志杰竟然伸过手来玩弄他那根萎靡的东西。更加可怕的是,在对方经验丰富的动作下,他可悲的硬起来了,没多久还一边喘息一边哭着,在对方手里喷出了浓浊的精液。

    就算是他自己,做那种事的频率也少到可怜,家里虽然有自己的房间,但只要想到父母就在隔壁,他都会极力忍耐那种青春期的欲望。顶多是偷偷在浴室快速的解决一下,每周一次都不到,因为只要有家人在附近,他就会为自己异于他人的性癖好而想太多,连性欲都变得淡薄。

    也许正是在家里压抑得太凶,那次才会被对方充满情色感的吻刺激到失态,也才让自己遭遇到之后一系列的连锁后果......

    坐在熟悉的家门口,终于感觉到了安全,他静静的哭了一会,再掏出口袋里的纸巾小心地把脸擦干净,最后镇定的用钥匙打开门走进去。

    此时晚上九点都不到,父母和妹妹一起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听到他开门进来的声音,不约而同的回头看过来,母亲还笑着问他,"啊,回来了!今天玩得怎样?咦......安居,你换了一条裤子?"

    "......玩得还可以。吃饭时裤子沾了油,借同学的穿回来。"陈安居神情自若的回答了母亲,迅速走回自己的房间,马上脱掉对方"借"给他穿回来的

    分卷阅读6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