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御宅屋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

    分卷阅读7

    、尺寸过大的长裤,拿出干净的内衣裤冲进了浴室。

    就算对方有交代过,擦了药油的伤处不要太快洗热水澡,但那些变态的手指在下半身留下的感觉太过鲜明,一定要尽快冲洗掉。

    陈安居站在温热的水柱下反复擦洗自己,伤处被热水刺激的疼痛被他当作一种自我惩罚。在这种近似自虐的行为里,他心里的难过反而减轻了很多,觉得自己正在重新变得洁净。

    在浴室里待了很久,他才穿上干净衣服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头躺在床上紧紧闭上眼。身体明明很疲倦,却没法产生睡意,他不愿去回想那个人、那张脸,但心里很清楚这一切远远没有结束。

    那个人渣还会继续的......践踏他、戏弄他,还有进一步升级的恐吓和殴打,那些都会来的,他的容忍根本就是一种纵容。但他仍然不敢让对方泄露出自己的秘密,只要有了任何的风言风语,哪怕家人只会有一丁点的怀疑,他都没法面对着父母的脸说谎。

    他只能寄希望于对方浅薄的本性,自己并不是一个有趣的人,如果对方恶劣的行为只是出于寂寞和恶意的好奇,总会有腻烦的一天。这样尽量往好的方向想着,他压制住所有烦躁和焦虑的感觉,逼着自己慢慢进入梦乡。

    14

    之后他的学校生活变得越来越糟糕,事情朝悲观的那一面急速发展下去。

    武志杰每天都缠着他,只要一下课就坐到他身边,显出一副跟他交情很好的样子,喋喋不休的对他说话。

    当着老师和其它同学的面,总是开朗的对他笑,只暗地里在桌子下面没完没了的欺负他,用上很大的手劲又捏又掐。对方似乎特别喜欢看他忍痛的表情,如果他极力的面不改色,对方就变本加厉的使劲。

    他很快察觉到了这一点,为让自己好过,他甚至配合起对方的期待,只要对方的手指刚一开始用力,他立刻咬紧下唇皱起眉头。

    武志杰看到他这样的表现,手劲就会轻得多,那满脸的得意之情却让他像吞了苍蝇一样难受。

    两人私下相处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武志杰频繁的要挟他放学后一起去自己家,短短一个星期就有三次。那是陈安居最害怕的,但他只能忍耐着反抗的意愿尽量顺从。

    武志杰不但总是对他挑起性的话题,还热衷于把他推到自己卧室的床上,这是十分明显的性骚扰,陈安居每次都只能用同样的一招脱身。

    没有任何一个真正的异性恋男孩会是武志杰这样的,对方确实对同性的身体有着极大的兴趣,但又怯懦的不肯意识到、更加不肯承认这一点。

    作为很早就明白自己性向并且能够面对的人,陈安居可以轻易看透对方的心态,每次武志杰有意无意的向他身上磨蹭过来,他都极其敏感的以退为进,直视着对方清楚的问出那句话:"武志杰,你是同性恋吗?"

    武志杰一边恼羞成怒的否认着,一边对他讽刺而不屑的反问:"你很想我是,对不对?反正你一直都暗恋我啦!我就施舍一下......摸摸你好了,但你别想我真的对你做什么!"

    陈安居愤怒到无语,但起码这样已经保住了最后防线。武志杰说完这些侮辱性的话之后,往往就直接压在他身上,一双手在他周身乱摸乱捏,最后还会扒光他的衣服,简直把他的身体当成自己的所有物,整个从上到下细细的玩弄一遍。

    武志杰最大的乐趣莫过于把他玩弄到射精,无论他怎么忍耐,都没办法压抑对方灵巧的手指所带来的生理快感。也仅仅是这样而已,对方从来不在他的面前裸露,甚至不允许他去碰触自己。

    这完全单向的控制行为反而令他好熬一些,反正他只是被对方当作一件物品,没有任何情感上的交流和迷惑。但是内心的憎恶和愤怒与日俱增,以至于一听到对方的声音、一看到对方的身影,他的背脊就会立刻窜起一阵恶寒,几乎形成了模式化的条件反射。

    15

    就算对方很快就会腻烦这个游戏,在他心里投射下的阴影也不知多久才能消退......他竟然能够冷静的这样想着,同时用乐观的一面安慰自己──那意味着这种怪异的关系很快就能结束。

    也正是这么想着,他才能继续忍耐下来,就把对方的行为当作许多男生都会在青春期欺负同学的普通恶习吧。

    只不过自己扮演的是那个受害人的角色,所以才难以平心静气的看淡它,等到这些事过去了之后,自己也会很快遗忘它们的。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艰苦忍耐之后,武志杰果然对他丧失了兴趣,不但下课时不再来时时缠他讲话,放学后也没有单独约他一起,而是改回旧日那种奢侈虚荣的作风,每天呼朋唤友领着一大堆人出去玩。

    陈安居实在不想与这帮人为伍,又不想因为从前那种不合群的表现而被他们戏弄,如果武志杰有叫他一起去,他竟然也并不拒绝,就点头跟着大群人一起出去玩。

    站在一群同学中间的陈安居一点也不显眼,个子和样貌都非常平凡,无论逛街、吃饭还是唱歌、运动,他总是人群中最沉默的那一个,只要武志杰不特意叫他的名字,其它同学根本不会去注意他。

    上次唱歌的时候那个有点过分的玩笑早就被人遗忘,一群青少年混在一起,多的是各种奇怪的玩乐。

    武志杰很善于在大堆同学面前吹嘘自己的"强项",不过他也算得上是玩乐全才,什么东西都能玩上一点,还经常逞能的表演带着性意味的小游戏。比如跟女孩子一起跳点辣舞,两个人当着同学们的面扭动着腰胯蹭来蹭去;一群男生男女拼喝啤酒猜拳,赌注是脱衣服或者抚摸接吻什么的......

    陈安居对这些游戏敬谢不敏,而且也确实玩不来。武志杰有一次借着酒意点他的名字,叫他跟自己拼酒脱衣服,结果才被逼着喝了两杯下肚,他就冲去厕所一阵狂吐,出来的时候脸色像个鬼。

    弱到这样的酒量简直让人吃惊,也没人再会逼他继续喝酒了。没能等到大家尽兴散场,他就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说自己实在难受,想要先回家睡觉。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赶紧向这个无趣的家伙挥手告别,武志杰难得好心的问他一句:"你没问题吧?一个人回家行不行?"

    他勉强微笑了一下:"没问题......对不起,扫了你们的兴,下次要喝酒我就不用出来了吧?"

    其它人纷纷点头,对武志杰提出合理建议:"志杰,也对哦,他都不能玩,何必硬拉他出来呢!"

    喝得正酣的武志杰也顺

    分卷阅读7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