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御宅屋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

    分卷阅读10

    离这边太近,又是在大白天的半公共场所里,手指才抖得特别厉害。

    陈安居咬了咬牙,垂下眼睫动作加快的一件件脱掉身上的衣服,接着又脱掉了长裤,直到全身只剩一条内裤才住了手,努力眼神平静的看向对方。

    已经一个月没见到的身体白花花的在眼前晃动,武志杰吞咽着口水盯住对方不带任何伤痕的皮肤。

    自己曾经留下的痕迹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没有过任何接触......这让他十分不爽,伸出手在对方白皙的胸前揪了一把。

    满意的听到陈安居压抑的痛叫,还有立刻环起手臂往后缩的动作,武志杰快乐的低笑起来,向对方努嘴示意,"内裤也脱掉。"

    陈安居的眼睛变得有点湿润,但仍然顺从的把手放在了内裤的边缘,正准备一把拉下去,武志杰却刻意开口:"慢一点,我要看清楚......"

    "你......"陈安居咬住下唇吞回了后面的话,现在说什么也是没用的,还是尽快满足对方才比较现实。

    21

    用一个看起来很轻松的姿势靠在门板上,眼神却有些发直,武志杰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对方纤长的手指上。

    在这种时候,光是看着那双手都觉得对方确实有着淫荡的本性,明明只是脱个衣服而已,也能做得这么勾人。

    啊......自己在乱想什么?武志杰总算察觉到这种心态好象有点不对,但又绝不肯放弃这无上的视觉享受。是的......他确实觉得对方的动作很有吸引力,并不亚于女孩子脱下最后一件内衣时的性感。

    他懒得再分辨对错什么的,反正先过足眼前的瘾就好,再怎样也只不过看看而已,又不会真的做出什么越轨的事。

    陈安居缓慢的脱下了身上最后一件遮蔽物,明亮的光线也剥夺掉最后一丝尊严,虽然知道用双手去遮住下体的动作只会让对方更开心,却没办法压制羞耻的本能。

    他的头垂得很低,视线死死盯在花纹单调的地面上,等着对方戏弄够了再放他离开。

    对方半天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不得不微微抬眼催促,"你还要多久......我很冷......"

    武志杰正沉浸在乱七八糟的幻想里,却被他这句问话猛然惊醒,看向他的眼神有了一点不悦和尴尬,"这么急干嘛?我......我还有话问你!那个......你喜欢的人,是不是刚才那个窝囊废?"

    陈安居摇摇头,试探着小声说:"不是他啦......我想先穿上衣服......"

    武志杰马上伸手把他脱下的衣物全部抢过来,放在身后的马桶盖上,"别急!我......你再回答几个问题!"

    "......那你快问,别耽误时间!"陈安居的忍耐力快到极限,一丝不挂的身体在对方的注视下不可能自在。

    "呃......你、你真的没有跟他做过?"

    "没有!"

    "你......我不信,我要仔细检查。你过来......"武志杰使劲吞咽着口水,把陈安居用力拖近,强行把对方推坐在铺上了衣服的马桶盖上,两只手也抓住对方的两条腿向左右分开。

    陈安居终于意识到这样太过危险,挣扎着惊叫起来:"你要干嘛!放手!武志杰!你是同性恋吗?"

    武志杰大口的喘着气,身体里狂野的欲望快要脱缰,从窗口透进来的阳光太过耀眼,对方略显单薄的身躯和细致的皮肤都很可口,带着强烈的禁欲感和妖异的诱惑力。

    听到对方这句重复过多次的质问,他只短暂的犹豫了几秒,"我不想听你讲这种话......反正......我不干......你就会给别人干!"

    22

    陈安居瞪大了眼睛,此刻才开始真正的惊恐,却不敢大声呼救。他不能被人看到这幅样子......没穿衣服的那个人是他,武志杰完全可以说只是同学间恶劣一点的捉弄而已。

    他还想开口说点什么,武志杰已经迅速的行动了,随手扯出压在他身下的衣服堵进他的嘴,并开始解下自己裤腰上的那根皮带。

    陈安居用尽力气猛烈的反抗,不再顺从对方危险的意愿,武志杰被他久违的抵抗撩起了更大的兴趣,低笑着扭住他的手臂用力,听到他变调的惨哼时才凑近他耳边说:"其实你也很想吧......每次你在我手里都那么兴奋......陈安居,你喜欢我......你早就想被我上了!"

    陈安居愤怒的拼命摇头,两条被迫分开的腿用力乱蹬,却一点实际效用也没有,双手也被对方紧紧的绑在了背后。

    嘴里堵着的布料早已被唾液浸湿,惊慌和窒息的感觉重重压过来,颤抖的身体察觉到对方已经放弃了那些色情的抚摸,而是极端粗暴的直接用手指乱捅,连自己都从没摸过的地方顷刻间传来剧痛。

    "我要上你......陈安居。"武志杰的眼神燃烧着疯狂的占有欲,"你不可以先给别人上......我知道怎么做,跟女人我也这么干过!"

    陈安居只能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无助的继续摇头,极力缩紧的身体也表明他抗拒的立场。武志杰完全无视他的反抗,卑鄙的用体力来完成暴力征服,甚至连衣服也没脱,只用手指随便捅了几下,就无比急躁的拉下裤链,掏出那根硬到不行的家伙。

    陈安居猛力缩着自己的腰部,入口处撕裂的疼痛简直难以忍受,对方又硬又烫的东西已经接触到他赤裸的大腿,他脑中只剩下混乱的恐惧与逃避的本能,哪怕明知道这会让对方更疯狂,却再也无法冷静的思考。

    这种时候还谈什么冷静......他此刻只想赶快有人来救救他,就算被人看到这样丢脸的姿态也无所谓了。

    武志杰也不再开口讲话,只贪婪的注视着对方迷乱又绝望的表情,那样枯燥而无趣的人只有在这种时候才生动起来,完成这个类似仪式般的占有之后,这个人就会彻底属于自己了吧......

    就像女孩子的第一次,初次的性经验对于喜欢同性的男生也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吧?不管对方以后还会被谁上、跟哪个男人在一起都好,自己都在对方的身心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永远也不会被忽视和忘却。

    怀着绝不撤销的决心,他扶着自己硬挺的东西使劲插向那个小小的洞口,欲火熊熊的眼睛直盯着对方表情痛苦的脸。

    不管使出多大的劲,没有好好开拓过的地方也插不进他的大家伙,对方已经痛到泪流

    分卷阅读10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