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御宅屋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

    分卷阅读17

    吓得两手拼命在墙上乱摸,只想抓到什么武器来击倒对方,手下却按到一个小小的开关,室内登时明亮了起来。

    两个人都被突然亮起的强光刺激得呆了一下,陈安居赶紧死命推开压在自己身上一丝不挂的武志杰,对方手上和身上都不知何时沾染上鲜艳的红色液体......血?

    "啊──"陈安居发出变调的尖叫,伸手在自己身上四处摸起来,虽然到处都在痛,却不知道伤口到底在哪里,怀疑自己会死掉的惊恐比什么都可怕。

    "不是你的!"武志杰低吼着伸出自己的手掌,掌心一条长长的伤口处鲜血奔流,显然是刚才一顿乱砸中被什么东西给刺破了。

    伤口的剧痛和满心的悲伤沮丧同时涌现,他颓然走向那张一片狼藉的小床,头也低低的垂下去,背对着陈安居说出了对方最想听到的话:"陈安居,你滚吧!我不稀罕......"

    说完这几个字,武志杰粗嘎的语声猛然静止下来,随后又像确认般重复,宽厚的背脊也微微抖动:"我一点也不稀罕......你们......"

    陈安居站在门口愣了一会,心里总算松了口气,正要打开门时想到自己赤裸裸的身体,这才慢慢地走到床边,动作极轻的拿起衣服渐次穿上。间中偷偷瞄了武志杰一眼,对方背脊抖动得越来越厉害,喉间也发出意味不明的怪声......好象是在哭?

    陈安居穿好了衣服,脚步却没法挪动,对方手上的伤口一点也没有处理的意思,血液已经流得到处都是。他咬紧下唇犹豫了几秒,终究还是伸手去碰触对方,"武志杰......你的手......"

    武志杰哽咽着用力推开对方的手,"不要你管!你滚啊!"

    陈安居尴尬的坐在他旁边发愁,想了想又拉起床单用力撕下一条来,抓起对方受伤的手就往上面缠,嘴里不再说出什么劝告的话了。

    武志杰不怎么认真的挣扎了几下,大部分注意力都用在了藏起自己的脸。他努力的把头偏开在一边,不愿让对方看到自己哭泣的样子,那样肯定非常难看和丢脸。

    直到对方给他毛毛草草的临时包扎完,他才抽着鼻子低声问:"你怎么不走了?"

    陈安居现在真的不怎么怕他了,于是老实的回答:"我陪你去完诊所再走......这么处理不行的。"

    37

    "你不恨我了?"

    "......你弄好伤口了,我就回家。以后别再单独见面就好了......"

    武志杰刚刚才高兴一点的心情变得更沮丧,站起来甩开了对方的手,"你同情我?陈安居,我还轮不到你来同情!"

    他伸手去抓丢在床上的手提电话,迅速摁下熟悉的号码:"喂,是我,你在加班?那正好在附近啊......我......我很好啊,都搞定了,没事!呃......受了一点伤,啊?医院啊......不用啦,你带点药水来......我今晚好好陪你!老地方啊,就上次你带我来的......五分锺赶到哦!"

    放下电话,他才对着一脸怪异表情的陈安居怒吼:"走啊,没你的事了!"

    "......你流了很多血,要去医院才行。"陈安居皱着眉站起身来,伸手去拉他的手臂。

    "滚啦!你既然那么讨厌我,现在就滚!你别以为我没你不行!陈安居,你只是女人的代替品而已......我上你就当上了个充气娃娃,没女人的时候玩一玩还蛮刺激的!"

    "你......"陈安居完全没想到武志杰会说出这种话,眼眶登时有点发红了,瞪大一双乌黑的眼睛看着他。

    "你什么你!我看你是第一次才哄哄你,你既然不识抬举就算了!多的是女人喜欢我,这里还是她带我来的!这间房、这张床都是我们玩过的!反正你就是个贱货,你还不配用这间房呢!就只配在公用厕所被我上!"

    "......"陈安居红肿着的眼眶已经变湿了,却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只抖着肩膀慢慢转过身,朝门口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站在后面的武志杰很清楚的看到,对方气到连手指都在发抖,捏得太紧的拳头甚至发出了咯咯的响声。

    这样狠狠的发泄和报复回去,比强上了对方还要过分吧?自己应该很开心,却一点也感受不到往常那种伤人之后的快意,反而心脏都痛得纠结成一团,这是头一次伤害对方的时候自己也会感到疼痛,陌生的酸楚和恐惧猛然震摄住他。如果让对方就这样走掉,以后就再也不能讲话,更不可能再亲吻和拥抱了吧?

    "陈安居,站住!"他惊慌的跑上前两步搂住对方的腰,把对方的身体翻过来面对着自己,"我......我......对......"

    陈安居并没怎么挣扎,流着泪的面孔也没有刻意隐藏,只以疲倦的眼神平静地看着他,嘴巴闭得紧紧的。

    在这短暂的十几秒里面,陈安居已经想了很多很多,所有曾经激烈和迷乱的情绪都冰冷下去,缩在自己小小的壳里再不愿敞开那道窗口。

    "对不起......我其实不是......我......"武志杰笨拙的表达着真正的心意,却难以说得通透明白。

    对于"说话"这种行为,他向来就不擅长,嗫嚅了半天还是只有用习惯的方式去表现。他紧紧抱住对方一动不动的身体,急躁的凑上了自己的嘴,努力伸进自己的舌头去追逐对方同样柔软的那个部分,只刚一接触到就牢牢吸住不放,期待着这样直接的表白可以留下对方。

    38

    陈安居没有闭上眼睛,近在咫尺的对视中看不出一丁点异样的感情,连厌恶和憎恨也消失掉,下一刻却重重的合紧了牙齿。

    武志杰发出一声闷痛的惨叫,鲜血一瞬间染遍彼此的口腔,浓烈的血腥味提醒他对方的抵抗有多么坚决,那种尖锐的疼痛简直超过以往任何一处伤口。

    陈安居这才把他用力推开,看也不看他抚住嘴唇痛叫的样子,慢慢走去房内的卫生间漱口。直到陈安居整理好头发和洗完脸走出来,武志杰还蜷缩在床上捂着嘴呻吟,指缝间不住渗出的鲜血触目惊心。

    "你已经叫了人来......不会有事。武志杰,再见。"

    用冷漠的语气说完这句话,陈安居转身走去门口,手刚放在门把上就听到了敲击的轻响,"志杰,你在里面吧?开门!"

    是女人的声音......陈安居当即打开了门,对眼前成熟美丽的女人点头示意,"

    分卷阅读17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