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御宅屋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

    分卷阅读18

    你好,请进。"

    "......你是谁?啊......你被谁打成这样?"

    陈安居伸手摸了摸被打过耳光的脸,嘴角边的伤痕也有点肿,但完全察觉不到什么疼痛,甚至微笑着对女人摇了摇头,"我不是谁......他在里面,需要你的照顾。我先走了。"

    "唔唔......唔唔......"捂着嘴的武志杰竟然还有力气站起来,几步就冲到门边,满手是血的去拉陈安居的衣袖。

    女人被他嘴唇和手上的惨样吓到惊叫起来,再看看他赤裸的身体也十分诡异,当即伸手抓住陈安居,"别走!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两个!是不是打架了?打成这样子还真过分耶!都不准走,我带了药来!"

    陈安居皱着眉看向女人,还是一副很有教养的样子,"这位小姐,有什么事情你问他就好。他现在需要的是医生,你带他去医院吧。"

    女人看看武志杰狼狈的模样,赶紧赶他坐去床上要帮他穿衣服,但他就是死也不放开揪住陈安居衣袖的手。

    女人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用恳求的目光看着陈安居,"我不知道你们怎么回事,他现在这样子,你真的要这样一直僵着?"

    "......"陈安居沉默的跟着他们走回床边坐下,不管那两个人在做什么都一言不发。

    等到女人帮武志杰穿好衣服,三个人一起走出房门,陈安居都没有再企图独自走掉,因为武志杰一直抓住他的手臂,虽然舌头痛得说不出话,手劲却一点也没变小。

    招了车赶去医院,武志杰被推进急诊室打了麻醉药缝针,陈安居才暂时获得自由,对女人说着抱歉准备离开。

    "今晚到底怎么回事?他讲不出来,你跟我说!"女人强忍着怒气询问。

    "也没什么......"陈安居表情平淡的告诉对方:"他打了我,我咬了他一口。我们扯平了,没事了。"

    "你以为我白痴?你们明明就有事!你们到底什么关系?会打到床上去?"

    "关系啊......"陈安居几乎是笑着轻轻摇头,"没什么关系,就一场误会而已。已经没事了。对不起,我要回家了,再见。"

    "喂!你叫什么名字?电话留给我!他进去之前都还眼巴巴的看着你呢!待会看到你不在,他肯定要乱叫的!"

    "好吧......"陈安居带着无奈的表情把号码留在了女人的电话上,看着对方稍稍相信了他一点的样子,他赶紧找机会脱身,"这样可以了吧?我不是什么罪犯。小姐,我真的要回去了,再见。"

    "喂!喂......你们这些死小孩!"女人气急败坏的追出两步,却始终牵挂在急诊室的那个家伙,只得收回脚等在急诊室外面的长椅上,不住在心中暗骂。

    39

    陈安居连等巴士的心情也没有,直接挥手招了计程车,坐在车里木然看着窗外不断掠过的夜景。

    到此为止就好......他不会再怀着一丁点的期待。那个自己曾经暗恋过的高大男生,早就已经不在了。对方永远不会知道,在入校新生大会上,他就坐在对方附近的位子上,不住往对方所坐的方向偷瞄。

    女孩子都在小声议论,这个身材高大的一年级新生真的很帅,他这个同样是一年级新生的小矮子也好奇的望了过去。

    武志杰那个时候在笑,有着一副俊朗又阳光的面孔,笑起来的脸上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确实像个漫画里走出来的白马王子。

    后来分在同一个班,武志杰从来记不住他的名字,他也根本不敢去妄想这个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异性恋男生。

    再后来过了一个学期,武志杰家里的环境混乱起来,人也变得脾气很坏,动不动就跟人打架。

    他听到了所有的传闻,却很少跟武志杰说话,只是努力制止着其它把人家的家事当作笑话的同学,还因此被毫不客气的孤立过。

    那就是大半同学不太喜欢他的主要原因,他在很多方面都不合群,所有背后取笑过武志杰的同班同学都害怕他对当事者告密,干脆心照不宣的把他摒弃在群体之外。

    对那一点他无所谓,反正他早就习惯了一个人上学放学,没有想到的是那个他不敢妄想的人竟然主动来接近他,而且有所接触之后才明白对方的个性有多么恶劣。

    无论是对方的自大任性还是粗野虚荣,哪一点也不适合他,都只会狠狠的伤到他,他明明知道得很清楚,被对方强吻下来的时候却仍然闭上了眼睛,甚至在众多恶意的取笑眼光下悲哀的勃起了。

    40

    被对方察觉到身体变化的瞬间,他窘迫到无地自容的程度,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对方嘴里的一句笑话正是他真正的心意,那样比当众勃起的事还要可悲。

    对方的暴力和幼稚也是他没有想象到的,外表那么成熟的武志杰居然有着烂到无法沟通的性格。

    可即使是不断抗拒着对方的接近,内心里最深的地方总是留着一点点期待,那是他第一个喜欢的男生,再怎么样也难以彻底割舍。

    他总是不能阻止自己半推半就的心情,抵抗的同时也在渴望对方的亲近,直到搞清楚对方根本就只对他的身体有兴趣,才感受到莫大的失望。

    如果用身体去短暂的吸引对方,最后总会被对方厌腻和抛弃,他宁可尽早就被对方遗忘掉,这样自己也还来得及抽身。

    武志杰没有留给他任何一条退路,什么都只顾自己的需要就好,他唯一庆幸的只剩下没有向对方真的表白。

    他们看似什么都做过了,又什么都没有发生,他那些带着恨意和试探的否认没有一次得到过确认的答案。

    这个晚上才算真的搞清楚对方内心的想法,他不过是女人的代替品而已......只配在公厕里随便上一上,既然是这样,他再有任何留恋都只会自取其辱。

    事实跟他曾经最悲观的想法一模一样,只要去接近那个人,就会被狠狠的伤害到,所谓的初恋就这么收场最好,他甚至要感谢对方终于说出了那些话。

    无论死活,给个痛快,总比一直不明不白的纠缠下去强过许多,他们都才十六岁而已,多的时间来忘记,对方到底是同是异还是双......已经不再重要。

    车子很快开到家门口,他给完钱下车后又一次坐在了门前的台阶上。晚上的风有点凉,把脸上剩余的水迹很快就吹干了。

    不久之前坐在这里的那个人当时在想什么呢?

    对方当时正在生气,因为即将要

    分卷阅读18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