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御宅屋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

    分卷阅读24

    也都很忙。那个男人说我已经长大了,自己过活就好,他忙得要死,只能保证给我每月准时汇钱。他在外面生的野种还很小,他要照顾......那个女人也是,忙着再婚度蜜月去了,只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跟我说‘对不起',还有说回来了再给我礼物......我一点也不稀罕!他们就死在外面好了!"

    尽量平静的武志杰讲到后面几句还是激动了起来,声音也有点向哭腔发展的趋势,陈安居只好丢下手里的家务,擦干净手走过去,牵起对方的手回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

    "志杰......我们迟早都会自己生活的,对不对?现在这样你肯定会伤心......别摇头,我知道你在伤心啦,换我也一样啊,何必一定要装得一点也不稀罕呢?我只是想说......他们好不好你管不了,但你可以管好自己,如果你随便乱来的话,谁也报复不了,他们就算难过,你也不会更开心。他们是你的父母,你不要恨他们......那么多父母离婚的小孩,都还是很快乐的长大了,哪怕他们对你不好,也是生养你的人啊,他们给你分了一大笔钱?那就是他们在乎你的方式,你好好想一下,他们都是很在意钱的人吧,他们给了你他们认为最好的东西,只是你不喜欢而已啊。"

    武志杰瞪大着眼睛听对方讲,仔细想想好象也很有道理的样子......

    那两个家伙是最在乎钱的人了,为了争家产撕破脸互揭老底,还请私家侦探查对方出轨的证据,后来就闹得上了二流小报,几乎被全天下都知道了。

    正因为这样,自己才特别憎恨他们,可是他们这样的父母最后竟然和平解决掉了分家的事。想到这里,他愣愣地"啊"了一声,"他们是自己签字的,没有真的打官司......要不然还会闹很久!"

    陈安居微笑着捏紧他的手,"也许他们是为了你才没打官司......你觉得呢?有空还是给他们打电话吧,你这样子不理他们,他们肯定也没法面对你啊,你不主动去改善关系的话......只会越来越差,你别说你不稀罕哦,没有不稀罕自己父母的小孩!有空的时候也要约他们出来吃饭,让他们知道你很快乐,没有他们过得也很好,这样就能报复他们了,呵呵。"

    武志杰抱住了眼前超会安慰人的小个子,把头深深埋进对方的胸膛,直到对方推开他跑去厨房,才看着那个急急忙忙的背影偷偷露出笑容。

    什么报复啊......他现在是真的很快乐,如果能一直这么下去也非常不错。

    不过这段时间实在很短,休息好和心情好的结果就是伤痛去得很快,他很想卑鄙的多在家里赖几天,多享受一点这种幸福的生活,但看着陈安居跑来跑去、忙前忙后的身影,他又不能太过任性。

    只是一周不到,他就乖乖的回去上课了,有时是跟陈安居一起下车然后各自走进学校。

    52

    只要对方在他家过夜,第二天肯定就一起搭车,他一点也不介意跟陈安居并肩走进校园,但陈安居一次也不肯那样。

    他为此有点不高兴,陈安居用温软的声音对他讲:"这样会安全一些嘛,如果被别人怀疑、发现了,传到学校和家里去怎么办?我们都这么小,别说都是男的,就算是一男一女,家里也肯定不会同意啦!"

    武志杰也知道对方说的有点道理,但心里不舒服就是不舒服,他反正不怕,对方却唯恐被人知道两人正在交往的事,这种滋味有点像地下夫人......而且自己才是被藏起来见不得光的那个。

    陈安居那么敏感纤细的家伙,当然知道他嘴上说没事,心里还是会不爽。作为弥补,陈安居每个周末都会在他那里待上整天,不但为他做饭吃,在床上也像小羊一样柔顺可爱,甚至还答应了他许多狂野的要求,比如在餐厅里边吃边做......这对于家教良好,吃饭时话都不肯讲的陈安居来说,已经是破天荒的妥协行为了。

    自从关系明确下来,他们在床上的契合度也越来越好,陈安居虽然还是会害羞脸红,身体的反应却high得不得了。

    武志杰知道他这方面不算皮厚,也不敢随便取笑他,只是在他表情严肃的口头协定每周只能做不超过两次时,很小声很小声的回了一句:"真不人道......你自己也会饿到不行啦......"

    号称自己从来不行使暴力的陈安居当即跳起来给了武志杰一捶,"住嘴!你讲得太难听了......我是为你好,我们现在都没成年,身体以后还要用很久很久的......太早做太多,以后会有问题的啦。我有查过!一个男人一生当中只有那么多配额,用完就over了......你难道想四十岁以后就永垂不朽?"

    "哈哈......你想太远了吧!"武志杰嘴上哈哈大笑,脸上也是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可陈安居走了之后,他也独自偷偷上网查了一会,果然看到类似的说法。

    就算不知道是不是科学的,心底仍然开始发毛,他很早就透支掉很多将来的储备了!他可不想只男人到四十岁,他还想跟某个小矮子嘿咻很多很多年呢!

    所以......下一个周末的晚上,他竟然抱着陈安居讲起了睡前故事,纯纯的盖着棉被什么坏事也不做。虽然小弟弟一直烫烫热热的不安分,他苦苦忍着邪念、望着天花板开始数绵羊。

    陈安居察觉到他的反常,回抱着他的腰给了个几乎可以算明说的暗示,"志杰......今天周末哦!"

    "呃......"武志杰额头冒汗的盯着天花板继续数绵羊,不肯低头看一眼怀里又白又嫩的身体。

    "喂......你在想什么啊,这么多汗?啊......你是不是偷偷打架了?抽烟了?我检查一下......"陈安居立刻沉下脸凑过头,使劲嗅他的嘴唇和脖颈。

    被对方的性骚扰搞到实在忍不住了,武志杰深深叹息自己定力不足,翻身压住陈安居低吼,"不管了啦!我要做!以后软不软我不管了!"

    53

    三十分锺之后......陈安居喘息着勾住他的脖子,身体扭动着凑近他每个可以与自己相贴的部位,"我还要......"

    武志杰摊开四肢大字形摇头,"呼呼......我不行了......好累......"

    陈安居眼珠一转,伏底身体去摸他的大腿,"不如这样好了......你两次,我两次......我们每周就可以四次。你有讲过愿意给我上,你别

    分卷阅读24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