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御宅屋

      半熟(厕所肉文) 作者:

    分卷阅读28

    这个话题还是老反应,"呃......尽力就好 。你别太紧张,发挥好就行了。"

    "如果......我真的不行,你会对我失望吧?"

    "......我现在不能告诉你。"陈安居眯着眼笑得有点神秘,"考完分数出来的时候,差不多就是你生日,我那个时候再跟你讲,好不好?"

    "嗯......那我只能拼命努力了,你真是狡猾啊!"武志杰苦着脸垮下了肩膀,对方这样的回答他早有预料。以他懒散的个性和对陈安居的依赖,对方不管给出哪个确定的答案,都只会给他负面的影响吧......

    "你知道就好......还有哦,从现在开始到考前,我们都要节约精力。你懂我意思哦?"

    "......"武志杰褪去了所有稚气的俊脸变得很臭,泄愤似的扑过去压住陈安居,"今天不算!从明天开始算起啦!"

    "不行,这是在我家啦!我陪你做数学题好不好?你就那科最差,还要多......"

    "坐牢也要喘口气啦!我都努力这么久了!"武志杰黏在对方身上不肯起来,用微带抱怨的语气使劲撒娇,"就随便摸摸好了......我不进去,好不好嘛?"

    "......"陈安居已经被他的一阵乱摸扰乱了思维,喘着气闭起眼睛左右摇头,"不......不行啦......还不是......会......"

    "会射?那是肯定啦!你每次都撑不过太久啊!就是因为做太少,你才这么敏感!"

    武志杰坏心的握住对方硬挺的下体轻轻摩擦,嘴唇也凑在对方耳边吐出滚烫的气息,"适量运动有助于思考哦......十分锺,好不好嘛?否则我都做不出题啦!"

    "你......你乱讲......才不是......这种运动啦......"陈安居喘得浑身无力,只好半推半就的睁开眼推他,"去你家......不能......在这里......记得......把书都带上!"

    "......"武志杰差点说出脏话,对方这种时候总还记得那些破教科书呢!不过这也算对方的迁就了,唉......

    60

    两个人一起去了他家,陈安居照常趁他做题的时候收拾好屋子,检查纠正过答案后才跟他一起去洗澡。

    为了不弄脏床单,陈安居在浴室里就主动抱住了他,他对于陈安居这种偷工减料的做法给予了严厉的惩罚。

    原先说好的"随便摸摸"变成了荷枪实弹,浴室里的大镜子映照着彼此所有淫荡的表情,这种感觉还蛮刺激,其实武志杰早就在心里偷乐了,只是嘴巴上还在埋怨对方。

    陈安居整张脸都羞得通红,不肯看镜子里两个人紧紧连接在一起的样子,但确实这样解决比较方便,做完后冲个澡就不用另行处理卫生问题。

    所以他才忍耐着极大的羞耻主动在这里勾引对方,不过武志杰好象有点委屈......作为给对方的补偿,陈安居又退让了一步,做完之后还给武志杰按摩。

    今天晚上真是赚到了......武志杰趴在床上享受得全身发酥。陈安居像个可爱的小媳妇那样,体贴又温柔的给他从头按到脚,光是这份态度就让他爽歪。

    看来还是不能每件事都向对方坦白......偶尔玩点小花样才有情趣。如果不是担心着那场太过重要的考试,他现在真可算身处在天堂了。

    §§§

    地狱般的大考过后,即将毕业的高中生们迎来了久违的休息和玩乐时段。

    武志杰有带着陈安居参加同学们的聚餐活动,脸上也挂着一点笑容,心里却实在高兴不起来。

    他担心自己考砸了,虽然他真的已经尽了全力。今年的试题不算太难,但对于以往基础太差的他来说,还是没有任何把握。

    陈安居应该考得很好,对方一向都是考场上的宠儿,从没有一次失过手,而且在考完的当天就很笃定的估出了自己的分数。

    对方也有跟他对题估分,正因为这样做了,他才沮丧又担心。

    估出来的分数不能说惨不忍睹,跟陈安居的距离还是很大,想要达到xx大的入学标准,除非上天给他一个奇迹。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等待了好多天,陈安居一直对他很温柔,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大大增多,也有了足够的机会去做爱做的事,武志杰却因为过大的心理压力而high不起来。

    经过这么久的相处,陈安居对他的了解已经快要超过他自己,自然知道个性单纯的武志杰到底为了什么在烦恼,可是陈安居并没有说出太多安慰的话,只是尽量多抽时间陪他,这种沈默的温柔反而让他有点不详的预感。

    他甚至不敢再问那个问题,他是那么的害怕他们会就此分开。

    临到嘴边许多次,他都收了回去,深深看着对方已经成熟起来的那张面孔,仿佛这样的凝视就可以天长地久。

    61

    父母都有约过他吃饭,询问他对将来的打算,他破天荒单独与父亲会了个面,对着老态尽露的父亲讲了很多很多。

    关于陈安居的事情,他也只能跟父亲讲了。

    父亲再一次问了他到底有多认真,他眼睛发酸的沉声回答,"很认真,我想要一直跟他在一起。别说是几年......一个月一天也不想跟他分开。爸......我很怕。我怕他把我甩了......更害怕他不忍心甩我,而是跟你当时对妈一样,慢慢冷淡下去。我......我甚至在想主动跟他说分手,会不会好一点?"

    "志杰,对不起......但是一段感情会破裂不是一个人的责任。我不是想为自己开脱,有很多事你都不知道......在我还没有外遇的时候,她已经不信任我了,整天怀疑我在外面有女人。是她逼着我不肯回家......因为一回家就会被她查这查那,我真的受不了。后来的事,我也有责任,我犯了男人最容易犯的错,没有管好自己。你现在长大了,有自己喜欢的人,虽然我不赞同,不过还是会给你一点建议......陈安居是个好孩子,如果他是女孩,我会很高兴他跟你交往。你们现在都只有十几岁,说什么一直在一起......是不是太早了一点呢?我觉得你应该多跟他沟通一下,而不是一个人担心害怕。你们当然不是夫妻......就算夫妻也要一起解决问题,靠你一个人是不行的,你在怀疑他会甩你......这说明你们的感情并不像你自己想的那么深

    分卷阅读28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