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权臣第1部分阅读

大宋权臣 作者:肉色屋

      大宋权臣 作者:

    大宋权臣第1部分阅读

    大宋权臣

    唠叨几句

    大家放心看,上一天班或者忙一天事,开心地看看这本书,只会让你笑中有泪,看本书的节奏,朋友们可千万不要以为是本钟马文,第一卷,俺这sāo人必须树立起主人公一种形象,大家可以去看看那本太监了得力挽大唐,该有的情节都会有,窝在家里两年,你们就以为本人只会写一些风花雪月的故事来抓眼球吗

    呵呵,那就大错特错了,耐心看,开心地看,每一章都会让你开开心心地把他读完,此书晚上已突破二百万字,章章节节都是jing心架构,哪怕不签,也会给大家传完的,放心,绝对不会太监,七百多个ri夜敲多敲少出来的故事,必定jing彩

    求推荐,求收藏,这几ri公司收假,章节都会传的比较晚,耐心等待,绝不断更3q;

    第一章 一梦九百年

    南宋隆兴二年临安

    三月的微风顺着人cháo熙攘的大街穿行而过,带起一片油纸飘飘洒洒落在一座气势辉煌的宅院之前,宽大的府门之上挂着金光闪闪得牌匾,上书“大宋神童”落款:“高宗题。”旁边映衬着块竖牌:“尤府。”

    站在门前清扫石阶的仆从用扫把拢住那飞舞的纸张推入一边的竹篓里,两名清秀的丫鬟提着紫藤编制而成的篮子,笑吟吟地互聊着出门买菜而去,下宽上紧得翠螺山青裙包裹着那妖娆的身材不由让那仆从咽口唾沫,两眼直勾勾地瞅着扭动不止的粉臀,脑中顿时就闪出让人痴迷的画面。

    顺着府门进去,另一名男仆正提着桶水从仪门后穿行而过,细碎的小石紧密地铺在地上延伸到第二道稍小一些的门前,正有一嫩如青葱冒头,满脸稚气的丫鬟手拿抹布仔细地擦拭着狮头门闩,小嘴微扬,满脸喜sè,不知在想着什么开心事。

    左右长廊顺着门槛延伸向两边,一直蔓延到下一道敞开的宅门前,四方的院子内尽植花草,辛勤的园丁正挥舞着工具修剪着过长的枝叶,其间不时有小虫啾啾鸣叫,声音在院中飘荡进中院。

    宽敞的“待客厅”坐落在这里,敞开的厅门前数步,数块巨石搭建而成的假山正慢慢地流淌着绿水,冉冉地洒在满是鱼儿游荡的石塘里,旁边摆放着圆桌,桌旁站立着一名面现红晕的丫鬟,正手端茶壶,小心地往jing致的茶杯中注着明黄的茶水。

    舒适的椅子上悠哉的躺着位男子,瞧那面目,也就十六.七岁,英挺的面容上双眼微闭,正舒服得晒着初的太阳,好不惬意。

    丫鬟看到杯中水满,站起身来,回头妙目含地瞅眼远处月门里探出的脑袋,眨眨眼,努努嘴,眼光扫扫睡在椅子上的男子,脑袋登时会意,懊恼地从门内一闪,便消失不见。

    “小翠,是不是又跟马三大清早地在柴房里滚柴堆啊。”男子摇晃着椅子,口中喃喃说道。

    小翠一羞,左手托住茶壶底部轻声正sè道:“少爷,哪里有啊,奴婢不是在伺候您喝茶呢么”

    少爷嘴角一扬,伸手拿过茶杯,轻抿口香茶笑道:“那马三在月门后干嘛你看你,裙摆上还挂着细柴,紧俏的裹胸分明刚刚被人揉捏过,沟沟都露出来了。”

    小翠低头一看,“啊”一声放下茶壶,整理下胸前,羞道:“少爷好坏,专往人家那里看。”

    少爷从椅子上坐起,放下茶杯,笑道:“ri总是充满意,两年前看你那里还是一马平川,现在在看,雄伟不失浩瀚,真是广大无边,来,让少爷也摸摸。”

    小翠眼看那手就要抓上来,赶紧护住惊叫一声朝后院跑去,便跑边笑道:“少爷大清早的好没个正经,奴婢不伺候您了。”

    少爷缩回手,哈哈笑道:“你这丫头,真是被宠坏了,本少爷正在喝茶,你不伺候,是不是跑去伺候马三啊。”

    跑入月门的小翠回头一脸红云道:“才不是呢,老爷的衣衫还没洗完呢,少爷慢喝,奴婢去忙啦。”

    看着那袭身影隐没不见,少爷从椅子上站起,端着茶杯,在抿一口香茗,看着不远处石塘里游弋的鱼儿,目光渐渐游离,口中喃喃道:“已经十六年了吗远在异世的父母你们可安好”

    喷涌而来的记忆刹那间席卷而来,如那水中荡漾起的涟漪一样,把他带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他本名陈书,西安人,祖上三代到父母都是教师,从小耳熏目染在书香世家,喜欢交友结朋,游览山水,大学毕业后,接替了父亲,成为一所高中里的语文老师,外表文静,内心狂野的他端着这铁饭碗,一月领着三十张毛爷爷,ri子倒也过的悠哉,每ri在校园间浏览着青少女那可人的身段意yin无限,但为人师表,岂能想这些事情男子汉大丈夫,光想是没用的,所以,借着他喜欢山水的嗜好,每到双休,便会组织校中姿sè上好的女同事,在捎带点jing心挑选的各班女生,为掩饰频繁的动机,也会带些模样如“大傻”般的男学生。

    他最喜欢去位于长安区南的秦岭之间,因为这里山势够陡,够峭,胆小的女生在想领略山巅的美妙风景时,往往便需要帮手,而这个手,就是每次都走在最后,或者最漂亮的,或者身材丰满的女生后面,尽帮助之名,行不轨之事,俗话说得好,常走河边哪有不湿鞋的道理,在贪恋手中绵绵的肉感时,确不注意身后,神思兴奋到恍惚,失足坠落山崖,一命呜呼

    带着手心还犹存的温意本以为就这样死去了,可当他神志在度清明,竟然还能睁开眼睛时,映入瞳孔中的确是十多名穿着充满古意,但个个娇媚可人的嫩娘子,齐齐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妈呀,这是天堂吗”陈书第一句话就蹦出这句,可听在耳里确是,“啊啊,嗯啊咔啊哦。”嫩娘子们纷纷狐疑地看着他对旁边那满手血污的老太婆道:“阿婆,少爷怎么不哭呢不是刚生下来的孩子都是要哭的吗”

    “啥刚生下来陈书定着眼睛往下一看,亲娘啊,满身嫣红的血渍,这这....这难道投胎了投到了女儿国哈哈哈,还是个少爷”

    阿婆两只血手一把就把陈书抱了起来,右手提着他的稚嫩双脚来个倒挂金钩,左手狠劲地朝那粉红sè的小屁股上“啪,啪”扇起了巴掌,边打边说道:“这新生的孩子啊,估计是嘴里塞了脏物了。”

    “啊啊”陈书只感觉小屁屁被那粗糙的手掌扇的生疼,可嘴中只能喊出这句,满脸惨白的娘亲躺在床上,叉开的双腿就横栏在小脑袋的眼前,看着那恐怖幽深还不住冒着血泡的深洞,想着自己刚刚就从里面出来,顿时只感喉间恶cháo,哇哇地哭叫起来,腹中没有一物,只有甘苦的酸水倾囊而出,另他痛苦不堪。

    “哭啦,哭啦,少爷哭啦,老爷哦,老爷,快进来看看,惜娘给您生了个大胖小子。”众女莺莺燕燕地笑闹着。

    阿婆毫不客气地把娇嫩的小陈书放在温水盆里刷洗一遍,哪管他还在苦恼,包裹上温暖的棉布,就递给也被擦洗干净的娘亲道:“尤夫人,给孩子吃点吧。”

    “哎~~”娘亲回了一声,双眼充满爱昵的神sè,接过陈书,一手扯开素白的衣衫,“我了个亲娘喂~~”两个肿胀的大皮球“哗”一下就涌了出来,鲜艳的葡萄上毛孔大开,正细密地渗出ru白的液体。

    曾几何时,陈书在无数个梦里都会与这双物品相见,对,没错,就应该充满淳朴的ru香,软绵绵,坚挺挺,嗯~摸上去弹xing十足,充满柔韧,可是,当梦境与现实结合,真正处在这等环境下时,巨大的反差让他顿时目瞪口呆,两只小手撑在比自己脑袋还要大的山峰之下,“啊啊”地艰苦抗拒。

    “惜娘,惜娘生了啊,好家伙,足足等了半晌,吓死老子了。”话音落,屋内的门帘一翻,一名稍胖的中年男人满脸喜sè就冲了进来。

    还在抗拒的陈书看见这男人,猜想便是他新的老爹了,可看这岁数,分明已经四十开外,转眼瞅瞅娘亲,虽然神情萎靡,jing神不振,但最多也就不到二十,在看看那群笑闹不断花枝招展的女人们,陈书不由纳闷了,这啥时代啊

    老爹一头就扑在床边瞪着眼睛喊道:“哎呀,惜娘,你这物件怎滴多ri不见,竟然涨成如此模样,快,让老爷摸摸。”

    “我了个去,这啥老爹哇,看见儿子不喜,竟然当着这么多人就去摸那东西。”陈书登时就被惊呆了。

    “噗”膨胀的皮球哪经的住这大力的一捏,ru汁顿时就喷了陈书一脸,娘亲把他又往双峰间抱了下娇羞道:“老爷,不可,孩子还要吃呢,一会被你挤掉,就饿着他啦。”

    老爷马上把那爪子一缩,这才抱住陈书,一把就撕开包布,食指和拇指一下子就捏在儿子的小狗上大声道:“娘的,瞧瞧,龙生龙,凤生凤,看这玩意,真大。”

    满身打了个冷颤的陈书恶寒地看着自己的老爹惊奇地把他的下体就敞露在无数惊奇的眼光下,可他还是初生的婴儿,想抗拒都没那份力气,极力挣扎也只是哇哇地哭闹着。

    众女如看宝贝一样盯着被老爷搓弄的小狗,纷纷叫道:“是啊,少爷这物件真大,比那王二的都大。”

    老爷满脸骄傲道:“哈哈哈,俺这些女儿接客无数,都说那王二的家伙盖世众生,都瞧瞧,俺这儿刚生下来,就如此神威,这要是长大了,不知哪家姑娘要享福了哦。”

    “女儿”“接客”“王二的家伙”难道我这老爹是龟公我陈书投胎到了ji院“哇哇”更大声哭闹的他真是被上天的厚礼感动的激动万分。

    娘亲看着众女嬉闹,没有一点恼火,看来这等情景已经是司空见惯,听到自己大声哭闹,脸上满是心疼道:“老爷,给孩子起个名吧,来,让儿子先吃点。”

    老爹把陈书的小狗纷纷让女儿们都摸了一遍,才不舍地递给惜娘道:“起个啥名呢,俺叫大富,家财无数,唯独没学识,看,儿子这物件这么大,不如叫大才吧,大富有钱财,大才有学识,哈哈哈,俺们尤家就文物双全啦,将来,一定让大才中个状元,当个大官。”

    “好名字,好名字。”女儿们还在揉捏着大才的小狗,听到老爷取了名字,纷纷叫好。

    大才还在抗拒那被娘亲拖拽住硬往他小嘴里要塞的葡萄,光溜溜的小屁屁双脚乱蹬,看得女儿们纷纷笑闹道:“惜娘,少爷不吃啊。”

    娘亲愁道:“是啊,你看他怎么都不吃。”

    女儿们“哗啦”一下全部解开衣衫,哇啊,无数激烈晃动,各种形状,各种型号,白的,黄的,黑的,粉红的扑棱棱地映入了大才的眼帘,听到那娇媚的声音齐呼道:“大才少爷,不吃惜娘的,来吃我们的吧。”

    双脚停止了乱登,全身软棉,一双眼睛目不暇接地审视着灿烂的山峦,“太幸福了,这时代,这家世,这老爹。”大才长大着小嘴感动的落泪了,娘亲顿时就把皮球上那一抹嫣红放入了他的口中,看着儿子香甜地吸起来,佯怒地对老爷道:“看,大才跟你一样,生下来就是个sè胚子,看到姐妹们如此模样才吃,这长大后还得了”

    老爷得意地在花丛中乱摸,惹的众女咯咯直笑后说道:“这才是尤大富的儿子,男儿本sè么,哈哈哈哈。”

    大才看着眼前老爹无比兴奋地左右开弓,羡慕的心中直痒,小手抱住娘亲伟岸的大皮球,小舌头兴奋地在那樱桃上就打起了圈圈,惜娘空房数月,被这小嘴中乱舞的灵蛇绕动,浑身不由变的燥热,看着老爷留恋在花丛中狠声道:“哎呀,大的坏,小的也坏,真是爷俩啊。”

    “哈哈哈哈”笑声响彻了屋内,楼间,顺着敞开的窗户飘荡出这座销金楼,萦绕在繁华的大宋都城上历久不息。

    ;

    第二章 御赐神童

    谁家童子三岁能倒背四书

    “嘿哈,是尤大才”

    谁家童子五岁能默写五经一字不差

    “嘿哈,是尤大才”

    谁家少爷能ri赚万金大富大贵

    “嘿哈,是尤大才”

    谁家少爷出口成章,名响大宋

    “嘿哈,是尤大才”

    谁家少爷十岁就被御赐大宋神童,少年秀才,又几番拒阻国子监的入学之请

    “嘿哈,还是尤大才”

    听听,光yin虽然匆匆而过,但伴随着尤家的荣耀就没有断过,连高宗都把那龙飞凤舞的金字牌匾赐给大才,可想而知,这世的他不管是剽窃了谁的诗句,还是偷袭了前世的经典,都在小小年纪时大放异彩。

    五岁时便收买临安城中一个十二流的风水师贾福,为其在城南造势,把一尊纯银佛像深埋地下,放入黄豆,每ri夜间无人时便差心腹之人浇水,贾福身穿道袍威风凛凛地站在高台上大呼:“银山起,福泽现,天下安宁,百姓富足。”

    随着银佛被膨胀的黄豆顶起,慢慢露出土层后,满城百姓跪倒一片,从此,大宋便没人不知道神威观主贾福,小小道观坐落在城中最繁华的道路上,每ri香客不断,财源滚滚,当然,二八分成,大才占八,他占二。

    “河街坊”这座破烂不堪的临安城内贫民聚居点,污水横流,垃圾满地,谁见谁烦,可十岁时的尤大才让老爹大富倾尽家财,托以信任之人几年内便把这块占地极广的地方买入,贾福便在这时隆重登场,站在“惠阳桥”上手舞桃木剑,满嘴白沫厉声道:“天昭昭,地煌煌,八卦五行现,财源滚滚来,广成天君降福缘,金星银砖铺满地,此地办屋贵一生。”

    我的乖乖,神威观主说完,便大口吐血,倒地不起,大病半年,从第二ri开始,“河坊街”上便喜事不断,先是都死了数年的干裂柳树开了花,左邻右坊都知道前几年从外地迁入这破烂地方以说书为生的宋多识便从床上一跃而起,疾如风,闪如电地奔袭在往常的客栈酒楼里大肆散发着这广成天君降下的福分。

    从此,河坊街的灿烂就喷发了,广大地方的价格在一年内翻了何止十倍,就这,让一些做买卖之人脑袋挤破都难以抢到方寸之地,酒楼,茶肆,丝绸坊,绸缎庄,ji院瞬间在几年内就拔地而起,而尤家的妙香楼更是装修的金碧辉煌,鹤立鸡群,每年都会举办一届“才艺会”不但有千两白银作为第一名的奖励,而且,这夺得头筹的女子就可享受临安花魁的称号,妙香楼以每年三千两白银雇请,没有买身契,完全的zi you清白身在此卖艺,想想都知道,无数美貌无双,才艺jing绝的各路女子每年都会蜂拥而来争夺这魁首。

    几年下来,尤大富名下的jing品ji院便连开数十家,遍布南宋各大城市,优质的服侍,娇美的面容,堂皇的销金楼每个物件都闪耀无比,那些才子儒生,达官贵人都以能出入尤家的ji院为荣。

    大富每ri笑呵呵地数着金银,大才少爷确悠闲地牵着上好的韩卢狗,带着威风的家仆走街串巷,看到哪家的姑娘屁股大,顺手摸一把,遇见没权没势的,羞怒恼恨,确也无可奈何,但遇见那些富贵人家,朝中大员的小姐被摸,凶狠的家奴,雄壮的武师护院上门寻事时,大才就豪气万分地站在“大宋神童”的金匾下道:“来,敢碰本少爷,瞧瞧这是什么官家御赐,你们家有这荣耀吗有这威风吗”说完,潇洒地转身回家。

    “这还有王法吗这还有天理吗”目瞪口呆威风凛凛而来的众人真被那金匾闪瞎了狗眼,手中狠劲地揉捏着粗木棍棒无奈地打道回府。

    什么叫幸福大才认为,摸了你,让你无可奈何,就叫幸福。

    什么叫有财大才认为,吃了你一个馒头,唰地掏出一两纹银,对方痛哭流涕的脸sè就叫有财

    什么叫威风大才认为,踢你一脚,狼狈逃窜,嘴中骂娘却又不敢回手,这才叫威风

    什么叫有才大才认为,随口一张,妙语迭出,让你张口结舌,满头大汗,这才叫有才。

    美好的生活,多姿多彩欢乐无比的生活,正是大才向往并且靠着双手实现的,这让人甘甜入心的大好ri子绽放在无忧无虑的双手间,是多么地............

    “砰,哎呦,妈呀,少爷不好啦,不好啦,老爷被人在妙香楼里干仗啦,血流一地,惨不忍睹啊。”“吧唧”一身着青翠梅花罗衫裙,脚蹬鸳鸯戏水软底靴,头插净白牡丹花,手拿红边明月扇的少年趴在地上,瞬即又不顾摔得生疼身躯,爬起就奔向自家少爷。

    嗯你没看错,就是穿了一身女装的少年,被打断思绪的尤大才笑吟吟地转身看着奔来之人道:“莫慌,莫慌。”

    ---

    那是六年前吧,大才清楚地记的是一个下午,阳光明媚,临安城内人流涌动,熙熙攘攘,正感受着五指哥刚刚触摸过的温润肉感,还流连忘返时,睡在道旁,满脸鼻涕,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乞丐横伸出的小腿就把他从梦里边绊了一跤。

    “哎呦,爷,您没事吧。”小乞丐慌忙爬起身,从小生活在市井中,一看眼前这跟自己同样年纪的少年身着华贵,后边又带着几个横眉怒对的奴才,心思玲珑的他就知道是得罪不起的人物,赶紧就赔罪道。

    大才从小就有一个好处,从不欺负可怜之人,稳住身形的他看看一脸悲苦的小乞丐,心中的恼火就去了一半道:“睡那里不好,睡这里,你知道本少爷是谁吗”

    小乞丐伸出血红的舌头,舔舔嘴吹上凝结成干黄sè的鼻甲,砸吧下嘴巴道:“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是哪位。”

    大才哈哈笑道:“本少爷是尤大才,你可有听说过”

    小乞丐眼珠子咕噜噜地一转,冥思苦想半天,苦着脸道:“爷,这......小的不知。”

    “啊”大才顿时惊疑出声道:“你这小乞丐不是本地人氏吧。”

    “嗯嗯,是啊,小的本是那庐州府人氏,今年淮河发大水,淹了俺们村,嗯~~嗯~~爹跟娘.....都淹死了,家中也无啥亲戚,小的便流落到城中。”

    “哦,原来是这样呢,怪不得你不知道本少爷的名头,看你这身世可怜,以后就跟着我吧。”怜悯之心顿起的大才说道。

    小乞丐兴奋地舔舔那鼻甲道:“爷,可管吃饱”

    “管”

    “爷,可管住宿”

    “管”

    “爷,那俺做啥”

    “你就吃吃饭,睡睡觉,不用做啥,每月在发你一贯铜钱”

    小乞丐睁大眼睛狐疑道:“爷,您不是在耍小的吧。”

    大才转身对着后边几个跟班道:“你们说说,本少爷可有耍他”

    奴才里有个叫张九的赶忙笑道:“小子,你好有福气,我家少爷从不收外人,这不但管吃管住,每月有零用花,你要是做的好,做的忠心,每旬还能在城中尤家ji楼中舒服地......”

    “啪”五指哥一改风格,朝那眉开眼笑的张九脸上就来了一巴掌道:“瞧瞧,都啥出息,你看人家还不到十岁,谈那事,怎滴好不脸红,对了,你昨ri是不是去见柔红啦,怎么样,你看那胸脯,哎呦妈,海了去啊。”

    “呜呜”张九眼泪汪汪地摸着脸回道:“爷,您不让说就算了,提那柔红干嘛,这好比正要来事的时候,被泼了一头冷水,爷,您知道那啥感觉吗”

    “额~~~”才十岁的大才上辈子也只是摸摸而已,这辈子就这年纪,心里天天想,也是没力去做,当然不清楚男女之间那事了。

    小乞丐一听是真的,欢喜道:“爷,小的信啦。”

    “嗯,一会让张九陪你去买身衣衫,洗刷下,以后就跟着本少爷了,对了,你叫啥。”转身便想继续寻觅触摸对象的大才抬脚就走。

    “爷,小的叫魏生京。”

    “噗”一口气没喘上来的大才赶紧勒住手中牵狗的绳子回头瞪眼道:“啥你叫魏生巾”

    小乞丐解释道:“爷,是京,京城的京,不是巾。”

    大才笑道:“这....这谁给你起的名”

    魏生京回道:“当然是俺爹起的,咋,难道不好吗”

    “好,当然好,对了,你爹叫啥。”

    “魏胜志,这可是俺们村唯一的秀才起的,怎么样,爷”

    “哈哈哈哈,好名字,好名字,行啦,赶紧走吧,以后本少爷就叫你小京子了,怎么样”

    众人看着前仰后翻笑的无比灿烂的少爷齐齐都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好的名字,在笑啥呢

    =============

    “少爷,少爷,老爷被人干仗啦~~~~~啦~~”

    小京子看着少爷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急急吼道。

    大才从记忆里回过神来,放下茶杯道:“说说,怎么回事。”

    小京子拍拍裙子上的灰尘怒声道:“今ri那高大家带着数人来咱妙香楼,说是要见见今年的新花魁秦少仙,奴婢正在,啊呸~~~~,小的正在做戏,少仙陪着贵人,哪有空见他,老爷便出去应酬,谁知那家伙见不着少仙,闹起事来,不知怎么就把手中的玉扇给摔碎了,这下可不得了,那些奴才们把老爷打的口鼻出血,说那扇子是前前....汉朝皇帝用的扇子,价值十万两银子,非要老爷赔,这那里是来见少仙的,明明就是眼红他们商行下的ji院女儿跳到咱家楼去来生事的。”

    大才听完道:“哼~~看来他还是没忍住,今ri寻事,定是有备而来,叫人,抄家伙。”

    小京子赶紧提起裙子,满院跑起高呼道:“闲人都抄家伙啦,去帮老爷干仗,快。”

    砍柴的伙计提起斧头就奔跑起来

    大才忙道:“喂~~这不是去杀人,利器要是被官府看到,吃不了兜着走。”

    巡院的牵着口水横飞的黑狗立马凶神恶煞地冲起来

    大才道:“嗨~知道对方是谁吗高大家,正愁你不给他闹乱子呢,拿根绳子就是.”

    打水的小厮提起木桶狠劲地轮起来。

    大才道:“哎呀,败家的奴才啊,五百文的上好油桐jing雕桶,拿去砸人吗人没伤着不说,把你小胳膊细腿给弄伤了,谁来打水啊。”

    小翠挥舞着湿漉漉的衣服,手挽长裙,俏脸上狰狞恐怖。

    大才道:“翠翠啊,你去干嘛”

    “奴婢勒死他,敢打老爷。”

    “哎呀,那你还不如拿胸闷死他呢,

    “少爷,别这样好不好,奴婢会害羞的。”

    “哈哈,你会害羞,柴房里的柴火可就太委屈了

    哈哈哈哈,众人一片哄笑

    小京子聚拢了人手,站在旁边道:“爷,齐了,这不带家伙,恐怕要吃亏啊。”

    大才转头道:“尤家靠的是嘴,带上你们,也只是壮壮声势,莫要叫人家小瞧,说不过时,挥下拳头,风头也能盖死他,没办法,唉,谁叫人家人多呢。”

    小京子道:“爷,怎涨了他人威风啊。”

    大才哈哈笑道:“这临安城里,除了官家最威风,本少爷倒要看看,这下来属谁最威风,走,去妙香楼。”

    ;

    第三章 高大家

    临安城中有三霸,是人都知道

    且说这第一霸,曾庆,曾衙内,其父曾觌,官拜太保,孝宗皇帝身边的红人,哎呦,可别理解错了,人家不抢夺民女,不欺行霸市,专门行善,施舍穷苦人家,美名曰“善霸”

    第二霸,高大家,这不是雅名,很实在,就是他的本名,一等一的恶霸,慢着,既然是恶霸,官府不管吗哦,这里说错了,是讹人的讹,讹霸,全城的无业游民,地皮流子,混吃等死的都归他管,这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团伙,每天的生计就是收取城中各大上了台面做买卖的店铺保护费,你不给好,呼啦啦,几百名衣衫褴衫,脚底化脓,头顶长包的奇人异士瞬间就会团团阻塞您的店门。

    得爷,您要报官,行,不骂你,不打你,百人齐刷刷地还给你整齐地列出欢送队伍,尽管去报,大宋律法里可没有站在街上就给人定罪的这一条,啥您说是高大家指使的,是有预谋,有策划的高大家是谁

    “你认识吗”

    “爷,小的不识。”

    “那您认识吗”

    “爷,小的也不认识。”

    “隐瞒,包庇,朗朗乾坤下正经地做买卖,这叫抢夺,这是强盗匪徒的行径。”曾有商家愤恨地曾经这样说道。

    “爷,俺们真的不认识什么高大家,俺们就是在您这里晒晒太阳,暖和下。”

    “放屁,大伏天的谁晒太阳,你是不是有病”

    “爷,这您都知道哇,可惜就是买不起药啊。”

    “呜呜呜,天理何在。”

    “呜呜呜,公道何在。”

    “你这,敢对天发誓说你不认识高大家吗”曾有拉着官府衙役的商家如是说

    “几位爷在上,小的敢以老母发誓,小的真不认识高大家,要是隐瞒,天打五雷轰。”

    “那你老母何在”

    “哦,俺老母都过世三年了。”

    “......................”

    服不服,唉~~服气就好,乖乖地交银两,这不是白交的,以后高大家会罩着你们,有啥事尽管找他。

    “高爷爷,那尤大才把俺们暖心楼的女儿都挖走啦,这可叫人怎么活啊。”

    “高大爷,那尤大才把静心楼的姑娘不但都给挖走,连扫地的婆婆都给顺走了,这交了保护费,您要替我们做主啊。”

    “高大家,那尤大才..................”

    高大家愤怒地站在大石上怒吼道:“小的们,去围了那尤家的ji院,别让一个人进去。”

    “爷,不行啊,咱们围一家,人家就新开一家。”

    “爷,不行啊,咱们刚围上,人家就把花魁挪到另一家分楼,围不住啊。”

    “什么几百人都困不住”

    “爷哇,小的们屁股蛋子都坐烂啦,人家买卖照样红火啊,这围了半载,临安城内又开了好几家尤家ji楼,这样下去,恐怕也好几千人才能围住啊。”

    “............................”

    从此,尤家产业是整个临安城上了台面而没被高大家收取过保护费的,这让他很没面子,很大很大的没面子。

    第三霸,那当然就是“摸霸”尤大才了,从会走路起,只要是城中女人的屁股,基本上他都摸过,不信找路上的姑娘们问问吧。

    “芙蓉,你被尤家少爷摸过没”

    “那浪荡子啊,哎呀,张的又俊,又有才,家中金银万贯,真想嫁给他哦。”

    “额~问你屁股有没被他摸过啊,说这些干嘛”

    “对了,你听说了没,尤家少爷那家伙很大,嫣红说他娘还摸过呢,看,足有这么大。”芙蓉指着旁边的竹竿比划着。

    “娘的,俺问你有没被摸过,说这些有啥用啊。”

    “是哦,俺娘年轻时貌美如花,就被他摸过。”

    “.....................俺在问你呢”

    “哎呀,这位公子好坏,是不是你也想摸摸,这里,这里,这就是上次被尤家少爷摸过的地方,奴婢还特意给上面绣了个桃花呢,来,你摸摸,看手感怎么样”

    “.............................”

    还想问吗满眼尽是灿烂绽放的桃花啊,呜呜呜~~~

    。。。。。。。。。。。。。。。。。。。。。。。。。。。。

    妙香楼

    这座临安城内最奢华的销金窑,不但有风华绝代,唱一嘴好曲的秦少仙稳坐头筹,还有风sāo入骨,绝世尤物的夜来香弹得一手好瑶琴,这可是压阵头牌,不是有金有银就能见到的,你还得有关系,有门路,不但要常来,而且要更常来。

    往常热闹非凡的堂皇大厅内今ri确静悄悄地鸦雀无声,额还没开门

    “马鸡婆快叫姑娘们接客.....哎呀,高大家,您在这啊,哎呦,这尤老爷怎滴趴在地上吃血啊,哦,失敬,失敬,原来是在吐血,您老忙,小的还要去东城张寡妇家送裤头呢。”满头冷汗的客人慌张地从里面跑出来,一不小心就撞在一大帮走的火燎的领头人身上。

    “娘的,哪个.....哎呦,尤爷哇,您老走这么急干嘛呢,小的正要去西城给宋姑娘送脂粉呢,唉唉唉~~~尤爷慢走。”

    “妈呀,这谁都得罪不起啊,你还看啊,一会干起来,小心让你也吃血。”

    尤大才领着一帮家仆匆匆而来,立刻让人群就把妙香楼给围个水泄不通,议论纷纷。

    “你见过尤少爷干过仗吗”

    “没有”

    “你呢”

    “也没有啊。”

    “就是,这神童都是拿嘴服人,今ri有热闹可瞧了,快上去看看。”

    尤大才笑吟吟地跨进自家楼中,马如意赶紧就挥着手帕上来轻声道:“少爷,您可来了,这高大家把老爷打的,客人们都散了。”

    魁梧的高大家一看等候的主子来了,络腮胡子就抖动下从板凳上站起大笑道:“大才,多ri不见,看您又富态了,可喜可贺啊。”

    看着趴在地上满脸是血,呻吟不断的老爹朝自己眨巴着眼睛,怒火升腾的大才确满脸笑意爽朗地道:“高大家能亲自前来这妙香楼,真是让本少爷和老爷满面红光啊。”

    高大家岂能不明白话中的意思,比牛眼还大的眼睛一瞪道:“咋滴,大才说这老龟公是我打的吗”

    尤大才看看周围环绕高大家的奴才们一脸讥笑,心中笃定道:“看您说的,老爹年纪已大,腿脚不好,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怎能赖在您老身上呢”

    高大家哈哈笑道:“大才就是有大才,这话说得,爱听,小的们,爱听不。”

    “爱听。”

    “哈哈哈,都说这临安城里尤大才有张利嘴能吞财,自己吃的肥油直流,别人家确干瘦如柴,看看,这可是汉朝皇帝御赐的扇子,被你老爹不小心摔跤的时候给弄碎了,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哦,可不能白碎吧。”

    高大家一脸揶揄的笑意yin恻恻地说道。

    大才哈哈一笑道:“前朝的宝贝啊,还是皇帝御赐啊,不知今朝是哪朝啊”

    高大家一愣道:“那当然是万人称颂的大宋朝了,哎呀,不好.....你”

    大才道:“既然是大宋朝,你抬出汉朝皇帝赏赐的东西耀武扬威,说轻点,你一个地痞的头领,怎么会有这等物件,是不是偷的是不是抢的说重点,你难道是汉朝皇帝的外戚拿着扇子,城中聚集这么多闲人,难道想谋反吗”

    高大家顿时一头冷汗,这牙尖嘴利的名声看来还真不是盖的。

    “好,说得好”小京子站在旁边,手舞红扇,高声叫道。

    而在那楼上花门前,也正有两个千娇百媚的头牌清官人笑吟吟地领略着名嘴谈吐的威风。

    “尤少爷说的好哇,尤少爷说的妙啊”外头的人群里也纷纷喝彩。

    高大家一脸恼怒道:“爷果然斗不过你,这栽赃的罪名安的确实好,不过,你既然不想陪这扇子,事情也不能这样就善罢甘休了,怎么,也得划出个道道来”

    尤大才微笑道:“城中的百人首领能光临这妙香楼,蓬荜生辉啊,不知道想划出怎么个道来呢”

    高大家道:“扇子的事情暂且放下,先让苦主来说说他们的事情,然后敢不敢与爷文扑一把

    文扑这是赌博的一种称呼,宋朝好赌之风盛行,不管是老的,少的,长的,幼的,都jing于此道,而文扑就是以学问赌博,借以诗词,歌赋,对句,拆字来较量,同时,有文扑就有武扑或者物扑,无非就是打斗做赌和银两实物了。

    “果然是有备而来”尤大才暗想,微笑道:“何来苦主高大家难道与本少爷要文扑不成”

    小京子一提罗裙做个兰花指尖声道:“高大爷跟少爷文扑这不是肉包子打虎吗”

    众人只听过肉包子打狗,都没听过肉包子打虎,齐齐疑道:“怎么说”

    “自找死路,一个肉包子哪能喂饱猛虎啊。”

    哈哈哈,众人哄笑。

    高大家国字脸涨的微红怒喝道:“好你个狗才,别仗着尤家的地盘就在这里耀武扬威,呆会文扑谁胜谁负,还说不定的事,当然,爷这粗人,自然不jing此道,看这里,名震苏浙两地,对闷无数才子士人的王师爷,王复山”

    一名身穿君子服,留着两撇小胡须,眼中jing光烁烁的中年文士便跨步而出抱拳道:“本人王复山,字清明,在那苏浙两地薄有名气,久闻这临安城中有位御赐神童,确爱挖人墙角,让别人无法讨得生计,此等天怒人怨之事,岂能袖手旁观,这文扑,便以在下出阵,还望大才子高抬贵手,脚下留情啊。”

    大宋权臣第1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