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权臣第2部分阅读

大宋权臣 作者:肉色屋

      大宋权臣 作者:

    大宋权臣第2部分阅读

    尤大才知道这王复山,名气很是响亮,有字之人,都是功名在身,而这出场连番说辞就把他要踩在脚下的气场可谓来势汹汹,今ri看来倒是有好戏瞧了。

    想到这里,兴趣顿时盎然的大才笑道:“既然高大家请来了高手,少爷我不应战那是弱了这大宋神童的称号,也是丢了这临安府的面子,确不知要以何物为作赌的条件呢”

    高大家看着意气风发的王师爷站在旁边,心情立马就好了很多,大笑道:“做赌之事不急,先来听听苦主们的事情吧。”

    众人闻听大名鼎鼎的王复山要和威名赫赫的尤大才文扑,顿时走街串巷,呼朋唤友,不一刻,人山人海就把妙香楼围个水泄不通。

    “哎呀呀,这妙香楼真是狗吃肉不吐骨头啊,咱家暖心楼,苦心经营数十载,谁知这尤大才连蒙带骗,把女儿们都给弄到尤家的ji院里去,这可叫人怎么活啊,俺的娘哇。”高大家刚说完,耿掌柜的就连滚带爬满脸鼻涕地趴在地上哭天喊地。

    “呜呜呜,何止是连蒙带骗啊,尤大才这吃人的家伙不但把俺们家静心楼中的女儿们拐走,竟然连扫地的老仆都捎带而来,这还叫人活不活啦,就说女儿们个个大把银钱赎身而去,原来都是这恶人在背后资助,爹啊,你老死的好惨啊,儿活不下去啦。”赵掌柜跑出来一把就抱住马如意把脑袋在身上撞的“噗噗”作响。

    大才看到所谓“苦主”的惨状,哈哈大笑地转身对着黑压压看热闹的众人高呼道:“马有马路,行有行规,先来说说这耿掌柜的暖心楼吧”

    ;

    第四章 妙趣横生

    “街坊邻居,大宋的子民们,男人到这烟粉地,就是为了寻个开心,寻个乐子,暖心楼中的姑娘们每ri勤劳接客,竟然被十抽八,上个茅厕,擦拭带都是擦了又擦,干了不洗之物,爷们汉子们,你们想一想,用心想想,那等娇嫩之处,用着裹脚布般粗糙的烂布条狠劲地蹂躏,你们会去暖心楼吗”大才声情并茂地哽咽道。

    “不去,不去,想想都恶心”众人大呼道。

    “好,在来说说这静心楼,惨无人道啊,多好的姑娘,多嫩的娘子,每ri不但吞糠般吃饭,更是要无端被赵掌柜欺凌,五更天就要爬起来接客,十抽八不说,放在你们,看着面黄肌瘦,奄奄一息,青肿着眼袋,办事时连连犯困,你们有兴趣吗大爷们掏了银两来找乐子,就这服侍的水平,你们愿意去吗”

    “不去,不去,想想都没劲”众人怒吼道。

    “呜呜呜,大家都知道,尤家ji院品质优良,服侍周到,虽然价格是贵了点,但你们看,那些从别家过来面黄肌瘦的姑娘们哪个现在不是珠圆玉滚,身材曼妙,本少爷特别保证,尤家所有ji院中的茅厕都是用的上好的毛纸,尽心尽力地爱护着姑娘们的生财之处,而且,所有姑娘们跟尤家都是二八添作五,对半分成,你看那些娘子们有了闲钱,就会去多买些胭脂水粉,腮红扑头,jing心打扮地伺候着每一位客人。”

    “这等服侍,这等有良心的尤家ji院,你们愿不愿意来啊”

    “愿意,愿意。”众人大声高呼。

    大才微红着眼睛道:“所以,那些别家的姑娘女儿们并不是本少爷挖过来的,大家都有去过那些楼坊吧,你们说说,今ri可有说错这所谓的苦主,难道还没盘剥够可怜,愤怒,隐忍,苦闷的姑娘们钱财吗”

    数不清的人们纷纷交头接耳,诉说着他们在别家ji楼中的离奇遭遇。

    “是啊,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爷上次去暖心楼叫上相好,本以为妙妙小娘子那胯间是落伤结痂,摸一摸,硬硬的,闻一闻,臭臭的,俺当时就奇怪,这到底是啥捏擦擦呀,天爷,那竟然是妙妙小娘子没擦干净的便便...........”

    “哇~~~”河坊街腥臭冲天,呕吐一地

    “这算啥,没擦干净擦干净呗,爷去了趟静心楼,那可真是三生难忘,八辈子铭记啊,正跟翠花颠龙倒凤般自在快活,掌柜的突然破门而入大吼道,功夫都练到那里去了,跟这穷小子做半个时辰,还想不想吃饭啦,快点,来,软腰扭一扭,唉~~对对,臀部提一提,好,就是现在,狠狠地坐下去,哎呀,天爷...........”

    “怎么了”众人好奇地问道

    “软体软折啦,害的俺现在放水时都要把”它”拧的翻过来,不然,东家都撒到西家去了,苦不苦啊。“

    “就是,就是,尤家的买卖做的真是好啊,虽然贵了点,可真的让你感觉幸福到了天边,每次进门,紧身罗裙俏丽的姑娘穿着低胸围衫,笑眯眯地躬身请好,爷还没进去,就直接觉着硬气,紧挨着楼兰而上,又是两个jing挑细选的接礼姑娘,那葱葱玉指,别提多温柔了,帮你把外衣架上,个个眼中羞涩地帮爷打开屋门,喝,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一些收入很低,留着口水,闪着如饿狼般眼神的人们纷纷迫不及待地问道。

    “天爷啊,太幸福了,简直就是天上rén jiān啊”说话的这个汉子吸着大拇指回忆道。

    “别吊胃口啦,快说啊。”

    “是啊,跟个娘们一样,有话快说。”

    汉子五指轻轻地抚摸着旁边的小伙伴道:“几个一丝不挂的姑娘,不,几十身无寸缕的娘子齐刷刷地,美目连眨地,双手托胸地,轻拍那肥腻之处冲你撒娇地,轻嘟红唇口吐香兰地,哎呀,妈滴,呜呜呜”

    “你哭啥”众人听得正爽,闻听见哭声,顿时恼怒道

    “唉,丢人啊,俺准备了个把月的银两,jing心养息的身体顿时如黄河绝提般崩溃,一发不可收拾哇,只道是,人未到天边,景已到眼前,当你yu骑乘天马驰骋,却奈有心无力软绵绵哇~~软绵绵”

    “切~孬种,软蛋。”

    两个掌柜的听完议论,顿时就傻眼了,只得愣愣地看着高大家,希望还能讨回些损失

    其实作为高大家,他也没有预料到结果会是这样,不但没有能打压下尤大才的气焰,反而让其声威更涨,心情顿时惶惶

    “果然好口才,这本身吹着西风,硬能让人把风头转向东边,王某真是佩服,佩服啊。”

    王复山说道。

    大才擦擦啥都没有的眼边回头道:“王师爷赞叹得是啊,连你也感觉这些人做事,做人竟然到无耻到这种地步,看来良心还是有滴”

    王复山一愣道:“王某话中何来如此意思”

    大才灿笑道:“哦~那意思就是说您也跟他们同流合污,拿面镜子硬说是金子喽”

    王复山大恼道:“少逞口舌之利了,有本事,学问上见真章吧。”

    “好,那就不知这做赌之物为何”

    高大家见王复山雄心勃勃,信心又急速地膨胀起来,哈哈笑道:“两位大才子对弈,绝对是今晚临安城中的胜景,这做赌之物便是你尤大才若输了,尽数归还这些苦主的女儿们,还要赔偿这些ri子买卖上的损失,可敢尔”说完,瞪着铜铃大的眼睛威风八面地瞅着。

    “哈哈哈哈,小事,小事,那本少爷要是赢了呢”大才反问道。

    “条件随便说,只要爷能办的到”高大家爽快地回道.

    “好,客随主便,那请王师爷出题吧。”

    王复山收了笑脸,宽大的儒衫随风而动,跨前两步,脑袋一晃道:“尤字去点难为大,妄自菲薄称少爷。”

    好个开门送礼,大才连想都没想笑道:“王字有点难为主,关门放狗咬师爷。

    “好,工整”小京子拍手道

    王复山哈哈一笑道:“急啥好戏在后头呢”

    “窗内有木四角撑天成霸王,尽显浩然之气。”

    大才眼睛一转,看到楼内姑娘们全都翘首以待地站在阁楼上,雅间旁,尤其是那花门前俏丽的两位可人儿,心情顿时一爽道:

    “屋内有女八嘴吸地见阎王,尽显潇洒之风。”

    “哈哈哈。”众人哄笑一片,那些女儿家开始还没听明白,细细品味下,俱都红着脸啐道:“少爷好坏啊。”

    这两首歪诗对的颇为到位,四角音脚,八嘴音物,都是形象地比喻一些东西,尤其是撑天和吸地前后句搭配成文。风气二字又恰到好处的点缀到一起,让人不由拍手,其实作诗这玩意,讲意境,辞藻华丽,喻物喻景颇是伤神,尤其是咏物时,更是要观察入微,把身心都要融入到场景中,作诗可不是吃饭那么简单,这谁都懂。

    王复山看着众人拍手叫好,不以为意地出口又道:

    “一衣一食一宿一行包罗百态人生。”

    哎呦,上难度了,这可是排头诗,不但要贴切衣食住行,还要把后缀说到位,腹中没有几两文才,还真是说不出。

    “一花一鸟一鱼一虫尽含万种气象。”

    王复山的话音刚落,大才毫不犹豫地就脱口吟道,这反应,这机智,你看,衣食住行对花鸟鱼虫,百态人生又劈上万众气象,怎么品,都是后句的文才要高于前句了

    “擦,怎么就高了”

    “你还不懂啊,百两银子多还是万两银子多”

    “额,那当然是万两多了。”

    “那就是了,反正俺们这些拉车的不懂,好好听就是,多学学,赶明回去把俺婆娘翻过来,翻过去的折腾,保不正也能生出个尤大才呢。”

    “呸,你就做梦去吧。”

    王复山见对方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把这排头诗对出,心下在是不敢大意,稍微沉吟下说道:

    “八雀四喙卧于二枝头。”

    大才笑意盎然地答道:

    “二女四ru喜迎八方客。”

    “你,你,你,怎滴每句都这等无耻”王复山恼怒地说道。

    “生于厮,长于厮,耳熏目染,遗传,遗传。”大才诚恐地答道,冲着躺在地上满脸喜sè的老爹眨巴下眼睛。

    “浩浩荡荡潇潇洒洒风风流流展露阳刚之强。”

    “哼哼唧唧娇娇喘喘颤颤抖抖尽藏yin柔之弱。”

    王复山“咕噜”地咽口唾沫,狠狠地跺下脚,哪顾得上高大家那要吃人的眼光,眉头微皱出声道:“北破南犹存,

    沐花草情。

    感时叶落泪,

    铁骑金踏来。

    “好。”大才对这诗不由赞道:“想不到王师爷忧心北地的百姓,借这ri的大好风景让喻以花草的哀伤来斥责金人的残暴,想必是怒气迸发,联想到什么了吧。

    王复山的神情有些哀思,虽然大才夸赞了他,但此等情况下,吟出这种有质量的文词,肚中装的货果真不少。

    大才笑着靠近妙香楼的zhong yāng,这里是小京子时常做戏玩耍的地方,老爹正躺在地上,悄悄地指着嘴巴里还含着的猪血布包,表示安好,让尤大才乐道:

    “冬ri吸娇娘,

    只恨离别伤。

    执剑向北地,

    长虹血满天。

    王复山愣了,他那一首对这首,不只是低了一个档次,虽然尤大才还是秉承了靡音非非的yin诗,但字里行间却也露出一个男人的雄心壮志和对家中娇妻的离别之苦,高,确实是高,一首诗,两种含义,既把战场厮杀的惨烈描述其中,又把汉子心中那深埋的思想展露无疑,听了此诗,你说笑吧,有哀伤在里面,你说哭吧,细细一品,又会让你觉的好笑,而且,你有北和南,人家有冬东和吸西敢说不工整金踏来,血满天,不登对

    “好啊~~对的妙啊”所有人都欢呼起来。

    王复山登时一个趔趄,摇晃不已喃喃道:“尤大才,你到底是人是妖。”

    大才笑道:“是人是妖,你自评判,还有下题吗”

    “王某甘拜下风。”王复山地下那高傲的头颅,羞愧地说道。

    “好,既然认输,高大家,那就说说本少爷的条件吧”尤大才满眼揶揄之sè,不怀好意地说道。

    ;

    第五章 高大家的伤心

    这几ri公司收假啦,比较忙,会更新的比较晚,抱歉哦,各位看官看得好笑,多推荐下,多收藏下,这也是鼓励的一种方式啊。==

    吃进去的馍能吐出来,说出去的话可就收不回来了,尤其是万千众目睽睽下承诺的话语,王复山点头认输,终结了高大家那颗充满了希望的小心肝,大才眼中shè出的jing光让他不寒而栗。

    “尤大才,说话注意点,这是公共场合,别逞坏心思,你好歹是官家御赐神童,不顾及你脸面,也要顾及下皇家的威严。”心内胆怯的高大家赶紧拿话出压,在这临安城里混了数十年,古灵jing怪的尤大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出其不意,始料不及的事情没少做,本想着花了重金聘请的王复山能替自己扳回道上的颜面,谁知这庸才不但毁了自己的名声,让他也是受难其中。

    尤大才哈哈笑道:“高大家身材不错,外边光鲜亮丽,不知道里面是不是也壮实非凡呢要不,趁着华灯初上,人cháo涌动,脱光衣服溜一圈也是个好主意哦。”

    高大家苦着脸,拿话镇不住,这要是真光溜溜地在临安城中转一圈,以后就根本没得混了,赶忙上前附耳道:“爷,小的也是有脸面之人,今ri之事只是高某人一时激动,做出的蠢事,还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绕了这次吧,不,不能,小的自当奉上银两孝敬。”

    大才见他这滑稽样,存心就想整他一回,出声道:“这城中谁不知道尤家金银满地,你出的那点银两,还不够本少爷打打牙祭呢,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是激动,这一环套一环的出场,让少爷我目不暇接啊,来,也让你高大家激动一回。”

    “来,你有三个选择,一,脱光衣服,什么都不穿绕城一圈二,骑上张贵家的俊才绕城一圈,三,舔干净本少爷老爹吐出的血或者哪位姑娘来了月事,你去舔........”

    “尤大才,你别欺人太甚。”高大家恼羞成怒道。

    尤大才拍拍手乐呵道:“哎呀,怎么,想发飙看看外面多少人,行,你闲这些条件都丢人,那今晚就出出血,给所有看热闹的大宋子民每人发十两白银,这怎么样,不丢人吧。”

    “天爷,这里边外边黑压压的人群,少说几千,多说上万,每人十两,这不是要让他卖光家产么”高大家大眼一瞧,顿时一股寒意就冷冷地袭来。

    “大才少爷,就没别的啥条件吗对了”高大家突然想起,这第二条不是说什么俊才的,忙又问道:“这张贵家的俊才为何物”想着不用脱光衣服,也不用散银子,更不用去舔那些恶心之物,俊才啧啧,听这名字,绝对是有档次,格调高的宠物了。

    “哈哈哈,选的好,确实是这些应赌之物里面最划算的,看来高大家也知道取舍哦,小京子,跑趟张贵家,租他那宝贝一用。”大才高声说道。

    小京子立刻喜上眉梢地应道:“收音,小的这就去。”

    高大才一看两人高兴的模样,心中顿时就知不是啥好宝贝,看着眼泪哇哇还在一旁的两个掌柜,在看看低头画着圈圈的王复山,瞅瞅带来的奴才们个个跟霜打了一样,蔫了吧唧的,心中的那个恨意啊,真想把尤大才生吞活剥了。

    妙香楼的看家鸡婆马如意,那可是亲眼看着尤大才出生的主,也是曾经敞胸露怀大喊少爷,吃奴家咪咪的豆蔻少女,从小对这个少爷宠爱有加,对老爷也是忠心耿耿,时常无私地奉献,岁月不饶人啊,锋利的刀锋愣是把如花的面庞刻成条条大道,混完了青,借着这么多年舍身接济老爷的功劳坐上这尤家最气派,最豪华的楼主,手中没个三两三,也不敢上梁山啊。

    jing彩,妙趣横生的斗诗让主子赢的如此漂亮,马如意也是高兴万分,兴奋地一把就抓在那自小就让他心痒不已,众姐妹齐夸的少爷大家伙上,温柔地一捏道:“好少爷啊,今ri可是赚足了面子,里子,奴家就说少爷生的不凡,瞧瞧,哎呦,爷,你这物件又大了啊。”

    “嗯~~”要说尤大才洒脱不羁,摸遍全城闺女们的香臀,可每次来这妙香楼,就怕遇见马如意,几十年的功夫不是白练的,不经意的抓住揉捏,也是让他这个嫩葱少爷经受不起,冲动总是澎湃在腹间,不能把存储了十六年的jing华交待给五指哥,这是让他在这异世深痛恶绝的,楼间的姑娘们早都习惯了如此场景,纷纷笑闹着恭喜自家少爷,有些胆大的出声就问:“如意娘亲,好摸不”

    马如意一脸陶醉道:“女儿来摸摸。”

    “哎呀,奴婢不敢,咯咯。”

    黑线顿时就浮上尤大才的脸庞,千防万防就是防不住,赶紧掀走马如意那罪恶的手道:“马娘啊,不能这样哦,你从小到大还没摸够,还要让这些姑娘们跟着你学坏,好歹少爷我挺拔少年,英俊多才..........”

    “得,得,骂娘啊,在老娘跟前文邹邹,说了多少次了,别叫马娘,马娘,明白人知道你使唤我,不知道的还以为少爷在骂娘呢,哎呦,女儿们还要教坏哪个不是阅历万人的无人敌。”马如意说道。

    大才黑线延伸到喉咙间,“咕噜”地咽口唾沫,哪顾得上这个鸡婆在那里喋喋不休,上前就扶起还趴在地上耍赖的老爹悄声道:“怎样,伤着没”

    尤大富,喝自小市井里出来的人才,岂会在这上面吃亏,千般打拼二十岁就开起小小ji管的他天生就是八面玲珑,不仅有随身常备的猪血包,昏迷散,失息香,晕晕乎乎开胃剂,更是把各种突发事件演绎的出神入化,无人能敌。看着自己儿子上前要扶自己,赶紧悄声道:“莫急,莫急,演戏要足到份子上,这摔倒的损伤钱一会还要大才替爹讨要下。”

    “额~~老爹,家中不缺银钱。”

    “优良传统懂不,要学会珍惜,学会爱惜金银,让你好好读书,将来做个大官人,多光宗耀祖的事情,可你倒好,连官家下旨请你去学,你都不去,真是造孽啊。”尤大富恨儿不成钢,不住的唠叨着,听得大才一脸苦恼,举目四望,呦喂,秦少仙,夜来香正带着丫鬟笑吟吟地在那阁楼上看着爷俩。

    要说一个女人的美如果单单只从面容上做出评论,那你就是四等男人,要是从面容,身材上做出评判,那么,恭喜你,升级了,成为了三等男人,面容,美貌,内涵三合一,这一下让你的品位就更高一个层次了。

    最后单说这第一男人,也就是极品男人的眼光了,这女人不但要三合一具备,而且要有驾驭她的本事,不管说平常生活还是晚上的吆喝之事,你都要具备天赋,其实不管男人,女人,天生有一种气质,后天造就你一种气质,说白点,就是装,要会装,装的像,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哇,好肥啊。”

    “哇,好大啊。”

    门外的人群突然发出阵阵的呼喝声,大才知道,俊才这个极品宠物到了,随着小京子颇有韵律的嗓子喊起:“爷,到啦,这边,这边走,唠唠唠”

    高大家听到这声音,顿时就脸sè铁青,明显就是吆着一头猪让他骑,待小京子映入他的眼帘时,喝天爷,竟然有这等稀罕物,足足有千斤重的大肥猪,小眼睛无比清亮,白白的背上花纹东一块,西一块,煞是好看,尤其那有节奏的哼哼声,真是别有一般风景。

    “高大爷,这是张贵家养了数年的宠物,因为其忠心地救过他爹的命,所以,这不是养来吃的,你老一会骑得时候可得小心点,万一那里损伤了,可得赔哦”小京子哈哈笑道。

    大才踱步而出大声道:“高大家,丑话说在前面,今ri你输了这文扑,以后尤家的产业本少爷不希望看到你们这些赖皮,哦,当然,您不是,这骑猪虽然有失体面,但也是这里面惩罚最轻的一种方式了,也不多叨扰你,就不围着那西湖转一圈了,只要在城中东西南北四条大街走一遭,今ri之事就了。”

    高大家黑着脸一声不吭,摆摆长衫,一脚就跨上俊才,谁知这养尊处优的猪爷爷立刻就四处蹦跶,不让想骑自己的人上身,刚才清亮的眼睛瞬间血红,瞪着高大家直哼哼~~

    “瞧,不是大爷我不兑现承诺,是这头肥猪不让骑,怎样,没别的事,就散了吧。”

    高大家一看这势头,赶紧就出声想走脱。

    “爷,请叫俊才,这不是一头肥猪。”小京子安抚着暴怒的俊才,趴在那大耳朵上不知在低语着什么。

    “呸,肥猪就肥猪,还俊才,你这奴才也蠢得像猪一样。”高大家边说边吐着唾沫。

    小京子聊了一会,起身道:“爷,跟俊才说好了,您上来吧,一会可别在叫肥猪,这身子骨压您身上,可不是闹着玩的,记住,要叫俊才。”

    高大家半信半疑地跨上猪背道:“俊才”

    “哼~~”

    “哎呦,娘的,这畜生还真懂人语,俊才”高大家新奇地在叫声

    “哼哼哼~~~”

    “哈哈哈哈”人群不由爆发出笑声。

    大才乐呵呵地看着对着骑了上去,懒懒地打个展道:“小京子,好生赶着俊才,带高大家城中快乐走一遭,少爷我去休息会。“

    “得喽,爷,您去休息吧。”小京子手中的小鞭子一扬“啪”地一声脆响道:“俊才,走起”

    大肥猪哼哼哈哈地扭动着屁股驮着背上之人就慢悠悠地走了起来,看热闹的人群顿时也追了上去,脸sè青到极点的高大家怒喝道:“尤大才,山不转水转,爷今ri被你羞辱,改ri定当加倍讨回,娘的,你这死肥猪,走快~啊~~爷啊~~”

    “哼~~”俊才最讨厌人叫他肥猪了,宽大的脊背直接一挺,差点就把高大家翻下来,惹得追随的人们更是乐开了怀。

    大才笑道:“随时恭候。”说完,转身跨入妙香楼,大富一看就这样收场了,气得跑过来怒道:“你这个败家子,说了让你讨点银两,就这样白白放他走啦”

    大才回道:“老爹,您认为能从高大家手中讨得银两吗赶紧不让他走,这今ri的买卖就要少赚多少,这个账您会算吧。”

    大富搔搔脑袋道:“恩~~也是这个理,对了,爹跟你说个事。”

    “啥事”

    大富呵呵地张着还没洗得血嘴朝楼上看看,一抹殷红的血晕就冉冉升起,让满是皱纹的老脸刹那间就年轻了十年,这神sè让大才不由地一惊暗道:“哇靠,老爹不是又想在纳个娘亲啦”

    第六章 玲珑心和柔媚骨 上

    秦少仙,人如其名,貌美如仙,心智玲珑,上身一袭鹅黄sè的宽松绣花丝绸装,在点缀些清雅的百合,紧致的裹胸不露一丝缝隙,让骄人的山峰沉寂在软布之下,你说这女人面容的焦点在哪里眼睛鼻子嘴巴那如果每个部位都jing致到极点呢

    没错,秦少仙就长了这样的脸,尤其那一头乌黑的秀发被用心地挽在一起,浑身散发出一种高贵迷人的气质,她就是今年的头牌,妙香楼敛财的骄傲,多少士子文人疯狂追逐都难以一吻香泽,可见其魅力有多大

    夜来香,人如其名,她的打扮就赏心悦目多了,浩瀚的山巅微微耸立着高挺的小庙隐隐把那粉红的绸缎裹胸悄悄地顶起,绸纱披肩让那粉嫩的双臂若隐若现,超紧的裙衫把整个身材勒的曲线玲珑,妙不可言,重点来了,看,就是那高高耸起得翘臀,似乎都在隐隐地散发着肉香,看得大富一把口水

    “老爹,您不会想把夜来香纳成儿子的第八个娘亲吧”大才看着大富那丢了魂的摸样,出口问道。

    大富擦把快要流出的口水喜滋滋地道:“大才哇,爹看到来香姑娘就觉得硬气,听她丫鬟说,这姑娘绝对没让人近过身,啧啧,你看那身段,你看,你看哇,赶明让马娘子先去探探口风,爹估计仈jiu不离十,这孩子没亲没故,爹看着她每ri卖笑就可怜,能嫁到尤家,真是要享福气喽。”说完,又擦吧口水,等待儿子的回话。

    大才不由打了个冷颤,看看爹皱皮一把的脸庞,在看看如花似玉的夜来香,不由调侃道:“老爹,就您这身板,儿子我怕你降服不了吧。”

    大富一听登时就急道:“咋,还瞧不起爹的身板你看你那七个娘,每ri都起得那么迟,你以为她们是睡懒觉啊,实是老爹.........”

    “行啦,爹,您辛辛苦苦奋斗几十年,就生了我一个儿子,您还别说,前几ri儿子还看到四娘偷偷在屋中用角先生呢”大才嘿嘿地笑道。

    “啪”一声响亮的闷头敲,大富翻眼道:“你咋跑道去偷看你四娘哎,冤孽哇,有其父必有其子,古人诚不欺我啊。”

    爷俩这般没大没小的热闹,早让他们之间习以为常,大才摸摸脑袋笑道:“老爹,您忘了,那ri是您让儿子去送脂粉给四娘,多亏本少爷听到喘息声,赶紧戳破窗子看了看,不然,四娘当时的焦渴尽,估计逮谁吃谁哦,可要把娘亲们都看紧了,万一哪天给尤家戴顶大帽子,您老没脸面,这小的可要脸哇”

    大富眼睛一瞪道:“天爷给她们肥胆,也不敢去吃腥,好啦,瞧瞧,老大不小的人了,老爹像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不知道都和多少姑娘家相好了,对了,告诉爹,你到底看上哪家姑娘了,爹好让人给你说说去,别整天在街上摸了东家,摸西家,过手瘾有啥用,最重要,是要........”

    大才一看老爹越说越不像话,赶忙打断道:“姜还是老的辣哇,爹还是比儿子英武,您现在有七房婆娘,儿子将来肯定要取十房,这点儿子绝对不会输给老子........”

    “啪”又一记闷头敲,大富没好气地道:“那你现在给老爹带回来一个瞧瞧啊,光说有啥用,要不,夜来香和秦少仙咱爷俩分了吧,你看人家秦姑娘那气质,配我大富的儿子真好哇。”

    “额,老爹,不如把两位姑娘都留给儿子吧,免得您这双老爪子糟蹋了........”“啪啪,哎呀,哎呀,大庭广众之下,哎呀。”大才边笑边躲避着闷头敲,踏上楼梯就爬楼而上。

    满嘴还是猪血的大富骂骂咧咧地甩甩手道:“越来越不像话了,你个龟儿子一个人竟然想要俩,都不吧老爹想想,哎,这儿子,实在是让当爹的净cāo心哇。”边嘟囔边朝后堂走去,不时还回头在瞅瞅夜来香,那身段,啧啧。

    妙香楼又恢复了喧闹,马如意热情地站在门口招呼着客人,嬉皮笑脸的大才跨上楼,就冲着两位姑娘说道:“怎样,少爷我今晚威风不”

    秦少仙盈盈笑道:“威风,这临安城里要是没了少爷您,真是要冷清不少哦。”

    夜来香曼妙的身姿一动上前,那温暖宜人的香气顿时就扑鼻而来,让大才爽朗地猛吸口气道:“哇哦,这是要迷死人的步伐啊,果真是香,这男人要是进了夜姑娘那花房,就先让这香味先熏醉了。”

    “是吗爷,这里更香呢要不要闻闻。”夜来香娇滴滴地把那让人眼花的白肉就凑近大才,丰润的嘴唇吐气如兰地说道。

    大才不由紧张地咽口唾沫,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风景秀丽的地方,眼睛一眨不眨。

    秦少仙眼中忽地流露出厌恶的光芒,但娇媚的脸庞确充满笑意道:“姐姐,看你把少爷迷得,怪不得前几ri刘大官人自从去了你那里,就不来少仙这了,看来,这男人还是喜欢这样的啊。”

    夜来香脸上没有一丝不快,反而更加露出迷死人的笑意咯咯笑道:“呦,不知妹在吃谁的醋哦,好酸。”

    秦少仙花颜一展道:“姐姐真会说话,妹妹就不喜酸味,只是看少爷看得辛苦,不如敞开花房,今ri就把少爷收了吧”

    “咯咯咯”银铃般清脆魅惑的笑声荡起,夜来香依靠楼上的围栏道:“少爷,您看,这丫头还说不吃醋,这明显就是看心上人迷了她人,都把那玲珑心都蒙住了,往ri那聪明劲看见爱郎就慌啊,慌啊。”

    大才听到这话,忙收敛住眼中的神光,看眼羞羞的秦少仙道:“不是吧,秦姑娘,您看上本少爷啦”

    “哈哈哈哈”夜来香得意地笑着。

    秦少仙的脸sè微红道:“少爷,看您说得,哪有这事,只不过奴家怕你被人迷惑了而已。”

    大才按捺住激动的心情道:“哈哈,对了,来香姑娘,老爹想收了你,做第八房,怎么样,嘿嘿。”

    夜来香媚眼如丝地笑道:“真得啊,那奴家岂不是就成了少爷的娘亲了咯咯咯,老爷真逗”

    秦少仙也跟着笑道:“那妹妹就要恭喜姐姐啦,成了这主家母,吃香喝辣,比在花房内整天揣摩男人心思强多了。”

    夜来香装出羞sè道:“哎呀,奴家还要想想呢,要真是要老爷差人来说,还真不好拒绝呢,少爷,您真是坏透啦,怎滴带了个这消息来。”

    “嗯~~,不行,这要罚杯,顺便听听奴家新创的曲儿,看好听不好听。”撒娇的夜来香一下就把那鼓胀的身躯靠上大才,娇笑着看看面有恼sè的秦少仙道:“妹妹要不也来听听”

    少仙笑意中隐隐露出失落道:“不啦,妹妹岂能这般没眼sè,坏了姐姐的好事,少爷多金又多才,哪会看上妹妹那一手薄艺,哼~~你们自且快活去吧。”说完,带着丫鬟进了西边她的花房,“砰”一声就把门甩手关上,吓得旁边迎客的小厮白着脸看看少爷,在看看夜来香,一脸惶恐。

    秦少仙进了屋中就气呼呼地坐在桌子旁道:“怎么这么笨,每次都在那妖jing跟前输一筹,大才少爷也真是,看她啥好啊。”

    站在旁边的丫鬟小菊赶紧就倒了一杯热茶递上道:“姑娘,别不开心,那夜姑娘太能蛊惑男人的心思了。”

    秦少仙接过茶杯抿口又道:“真是得,气死我了,本想叫少爷过来听听这几ri刚编的曲子,谁知道让她给拉去了,我就知道,她也喜欢少爷。”

    小菊笑道:“姑娘每次见到少爷就乱了分寸,刚好让夜姑娘看在眼里,那心思,怎么会有姑娘您聪慧呢,只是临时乱了而已,以后要是在看到少爷来,千万别自己仙乱了阵脚,免得让少爷瞧不起”

    秦少仙眼眶微红道:“晚间已经让少爷瞧不起了,这要是被她拉过去,指不定又灌什么汤呢。”

    小菊嘟着小嘴道:“是啊,一山不容二虎,这要是将来老爷真纳了她做妾,在不用出头露面,倒时候不会为难姑娘吧”

    秦少仙眼珠子咕噜一转道:“才不会呢,她肯定不会答应老爷的。”

    小菊回道:“那可不一定,老爷有财有势,要是强纳,恐怕也不是夜姑娘能阻挡着住得。”

    秦少仙听到这里,神sè黯然道:“是啊,女儿家谁能做得了这个主啊,哎。”正说完,眼中忽地一亮又道:“菊,你说老爷最怕谁”

    小菊连想都没想道:“当然是少爷啦。”

    秦少仙恍然大悟道:“哼~~我就说呢,那么急吼吼地把少爷拉过去,哪是听什么曲儿啊,分明也是明白老爷想收她易如反掌,这分明是给少爷讨好去了。”

    小菊咯咯笑道:“是啊,还是小姐聪明,奴婢怎么就没想到呢。”

    秦少仙忧郁地双手支起jing致粉嫩的下巴,双眼愣愣地看着桌子上铺的丝布喃喃道:“少爷是真笨还是假笨哦,奴家都暗示好几回了,他怎么连个反应都没有呢,瞧他在外面那么风流,怎滴就不使坏到............”说到这里,她的脸刹那间变的羞红,好明亮,好动人。

    ;

    第七章 玲珑心和柔媚骨下

    “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

    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

    水风轻,苹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

    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屢变星霜。

    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

    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

    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清幽哀怨的玉蝴蝶从夜来香那红润的唇间轻吐,手中古筝弦音了了,从始至终,那双能融化任何男人的妙目就没离开过眼前之人的脸庞,边弹边唱,喷涌yu出的嫩白胸前确是大才进入花房后一直注视的地方,待一曲终了,夜来香悠悠地叹息声,醉人到心魄的柔美声音顿起道:“少爷,奴家唱得好听吗”

    大才连连点头道:“好看,好看,在看会,哦...不不,在听会。”

    夜来香优雅地站起,把古筝交给旁边的丫鬟,俯身就偎依在大才的旁边耳语轻笑道:“少爷,看你不专心听曲,确老是看奴家那里,

    大宋权臣第2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