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权臣第4部分阅读

大宋权臣 作者:肉色屋

      大宋权臣 作者:

    大宋权臣第4部分阅读

    不小啊。”

    大富一闪身,胖手一挥,给跟在后边的少年介绍着尤大才。

    “兄长尤友见过兄弟,早在大名府就已听闻大才兄弟的才气,今ri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啊。”尤友微笑着抱拳说道

    “客气个卵,都是自家兄弟啦,想当年要不是你爹把叔父推上那破船,早被那金人的马蹄就踏个稀巴烂,想不到这么多年没见,哥哥竟然已经去了,哎~~,早知道就应接到临安来,享下清福。”大富垂着脑袋悲伤地说着。

    尤友听了这话,也是一脸黯然道:“家叔莫要伤心,要恨就恨那金人残暴,从北面兴兵,一路烧杀掳掠,家父年迈,拒不交出家中粮食,才惹上如此祸端,家破人亡,哎~~”那咬牙切齿的摸样真真看的人对金人一肚子的火气。

    大富轻拍下尤友的肩膀安慰道:“现在不怕啦,好生呆在这里,有叔父一口饭吃,绝不会少你一口汤的,来来来,大才,这是老家的故人,你伯伯尤程那可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尤友既然走投无路投到咱家,以后便是你的兄长,万不可轻待于他,要是让老爹知道你欺负他,家法伺候”

    听了老爹的介绍,大才便明白过来,这个少年不是那个早已过世的老爹弟弟之子,而是同村中的本家兄弟,看着老爹一脸威严,知道是在摆面子,本想逗弄一翻,看人家这么客气,便也隐了那份心,赶忙站起来客气道:“小弟见过哥哥,这偌大的府中太多娘亲,每ri莺莺燕燕煞是吵闹,这多年来,也没见在添个兄弟姐妹,真是闷得紧,哥哥既然来到临安,就当这里是自己家一样,哈哈。”

    大富见这不肖儿子说完,老脸顿时一红道:“真是没教养,头上顶着块金匾那,怎滴都不安生点,听听外边那些大舌头都是怎么说你的,这些ri子到还安分,等过了风头,万不可在做出格的事情啦,让你这老爹也少cāo份心。”

    尤友爽朗地笑道:“兄弟真是客气啦,以后多有叨扰,还请包涵啊”

    大才热情地转个身道:“走,去里面瞧瞧,顺便也给哥哥介绍下家里的母亲们。”

    大富见往ri老跟自己斗嘴的儿子今ri这般乖巧,卖了好大的面子给他,又对这故人之子如此热情,高兴地说道:“是啊,走,尤友,看看那些婶母去”

    尤友看着大才在前面带路,大富叔父热情地挽着自己,那笑眯眯的眼神中突然闪过一丝寒冷的杀机shè向前方尤大少爷的背影,这细微的变化本让家中添人正替少爷高兴的小京子忍不住打了冷颤,愕然地看着那英俊高大的身影向后院走去,懊恼地拍拍脑袋自语道:“少爷本家兄弟,怎么可能有那事,恐怕是看错啦,真是该死。”说完,匆匆地跟上少爷而去,只留下张九偷偷在后面拿起茶壶,嬉笑着倒那上好的茶水,独自饮了起来

    ;

    第十一章 龙影

    芬芳的牡丹花正是开放的好时节,那姹紫嫣红绽放的骨朵顺着道路边尽情地绽放,紫红sè的芍药花顺着温热的阳光把自己的美丽毫不掩藏地展示给人们,早晨凝结的露水慢慢地被吸收或者蒸发,淡淡的一层雾气隐隐向上,更是衬托着整个花圃里的清幽和高贵。

    整齐有序的石子路上,大富喋喋不休地给尤友说着这个门通哪个院,家有多少丫鬟仆从,哪只狗爱在哪里拉屎,哪个下人又偷了新来得丫头片子,反正就是乐在其中地炫耀着这富贵的家世,听得尤友连连咂舌,发出阵阵赞叹之声,引得大富更是骄傲。

    大才听着老爹夸夸而谈暗暗发笑,同小京子并排走在一起,他对小京子的感情其实就跟自己亲兄弟一样不分你我,这不但是小京子本身就是个活泛之人,更是有眼sè,够聪明,这些年来,给尤家也是出了不小得力气,可以这样说,在这府中除了七个家母,大富大才两个正主外,就属小京子说话有分量,不但有自己单独的大屋子,每月的月钱也是从最开始的一贯涨到现在的五两,主人如此看重自己,小京子自然也是尽心尽力,忠心耿耿了。

    石子路的尽头,一座圆形的月门旁堆满了怪石,各处缝隙间妙趣横生地冒出很多细嫩的青草随风摇摆,院门内好不热闹,尖细好听的女声洋洋洒洒,欢声笑语,大富双手把臃肿的肚皮提一提,整个人放佛瞬间jing神抖擞,在那门口就高声道:“娘子们,老家来故人啦,都来看看”

    端着盘子的丫鬟们齐齐整齐地立在旁边轻声道:“老爷好,少爷好,小京子好”

    大才笑呵呵地挥挥手道:“都去忙活吧,做事的时候多蹲点”

    丫鬟奇道:“少爷,为啥要多蹲呢”

    “哈哈,那样屁屁会变得更大啊。”

    丫鬟们纷纷道:“少爷真坏”

    远处的梧桐树下,一位四十多岁的夫人正专心致志地秀着手中的花鸟,就算是听见了老爷的吆喝,也是心中清明地穿针引线,大才顽皮的眼神看到这个女人,登时就温暖起来,跨步上前站在背后,两只手轻轻地按上妇人的双肩揉捏道:“娘,不是都说好了么,少绣点,对眼睛不好”

    惜娘享受着儿子的孝敬,微笑道:“趁能做得时候多做点,我儿将来取了媳妇,想做也会有人给你做得”

    “是啊,大才,大娘说得对,将来要是迎了娘子,可不要忘了这些娘亲啊。”跟惜娘比较亲近的五娘笑道

    大富温馨地看着一家人,绣花的绣花,嬉闹的嬉闹,坐在青石上摇着花扇谈论的,带着尤友走到惜娘的旁边大声道:“这是老家尤程老哥的儿子尤友,只因金人南踏,毁了他的家,便投身府中,这位是叔父的结发妻惜娘,也是大才的娘亲。”

    尤友赶忙客套地躬身道:“侄子见过大婶母”

    惜娘停下手中的活计笑道:“贤侄莫要客套,就当自己家一样,尤家缺丁,这些年就大才一个顶门柱,也是少了兄弟,你能前来,正好给他作伴,也是快事一桩啊。”

    女人谈到这生子添丁的事情,脸上的光芒登时就万丈耀眼,别看大富这些年接连纳了好几个妾,其实也多是有心无力,难以在其中周旋,总想哪天神威重现,shè中一个在生个儿子出来,可每晚兴致勃勃地进了房间,腰板都摇碎了,愣是在也难下出个蛋,惜娘说得高兴,确让别人本是笑意盎然的脸sè登时就沉了下来

    七娘年纪最小,嘴巴确最是刁蛮,众夫人纷纷同这个老家的侄子见礼后,便寒着脸出声道:“大娘,看您这话说得,好像这生孩子的事情都怪我们一样,有啥好夸耀的。”

    六娘也是前些年被纳的,同七娘一样,在众人中最是得老爷的宠爱,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长相英俊的尤友娇声道:“是啊,大娘整天就能拿这件事唠叨,也不闲姐妹们听的耳朵生茧,是吧贤侄”

    尤友刚来,就碰见一家人闹了起来,正尴尬地站在一旁不知说啥好,见六婶母同自己说话,那美目连连眨动,便奇怪道:“婶母,您的眼睛中是不是进沙子啦,怎么眨个不停啊。”

    大富一听,登时老脸上就浮上难看的颜sè,这六娘本是自己喝醉后,不小心在自家楼里种下的孽缘,这个女人天生媚骨,他也知道,凭着自己这身板,现下在是难以满足这些娘子们入夜后的需求,有时候对于她们招蜂引蝶的行为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做出丢人现眼的事情,也是不去追究,现在倒好,直接勾引起自家的侄子来,正想出声训斥,确听大才咳嗽道。

    “娘亲要德有德,要儿有儿,少爷我敬你们,叫声娘,不敬了,你们什么都不是,整天叽叽喳喳地闹个什么”边说,健壮的手掌把把住惜娘有些发抖的手又说道:“别把一个老实人的无心话捏住不放,家和万事兴,闲得没事做,就去找点事,老爹辛苦赚得银子不是让你们挥霍的,哼~~”

    几个妾氏还从没见过这个整天嬉皮笑脸的少爷发过火,她们可都知道,要说这嘴皮子上得功夫,谁都斗不过大才,本想在大娘的言语上讨个便宜卖个乖,谁知话说得重了点,确得罪了这个小霸王,六娘,七娘顿时委屈的眼泪汪汪地齐声对大富撒娇道:“老爷,您看,这大才就没把奴婢们当成娘亲,看他........”

    大富心中本就恼火,见这两个往ri宠坏的可人儿此刻还要搬弄是非,小眼一瞪吼道:“嚷嚷个卵,大才说得没错,家和万事兴,别整天同惜娘过嘴皮子上得阵仗,今ri贤侄在此,还闹,这家里还有没安宁的ri子

    “这几ri外头颇乱,你们都不要出去,一会大才和小京子收拾下东西,去别的府中收下这些ri头赚下得银两。”

    大才知道老爹惧怕金人,想把他差遣往南而去,他内心也清楚,这个家虽然明面上是老爹整ri在打理那些买卖,实际上谁都清楚,整个尤府就靠他来支撑,散在别城的尤家ji院往常都是张九每隔一季去盘算下账目,现在老爹让他去,一来这个顶门柱不能倒,二来也是让外面评说不好的言论能趁着大才外出的机会平息下,看似满嘴粗话,实则内心细腻无比的安排让大才突然间有种感动。

    他没有出声拒绝,继续抓着惜娘手,看到周围其她的娘亲在是不言语,知道这个威立到了,便也打个圆场笑道:“既然老爹如此安排,本少爷就出城去走一遭,刚才言语重了些,还望娘亲们不要计较,好生照顾大娘,回来时,自是少不了好处嘿七娘,瞧瞧,那嘟起得小嘴都能挂油瓶子啦,笑笑。

    “七娘不是早就想要一块上好的玉镯么,这次出去,本少爷定会给您带回来”

    人要财哄,猪要有食拱

    其实女人的心思很简单,尤其是这个时代,良好的社会风气从小教导她们三从四德,虽然有些人出身在那ji楼中,多乐些俗气,但她们都善于接受好的脸,也善于哄人,见这个家里的小霸王率先低了头,七娘倒也识趣,立刻满脸堆笑道。

    “还是少爷出手大方哦,求了老爷数月,愣是没讨到,那七娘谢谢小哥啦。”

    大才呵呵一笑,转头又对六娘道:“大娘心地善良,只要大娘过得好,本少爷就过得好,一串上好的珍珠项链归来时定会给六娘奉上。”

    六娘见七娘顺着风头都能转舵,哪会在生那气,尤其听到珍珠项链时,眼睛变得雪亮道:“小哥说话可当真”

    “当真。”大才道。

    “哎呦,有儿子就是好哦,老爷,晚上可要来奴家那里啊,早ri生个儿子出来,这做娘亲的可就有福气享了。”六娘机灵地连撒娇带羡慕道。

    看着儿子给七个娘子个个应承买这买那,生xing节俭的他顿时就感到肉疼,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别看自己开着数家ji院,可这个龟儿子确从不问他要银两,反而时常还带回家中,有这么一个能生财的儿子,早就让他佛前叩谢了八百次,怎会去介意那些呢

    尤友笑呵呵地看着一院子的家人都充满笑意,又闻听到这大才少爷要外出,忙从肩膀上背的布包里抽出一柄长剑道:“头次见面,这做兄长的也不知送小哥啥物件,这是家里祖辈传下得宝剑,名曰”龙影”很是锋利,小哥有功名在身,骑头大马,配把利剑,潇洒不凡,也可防身,还望收下。“

    大富一听家传宝剑,小眼就闪烁着光芒客气道:“早就听闻这老哥家有把上好的宝剑,那时年岁还小,自是见不上,你这贤侄,叔父都没给你见面礼,确要把这物件送与这龟儿子,惭愧,惭愧啊,龟儿子,还不赶紧接了哥哥礼物,这次出门回来时,也要回敬哦”

    大才看着满脸客气的尤友,两眼在一细看那手上的宝剑,只见紫sè的剑鞘上布满了细密的花纹,双手接过,沉垫垫的很有分量,剑柄上垂下猩红的穗花,一看就不是凡品,赶紧回道:“真是多谢哥哥的情谊,本少爷自是好生保管。”

    “锵”周身泛着清冷之光的龙影被大才一把抽出,那银sè的剑身锋利无比,闪耀夺目,众人看得都是一喜,只有小京子确满身鸡皮疙瘩,心中不由暗道:“今ri这是咋啦,怎地如此神神叨叨”

    ;

    第十二章 长生亭外情意绵 上

    “公子,少恒已成功取得那尤家的信任,只不过这少爷确要出次远门,不知何时归来”

    这不是那尤友吗怎滴站得笔直对着一位背身的少年说道。

    公子冷笑声道:“大名府的事情办的怎么样没留活口吧”

    尤友得意地笑道:“一头肥猪都不留,何况人乎,最后一个活口临死时已吐露出多个与尤大富结交的往事,定然不会出现差错”

    “恩,本公子相信堂主的手段,这次请你出山,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这个尤大才仗着官家隆恩,招摇撞骗,现在把临安城的营生都破坏干净,少收不知多少香火银,不知上次差人报与教主可得知”

    尤友沉吟下道:“教主知道了,也能体谅公子的难处,只是这童男童女何时能送出,上一批的已经快要没有了。”

    公子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道:“还望堂主体谅,这些ri子城中丢失孩子太多,已经引起了官府的追查,而且,方圆百里内,各家各户现在都把子女看得很严,本公子实在是难以下手,总之,不会耽误教主行法,尽快会送过去”

    尤友嘿嘿笑道:“那就好,此地也不宜久留,本堂主会等到尤大才归来,只是不知这难主可有寻到”

    公子道:“放心,这个难主不但身家上好,其父也在朝中为官,正是家父的死对头,这次趁堂主之手正好除掉,也能解解父亲大人的怨气,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这次碰头后,本公子自会差人给您告知消息,这府上,还是少来为妙”

    尤友“恩”一声,身形一转,“唰”地就消失不见。

    公子走到桌边,伸手端起茶杯喃喃道:“看来教主说的果然不假,年过五十的少堂主竟然如同少年,只要能把这丹方弄到手,何愁府中不兴,哈哈,哈哈哈”

    ............................................

    “小呀么小儿郎啊,背着包包上学堂,不怕风雨吹,不怕.......”大才英姿焕发地骑着骏马,腰跨宝剑,一手挥鞭,口中哼着前世的小调

    小京子和张九一前一后地跟随着,张九不停的瘙着脑袋,看看少爷,在看看小京子,大才连头都不回就说道:“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张九这才眉开眼笑道:“爷,夜姑娘托话,说是在前方长生亭等候公子,哦,还有仙儿姑娘”

    “啪”大才狠狠地甩下马鞭道:“你这奴才,怎现在才说。”

    张九苦着脸道:“爷,这收银的事情本是小的每季去拿,不知是不是哪里办错了,让您老去查账啊。”

    大才嘿嘿一笑道:“怎么心中有鬼在本少爷跟前尽快招来,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张九立刻翻身下马跪在地上道:“爷,您真聪明,小的上次收来的银两,在其中挪用了些,等小的月俸发下来,马上就补”

    大才没生一点气,反而悦sè道:“不是又孝敬柔红了吧,给你说多少次了,那娘们心眼太大,不安份,小心到时候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也是,你和小京子也到了花钱的年龄了,那些钱不用补了,从下月开始,每人每月二十两银子”

    小京子登时就喜出望外道:“爷啊,小的们崇拜死您老啦。”

    本以为会得到训斥的张九目瞪口呆地回道:“哎呀,真后悔”

    大才得意道:“后悔在里面贪银啦还算有良心。”

    张九狠狠地砸下脑袋道:“不是,爷,早知道你不要,就多拿点啦。”

    “啪”这下可是屁股后结结实实地来了一鞭子,大才道:“二十两的月银足够三口之家活一年有余,放眼这大宋天下,没有哪家会出的起这么高,爷只是爱惜你们两个的才干,别把这份好心当猴耍”

    张九摸了摸火辣辣的屁股出声道:“爷,小的跟您说笑呢,您的好,小九和小京子都会记着,哪会忘啊。”

    大才这才满意道:“快上马吧,记着本少爷的好,怎么不早说两位姑娘在前面等着呢”

    张九乐滋滋地上马道:“爷,那咱就不见了吧,反正出去跑一趟,也就个把月,没多长时候的。”

    大才哈哈笑道:“见,怎能不见,临走肯定要摸把油水,都说这出门走一走,有nǎi便好走,要走顺畅路,还要摸一摸,哈哈驾”“啪”地一声脆响,马鞭高高扬起,骏马登时长嘶,四蹄翻飞,急速地跑了起来。

    张九和小京子见前面尘土飞扬,想着以后一月涨这么多的月银,心中都乐开了花,紧紧身上的包裹,也催马扬鞭追起少爷来。

    “长生亭”是临安城外小有名气的一处风景地,相传百八年前,有一对忠贞的恋人因为门不当户不对而被势利的家人阻拦她们相好,可这小两口情种已深,俩人至死也不愿意分离,双双凄惨而死在这里,临去前,男子愤恨地在旁边写道:“天长地久情,纵死也长生。”让后人们扼守长叹,便修了一座亭台来怀念那美好的感情。

    此时正是四月,长生亭外数颗翠柳婀娜多姿,翩翩起舞,不大的河流上,荡漾着悦目的清水碧波,四名娇俏的身影正徘徊在亭外互相谈论。

    “妹妹,都跟你说多少次了,那天确实是个误会,少爷真不是有心摸姐姐的。”夜来香双眼微咪地笑道。

    秦仙儿嘟着小嘴道:“那你还四处宣扬,说老爷已经找人说媒了,可我前几ri让小菊去打探,压根就没有,这个又怎么说”

    夜来香咯咯地娇笑道:“其实呀,姐姐倒真没看上少爷,不过那ri他说的那几句话,还真说到奴家的心坎里去了,从来以为他就是个纨绔子弟,整ri游手好闲,东摸摸,西摸摸,其实啊,心里的主意比谁都多”

    秦仙儿好奇道:“姐姐,少爷说什么了”

    夜来香便把那ri发生的事情从前到后详细地说了一遍,听的秦仙儿也是连连点头道:“少爷这几句话还真说对了,怪不得姐姐吃不到嘴里,就要先占着。”

    “咯咯,妹妹这话说得好生妙,姐姐很早就想问你了,妹妹到底喜欢少爷什么”夜来香手掩着香唇出声问道。

    秦仙儿一脸沉醉道:“少爷的玩世不恭,少爷的洒脱自如,其实我早就发现大才少爷与众不同,他说得每句话,每个字,很多都是人们未曾听闻的,他每ri看似风流,看似玩闹,其实,他有很多心事。”

    夜来香听的一愣道:“妹妹观察的真是仔细哦,姐姐怎么就没发现呢”

    秦仙儿回头痴痴道:“那是姐姐在乎名利多些,确没有真正喜欢过少爷。”

    夜来香听了,低下头道:“是吗真是这样吗”

    “哈哈哈,驾,早间出门就闻喜鹊嘎嘎叫,就知道今ri肯定有好事,果真是啊。”大才从远处纵马狂奔,开心地大喊道。

    两女同丫鬟抬头一看,那骏马已然奔到眼前,只见大才力挽缰绳,马儿扬蹄长嘶,当真是威武不凡,潇洒到了极点,大才帅气地翻身下马,确“噗通”一声,来了个狗啃泥,原来是心中着急,脚下的马镫一下卡住,身子到是率先着了地,可左脚确还挂在上面,这滑稽摸样引得夜来香和秦仙儿吃吃发笑,小菊和小晴赶紧上前帮少爷把脚从蹬里拽出来,大才便从地上爬起惭愧道:“少爷给两位姑娘行大礼啦。”

    夜来香奇怪道:“爷,您站得笔直,怎么行礼了”

    秦仙儿娇笑道:“姐姐,爷是说他刚才摔跤就是行礼啦。”

    大才乐呵呵地道:“看,还是仙儿妹妹懂少爷,来,临走时,摸一把嘿嘿”

    秦仙儿躲避道:“爷,好没个正经,还没把香儿姐姐摸够啊。”

    大才两只手爪有力地伸缩道:“摸了姐姐,当然也要摸摸妹妹了,这给了香儿好处,不给仙儿好处,以后会让人家说少爷顾此失彼的。”

    秦仙儿羞道:“就你嘴巴会说,这多ri都不来楼中看看姐姐和仙儿,真是好没良心。”

    大才嘿嘿笑道:“看到是真没看,可是少爷想啊,天天想,夜夜想呢”

    “呸”夜来香轻哫一口道:“想肯定都没想好事呢。”

    大才不可否然地点点头道:“真聪明,本少爷从来就不想好事,哈哈。”

    几人正在笑闹,张九和小京子也是随后而来,纷纷勒住马儿,下来见过礼,便悄悄地退到亭子旁,以免怀了少爷的好事。

    秦仙儿没好气地道:“整ri就知道胡说,才惹得那些是非,这次出门,也好避避风头,外面可不比临安,人生地不熟,千万别在贪图手上过瘾,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头,也小心招来事端”

    夜来香娇媚出声道:“瞧瞧,妹妹对少爷多好,等这次回来,赶紧就把我们姐俩收了吧,免的夜长梦多,这城中俊俏哥儿也不少,啥时候把奴家抢去了,看少爷后悔不后悔”

    大才对夜来香感情的直爽很是钦佩,其实他也知道,处在这种环境里,每个人心里都看得比较开,如若拿两位可人儿对他是真喜欢还是假喜欢,他宁愿多相信秦仙儿一点,但话又说回来,只要是男人,都比较喜欢这种风sāo在外,暗着不来明着来得姐们。

    第十三章 长生亭外情意绵 下

    秦仙儿到底面皮薄,今ri要不是夜来香说少爷要远行,硬拉她做个伴,恐怕一般人还真请不动她,一来这姐妹的面子要给,二来这大才出去,个把月见不着,想想也要见一面,谁知这夜来香口无遮拦,说出那等羞人之事。

    不由出声娇嗔道:“姐姐自顾乱说,这长生亭外游人无数,被谁听见,岂不坏了名声”

    夜来香不介意地翻下媚眼,风情万种地一把就挽住大才的胳膊道:“姐姐才不像有些人,明明喜欢少爷,确还要在那装着清高,羞不羞,姐姐说出来,少爷才能知道某些人的心思哦,妹妹不感谢,还要扮矜持,要不要姐姐在坏坏名声,让少爷临走前,在摸香儿一把呢咯咯。”

    秦仙儿满脸羞红娇声道:“少爷,您快管教下姐姐,看看,这越说越不像话啦。”

    要说大才胆大,那是贼胆包天,可要说这把那风花雪月的情事敢明面上说出来,一点都没害臊的心情可就属夜来香牛逼了,难道这就是大女子主义的萌芽或者说是她根本有心爱慕,但心思单纯直直表白

    “呸”鬼才相信这媚到骨子里,专掳男人心的妖jing如何想的,反正本少爷才不信,大才微笑着看着两女斗嘴,心中确暗暗盘算着。

    “烟柳垂兮美人旁,

    多姿体态水中映。

    绿影荫下疑故人,

    谁不风流枉少年。

    大才正想出声说话,确听闻诗句传来,几人回头一看,只见一少年牵着匹骏马,身后又有朋数位正笑吟吟地看着这边。

    “好诗,好诗。”清风兄这才识riri见涨,不同凡响啊跟在后面的一位华服公子赶紧恭维地说道。

    “仙儿姑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今ri不想在这边能遇见,真是有缘,有缘啊。”吟诗的少年客气地抱拳打着招呼。

    秦少仙脸上灿烂地一笑,福下道:“奴家秦少仙见过史公子,刘大官人,长孙公子..”

    夜来香也是上前娇媚地福下道:“奴家见过几位公子。”

    华服公子眼睛一亮呵呵笑道:“清风,就说今ri你要把兄弟们拉来这长生亭外游玩,感情早就知道两位花魁在此啊,哈哈,香儿妹妹,几ri不见,这身材又俏啦”

    几个人你来我往的客套,倒把大才冷落一边,还是夜来香有眼sè,忙拉上他的胳膊介绍道:“这是妙香楼的主家尤大才。”

    “少爷,这是史公子,这是刘大官人,这是长孙公子,这是.....哦,他们的家仆。”

    吟诗的史公子闻听眼前这长相颇为英挺的少年便是那御赐的大宋神童,近ri来确臭名远扬,非礼夜来香的尤家大少爷时,不由出声道:“大才兄,久仰久仰”

    刘大官人素来就比较喜欢夜来香,当她听见眼前这人便是那ri非礼娇娘的尤大才,不客气地冷哼道:“见过,见过。”

    长孙公子确要文静的多,只是抱拳笑道:“长孙英见过尤少爷。”

    三个人三种态度,让尤大才不由笑道:“本少爷尤大才,见过各位兄台。”

    史公子笑呵呵地上前抱拳道:“早就听闻尤家少爷文采不凡,往ri难得遇见,不如在这绿水烟柳旁比试一翻如何”

    刘大官人重重地咳嗽声道:“恐怕都是虚名吧,只闻这大宋神童只会摸摸那些不懂事的少女,何曾会吟诗,真是怪哉,怪哉。”

    冷嘲热讽的话语并没有激怒大才,像这等人,无非是看见夜来香亲昵地挽着自己,醋心大发,才口出犬言,不然,哪有刚见面就得罪人的道理。

    机灵的夜来香见火药味甚浓,不由附耳对大才介绍了这几人的家世,让这个少爷不由暗暗吃惊,尤其眼前这位,竟然是史浩的三公子,这个为孝宗师表的正直文人,如今权势滔天,正坐在那右仆shè的位子上,真可谓是高富帅加官二代啊

    大才抱拳回礼道:“让史公子见笑了,本公子确实虚名枉传,见笑,见笑啦。”

    刘大官人得意地笑道:“清风兄,怎么样,没说错吧,庸人借个金字招牌就妄自菲薄,哎,文风ri下啊,什么人都能招摇撞骗了。”

    秦仙儿也暗自奇怪,这个往ri什么事情都要争一争的少爷,今ri怎么如此败自己威风,难道是惧怕这几位公子的家世不像啊,看到夜来香连连朝自己使眼sè,只得把要说出的话咽回肚中,郁闷地看着心上人。

    史公子哈哈一笑,仿佛一点都没听进去刘大官人的话一样出声道:“木秀于林风必催之,今ri碰巧在这里遇见,大才兄难道还顾忌城中那些胡言乱语么往ri敢戏耍地痞头领的豪气那里去了难道真如子键兄说得一样,徒有虚名吗或者是这御赐神童顶着个金匾,真真瞧不起我们吗”

    毒,真毒,比那鹤顶红还要毒八分的一张利嘴登时就把尤大才推到了悬崖边,本想着史公子一表人才,说话也文气,暗自谦虚一把,谁知道,这家伙分明同别人一样,根本就瞧不起他,刚才的客套都是假惺惺装下来的,看他那双眼睛不住看向秦仙儿,明眼人就知道这家伙分明是想羞辱自己,在美人面前逞下威风,一见他不应战,立刻原形毕露,出言相激。

    大才依旧笑容满面地回道:“既然史公子如此盛情,本少爷不接,真是心中闹腾的难耐,请公子出题吧”

    史公子不觉就被大才从话上就咽了一把,确见对方让自己出题,不由乐的想道:“让我先出题呵好大的本事,真是傻到家了。”

    文人之间的较量就跟高手过招一样,谁先出招,就是稍胜一筹的事情,这谁都知道,如果不是肚子中装满了才识这般托大,那么就是脑袋被门挤破,暗自抽风呢。

    史公子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心中的傲气慢慢地压了一把,看看四周,双眼顿时一眯道:“就以这柳树为题如何。”

    大才笑道:“请便,请便。”说完,肃身一立,一股独有的气质油然勃发,让周围之人都为之侧目。

    小京子和张九一看少爷那边围拢之人越来越多,赶紧把马儿栓好,挤了过来,长生亭外顿时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青柳莺莺绿波平,

    根根柔丝秋波凝。

    东边高山西边水,

    郎心有意妾有情。

    ”好”刘大官人率先拍手,这史公子借诗暗喻他与秦仙儿之间的情谊,用字,用心,用境都是恰到好处,不愧是能教导当今官家的史浩之子,文才大是不凡。

    众人看见大才听完暗自不语,只在那笑吟吟地看着,只道是被这好诗吓到,都说不出话来,刘大官人更是落井下石道:“怎么样,这位少爷,是不是假大才遇见了真大才,傻啦”

    “哈哈哈。“看热闹的人群发出哄笑声。

    张九被气的脸红大声吼道:“笑,笑个鸟,俺家少爷正在想呢,一会吃不了兜着走。”

    小京子也是挽起袖子道:“谁在笑,拉到一边去练练,看是拳头硬还是嘴巴硬”

    刘大官人更是煽风点火道:“瞧瞧,什么样的少爷就养什么样的狗,这好奴才,主人都没发话,你们在这乱吠什么”

    “哈哈哈哈”众人又是大笑。

    秦仙儿担心地靠近夜来香低声道:“姐姐,这刘大官人也太过分啦。”

    夜来香悄悄地回道:“急啥,妹妹以为少爷是好玩的主等会就有他们好瞧。”

    秦仙儿只得点点头道:“恩”

    大才看着张九和小京子脸面憋的通红,爽朗笑道:“早就跟你们说多少次了,遇事莫急,怎么样,主人刚刚就说了四句话,这养得家犬也自按捺不住,狂叫一通,哎呀,吓死人啦。”

    风趣的话语加上向后蹦跳连连躲闪的动作让所有人都开心地笑起来,小京子和张九笑得更是夸张,看着一脸怒气无语的刘大官人,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小京子道:“怎样,家犬,笑你,就笑你。”

    “哈哈哈哈”

    “还看在笑。”

    “哈哈哈哈哈”

    刘大官人气得脸sè铁青,眼看周围之人都在取笑他,赶忙转过身去,给史公子使个眼sè。

    史三公子岂能不明白乐呵呵地出声道:“大才兄您是对不出了吗”

    大才擦擦笑出的眼泪道:“早就做好啦,被刚才那犬一扰,就忘了说啦,咳恩”

    众人一看尤家少爷要做诗,纷纷收住笑声,竖耳凝听起来。

    大才嘴巴一张,出来的不是诗,确是一连串的爆笑,引的周围之人又想起刚才那事,纷纷笑闹,整个长生亭外顿时欢乐无限,确让另外几人脸sè都黑如锅底了。

    秦仙儿掩嘴低头娇笑道:“少爷真能闹,这把几位公子的面子可都给笑没了,不知一会还能不能做出诗来。”

    夜来香也是怕人看见她笑,侧身偷笑道:“妹妹放心,少爷何时让咱们失望过”

    史公子涵养在好,也是忍耐不住怒道:“对不出就对不出,何必在此无理取闹,只要你这尤少爷说出认输,本公子赏你些银钱,可去前方打酒吃,润润喉咙。”

    ;

    第十四章 史三公子

    “风吹杨柳千丝喜,

    七分sè三分意。

    雕栏无数难藏绿,

    一抹羞意俏枝头。

    大才艰难地止住笑意,脱口缓缓吟出佳句,同样都是借柳暗喻美人的诗词,哪个意境更高,众人自然是心知肚明,前四句和后四句比起来,缺少的是内涵和观察入微的心思,几位公子登时就鸦雀无声了。

    大才潇洒地撩动下衣衫道:“史公子出的题,敢问本少爷对的如何”

    史公子红着脸喃喃道:“对的太迟,太迟,分明是想了好久,胜之不武”

    刘大官人也附声道:“就是,就是,对的太迟。”

    大才呵呵一笑道:“既然没分出胜负,那这次就轮到本少爷出题啦”

    史公子神情一震,强装jing气神十足道:“那是,那是,往而不来非礼也,尤大少爷请出题。”

    大才神情灿烂道:“咏了柳,就来赞下这南国风光如何”

    史公子听到这题,不由开心道:“好说,好说”心中确暗暗寻思,看你还能说出啥好句,赏景叹情本就是自己所长,上局失误而已,这局在也不会让你胜出啦。“

    大才自信满满地在树下走了两步,转身道:“

    南国风光,千里绿意,万里繁华。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yu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ri,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

    ,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金人渎武,输宋文采,西辽西夏,稍逊风sāo。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整个人群都了无声息,这是何等霸气之词,这是何等骄人之作,史公子目瞪口呆了,刘大官人汗流浃背了,那一直没说过话的长孙公子睁着眼睛惊奇地看着意气风发的大才,眼中满是结交之意。

    更震撼的当属夜来香和秦仙儿两人了,从没听过少爷正经地吟过诗,这次竟然能作出如此惊天地之作,两人四目尽是浓烈的火焰燃烧着。

    大才看着众人震惊的摸样,转身确暗暗长出一口

    大宋权臣第4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