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权臣第5部分阅读

大宋权臣 作者:肉色屋

      大宋权臣 作者:

    大宋权臣第5部分阅读

    气,剽窃敬爱的毛爷爷佳作,实属无奈之举,临时又改得面目全非,还望主席勿怪勿怪的请罪声在心中默默呐喊,本身一代天骄都要蹦出嘴来,细细一想,这引用谁呢引好了,整首词会锦上添花,引不好,可会招来祸端,不要说成吉思汗现在才两岁,谁人知道就算有人知道,牙牙学语的天之骄子有什么可评说的,所以,干脆就不用,虽然让这首沁园.雪变的不完整,但也逊sè不了多少。

    史公子定定地站在那里膛目结舌,他想对,就算现在耗掉全部的脑细胞,他都想胜出尤大才,可站在那里有毛用,关键是要用嘴说,嘟嘟囔囔了半天,脸憋的通红通红,就是道不出一个字,半晌无言的情况让所有人的目光齐齐都聚集过来。

    大才知道,凭他史三公子的才识要想做首词胜过沁园.雪,还没那本事,别说自己嚣张跋扈,这是老天赏赐的,从娘胎出来时,就装在脑子里的,岂是这些人能比的

    “公子您是在考虑呢还是已经想好了。”大才眯缝着眼睛问道。

    史公子屁股门子都加紧了,唯恐紧张下放个屁出来,左看看,右看看,回忆着想想,好像从小到大都没这样尴尬过,绷紧的肌肉让他感觉到酸疼,有心确无力吟出的酸疼。

    长孙英看着好友难堪,他本就是个沉默之人,要不是家世显赫,这些达官贵人的公子们才不会结交于他,当然,史三公子在前,这尤大才就在后了,论情谊,当然是夹屁公子熟络些,而要论这个相见恨晚的感觉,当属眼前这个大宋神童了,富人喜欢交富有的朋友,文人当然就喜欢交才华横溢的知己了。

    “大才兄果然有大才,这词做的当真是豪气冲天,以文会友,乃趣事一件,莫要伤了和气,这临安城的道路颇窄,看来府衙也是要修修了。”长孙英客气地说道。

    前言不搭后语听起来确实是,你如果是笨蛋,稍微琢磨点,这狗ri的竟敢威胁我可你要是个聪明人,当然就明白其中的意思。

    民不与官斗,官不与狗拼,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谁都知道,何况大才乎。

    要说这敢说敢做,把名头礼节都抛到一边的,大才就服夜来香一个,他其实就是过过嘴瘾,逞逞手瘾,要说真遇见个可心的姑娘,人家就算是脱光了,他也不敢上,为什么矫情呗,他就是矫情,自己都承认,套句俗话,就是有贼心没贼胆,别看闯出风流的名声,问问他,摸上大才的左边咪咪问问,他上过谁哎~~这还不矫情吗两世了,恐怕就五指哥上了他吧,哈哈

    大才矫情惯了,看到长孙英出来求情,心骨里的傲气就给激发了,也不看看谁在这里,左边夜来香,右边秦仙儿,客套能当饭吃客气能当银两花,通通见鬼去,对不上,就又对不上的说法啦

    时间默默地流淌,史公子一头大汗,这也是位骄傲的主,让他认输,恐怕比登天还难,长孙英本想让大才套个好,退上一步,才把话说得那么隐晦,谁知这尤大少爷根本不买账,这个傻少爷难道真不知他们的身份还是知道了,显显自己的威风长孙公子找了好几个理由都难以自圆其说,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了,才高八斗装满了傲气,那本想结识的念头瞬间就被灭的干干净净。

    夜来香看着这尴尬的局面,悄悄凑近大才耳边道:“爷,饶了史公子吧,咱家斗不过的,不要因小失大啊。”

    大才呵呵一笑当即抱拳道:“史公子,这香儿姑娘替你求情了,别人的面子不给,这可人儿的面子确不能不给,但是......有香儿说情还不够。”说完,笑意满面地看了下秦仙儿。

    这冰雪聪明的女子怎能不明白,少爷分明是想把这好处留给她们姐妹俩,反正他现在恶名满临安,倒也不在乎在加一条。

    史公子五脏六腑都要被气炸了,自己从来都是在这临安城里横着走,什么时候受过这等气,要两个女人替他求情,看着尤大才那志气满满的摸样,真想上去把那憋的难受的屁放到对方脸面上。

    秦仙儿确满肚子的担忧,这个少爷也太得理不饶人了,如果这史三公子是一般人,也就算了,可他家老父亲不但是孝宗皇帝的老师,而且还是堂堂的右仆shè,权势滔天,莫说这史老大人是个正直不阿的君子,难道也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爱儿受到如此羞辱

    秦仙儿凑近少爷的耳旁低声道:“爷,见好就收吧,别玩的过份,奴家也是担心你,千万不可把这史公子的颜面扫地,这对尤家没有一点好处,爷威风了,可过去后就难受了。”

    温暖的口气吹的大才耳根直发痒,心里也有如猫抓一样,听到秦仙儿把利害关系说得清楚,嘴上确还耍贫道:“仙儿,爷没挺清楚,你在说说。”

    秦仙儿羞恼地把玉手搭上大才的后背,掐住一点碎肉娇声道:“爷,这下听清楚了吗”

    嘴唇乱翘,疼得如抽风般让大才赶忙出声道:“听到啦,听到啦。”

    秦仙儿这才收了手,确也不舍地在那耳边道:“爷,等你回来,奴家给您唱首好曲”

    “哎~~这才像话,收到”大才得意地昂起了脑袋。

    围拢的众人有聪明的眼看气氛不对,早就散了不少,确也带走了那千古佳句,而一些傻不拉基的笨脑壳确还在翘首以待的等着热闹瞧。

    大才甩下袖子故作潇洒道:“既然有两位姑娘为史公子求情,今ri这比试便也没有谁输谁赢,天下大了,不是本少爷取名大才就有大才,今ri公子使遇见了我,要是遇见其他学识渊博之人,结局可就不会是这样了,还望好自为之,后会有期”

    史三公子暗自长舒一口气,感激地看看夜来香和秦仙儿,虽然尤大才说得话很难听,但怎么说,都比认输要好的多,心中恼怒万分,嘴巴上扬,微笑着不失风度地说道:“本公子昨ri宿醉,脑袋昏昏沉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好自为之古人造的真是妙,ri头长着呢,谁好自为之还真说不定。”

    跟着舒口气的刘大官人明显话少了好多,见俩人还在唇枪舌战,便出声道:“清河,午后还要去赴曾衙内的宴席呢,这就告辞了吧,免得闻多了这里的口气,吃不下饭。”

    史公子抱拳行礼道:“本公子今ri谢过秦姑娘,夜姑娘的恩情,改ri在当谢过。”说完,冷哼一声,转身便要离开。

    大才哈哈笑道:“史公子,在这风明媚的柳树下攀谈半天,您的名讳还未告知,也好让本少爷记下吧。”

    史公子站住颤抖的身形,收去脸上的恨意,转身微笑道:“大才兄,本公子姓史名克郞,字清河。”说完,便在也不停脚步,匆匆带着朋友家仆而走。

    ;

    第十五章 春光灿烂

    “史克郞,好优雅的名字啊。”大才忍不住爆笑起来,引的看热闹散去的人群纷纷以为他发了羊角疯。

    秦仙儿奇怪地看着少爷发着莫名其妙的发癫,柔声道:“少爷,史公子的名字有那么好笑吗”

    大才满眼流泪笑道:“难道不好笑吗”

    夜来香呶呶可爱的小嘴道:“有啥好笑的呢”

    “额”“咳咳”大才自己一人唱着独角戏,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赶忙握拳假装咳嗽,俊脸憋的通红,古人这时哪知道屎壳郎是什么玩意,顶多也就见过蜣螂滚着屎球球过路,哈哈

    张九看少爷难受,撞撞小京子道:“怎滴这般没眼sè,爷一个人笑,咱俩就干瞪着”

    小京子当即双手叉腰大声地爆笑起来,张九也跟在后面肆无忌惮地笑闹着。

    秦仙儿一看两个傻瓜这时候才想起补救主子的尴尬,鄙夷地说道:”现在笑的在开心,恐怕也迟了吧“

    夜来香看着两人的囧样,不客气地说道:“是啊,少爷和你们这一唱一和的功夫怎滴ri渐退缩了,真不知羞”

    大才挥手示意,收了他们的好道:“仙儿,看这史公子对你情意绵绵,是不是喜欢你啊。”

    秦仙儿双颊微红道:“奴家想来也是,不然今ri也不会出这事,等他ri史公子前来妙香楼,定当解除少爷和他的误会。”

    大才摇头道:“怕什么家雀虽没几两肉,惹急了也能涿你一身血,往ri跟他无冤无仇,非要在此地大出洋相,那本少爷就成全了他,仙儿若要去修补这层关系,我看还是免了吧,这史公子也不是善茬,天塌了,有少爷顶着,怕个鸟”

    其实秦仙儿就是喜欢大才这种处事不惊,永远嘻嘻哈哈的乐观摸样,尤其那镇定自若的举止,潇洒不凡的手势多少ri子以来,都时刻萦绕在心头,如果说凭借她的才艺和相貌,嫁个富贵人家坐坐小妾,也不是没可能,尤家有财,大才有才,这些,都符合她这风尘女子的要求,但偏偏就是说不出口来,让这段感情埋藏在心头,她在怕,怕少爷看不起她,她在急,急这聪明人为何接了那么多暗示也不表示,她在怨,怨这笨蛋郎连番在姐姐的明说下都不私下询问,就需要一个机会,一个俩人独处的机会,哎

    秦仙儿幽幽地想完,看着夜来香也是处处含情地看着少爷,叹口气道:“爷,这史公子家世显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爷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就怕这些贵公子在暗地里使坏,万一.........”

    大才听着关心话,心里当然明白仙儿都是为他着想,一番好意被寒,任谁都不好受,便打断道:“好啦,仙儿,少爷知道你的好,这份意自然会铭记于心,看看,天sè已不早,临走前亲亲,要不,赶天黑可就进不了绍兴府的城门啦。”

    秦仙儿难得看见少爷软下来,又开始贫着嘴,小脸一红道:“大庭广众下如何说得出口这般不知羞的话,姐姐在这呢,摸都摸了,亲亲怕更是无妨啦,咯咯”仙儿娇笑着挽住夜来香的胳膊就往前推着。

    夜来香更是大方,挺胸收腹,垫高身子,俏脸一扬开心道:“好,姐姐今ri就接了妹妹这般推让的盛情,呵呵,爷,来,亲这”

    大才看着两个俏皮可人的娇人儿,双手一挥,爪子就捏上两人的脸颊,稍微用力道:“等着爷回来,给你们带好物件,好衣衫,定会让你们更漂亮,更迷人”

    夜来香不舍地抓住大才的手,用脸颊摩擦着臂膀道:“爷,您可真贴心。”

    大才拽出被抓住的手,两爪齐捏住秦仙儿的脸庞,凑近笑嘻嘻地低声道:“美人,爷其实很喜欢你,爷就想占点便宜,难道仙儿眼睁睁地就看着爷这样走掉,亲下,就亲一下。”

    秦仙儿楞了,她曾想象过各种版本的表白,确没有料到是这种嬉皮笑脸下相讨便宜的表白娇羞吗激动吗颤抖吗好像都有一点,给少爷占占便宜这买卖可不划算,说喜欢你而已,又没真正地说要娶你,数不清的夜晚里,她都幻想着和少爷如何亲昵,如今,这机会就在眼前,给吗

    大才最喜欢逗弄仙儿了,这丫头面皮薄,稍微说点带颜sè的话,小脸就扑扑红,本就天生丽质的容颜在搭上艳丽的红sè,要多好看有多好看,那湿润yu滴的红唇慢慢地划出左右两边上弧线,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呀,眨呀,娘的,真是痒死爷了,看着小美人只笑不语,大才把心一横,正要凑上去击中目的地时。

    “哎~~爷,您喜欢仙儿,是想娶奴.....奴..家为妻为妾么还是就想占占人家便宜,要,要说明白啊。”内心快要羞死的秦仙儿这次在没有回避,睁着那闪闪发亮,美到极点的双眸伸出嫩如白葱的五指轻轻地挡在大才的嘴唇边说道。

    嘿天爷,就亲下而已,有这么严重的问题么,为妻为妾,妈呀,容俺想想,大才内心大呼:“现代人诚不欺我啊,这女人真现实,打个啵多正常,又不是亲嘴,瞧瞧人家夜来香,多大气,直接就给两个大馒头摸,这小丫头真小气,不过么爷喜欢,看那眼睛,看那俏鼻。

    大才用嘴划过手指,靠近对方的耳朵喃喃道:“仙儿,亲脸就算占便宜,亲嘴,爷就娶你为妻”

    秦仙儿心头巨震,手中的丝帕掩上快要流泪的眼睛边,唇吐芬芳,柔情无限地道:“爷,奴家若答应您亲嘴,真要娶我为妻吗”

    大才赶紧让眼神变得炯炯道:“当真。”

    秦仙儿转头看看四周,一张脸跟天上的红云一样灿烂道:“爷,您挡住奴家,来,来,亲...亲”声音越说越细,细到宛若仙音送入了云端般消失不见。

    大才温柔地捧起仙儿的嫩脸,用身体挡住人比较多得方向,正要迫不及待地吻下去,夜来香眼见两人在这边低低细语,从来都是自己被仙儿推出来挡箭,怎一会功夫,这丫头就g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啦“

    “哎~~哎,别急,干嘛哪,干嘛哪,少爷呀...................”已经出声但没来得及阻止到事情发生的夜来香张着小嘴,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四唇相接,“滋滋”地被少爷吸了起来。

    “哇”张九和小京子激动的抱在一起雀跃欢呼着。

    秦仙儿只感觉时间好短,她多想在那云端在沉迷一会,可随着“啵”一声又响亮又清脆的声音响起,那双温暖的大手还托着她娇嫩的脸庞喃喃道:“仙儿,爷就是占占便宜,但一定会娶你为妻,只不过,要等下辈子啦,哈,哈哈哈”

    “风紧,扯呼“大才俏皮地鬼叫着,哪还管从云端跌到地上摔的惨不忍睹的秦仙儿,解开缰绳就上了马匹,驾一声,溜之大吉啦。

    傻啦,几个人都被这突然发生的事情惊呆了,秦仙儿更是眼泪汪汪地提起裙子奔跑起来喊道:“你个大骗子,你个大坏蛋。呜呜呜呜。。。。。。。。。”

    ;

    第十六章 曾衙内

    “汇英楼”

    临安城首屈一指的酒楼,单单从菜品的花样和sè泽以及口味来说,技压群店,无人能出左右,二来这楼中的摆设,每件桌椅,每间雅阁,都是jing心布置,华丽非凡。

    午后的楼中,虽已过了饭点,但这熙熙攘攘的人cháo出来进去的就没断过,“秋月阁”里正有几位衣着贵气,互相客套的公子们抱拳作揖,好不热闹。

    “各位挚友,今ri曾庆请大家来,无非就是这南地发生水灾,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携儿带女,每ri冒着严寒难以安身,真真是惨绝人寰啊。”曾善人客气地抱拳朗声道。

    刘大官人眼睛一闪道:“衙内,这南地现在正当初夏,理应是热气腾腾,怎会冒着严寒呢”

    曾庆生得一副好面相,尤其那对深入鬓角的浓眉配上一双星目,要多俊俏就有多俊,见刘大官人出口疑问,脸sè浮上悲哀道:“子键兄难道不知这家人丧尽,心中何等苦寒,你我每ri锦衣玉食,情何以堪,昭昭天下,当以善心为道,方能感苍生,向正道。”

    刘大官人呵呵一笑道:“感个苍生有何用这等灾事,当是朝廷出力,怀玉兄善名早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为何要徒增如此伤财之事”

    曾庆脸sè更是凄苦道:“家父曾言,知君恩,行君事,为君分忧当是功留千秋,此等好生积德之事,怎能说出伤财这等不雅之词呢”

    坐在右边的史克郞公子yin着脸道:“好啦,这次要施多少银两,衙内只管报个数出来,如没有其他事,本公子还有要事要忙”

    曾庆看着那张苦瓜脸疑道:“清风兄今ri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在哪里讨了霉气,竟如此脸sè。”

    刘大官人一听就来气道:“还不是那尤大才明知清风喜欢秦仙儿,今ri确在那长生亭外连番羞辱,那臭名远播的名声还闲不够响亮,竟然吟出那等词,生生羞恼死人了。”

    “尤大才”曾庆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冷意,又瞬间恢复祥和的摸样出声道:“可是太上皇御赐的那个大宋神童”

    史公子恨恨地拍下桌子道:“什么狗屁的神童,明明就是坏人好事的恶徒,当真无礼之极,今ri之事,改ri本公子定当加倍讨回。”

    曾庆呵呵一笑道:“区区一个开ji院的,怎就如此威风,惹得清风大动肝火,何尝不直尔,刚才闻听子键说这尤少爷吟出何等佳词,竟然能胜过才学过人的史兄呢”

    刘大官人本就好事,见曾衙内询问,便把今ri长生亭外发生的比试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当然,极力地丑化尤大才便是叙述的亮点。

    曾庆闻听那首沁园点头赞赏道:“好词,好词,当真霸气,当真无与伦比。”

    史公子看到曾衙内连连赞叹,冷哼一声道:“怀玉兄,难道你也认为这尤大才八斗才学就比过兄弟了”

    曾庆举起眼前的酒杯敬上道:“我们乃挚友,岂会涨了他人威风,只不过说句公道话,这尤大才能作出这等诗词,这些ri子来得臭名声可就改观不少啦,因为一个ji女而起这等输面子的事情,以史公子的身价,也是有些小题大做非要拿诗词比拼,现在可好,不但辱没了你的名声,连带着史伯父的威名也被人笑话,得不偿失啊。”

    史公子冷笑连连道:“这不关仙儿之事,她只是一介弱女子,本公子爱惜她的才气,仰慕其冰清玉洁的技艺,当是美好之事,可这尤大才从中作梗,便是仰仗着他是妙香楼的主子,御赐的神童,嚣张跋扈,根本就把史家没放在眼里,既然他这般不给面子,那也别怪本公子,定叫这妙香楼关门大吉,哼~”

    曾庆听完,连连摆手道:“清风此言差亦,以史家的权势让这妙香楼消失在河坊街那是何等轻松之事,可自从官家登基以来,连番惩治朝中歪风,对那徇私舞弊之事深痛恶绝,如果要拿这种小事就大动干戈,对史家,史伯父有何好处这不是拿着清明的气节让那些无事的言官抓个把柄,大肆弹劾,到时候恐怕轮不到清风那得意之笑吧。”

    史三公子一听,细细一想急道:“那今ri之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曾庆夹口菜咀嚼道:“在座各位哪家不是声名显赫之辈,做起事来,理应有章有法,既然这尤大才如此不识趣,只需断其臂膀,毁其买卖,当可jing告其行为,聪明人行聪明事,清风兄万不可一时意气,毁了史家的名节。”

    刘大官人笑着赶紧接茬道:“就是,就是,那不知曾衙内有何妙计呢”

    曾庆爽朗地笑道:“妙计当然有,只不过这南方之灾的银两之事,还要麻烦诸位啦。”

    史公子一听有方法替他解气,顿时兴奋道:“这银两之事,好说,好说,只要怀玉兄能替本公子出了这口恶气,定当双倍奉上。”

    曾庆听了这话,哈哈一笑道:“爽气,其实这方法很简单,清风兄喜欢的那姑娘秦仙儿本是苏州府人士,本名楚玲玲,其父好赌成xing,欠了一屁股的债务,便把这秦仙儿卖与青楼还其赌债,这多年来,秦仙儿也是改名换姓,凭着一身本事,在这妙香楼博得了花魁名号,可以这样说,尤大才的本事还是不小地,不但这才识上高人一等,尤家这些年来钱财无数,诸位难道真以为是那尤大富赚取的吗”

    刘大官人感兴趣地敬上一杯酒道:“这话怎说。”

    曾庆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道:“非也,非也,实是那尤大才暗中策划,可见这脑袋灵活,旁人不可及,要说这妙香楼在临安的青楼地位,这么多年来被尤家不知打散了多少别家买卖,其手段和做生意的灵活又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此等聪明之人,如果史兄贸然行事,吃亏的只能是你了。”

    史公子听完,吸口气道:“怀玉兄善名远播,这消息也是灵通的紧啊。”

    曾庆又夹一口菜道:“尤家的事情不仅仅如此,自上次那大才把高大家羞辱后,他手下的仆从好像叫张九的,把那些无事可作的地痞流氓纷纷收纳在城中尤家ji楼中,而且,诸位知道那神威观吧。”

    刘大官人连声恩道:“知道,这神威观里的贾天师可真是神明在世呢”

    曾庆笑笑道:“这贾天师是假天师,而这神威观乃是尤大才的产业。”

    围坐一圈的人齐齐惊呼道:“什么,那偌大的神威观竟然是他的产业”

    曾庆看着众人吃惊的摸样道:“这下,你们都清楚了吧,尤大才是真不简单,既然清风兄喜欢那秦仙儿,便可让人前往苏州请其家父前来,把她从这妙香楼里带走,要知道,尤大才与别家ji楼可不同,那些头牌和花魁中间是跟主家没有契约的,也就是说,连赎身的钱财都不用掏,到时候,许与那赌徒厚利,当是在这妙香楼里大闹一番,卸去一只赚钱的臂膀,在把美人收入府中,史兄认为这计如何呢”

    史公子听完拍手道:“妙,妙,明ri便派人前往苏州府去,哈哈,这下美人可就是本公子的了。”

    众人连连道贺,只有长孙英默默在坐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热闹,而曾庆在献出他的计策后,看到史公子那兴高采烈的摸样,心中突然浮上让他都忍不住打个冷颤的念想,“如果把难主换成是他,尤大才这辈子恐怕都难以翻身啦,哈哈,哈哈哈。”

    一环套一环,环环有算计,当史公子盘算如何能吧秦仙儿收入府中时,确也有好兄弟算准了他的归宿,天下本无事,庸人自寻之,看来这因与果之间必定有着冥冥相连,不然,有了因没了果,事情便不能两全,也许,这就是命吧

    ;

    第十七章 活在当下

    初夏的江南,万物萌动,艳阳当空,官道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顽皮的小童在家人的牵手下踢着小石子嘻嘻哈哈地笑闹,满头大汗的挑夫正拿着粗布擦拭着脖间的汗水,前方的一处凉亭前,会做买卖的婆婆正摆着茶摊招呼着来往的人cháo,而凉亭外,则栓着三匹高头大马,亭内坐着数人稍作歇息。

    “爷,您从小就教导小得可以欺负人,但不可骗人,仙儿姑娘这次被您一骗,万一想不开,投了那西湖咋办”小京子端着茶碗眼中流露出点点不满道。

    大才叉着右腿横放在张九的膝盖上听到这话笑道:“哎呦,小京子,怎滴今ri这般胆大,敢给那仙儿姑娘鸣不平啦。”

    张九边锤着大才的腿也说道:“兄弟,你咋向着仙儿姑娘啦。”

    小京子把茶碗放在凉亭的石板上,眼中流露出一种莫名的神情道:“爷,小得蒙你照顾至今,当然不会向着别人,可这骗人的事,让小得就想起往事,欺负人自然可恨,可人家仙儿姑娘一腔痴情,爷不搭理就是了,为啥要骗她呢。”

    大才把腿拿下来,低头想想道:“小京子说得也有道理,爷不是骗仙儿,而是给她留条活路,咱们自小一起长大,爷是什么xing情,你们还不清楚吗只怕收了她,耽误她幸福的一生,那比骗人,恐怕要强很多吧。”

    小京子歪着脑袋出神了半刻才露出喜sè道:“哎呀,小得真笨,小得就喜欢爷这份自知之明,也是,爷是要笑闹人生的,仙儿确是要幸福生活,看来爷确实是高人一等,倒让小的多心啦,哈哈。”

    大才佯怒地在那摇晃的脑袋上就敲了一下道:“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这些年也学会埋汰少爷了啊,瞧瞧,张九,看小京子这自知之明用得多妙。”

    张九哈哈一笑道:“那是,爷天天教导着,小的们当然也是与时俱进地沾点您的文气,不然,这出去混,怎么也要文绉绉啊。”

    大才拍拍俩人的肩膀道:“爷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张九和小京子兴奋地点点头道:“好长时间没听少爷讲故事啦,快说,快说。”

    “这从前啊,有个猎户上山打猎,突然遇见了一只猛虎,几番搏斗下来,自己伤痕累累,那饿虎确越战越勇,眼看就要命丧此地,猎人便边战边退,逃了起来,谁知慌乱中奔入了茅草中,而草后确是万丈深渊,幸亏他眼疾手快,坠落时抓住了一根藤条,睁眼上望,是饿虎流着口水,在看下面,云雾缭绕,深不可测。”

    “看看旁边,大串的野莓香甜可口,芳香宜人,小九,小京子,你们说,这猎人是爬上去继续跟猛虎搏斗呢,还是力歇后掉到万丈深渊或者是吃吃眼前那娇艳yu滴的野果呢”

    张九一挥拳道:“当然是爬上去跟猛虎搏斗啦,那样说不定才能活下去。”

    小京子确低头想了会道:“应该吃野果,补充下体力,说不定那猛虎等不了,就走了呢”

    大才稀罕地听完小京子的回答笑道:“不愧是本少爷带出来的,对,就应该吃野果,这叫活在当下,眼前的事情才是真的事情,想前想后的多累,只要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就行了,那猎人如果吃了野莓,或许有力气能打的过猛虎,又或者跟你说得一样,等不及就退却而去,这都是种种可能,就如这人生,苍生其实都活在当下,只不过有些人执迷,老在打算着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后面将会发生什么事,对吧。”

    “活在当下,才能活的jing彩,活得快乐。”

    深奥的哲理让张九和小京子默默地点点头,虽然他们不能完全明白这话里面的意思,可大概的事情还是知道的,看着爷起身,赶忙就上去解开缰绳,服侍着大才登上马鞍,三人三马骑上官道疾奔了起来。

    凉亭内,一名童子羡慕地看着那高头大马潇洒在扬起阵阵尘土,nǎi声nǎi气地扬着头问道:“爹,你也给咱家买匹马儿吧,这走路好累啊。”

    中年农夫听到爱儿提出这问题,哈哈一笑道:“儿啊,那马儿爹就是砍十年干柴都买不起哦,等将来小辕子长大了,中个状元,就会有马骑了。”

    童子睁着眼睛惊奇道:“爹,砍十年的柴火都买不到啊,那几个公子砍了多少年才买到马儿啊。”

    一凉亭子的人都被这童子的问题逗笑了,中年农夫摸摸爱儿的小脑袋道:“那几个公子不砍柴,他们生在富贵家,所以,他们就有马儿了啊。”

    童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道:“那小辕子将来一定要考中状元,也要骑上大马儿。”

    农夫欣慰地笑道:“我儿有志气。”

    .................................................

    “轰隆隆”闷雷连连,刚才还艳阳高照的天气,转瞬间就被滚滚的黑云笼罩,眼看就要落下雨来,大才勒住缰绳,看看天sè道:“娘的,这还有五十里就到绍兴府了,这时候下雨,真是看准了时候,难道要在这荒郊野外过夜了”

    小京子看着头顶的黑云快速地把整个天空遮蔽,微风渐起,赶忙出声道:“爷,前面那山脚下好像有人家,夏雨就一会儿功夫,躲避过后,还是有时辰能赶到城门关闭前到达绍兴府的。”

    大才往前看看,果然在一片树林的后面,有隐隐的屋檐出现,便挥起马鞭道:“看来也只能如此啦,驾”

    等三人马步刚起,豆大的雨点便铺天盖地的倾盆而下,狂风也顿时大作,前方的屋子转瞬就到,可当大才看清楚时,登时就傻眼了,这哪是什么房屋,这明明就是当地人停尸的墓堂,打眼在瞧里面,正有两具棺材停在那里。

    在宋朝,官府规定,每府都要在外建立墓堂,这倒不是让当地人埋葬家人的,而是收拢那些客死异乡,一时半会家人又赶不来收尸的,便有最近的村庄或者集镇保头出面,由官府出银打造棺木,暂时存放于此处的,时常也有无法查找户籍的流浪汉倒毙在街头或者野外的,便也会放置于此。

    小京子和张九一看也傻眼了,出门在外,最怕遇见这种倒霉之事,可现在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去哪里躲雨,几人便匆匆跑到里面,把马儿放在身后,自己确站在墓堂的门口。

    小京子机灵地拍拍脑袋道:“爷,都怪小的不好,瞧这地方,可不要给您带来什么晦气。”

    大才张口就“呸”了一声吐口唾沫道:“你这乌鸦嘴,能说点好事吗”

    小京子哈哈一笑道:“其实也没啥,咱们走的端,立的正,岂会遇上那.......”

    张九回头看看那两句棺材,在听着小京子满口胡言就出声道:“少说两句话能死啊,还说。”

    小京子吐吐舌头道:“怎么,张九,你怕啦。”

    张九紧紧衣衫疑神疑鬼地四处看看道:“怕个鸟,你就安生点,别乱说了。”

    大才看着两人斗嘴,顺着门边就要坐那门槛上,小京子忙把身上的包袱就垫在下面道:“爷,坐这上面。”

    “恩,看这雨越下越大,什么时候能停啊。”

    张九伸手展开凉棚,看着屋檐上织成幕墙的雨滴道:“爷,看来这一时半会也停不住啦。”

    大才点点头道:“小京子,去找点柴火,万一这雨不停,一会生堆火出来。”

    小京子挽起袖子应声道:“得,收到,爷”

    大才把头靠在门框上问道:“小九,上次让你收拢那些地痞,可有安顿好他们”

    张九坐在地上,嘴上叼根柴草道:“爷,小的做事,您放心,都办妥了,高大家养不住那么多闲人的,小的都是挑些jing明能干之辈,在城中其他的尤家ji楼中跑跑腿,打打杂,活也轻松。”

    大才点点头道:“恩,这趟回去,爷想在城外置办个庄子,不知可有好地方”

    张九奇怪道:“爷,府中都住不满人,怎想往外置办庄子,对了,是不是又有啥好买卖啊,可别忘了小的。”

    大才皱下眉头道:“倒是有个大买卖,上次不是羞辱了高大家么,爷这些ri子以来心头老是突突地跳,肯定有啥不好的事情发生,爷想了想,把家中那堆积如山的钱财转到城外去,招些人手看护,比放在城里强。”

    张九低头想了想道:“这城外办个庄子倒简单,只不过要把那银钱放到城外,老爷能答应吗”

    小京子正抱着一把干柴过来,听见张九的问话,张嘴道:“老爷答应什么”

    大才坐正,看看两个打小九贴身的仆从一脸正经道:“这些年也赚了不少,家中的地库眼看就要放不下了,而且,爷有个想法,拿这些银钱办个钱庄出来。”

    小京子放下柴火道:“爷,这钱庄是什么”

    大才笑笑道:“这钱庄啊,就是让人们把银钱都存放在一起的买卖。”

    张九张着嘴巴道:“爷,这谁愿意把银钱存到咱们庄上来啊。”

    大才呵呵乐道:“自然有办法让人家把银钱都存过来。”

    小京子歪着脑袋半天想不出个所有然来,问道:“爷,这让人家把银钱存到钱庄里,如何赚钱呢”

    ;

    第十八章 耿大锤 上

    大才拿起根木棍在地上画道:“看,人们把金银铜钱都放在家里,也不安全,爷开个钱庄,他们把钱存到这里,每月支付些利息。”

    张九一听就急道:“爷,你发烧了吗他们把钱存来让我们保管,还要给他利息啊。”

    大才哈哈一笑道:“爷不傻,百姓贵人把钱存到钱庄后,我们在以高于保管的利息放出去给一些商家做买卖,这样,就可以赚钱啦。”

    小京子听的眼睛一亮道:“高,爷,你从哪里来的这想法,只是人家要把活命的银钱如何信任地存进咱们的钱庄呢”

    大才想了想道:“这不是问题,爷这趟回家后,进次宫。“

    张九问道:“进宫干嘛”

    大才把柴火棍一扔呵呵笑道:“当然是去见官家啦,如果能让官家出面,这钱庄的事情自然水到渠成。”

    小京子砸吧下舌头道:“皇帝每天那么忙,怎么可能会见少爷啊。”

    大才骄傲地一笑道:“见不到小官家,老官家还是能见着的,你们忘了,少爷我可是大宋神童,有功名在身的,凡有利国利民的事情,都是有权利报与朝廷的。”

    张九摇摇头道:“爷,这可是千金难买的好主意啊,您难道就不怕官家听进去后,朝廷开个钱庄,把您晾在一边吗,想这临安城内,爷也是有着大好名声,没信誉,咱慢慢来么,您看,妙香楼开始的时候还不是老爷开个小ji馆一步一步拼起来的吗”

    大才看着大雨道:“如果单单只是在这临安城里开个钱庄,那自然也不用去借助官家的威名,爷想把这钱庄开遍天下。”

    小京子“哇”地张嘴道:“爷,这可要海了天的银两啊。”

    大才神秘地一笑道:“不是要海了天得银两,是尤家赚海了天得银两,哈哈。”

    “对了,小京子,刚才还和张九在这说呢,这趟回去后,你们两个在城外找块地方,替

    大宋权臣第5部分阅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